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505 葉大偉VS鐘向亮

方明玉用力地抓著珊拉的椒乳他現在就是要強暴珊拉所以他也不想怎樣忴香惜玉。雖然她的椒乳沒有妙西的那么大那彈性比妙西的好可能還沒有被男人抓過。想到這里方明玉的心就更加興奮了。
  “嗯”珊拉呢哺地哼了一聲她這是在夢中所哼因為方明玉點她的只是暈穴珊拉現在雖然醒不了但是卻能微微感覺到明玉對她身上的動作。
  “哇真的是不錯少女跟女人的區別真的是很大。”方明玉邊說邊用雙手在珊拉的一對椒乳上捏著抓著。摸了一會方明玉把珊拉的長被拉下珊拉里面的褲褲就露了出來。由于珊拉是在村子里且她年齡不是很大所以她里面的褲褲并不很小有點象男人的四角褲褲。
  不過她越是質樸越能引起方明玉的獸性。方明玉一把扯下珊拉的褲褲她的下面便露了出來。雖然不是綠草如蔭但也長蠻茂盛。
  方明玉淫蕩地摸了摸珊拉的下面感覺那里還是干的。不過他就喜歡這樣要不怎么能體現強暴呢?于是他把珊拉的兩腿拉得老開接著把自己的褲子脫了然后強悍地沖進那從來沒有人進過的領地。
  “唔”珊拉雖然在暈迷中但她也能感覺到下面的疼痛皺著眉頭好象很痛苦。
  方明玉見自己已經進去了他就開始用力地發泄著自己的獸性。在方明玉的大力沖擊下珊拉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且她也發出不舒服的呻吟。
  現在的方明玉已經瘋狂了珊拉下面的狹窄正是他的最愛兩手抓著珊拉胸前的椒乳身子壓著珊拉然后拼命地動作。
  “啊!”方明玉舒服地叫了一聲他終于把自己的**全射在珊拉的身上。過了一會方明玉從珊拉的身上爬起來然后滿足穿上自己的衣服。“媽的這少女的味道吃起來真好。”方明玉看著珊拉光裸的身子色迷迷地說道。如果不是怕時間太長他真想再撲上去來多一次。
  方明玉再重新點了一下珊拉的穴位這一次過了幾個小時后珊拉的穴位便會自動解開。他拿起扔在床邊珊拉的褲褲接著看了一下珊拉的兩腿間那里有了不少的血。方明玉走到珊拉的身拿著她的褲褲把她兩腿間的血跡擦了一會。
  然后方明玉再把珊拉的褲褲拿上來他看著褲褲上珊拉的處子之血淫笑著“呵呵又一個**被我破了。”說完他把珊的褲褲收進自己的懷里。
  他關了珊拉房間的燈把臉上的蒙布拉好然后快速地離開珊拉的家。
  就在方明玉離開珊拉家的時候他不經意地掉了一件東西那東西是旅店的房牌。(旅店房牌是用來給房客在旅店住宿作身份用那里寫著房客住的哪間房和有效時間。)
  在玄門大山下的小鎮上雖然這是一個小鎮但里面卻挺繁華。智深負責玄門每個星期的采購這采購是一個非常有油水的差事所以本來這事情應該交給李鈞可智深還是自己攬下。
  主要的原因并不是一個油水這么簡單且還有一個原因是這門鎮上有一個美容院這美容院表面著是剪發洗頭其實還外帶額外服務。因此智深每個星期都在這里讓美容院的小姐額外服務一下而這些費用當然是在這次下山來采購費用來開銷。
  智深讓龐志勇帶著兩個弟子去買東西他換了一套衣服戴帽子現在的他與外面的人一般打扮誰會知道他是一個和尚呢?
  “哎喲老板你來了!”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一見智深出高興地叫了起來。
  “阿花幾天不見你越來越豐滿了是不是經常被人捏啊?”進了美容院智深就好象是自己的家里一樣。這個叫阿花的小是他的姘頭所以他一進來就高興地叫了好象錢又向她飛來似的。
  “老板你怎么這樣說人家人家天天盼著你來都快把人盼得傷心欲絕了。”阿花給智深拋了一個眼球媚笑著。
  智深也沒有這么多時間與阿花**他走到阿花的身邊捏了一下她的大屁股淫笑道“阿花我們上去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說完便拉著阿花上樓。
  阿花也高興地摟著智深的手臂與他走上樓。進了一個按摩房智深就猴急地要脫阿花的衣服。“老板你別急嗎?如果我不是認識你我還以為你剛從監里出來沒有見過女人呢!”阿花白了智深一眼說道。
  “我想你嘛!來阿花快點給我我難受死了。”智深邊說邊脫自己的衣服。
  阿花說道“你每次都是這樣來匆匆去也匆匆干完就走。還有你怎么老戴著帽子天冷天熱都戴?”阿花對智深還是挺好奇。
  “你管這么多干什么你只管收你的錢就是你要知道有時不該自己知道的事情就不要知道。”這時智深的臉色變得陰冷把阿花嚇了一跳。
  阿花急忙說道“老扳你不要生氣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阿花混在歡場中也知道自己有些事情是不能問。
  “快點把衣服脫了不要啰嗦我一會還有事呢!”智深叫道。他已經把衣服脫了露出蠻有肌肉的身軀。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阿花看著智深身上的肌肉露出心動的目光她這么喜歡與智深在一起就是因為智深的強悍想不到他的年齡這么大在那方面還這么厲害。想到這里阿花的心里一蕩急忙也脫起自己的服。
  看著阿花**的身子智深只覺身體一陣灼熱他猛地把阿抱起然后在她有點下垂的酥峰上用力地捏起來。
  “老板我要。”阿花想著一會的狂風暴雨就要來臨她興地叫道。
  “來了我就來了。”智深把阿花扔在那張小按摩床上然自己壓上阿花在她的身上快速地親了起來。“啪”的一聲按摩房的門被人踢開。
  聽到有人踢開按摩房門智深條件反射地回過頭且快速地抬起右手準備給來人一個教訓。在這里經常有一些客人為了爭小姐而打架所以智深也見怪不怪。
  可就在智深剛抬起手的時候門外的那人猛地飛了進來伸手在智深的身上點了好幾次穴位。他的身影飛快讓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而智深身下的阿花想抬頭看看是怎么回事也被來人點中穴位。暈了過去。
  “你是誰?”智深想不到來人的武功這么高。他能在這么短的時候飛進來點中自己的穴道雖然是偷襲明顯武功在自己之上。
  “我是魔門的你不認識我了嗎?我們在比武的時候見過的”葉大偉看著已經被自己點中穴位的智深笑道。
  智深看著葉大偉想起來了他就是打敗鐘向亮的人而葉偉的身后也站著云魔這云魔可是跟他打過不少的交道他更是認識。“想不到你們魔門的人這么卑鄙竟然用這樣的下流手段來偷襲。”智深氣憤地說道。
  “呵呵智深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你的本事我一個人就可以對付你而我后面還有一個高手。葉大偉看了看身后的云魔。
  “你們想怎樣?”智深說道。
  “你說我們想怎樣呢?嘿嘿。”葉大偉陰陰地笑著。“你現在我們的手里就好象一只螞蟻我們想怎樣就怎樣?”
  “你殺了我!”聽葉大偉這樣說智深垂頭喪氣。他知道魔門一直對玄門懷恨在心現在還把自己抓住自己想要活就難了。
  “你真的想死?”葉大偉著著智深說道。
  “要殺就殺不要多說。”智深聽到葉大偉的話里好象還有話他的眼睛一亮。
  葉大偉一直盯著智深智深的這表情變化是逃不過他的眼睛。他微微一笑說道“智深你如果想死我是可以成全你但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我們可以做一個交易你好我好大家好。”
  “交易?什么交易?”智深問道。智深知道現在魔門已經不同以前已經是武林的龍頭且魔王的武功非常高他們都不是對手。
  “你想當玄門的掌門嗎?我們可以幫你讓你成為玄門的掌門”。“葉大偉陰冷說道。這就是他們來這里的目的他們已經在鎮上埋伏了幾天終于給他們等著智深下山。
  “如果我不答應呢?”智深問道。
  葉大偉把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說道“那你只有死你現在只要說一聲你不答應你馬上就可以去見閻羅王了。”葉大偉的變得猙獰現在他就像一個惡魔來自地獄的惡魔如果智深有同意他就要把智深送下地獄。
  “你們有什么條件?”智深也不笨知道魔門是不會白白幫自己。
  “你當了玄門掌門這后歸順我們魔門不過表面你還是玄門的掌門在重要的事情上你聽我們魔門的就行。”葉大偉說。現在智深已經沒有選擇如果他不答應他就只能死。
  “好我答應你。不過現在以我的實力還當不了掌門智海的武功比我的高。”智深擔心地說道。
  葉大偉伸手點開智深的穴位然后安慰他說道“這個你不要擔心我們魔王一早就有安排你只要按我們的去做我們包你成玄門的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