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510 詩曼當老師了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的身影如鬼魅般往巴桑閃去就如一道閃電那樣快。且陳天明在飛過去的同時雙掌合擊他打出的掌風比巴桑的光球又快又猛。
  “嘭”陳天明搶在巴桑向仡桑達杰攻擊之前打中了巴桑的后背。巴桑的身體打了一個趔趄然后往前面飛了出去而他所帶的光球也消失不見了。
  巴桑在飛出幾米遠后摔倒在地上。這一次他被陳天明用盡全力打中估計也沒有生還的可能。
  “抓住他。”胡明邊說邊帶著黃教弟子往巴桑摔倒的地方沖過去。
  突然巴桑猛地跳起往前面的村莊那邊飛過去。雖然巴系受了重傷但他在臨死之前的最后掙扎是非常可怕不一會的時間他竟然逃脫胡明的追捕消失在夜幕中。
  “老大我們要追嗎?”林國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問道。
  “不用了他被我最后的兩掌打中是沒有生還的可能。而且他還用了金針刺穴的方法不要多長時間他就會死去。”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唉想不到巴桑是紅教的弟子還這么忠于紅教。”仡桑達杰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對大家說道“我們回去!”于是大家一起回黃教了。現在大家的心情非常沉重武功高強的巴桑是內奸那對黃教來說已經失掉一個高手這樣他們更處于下風。
  巴桑拼命地往前面飛奔。本來他是想進紅教告密但沒有辦法進去他只好向天發信號讓紅教的人到另一個接頭地點等他。
  當巴桑跳進一個密集的樹林不久一個黑衣人也跳了進去。
  “誰?”巴桑叫道。他被陳天明強烈的真氣打中已經快支持不住了。
  “我。”來人叫了一聲他扯開蒙面布是紅教的虎王。
  “虎王你快過來我有事跟你說我快不行了。”巴桑靠在一棵大樹下有氣無力地說道。
  “巴桑你怎么了?”虎王見到巴桑這樣著急地奔到他的身邊關心地問道。
  “虎王我被那個陳天明騙了我暴露了身份被他打成這樣我快不行了。”巴桑說道。
  “他們是怎樣騙你?”虎王說道。
  巴桑說道“他們騙我說明天派人去找援手過來幫忙另外他們還說圣女給了陳天明一樣東西要陳天明送出去。這事情不知道是真還是假所以我才這么著急地出來送信可誰知道陳天明是用計來騙我。虎王我快不行了。你告訴拉達活佛說我沒有泄露紅教的事情。”
  “我會轉告活佛。”虎王點點頭說道。
  “另外幫我告訴先生我要先走一步了我沒有用不能幫他看著喇嘛教。虎王現在就剩下你了你一定要完全先生的心愿。”巴桑剛說完兩眼一閉便死了。
  “巴桑”虎王傷心地說道。“你放心我會轉告先生讓他幫你報仇。”原來虎王與巴桑是先生放在紅、黃喇嘛教里的暗棋他們表面是為拉達做事但實質是受先生所掌握。可笑的是魔王以為自己已經把三方的力量掌握但卻不是如此。
  旅店305的房間方明玉與妙西倆人相擁床上。看他們潮紅的臉色是剛剛經歷過一場**。
  “玉哥真的是那個陳天明**了珊拉嗎?”妙西問著方明玉那天自己去勾引陳天明他都不想為什么又去**珊拉呢?
  “假不了村長都拿出證據不過現在黃教那邊的人袒護他我們也沒有辦法為珊拉報仇。”方明玉捏緊拳頭故意假惺惺地說道。紅教已經派人到阿壩村里跟村長談了那村長現在有點相信是仡桑達杰活佛包庇他的朋友陳天明為了不讓陳天明出事作假口供。這招真的是毒無形中讓村民對仡桑達杰有意見。拉達還私下表揚了方明玉。
  “可是那天陳天明拒絕了我。”妙西奇怪地說道。
  方明玉冷冷地笑著“妙西這你就不懂男人了男人就是這樣的性格送上門來的他不要他要的是自己找的。像珊拉這種才十六歲的女孩是讓他非常眼饞。再說你那時還問他要錢他以為你是小姐哪會愿意跟你上床啊!”
  妙西聽后沒有說話。
  方明玉見妙西有點懷疑急忙說道“妙西你不會以為是我?我知道珊拉是你的遠房表妹所以她也是我的遠房表妹。我絕對不會那樣做再說我那天晚上一直與拉達活佛在一起也沒有時間出去。你不信你可以問一下拉達活佛。”方明玉向妙西表明自己的心跡。其實為了隱瞞他的作案時間拉達已經對外稱方明玉與他在一起。
  妙西聽方明玉這樣說急忙搖頭說道“玉哥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這事情有點奇怪。”
  方明玉說道“這沒有什么好奇怪的這是陳天明的陰險之處把自己隱瞞得很深。還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沒有想到自己在匆忙中掉了旅店的門牌要不你表叔也不會找到他那里也發現不了珊拉的褲褲。”方明玉想到珊拉的那驕人的身軀心里不由起了蕩漾女孩玩起來真的是讓人回味無窮。
  “玉哥你可要幫珊拉報仇啊!”妙西緊摟著方明玉小聲地說道。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
  .!這當然不過我現在武功還沒有陳天明的高你快點在拉達那里套多點絕招最好弄點可以增強武功的寶物。”方明玉知道自己現在要比陳天明的武功強就是要吃點可以快速增長武功的寶物。
  “玉哥我會盡量。”妙西點點頭。
  第二天早上陳天明就去305找方明玉。昨天方明玉幫他在眾人面前講情而自己急著要與仡桑達杰回黃教所以還沒有找他致謝。
  “孫先生昨天謝謝你了。”陳天明一邊說一邊打量著方明玉的房間。
  “陳先生你客氣了好歹我們都是老鄉在西部這樣的地方我們老鄉不互相幫忙那怎么行呢?”方明玉擺著手客氣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孫先生你對我的好我是銘記在心里以后你有用得著我陳天明的地方你盡管跟我說。”
  方明玉笑著說道“陳先生我與你交個朋友如何我們也不用老是這么客套我叫你天明你叫我孫華行嗎?”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行我們交個朋友不要那么客氣的稱呼。”自從昨天孫華的拔刀相助陳天明也相信孫華的為人。
  “天明你的這件事情有點蹊蹺所以我昨天下午去了一趟阿壩村假裝在那里收購貨物然后問了一些人發現了一些情況特別是有個村民他說那天晚上他剛好起來發現外面有情況。不過我問他有什么情況的時候他卻不說了。后來我一而再三地追問他他才說他告訴我可以但要錢要一萬塊。”方明玉說道。
  “要一萬塊?”陳天明驚訝地說道。
  “是啊我當時就想給他錢了那一萬塊對我來說不算什么。但想著你不在身邊他說給我聽也沒有多大用處所以我想今天早上找你告訴你這個消息。這不剛想找你你就來了。”方明玉高興地說道。
  “行他在哪里我們去找他。”陳天明著急地說道。當他聽到有線索為自己解冤他恨不得馬上就去。
  方明玉搖搖頭說道“那個人出去干活了他說今天下午在那邊的樹林等我們我們帶錢來他就告訴我們消息。”
  “下午就下午。”陳天明答應了。
  “不過那個人說了他怕自己惹麻煩只能見我們倆個人如果發現我們還帶別的人去他是不會說的。”方明玉為難地說道。
  “你確信他是阿壩村的村民嗎?”陳天明問方明玉。
  方明玉肯定地說道“確認我以前來西部就認識他我收購過他家的貨物這個你可以放心。”方明玉怕陳天明不相信急忙舉例子說明。
  “那好下午我們去找那個村民就我們倆個人去。”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反正對方只是一個村民就算是阿壩村的所有村民來也為難不了自己。自己還是與孫華一起去看看寧可信有不可信無。
  “那我下午到你的房間找你天明我現在去收購一些貨物我忙去了。”方明玉喜出望外想不到陳天明當自己是朋友信任自己了。看來下午就可以置他于死了。想著要到紅教去搬高手殺陳天明方明玉的心里可興奮了。
  “那麻煩你了孫華如果我找到兇手我請你吃飯。”陳天明說道。
  方明玉笑著說道“那不行一頓不夠你可要請我吃兩頓才能還我的情呵呵!”
  于是陳天明見方明玉沒有空便告辭離去了。
  下午方明玉準時來找陳天明。他已經安排好一切就等陳天明去送死。“天明你準備好了沒有?特別是那一萬塊帶了沒有?”方明玉裝得挺像囑咐著陳天明帶一萬塊。
  “帶來了你看一萬塊在這里。”陳天明拍著自己厚厚的口袋說道。
  “你跟你的伙計說了沒有不要跟去要不那人不肯說出真相。”方明玉說道。
  “說了他們在房間等我。”陳天明指了指隔壁的302說道。
  “那就好天明你不要擔心我是會武功的一般的人不是我的對手。”方明玉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
  “我不怕走孫華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早點去見那個人。”陳天明對方明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