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516 劉美琴生了

狼王鄭重地點點頭說道“你先躺在地上我給你用神光驅邪。”女人聽后馬上躺在地上。
  狼王見女人躺在地上了便舉起右手運起自己的一點內力然后把手掌放在女人的臉上慢慢地拉下來。
  頓時女人就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有一股熱熱的氣流在流動她估計這可能就是狼王剛才所說的神光他用這神光為自己驅邪。
  狼王的手只是在女人的臉上停了一會然后便向她的胸膛移去。其實狼王真正的目的就是女人豐滿的酥峰。他把自己的手掌放在女人的酥峰上磨了起來那高挺豐滿的感覺讓他興奮不已。
  女人沒有想到狼王會在自己的胸膛上摸來摸去雖然說狼王是用神光為自己驅趕妖邪之氣但是自己的那上面除了自己的丈夫還沒有被別的男人摸過現在被狼王摸著她的心里又羞又怕。于是她想叫狼王停止看還有沒有別的方法驅趕妖邪之氣。
  可是狼王怕女人拒絕自己當女人剛想說話的時候狼王把手一揮點了女人的麻穴與啞穴現在女人可是動也動不了說話也說不了了。狼王點了女人的穴道之后便繼續用內力在女人的胸前推著。
  “唉你身上的妖邪之氣太深了你為什么不早點來找我讓我幫你驅趕呢?”狼王看著女人曼妙的身材興奮地說道。唉這個女人早就應該來找自己讓自己好好地快活啊看她那豐滿的酥峰纖細的腰肢真的是不錯。想不到附近的村還有這樣的女人唉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說完狼王干脆把自己的內力撤掉在女人的酥峰上摸了起來一會摸一會捏一會推一會揉真的是把自己畢生的招術使出來。
  女人緊緊地咬著牙現在的她羞得兩頰潮紅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可她現在動不了說不了只好任由狼王“胡作非為”。
  摸了一會的狼王已經不能滿足了他微微搖頭說道“施主你的妖邪之氣太重了看來單是隔著你的衣服是不能為你驅趕妖邪之氣我要在你的身體里面為你驅趕。”說完狼王把手拉下來伸進女人的衣服內。
  “哇真的好大啊!”狼王在心里感嘆著。他現在已經把女人里面的胸衣扯開接著把手放進女人的酥峰上摸著那柔軟而又有彈性的圓球狼王一直亢奮著。
  狼王索性把另一只手伸進去兩手齊抓一手一個然后拼命地抓著。女人的臉更紅了紅得好像出血似的。也不知道她是羞澀而紅還是因為被狼王這樣抓著自己的羞人地方而氣紅。
  不一會兒狼王就捏著女人上面的小櫻桃又揉又捏直把女人捏得兩眼迷離。這段時間因為丈夫的生病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與她做過那種事情現在被狼王這樣捏著她心里既反抗好像又有點喜歡。
  “你生過孩子了嗎?”狼王問女人。雖然女人動不了但她搖頭點頭還是可以的。
  女人搖了搖頭不知道狼王為什么這樣問。
  “奇怪了我好像聞到有點像奶味從你的身上發出難道是妖邪發出來的?”狼王都沒有等女人有反應他就把女人的上衣往上扯女人那對高聳的白圓球便跳了出來。狼王見到女人的白圓球便低下頭故意在女人的白圓球上聞了一下。
  “好像又有點不像。”狼王邊說邊用舌頭在女人的小櫻桃上親了一下。女人的身體好像抖了一下感覺到女人顫抖的狼王興奮地繼續在女人的小櫻桃上親著且他還來回地親著。
  女人被狼王弄得已經有點意亂情迷了如果不是狼王封著她的穴道她可能已經呻吟出來。
  狼王見時間已經不早了便又故意地嘆了一口氣說道“施主你的妖邪之氣已經深深地入到你的體內單是這樣我看是不能把你身上的妖邪之氣驅趕。現在如果我不能把你身上的妖邪之氣驅趕走的話不但你和你丈夫都有性命的危險而且連我也會性命不保。”
  女人聽狼王這樣說呆了想不到事情這么嚴重。如果自己體內的妖邪之氣出不來不便害了自己和丈夫還會害了狼王。
  “看來現在只能那樣了讓我進入到你的身體幫你驅趕妖邪之氣只有這樣你身上的妖邪之氣才能徹底除掉。唉我是一個出家人如果讓我進入到你的身體真的是難為我了。”狼王一臉的難為情。“不過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施主為了救你和救你的丈夫我豁出去了。”狼王咬緊牙一臉的壯烈。看他道貌岸然的樣子女人哪會想到狼王竟是那樣的人呢?
  這次女人吃驚了狼王竟然說要進入自己的身體她知道所謂的進入就是與自己做那種事情可自己已經有了丈夫的人怎么可能再與他做那種事情呢?那會對不起自己和丈夫的!女人想說不可以這樣但是現在她哪能說的話出來呢?
  狼王看了女人一眼還故意地想了一下然后再慢慢地退到女人的下面伸手到她的褲頭扯下她的褲子。狼王把女人的褲子全扯了他看著女人下面茂盛的芳草地時不由興奮地吞了一下口水。
  他伸手到女人的下面摸了一會想不到女人的下面竟然也有點濕濕的感覺。是時候了狼王在心里暗道。
  于是他急忙把自己的褲子脫掉露出自己一早就硬起來的下面(wap.
  .)然后往女人的身上大力地沖進去。
  因為女人被狼王點了啞穴根本是沒有辦法叫出來。她只是感覺到狼王硬硬的下面沖進自己的里面且在拼命地動作著。因為狼王現在哪會跟她憐香惜玉他只是想快點在女人的身上動作解決自己身上的熱火。
  “施主你忍著點我很快就能幫你驅趕妖邪之氣了。”狼王一邊干著一邊對女人興奮地說道。用這種方法得到這個女人讓他心里非常興奮且這個女人長得不錯弄起來也特別的爽。
  沖撞了一會的狼王兩手抓著女人的白圓球一抓一撞上下配合得非常有節奏感。慢慢地他越來越興奮狼王知道自己快到達最興奮的時候了。于是他用力地抓著女人的大圓球死命地在女人的身上沖刺!
  “啊!爽死了!”狼王情不自禁地喊道。他緊緊地抓住女人的大圓球然后把自己的精華全射進女人的里面。由于他的大力已經把女人的圓球抓得生疼。
  狼王今天本來想找妙西的可妙西讓拉達叫去他的寺院了讓他下面根本沒有辦法解決。現在能在女人的身上得到解決且這女人并不比妙西差讓他爽死了。
  當狼王叫出來后他知道女人還是可以聽到自己說的話他急忙解釋道“哈哈施主我終于把你身上的妖邪之氣趕走了真的是爽死我高興死我了。”
  于是狼王急忙從女人的身上出來穿上自己的衣服。雖然現在是深夜且他來的時候已經讓下面的弟子不要過這邊巡邏但是如果像虎王這些活佛的座下弟子是可以進來的。所以他還是趕快走人為妙。
  他穿好了衣服接著把手一揮解開女人的穴道說道“施主你現在的妖邪之氣已經化解你可以起來了。你現在感覺身體怎樣?”
  女人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急忙拿起自己的褲子穿上現在她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狼王好像不是為自己驅趕妖邪之氣而是在占自己的便宜。不過畢竟狼王是喇嘛教德高望重的大師自己要說那樣的話是沒有人會相信的。
  狼王見女人沒有說話繼續說道“施主你的丈夫會沒有事的你盡管放心。你繼續念你的長生經我也回去為你們作法事祈禱。”反正自己該做的事情已經做了留在這里就沒有什么意義。因此狼王就借故回去睡自己的春秋大美夢。
  女人還是沒有說話低著自己的頭現在的她又羞又恨可有什么辦法狼王已經對自己做了那樣的事情現在自己只能是相信他希望自己的丈夫真的快點好。
  狼王向女人擺擺手然后快速地往外面走去。
  陳天明看到狼王往外面走去心生一計反正自己也不知道益西嘎瑪在哪里不如抓住狼王問問情況。想到這里他便偷偷地跟在狼王的身邊。
  狼王回到自己的房間叫自己的弟子出去然后他便睡在床上慢慢地回味剛才自己所干的事情。這女人真的是不錯看來自己明天還要找一個機會再上上那個女人反正自己已經上過一次了不上白不上。
  “吱”門被輕輕地推開了一個穿著紅喇嘛教衣服的弟子走了進來。
  “媽的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不要進來打擾我睡覺你們的耳朵去哪里了?”狼王見自己的弟子還進來不由地大罵。
  那個弟子低著頭沒有說話他只是輕輕地走到狼王的身邊。
  “你你是誰?誰的弟子?”狼王看著面前的人奇怪地說道。這個喇嘛弟子不是自己的弟子且自己也不認識。
  “狼王是我啊?你不認識我了嗎?”陳天明抬起頭對狼王微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