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498 智深的心思

陳天明聽益西嘎瑪圣這樣說只好把自己的右手放出來給她看。
  “陳先生男左女右請你把你的左手放出來。”益西嘎瑪陳天明說道。
  于是陳天明又把左手放在益西嘎瑪的面前。益西嘎瑪端詳了一會陳天明的手紋然后說道“陳先生你的身體很健康沒有什么病。只是你的身體好象陽氣過重可能是因為你練某種武所造成。”
  陳天明聽了心里一跳這益西嘎瑪也太厲害了只是看自己手紋就可以知道自己練了陽氣過重的武功。曾經聽大伯說過自己的香波功是至陽的武功最好的方法就是男女雙修因此自己有時控制不了自己。
  益西嘎瑪接著說道“你的這種陽氣如果太重慢慢地會對你的身體有所影響所以你一定要控制自己的陽氣千萬不要讓它過重。
  “那有什么辦法嗎?”陳天明問道。他自己知道一個辦法就是男女雙修但不知道益西嘎瑪會不會有別的辦法?
  益西嘎瑪想了一會說道“你這樣的情況我單看手紋是不措楚我還是先把一下你的經脈再說。”說完圣女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搭在陳天明的手上。
  陳天明只見益西嘎瑪的手非常白如玉果般潔白如果說現在益西嘎瑪有一百多歲陳天明是絕對不相信的這樣細膩潔白的小手只有女孩才會擁有的哪可能是什么老太婆啊!陳天明只覺西嘎瑪的手摸在自己的手腕上頓時自己的手有種冰涼的感覺。
  陳天明抬頭看了益西嘎瑪一眼而這時益西嘎瑪也在偷看陳明她發現陳天明在看她急忙垂下眼簾心里突然一顫她搭在陳天明手腕的小手也微微抖了一下。陳天明沒有感覺到益西嘎瑪的異樣因為益西嘎瑪的手動了一下后就接著翻了一個手勢他還以為是她換手勢查探自己。
  過了一會益西嘎瑪把手放下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我剛才查看了一下發現你身體的陽氣雖然過重但對你的身體也沒有大礙。這樣我給你開一付藥你拿回去吃我的藥雖然不能治本但也可以暫時緩解你身體的陽氣。”
  益西嘎瑪說完便抬手讓不遠的黑神婆過來。黑神婆過來后益西嘎瑪在她的耳朵邊小聲地說了兩句。
  “圣女這…”黑神婆好象有點為難。
  “黑婆去不要多說。”益西嘎瑪向她揮了揮手。
  黑神婆猶豫一下還是向后面走去。不一會黑神婆拿著一小包東西出來然后不舍地交給益西嘎瑪。
  陳天明奇怪了看這黑神婆好象不舍得的樣了這到底是什藥啊?
  “陳先生這藥挺貴的你回去后趕快把它服了然后運功調息會對你的內功很有幫助。”益西嘎瑪對陳天明笑著說道。
  “當然對他的內功有幫助這可是千年的天山雪蓮長在海撥5000米以上就算一般的人吃了都有起死回生的作用而練武的人吃了不但可以增強內力。還可以預防練功時走火入魔。這種藥連我們圣女自己都舍不得吃可她卻給了你。”黑神婆越說越生氣越說越大聲。難怪她生氣這么名貴的藥圣女卻給了一個陌生的人。
  “黑婆你不要多說你先下去。”益西嘎瑪微微皺眉她向黑神婆揮揮示意下去。
  黑神婆無奈地走下去臨走時她還看了陳天明一眼好象要看清楚吃了千山雪蓮的人。
  陳天明聽黑神婆這樣說心里也過意不去他不好意思地說“圣女這種藥太名貴了我不敢要。”
  益西嘎瑪對陳天明微微一笑搖搖頭說道“陳先生你錯了像這種藥對于我來說是沒有多大的作用可是對你卻有著很大的作用它能讓你的武功更上一層且與你體內的陽氣陰陽相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是正如剛才黑神婆所說我們萍水相逢
  小說.
  文字版我不能要你這么貴重的藥”陳天明搖著頭不肯答應。
  聽到陳天明的拒艷益西嘎瑪的眼睛一亮像這種不為千年臺天山雪蓮而心動的人真的是太少了對于學武的人來說能吃到千年的天山雪蓮可以增強自己的內力這可走千年難遇的好事。
  一般天山雪蓮都難以找到且還是千年的那就更加珍貴了。陳天明不識貨像這種千年的天山雪蓮雖然沒有他體內的血黃蟻這么珍貴但也是無價之寶武林中人為了它個個搶得頭破血流。
  益西嘎瑪笑著說道“相識就是緣分我這藥對于我來說是沒有多大的作用既然你剛才能幫助我解圍我也不會乎這些藥。如果你覺得心理過意不去的話那你可以幫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陳天明問道。
  “我現在暫時還沒有想到不過咐間不會太長陳先生我們喇嘛教的嘛呢會是一年中最大的威會!你可以參加我們這盛會等嘛呢會過了再走嗎?”益西嘎瑪對陳天明說道。
  “為什么呢?”陳天明問道。
  益西嘎瑪說道“因為我現在一時想不到要你幫我做什么事情如果過了嘛呢會我還沒有想到的話那就不要你幫我辦什么事情了。而且現在離嘛呢會也沒有多少天你應該可以等到那個時。”
  陳天明遲疑了這個圣女透著神秘不知道是正還是邪如她讓自己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那自己怎么能答應呢?
  益西嘎瑪也看到陳天明的遲疑她笑著說道“你盡可以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做壞事的我以神堂的名義發誓。”說完益西嘎瑪舉起手來。
  “好既然圣女都這樣說那我還相信不過嗚?我答應你。”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反正她益西嘎瑪都說讓自己做的不是壞事如果她讓自己做壞事。那自己可以打拒絕她反正是她違約在先。
  “那好陳先生請你拿著這包藥然后你告訴我你現在住在哪里我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會派人去找你。”益西嘎瑪把一包藥遞給陳天明。
  陳天明接過藥說道“謝謝你圣女。”他把自己住的旅店告訴了益西嘎瑪。
  “不客氣陳先生我還要休息一下你可以走了。”益西瑪下逐客今。
  陳天明站起來向益西嘎瑪道別便走出去了。
  當陳天明剛出去后一道白影飄到益西嘎瑪的身邊小聲地道“圣女。”
  “白婆我這樣做對嗎?我自己也在想我自己這樣做對不對但我一看到他就不由自主地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益西瑪對身邊的白神婆呢喃著。
  白神婆微微搖頭“圣女我也不知道有時了解一個人不能用外表與時間來衡量。不過我看這個人的武功很高雖然說是做生意的但我從他剛才救你發出來的真氣很強比我和黑婆都強。一個年紀這么輕的人能有這樣的內力我真的想不到他是怎樣練的?”
  益西嘎瑪微微領昔“是的我雖然不會武功但也能感覺到他的武功。且我在搭他的輕脈時感覺到他體內的真氣非常強。而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他不是壞人。”說到這里益西嘎瑪好有點難為情地低下頭。
  “圣女看命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一切隨天意。”白神婆輕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間后就把那小包珍貴的千年天山雪蓮服了下去。剛服下不久他就感覺到自己體內產生了一股股的清涼自己好像特別喜歡這種清涼讓他覺得身體非常舒服。
  于是陳天明急忙坐在床上馬上運起香波站調息起來。他要把這千年天山雪蓮的藥性完全吸妝到自己的休內。而天山雪蓮產生的清涼竟如益西嘎瑪所說與自己體內的陽剛之氣正好陰陽調和讓自己體內以前的那種灼熱沒有了反而是一種既剛又柔的真氣到底是怎樣陳天明也說不清楚。
  當陳天明練完功之后他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比以前又強了很多到底強上多少他也不知道反正他覺得自己現在神清氣爽有股使不完的勁而且體內的真氣在里面不斷地流動有點源源不息的感覺。
  “老大你醒來了?”吳祖杰與詹倚一起在陳天明的身邊他們看到陳天明醒了急忙問道。陳天明從神堂回來后就吃下那東西然后在那里練功。因此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事情。
  “恩小杰你們吃飯了沒有?”陳天明問吳祖杰他們。
  “還沒有我們見老大在練功不敢去吃飯。”吳祖杰與詹寄搖搖頭說道。“走我們去吃飯。“陳天明笑著對吳祖杰與詹倚說道。
  “老大你剛才吃的是什么東西不會有事?”詹倚擔心問陳天明。
  “應該不會有事聽圣女說是天山雪蓮對我現在的身體很有好處我吃了之后也感覺體內的內力強多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什么有人出來保護圣女?拉達在自己的寺院里生氣地叫道。
  “是的我聽手下說是有一個人出來擋在圣女的面前讓那些混亂的人沖不過去。”在拉達對面的狼王見拉達生氣了急忙低下頭小聲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