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521 雙層毒性

益西嘎瑪擺擺手說道“不用了上次是我們大意沒有想到拉達會來抓我這次我們回去他們是抓不到我的。我告訴你們神堂里面機關重重如果我把所有的機關開了拉達他們是抓不了我。”其實神堂下面還有密室如果那天晚上益西嘎瑪她們全在下面方明玉他們根本抓不到她。
  “那好不過我會加派人手在你那的外面巡邏如果有什么事情他們會發信號彈。而你們也可以發信號彈當我們看到你們發的信號彈十分鐘之內我們會趕到。”仡桑達杰說道。
  “謝謝了活佛陳先生我們走了。”益西嘎瑪臨走時瞪了陳天明一眼。
  “胡明你帶一些弟子送圣女回去。”仡桑達杰對旁邊的胡明說道。
  張彥青看著益西嘎瑪他們出去他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老大那個圣女像西施鏡里的西施啊?就好像真的一樣。”
  “這要你說嗎?我沒長眼睛不會看啊!”陳天明惱火地說道。他剛才的美夢落空還被益西嘎瑪罵心情正不好。
  “陳先生還有幾天嘛呢會就要開始了你說拉達還會不會偷襲我們?”仡桑達杰問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這很難說拉達這人陰險。不過他連續損將豹王死了狼王幫助我救圣女是事實估計拉達不會放過狼王而現在神堂也幫我們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怕拉達。”
  “對我們不怕他了。”仡桑達杰點點頭說道。現在他們這邊高手比拉達那邊多雖然紅教的弟子多但所謂擒賊先擒王只要能控制到拉達他的弟子一定會乖乖聽話。
  “活佛大家都休息我的人全在你這里保護你你讓胡明帶著人手注意保護神堂那邊不要到關鍵的時候又出現什么事端。”陳天明說道。
  “好我會吩咐胡明的。”仡桑達杰說道現在他也剩下胡明這一個座下弟子什么事情都得胡明做了。
  “跪下”獅王押著狼王一腳踢到狼王的膝蓋把他踢跪在地上。“活佛就是狼王帶陳天明救走圣女的。”獅王對拉達大聲地說道。
  “活佛冤枉啊我沒有啊。”狼王知道現在拉達正在氣憤圣女被救走獅王的話無疑是火上加油。
  “狼王想不到你到現在還在說謊你和陳天明他們剛從千佛殿出來就被我遇到你說千佛殿里面的弟子是不是你殺的?”獅王罵道。
  狼王搖頭說道“不是我是陳天明殺的。”
  “那你還說不是你帶陳天明去的如果不是有人指路陳天明絕對不會找得到千佛殿下面的密室。狼王想我平時這樣對你你竟然反我當內奸。”拉達恨聲地說道。
  “活佛饒命啊是那個陳天明抓到我威逼我的我沒有辦法。”狼王哭著說道。現在只有求拉達放過自己。
  獅王冷冷地說道“活佛你不要聽他的話當時狼王向我出手阻止我去追陳天明他們。如果他是被人威逼怎么可能向我出手?”獅王說道他當時不知道狼王是被陳天明推得向他沖過去。
  “不是是獅王向我出的手活佛你饒了我!”狼王看到拉達的臉色越來越青他知道拉達正是越來越生氣的時候。
  拉達舉起手狠狠地說道“你當內奸帶陳天明把圣女救走我如果不殺你如何服眾?就算你是被人威逼也不應該這么貪生怕死你這樣的人留在世上還有什么用?”拉達決定殺一儆百警誡大家不要學狼王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狼王見拉達的眼里有了殺意害怕地說道“活佛你不要殺我我可以戴罪立功你現在不是正缺人手嗎?”
  拉達陰陰地笑著“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說完右掌一揮就打在狼王的胸膛上。狼王吐出一口血氣絕當場。
  獅王指著狼王的尸體對旁邊的弟子說道“把他拉出去埋了讓他永世不能超生。”
  虎王走到拉達的身邊擔心地說道“活佛我們現在怎么辦?黃教現在的高手比我們多我們處于下風了。”
  拉達想了一會對大家說道“你們不要怕我還有最后一張王牌沒有使出來現在v既然他們把我逼上絕路那我就不顧別的了。”
  在拉達身邊的方明玉一聽拉達還有最后的一張王牌眼睛不由一亮他急忙問拉達“師傅是什么王牌你就告訴大家好讓我們有一個心理準備。”
  拉達搖搖頭說道“你們到時就會知道的現在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動手在嘛呢會里把仡桑達杰他們一網打盡。”
  “活佛那狼王的弟子怎樣處理?”獅王問拉達。
  “先讓妙西管著不過你們也要小心看好他們我怕他們里面還有黃教的奸細。”拉達說道。
  方明玉心里一陣失望想不到拉達還是防備著大家最后的一張王牌都不告訴大家。到底是什么王牌呢?方明玉暗暗地想著。
  “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獅王你叫妙西過來我有事情交代她。”拉達對獅王說道。
  妙西?對讓妙西試探拉達看能不能知道拉達最后的王牌是什么?方明玉心喜。
  “妙西拉達昨天晚上叫你去干什么?”在方明玉的旅店里方明玉小聲地問妙西。
  “他只是讓我管著狼王的弟子還還和我做那種事情。”當著自己心愛的人說這種事情饒是妙西大膽她的臉還是微微紅了一下。
  “妙西你要幫我留意一下拉達現在紅教處于劣勢但拉達一點也不緊張還說有一張王牌在手你看能不能試探一下套出拉達的王牌是什么?”方明玉說道。
  “我知道了玉哥我會盡量問拉達。”妙西說道。
  “那你回去。”方明玉說道。
  “玉哥我我想要。”妙西紅著臉小聲說道。
  方明玉捏著妙西的酥峰說道“你昨晚還沒有吃飽嗎?”
  “哪有那個拉達老了沒有做一會兒就垂頭喪氣不行了。”妙西沮喪地說道。
  “好我今天就好好地犒勞你一下。”方明玉說完一把抱起妙西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后開始脫她的衣服……
  “活佛你越來越厲害了。”妙西躺在拉達的懷里撒著嬌。
  “呵呵你這個小**我如果不厲害一點那就滿足不了你了。”拉達捏著妙西胸前的小櫻桃興奮地說道。這個妙西真的是床上極品直把自己弄得舒服爽極了。
  妙西突然把話一轉“活佛我聽一些弟子說現在黃教的高手多我們這邊死了豹王與狼王怕不是黃教的對手。唉如果我們失敗了那以后我們就不能在一起了怎么辦啊?”
  拉達笑了笑說道“他們懂什么我最后的一張王牌還沒有使出來呢?你讓他們定下心我們一定能在嘛呢會上打敗仡桑達杰。”
  “最后一張王牌?”妙西的心里一動這正是她想問的。
  “是的。”
  “活佛你最后一張王牌是什么?”妙西問道。
  “你不要問了到時你會知道來我教你一式絕招。”拉達笑著說道。
  妙西不依地搖著頭說道“我不我要知道嘛你告訴人家嘛!”妙西邊說邊用自己的酥峰頂著拉達的臉。
  “你這個調皮鬼不要搞了我們剛剛才玩過要玩就到明天晚上再玩了。”拉達無奈地搖搖頭。如果是以前他可是一晚幾次都可以的。
  “你都不信任我你就講出來讓我聽一下嘛。”妙西嬌聲地說道。
  “不要鬧了聽話要不我會生氣的。”拉達站起來故作生氣地說道。
  妙西見拉達不想告訴自己知道自己不能太過分于是只好也站起來整理自己的衣服。
  “咚咚咚”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拉達說道“進來。”
  這時門被推開了虎王與一個穿著喇嘛衣的人進來。不過那人雖然穿著喇嘛衣但好像穿著那衣服不合襯只是臨時穿上而已。特別是那個人走路的時候就好像木頭一樣根本不像人的走路。
  “妙西你出去我們有事情要談。”拉達對妙西擺擺手。
  妙西只好點點頭走出去了。不過她在經過那人的時候好奇地看了那人一眼。
  “妙西有問到拉達最后的一張王牌是什么嗎?”方明玉一邊抱著妙西一邊關心地問道。
  妙西搖搖頭說道“沒有拉達還是沒有完全信任我不管我怎樣問他都不肯告訴我。”
  “唉看來只有等嘛呢會的那天才知道了。”方明玉失望地說道。
  “不過昨天晚上拉達見一個奇怪的人。”妙西突然想起來昨天晚上那個走路像木頭的奇怪人。
  “什么奇怪的人?”方明玉眼睛一亮可能這奇怪的人就與拉達的最后一張王牌有關。
  “我只是感覺那時虎王帶著他進來那個人也是穿著喇嘛裝但我感覺他怪怪的走起路來像個木頭人似的。”妙西想了想說道。
  “走路像木頭人?那人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嗎?”方明玉繼續問道。聽妙西這樣說這人真的很奇怪。
  妙西想了想說道“對了我走過他身邊的時候發現他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他的眼睛好像是紅的好像外國人似的。”
  “什么?他的眼睛是紅的?臉上沒有表情走路像木頭人?”方明玉一邊說著一邊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