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508 武林龍頭

胡明對虎王說道“我可以為陳先生作證昨天晚上他一直在黃教他剛才所說的朋友就是我們的仡桑達杰活佛。”
  胡明的話一出令眾人呆了。特別是阿壩村的村民他們聽胡明說昨晚陳天明一直在黃教與仡桑達杰活佛在一起。難道是有人要陷害陳天明?
  “呵呵胡明你說的這話是不是真的你不會是為他開脫瞞著你們的仡桑達杰活佛?”虎王才不會讓胡明這么容易解釋現在既然黃教出面為陳天明解釋那他們正好把矛頭推向黃教讓信徒們覺得黃教在幫一個十惡不赦的人。
  “我從來都不說假話不像一些人那樣說一套做一套。”胡明看著虎王說道。
  “胡明村長說的那些證據確鑿你就不要為那人求情我知道你是怕仡桑達杰活佛怪罪你說你保護不了他的朋友。但是你看看村長的女兒她是多么可憐你難道為了自己而不要天理嗎?”虎王說得義正辭嚴好像胡明是壞人他是好人似的。
  村長聽虎王這樣說急忙說道“胡明大師你千萬要為我女兒做主不能放過那個禽獸。”
  “村長你不要激動這個陳先生真的不是**你女兒的人他昨晚一直在我們黃教我可以作證。”胡明說道。
  虎王繼續在旁邊潑冷水“得了胡明你不要騙人你拿出證據出來。”
  “我的話可以當證據嗎?”這時從黃教那邊走來一個人他的后面還跟著幾個黃喇嘛教弟子這人正是仡桑達杰。他聽到陳天明這邊的事情便急著趕過來。
  “活佛。”胡明看到仡桑達杰來了急忙跪下。其他的黃教弟子和阿壩村的村民也紛紛向仡桑達杰跪拜。活佛就是神佛的弟子于是他們看到仡桑達杰出現是要跪拜。
  “你們起來。”仡桑達杰揚了揚手說道。“大家聽著昨晚這位陳先生確實與我在一起從昨天晚上八點到今天早上他一直在聽我講經沒有離開我半步。”仡桑達杰說得差不多是事實雖然昨晚陳天明沒有聽他講經但確實是在他旁邊保護他沒有離開過他的寺院。
  村長他們聽仡桑達杰活佛都出來為陳天明作證他們不得不相信陳天明是被冤枉的。只是他不能白白地讓女兒被人糟蹋。
  虎王說道“既然仡桑達杰活佛都這樣說看來胡明不是為某人開脫了。”雖然虎王這樣說但他的意思還是有點懷疑是有人為陳天明開脫。因為仡桑達杰是陳天明的朋友他會不會為了幫陳天明而這樣說呢?
  “虎王看來你們紅教這次還是挺熱心的在我們的地方幫我們管事情來了。”仡桑達杰對虎王說道。
  虎王雙手合十然后說道“仡桑達杰活佛你誤會了阿壩村里有我們紅教的信徒剛好我們出去辦事經過這里聽到他們吵鬧就過來看看。剛過來村長就叫我們抓住那個陳先生。于是我們才動手的。”虎王推得還挺快把事情全推給村長是村長叫他們動手的他們也不知情。
  “那既然是我們這邊發生的事情那就由我們管你們忙你們的。”仡桑達杰說道。
  虎王聽仡桑達杰這樣說只好向仡桑達杰告別帶著紅教的弟子回去了。
  “活佛怎么辦啊你可要幫我找到**我女兒的人。”村長哭喪著臉。
  仡桑達杰點點頭說道“村長你放心我會派人去查這件事情陳先生是我的朋友現在有人要嫁禍他我是不會不理的。”
  “那就拜托你了活佛。”村長感謝地說道。
  “不客氣村長你快點帶你的人回去”仡桑達杰說道。
  村長點點頭然后帶著村民回去了。現在既然仡桑達杰答應追查這件事情那他也只有等消息像陳天明這樣武功高強的人就是他的手下自己村子里的人都不是對手更不要說陳天明了。
  再說仡桑達杰活佛還說陳天明是他的朋友有仡桑達杰在后面支持他自己只有等仡桑達杰查到兇手。
  仡桑達杰看到村長他們走了接著他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陳先生你要小心你現在跟我回去寺廟我有事情跟你說。”
  “好”陳天明點點頭他向方明玉打了一個招呼便與仡桑達杰走了。
  回到黃教仡桑達杰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從今天的事情來看嫁禍你的人是紅教的人。”
  “是的我也是這樣想。”陳天明同意仡桑達杰的猜測。
  “看來紅教已經知道你來西部了。
  小說.
  文字版”仡桑達杰擔心地說道。
  “唉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對我更加防范。像今天的事情來看他們就是想對我下手。”陳天明說道。
  仡桑達杰說道“如果你今天被他們殺了他們還可以名正言順地說是為民除害。”
  “你還是搬過來黃教住你如果在旅店那里他們還可能會暗殺你。”仡桑達杰說道。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這個并不是很重要白天他們想對我下手是難上加難而晚上我在你這里他們要對付我更是難了。”
  “那你要小心一點。”仡桑達杰說道。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繼續說道“活佛我覺得我來西部有可能是你們黃教里的內奸告訴拉達他們的。”
  仡桑達杰想了想說道“有可能啊我現在想到我身邊有內奸我就有點被人偷窺的感覺好像走到哪里都會被人發現。”
  “看來我們是要把這個內奸揪出來才行要不我們這里什么情況都被紅教知道無論如何也斗不過紅教。”陳天明說道。
  “那我們怎樣揪出那個內奸呢?”仡桑達杰說道。
  陳天明小聲地說道“我昨天晚上就在想這個問題剛才剛好有了啟發你看這樣行不行?”陳天明在仡桑達杰的耳邊說著。
  “為什么你認為可能是胡明與巴桑倆人?”仡桑達杰疑惑地問陳天明。
  “他們倆人是最接近你我來的消息也是他們倆人才知道如果他們倆人都不是內奸的話那你就不要怕了下面的弟子根本不知道我們詳細的情況。”陳天明說道。
  仡桑達杰說道“只能是這樣了我們試一試!就今天晚上我讓他們過來到時按計劃行事。”說到這里仡桑達杰好像有點難過似的。
  “好”陳天明說道“不過活佛我首先要聲明如果發現他們其中是內奸的話你千萬不要手軟一定要把他殺了。”
  “一個是與我一起長大二十幾年的感情。一個是看著我長大我的成長都有他的功勞。他們應該不會是內奸。”仡桑達杰搖搖頭說道。
  “世上的事情是說不準的。”陳天明說道。“你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往往有時會是可能。”
  在神堂里面的三樓益西嘎瑪站在樓梯里看著那個曾經被人鉆進來的地方。為了不讓別人也像陳天明這樣進來她已經讓人在樓梯的窗戶上加了鐵條。
  “圣女陳天明的事情已經解決了。”白神婆走到益西嘎瑪的身邊小聲說道。
  “是怎樣解決的?”益西嘎瑪意外地問道。她開始一聽陳天明**阿壩村村長女兒的消息心里就非常不舒服。于是她急忙派白神婆出去打探消息。
  “是仡桑達杰活佛出來作證他說陳天明是他的朋友他昨晚一直與陳天明在一起陳天明沒有作案的時間。”白神婆說道。
  “還好我沒有看錯人。陳天明是仡桑達杰活佛的朋友那么說陳天明是仡桑達杰活佛請過來的?”益西嘎瑪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問白神婆。
  “有可能按種種跡象來看陳天明與仡桑達杰是一路的。”白神婆點點頭說道。
  益西嘎瑪說道“那么說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事情也沒有像我們所想的那么糟。”
  “圣女神靈是只幫好人不幫壞人的。”白神婆笑著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益西嘎瑪撫著自己胸口放心地說道。現在她的臉上溢出一種神采這神采讓她更加漂亮動人。
  白神婆見這個自己看著長大的益西嘎瑪有這樣的表情知道她已經長大了不過她身為圣女有時是身不由己的。“圣女是不是你聽了陳天明是個好人心里高興啊?”
  “我我才不是呢!”聽白神婆這樣說益西嘎瑪的小臉馬上紅了。她沒有想到白神婆會看到她的心事。
  “你還說不是你的臉都紅了我聽黑婆說你喜歡那個陳天明我還有點不相信看來是真的了。”白神婆說道。
  “白婆你再這樣說我會生氣的。”益西嘎瑪雖然這樣說但她哪里是生氣啊!
  “不過圣女也是要經歷過這樣的階段像上任圣女也是如此圣女你要控制好自己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白神婆說道。本來說她與黑神婆倆人發現益西嘎瑪這樣的情況應該把她這種苗頭扼殺但益西嘎瑪畢竟是她們從小看到大的不忍心傷害她。
  “我會的白婆請你們放心。”益西嘎瑪咬咬嘴唇堅定地說道。
  白神婆看到益西嘎瑪這樣的表情也放下不少的心。自從當了圣女之后益西嘎瑪所有的一切都要奉獻給神堂了成為圣女是她的幸運也是她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