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509 可以用上次的方法嗎

在仡桑達杰的寺院里里面坐著仡桑達杰、胡明、巴桑、陳天明、林國、張彥青和小蘇他們在商量一件重要的事情。
  “活佛按現在的形勢我們處于非常被動紅教又發現我們可能會采取一些行動單是靠我們這一些人恐怕抵擋不過拉達他們。”陳天明對仡桑達杰說道自從他被別人陷害**后他一直就很擔心。
  “恩陳先生你說我們應該怎么辦?”仡桑達杰問陳天明。
  陳天明想了一下說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出去外面找救兵先找國安那邊匯報情況然后再找我們玄門的一些弟子過來如果叫我的師兄他們過來的話那我們的實力就相當于強了一倍應該不怕拉達。”
  聽陳天明這樣說黃教的幾個人眼睛一亮如果陳天明再叫他玄門的一些武功高強的人過來實力也相當于陳天明他們的話那真的不用怕拉達了。“陳先生你早就應該叫多點人過來幫忙。”胡明高興地說道。
  “是啊我們現在處地劣勢主要的原因就是紅教比我們人多如果我們的高手多過紅教那我們不怕他們了。”巴桑也一臉的興奮。
  仡桑達杰說道“陳先生你最好游說國安那邊也給我們派些人過來這樣的話我們這邊就高手如云不怕拉達他們。”仡桑達杰聽陳天明這樣說眼睛發亮好像看到光明似的。
  “那好明天一早我就派人去。阿國你明天一早就動身偷偷地去不能讓人發現。”陳天明對林國說道。
  “老大你怎么叫我啊你叫彥青我留在這里保護活佛。”林國一臉的不情愿好像覺得陳天明叫他去搬救兵非常簡單似的
  陳天明白了林國一眼說道“你懂什么?在幾個人里你的武功是最高的你不要以為這次的任務簡單其實是很重要你要偷偷地去不讓紅教的人發現。并且這次圣女還讓我們送……”
  “陳先生”仡桑達杰聽到陳天明把后面的事情說出來急忙制止他往后說下去然后向他使了一個眼色。
  陳天明也知道自己說得太多急忙住口不敢再說了。
  “我知道了老大我明天一早就動身。”林國點點頭表示服從陳天明的安排。
  “阿國這次的事情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小心陳先生讓你去是信得過你啊!”仡桑達杰囑咐著林國。
  “活佛這次去搬救兵的事情這么重要只是叫林國先生一個人去是不是太冒險了?”巴桑擔心地對仡桑達杰說道。
  仡桑達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巴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人手本來就少如果不是陳先生帶來幾個人我一早就被拉達他們害了。如果這次派多點人手出去的話那我們這里的人手就空了怕顧此失彼啊!”
  “是啊”陳天明接上了話“并且人多出去的話一定會引起紅教的注意如果只是阿國一個人反而不招人惹眼。”
  “如果被我們黃教的內奸知道那事情不是露餡了?”巴桑還是有點擔心。
  “所以我才偷偷叫你們倆個人來這件事情只有你們知道就行不要告訴別人如果走漏了風聲不但害了阿國也會讓我們更加被動。”仡桑達杰說道。
  “我們知道了。”胡明與巴桑點點頭說道。
  “活佛你放心我一定會不負你們所托。”林國大聲地說道
  于是陳天明與仡桑達杰研究了一下林國明天出發的路線他們都已經商量好了林國混進一個旅游團跟著出去。
  夜靜悄悄月亮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黃教的寺廟處于黑暗中。雖然巡邏的黃教弟子不時地來回走動但沒有打破這夜的寂靜。
  凌晨三點這個時間是人睡得最沉的時候。就在這時從黃教的墻角處飛出一個黑影這黑影對黃教的地形非常熟悉一起一落一蹲一伏不但避過巡邏的黃教弟子且還做得悄然無聲。
  黑影的輕功極高他只是幾個飛躍就飛過黃教的寺廟往廣場那邊奔去。如果躍過這廣場就到了紅教的地盤。
  “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啊?”突然從墻角角落里蹦出一個人這人正是陳天明。
  黑影看到陳天明的出現急忙想往后面逃當他剛轉過身子的時候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后面已經站著三個人分別是林國、張彥青、小蘇。他急忙飛身沖拳想把林國他們打退然后自己逃進黃教。
  但是他太小看林國他們的武功林國單掌打出一道掌風帶著呼嘯向黑影打了過去“嘭”的一聲林國的內力與黑影拼上。倆人的身體晃了晃他們的武功朽差不大。而這時張彥青與小蘇也分兩面包抄把黑影圍了起來。
  黑影暗暗心驚他想不到林國的武功這么高那陳天明的武功就更高了他想到今天自己可是兇多吉少。
  “巴桑你不要裝了想不到你是內奸。”陳天明冷冷地說道。他用耳麥與里面的吳祖杰聯系了一下知道胡明在里面。既然不是胡明那這黑影就是巴桑。
  “你你是用計騙我的?”巴桑恨恨地說道。如果不是陳天明與仡桑達杰說得那么逼真特別還說圣女讓他們送什么東西出去更讓他著急于是他連夜要把這消息告訴拉達想讓拉達明天一早派人攔截林國。可沒有想到這竟然是陳天明的詭計。
  “如果不騙你你又怎么會上當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這時仡桑達杰與胡明他們趕了過來。陳天明他們四個人等胡明他們出去后便一直在這里潛伏了幾個小時。當仡桑達杰接到內奸的消息就急忙趕出來。“巴桑怎么是你?”仡桑達杰痛心地說道。
  “那只怪你笨。”巴桑罵道。
  “你怎么能這樣那些都是你的同門你怎么可以殺死他們呢?”仡桑達杰說道。
  巴桑說道“我本來就是紅教的幾十年前上任的紅教活佛讓我潛入黃教為的就是弄垮你們黃教。”
  “怪不得我們黃教幾十年來一直處于被動所以我們黃教越來越衰弱而紅教越來越壯大。”仡桑達杰恍然大悟。
  “嘿嘿如果不是我把你們的情報告訴紅教紅教也不會這么厲害每次都比你們先一步。”巴桑冷笑。
  “那你在我小的時候為什么不殺我?你那時可以完全殺我的。”仡桑達杰奇怪地說道。巴桑是看著自己長大的如果他在自己小的時候殺自己那自己一定逃不了。
  “那時殺你有用嗎?你死了一樣還會有人來當活佛。而且也會把我暴露不如等紅教真正可以消滅你們黃教的時候我再出手。”巴桑說道。
  “那么說現在紅教已經具備滅我的能力了?”仡桑達杰問道。
  “你看反正我們很快就會在下面見面了。”巴桑突然大笑起來。“到時你就知道我們紅教的厲害了。”說完巴桑猛地打出一些東西他的周圍濺起一股股的毒煙。
  “你們要小心他放的是毒煙。”陳天明大叫。他邊說邊向巴桑沖了過去。他有血黃蟻的異能不怕毒。
  巴桑見陳天明沖了過來急忙一腳往陳天明踢過去雖然表面看似一般的踢腳但巴桑用上了內力一道腳風向陳天明的胸膛打去。
  陳天明右掌擋住巴桑的腳擊接著左掌同時出擊“嘭”陳天明的左掌打在巴桑的胸膛上。巴桑的武功與陳天明差上很多他是逃不過陳天明的攻擊。
  巴桑的身體晃了晃然后向后退了幾步。他的嘴角泌出鮮血不過他還是不懼怕反而繼續沖上去與陳天明打了起來。
  為了防止夜長夢多陳天明也暗下殺手他想先把巴桑打傷然后抓回去慢慢地審問。不過從剛才巴桑的話來看他可能是不會招供。
  “砰”陳天明又一掌打在了巴桑的胸膛上。這次巴桑吐出一大口鮮血后退幾步倒在地上可見他受的傷不輕了。
  “巴桑乖乖地就擒饒你不死。”陳天明狠狠地說道。現在巴桑在他們這么多人的困攻下是不可能逃得出去。
  “哼你們休想從我的嘴里知道紅教的消息。”說完巴桑猛地從身上掏出一根金針往自己的靈臺上狠狠地沖了進去。
  “金針刺穴陳先生他用的是金針刺穴他的武功會提高一倍你要小心。”仡桑達杰大聲叫道。這種武功是他們黃教的武功用上這種武功的人一般過后都會因功力耗盡而死。
  巴桑站了起來現在的他好像吃了興奮藥似的渾身是力量。他雙拳交叉頓時周圍泛起強烈的氣流。這氣流圍著巴桑快速地旋轉起來。氣流越轉越快最后形成一個大光球這光球竟然把黑夜給照亮了。
  大家以為巴桑會與陳天明拼命但是巴桑卻猛地轉身子向側邊的仡桑達杰沖過去。原來他想用這招殺掉仡桑達杰。那猛烈的光球像一個可怕的太陽似要把仡桑達杰吞噬。
  眾人大驚失色因為仡桑達杰的身邊就只有吳祖杰與詹倚以他們三個人的內力要與已經施用金針刺穴的巴桑相比是差上一些。而且巴桑的這突然偷襲讓旁邊的眾人一下子沒有反應得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