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496 天臺山之會

陳天明問道“坦卡圣女平時干什么她多大了難道一直就在那神堂里面嗎?”
  坦卡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些事情只有我們活佛才知道我們這些當弟子的是不能知道。我們只是知道沒有經過神堂里面的人允許任何人是不能進入神堂否則進入的人會成全我們喇嘛教的敵人受到我們的追殺。”
  “那就沒有人進入過嗎?”陳天明問道。
  “有進去的人都全失蹤或者死了聽說他們是受到神靈的懲罰永世不能超生。”坦卡說得義憤填膺好像誰侵犯了他們心中的神堂就沒有什么好下場。
  陳天明知道宗教在西部人的心里已經占有很大的位置所以如果有人敢侵犯他們心中的神圣他們就算不要性命也要維護自己的神圣。看來這個神堂是喇嘛教神圣的地方一般人是不能進的。而且有人進去也發生不測那就說明里面一定會有高手把進入的人殺死。
  因為陳天明是一個無鬼論者他不相信這世上有神有鬼至于里面的高手是什么人陳天明就不知道了可能是紅、黃兩教派出的秘密高手也可能是神堂里面本來就有他們的高手。
  “坦卡圣女會武功嗎?”陳天明問坦卡。
  “不會這個我是知道的因為相傳我們的圣女是不需要武功她身邊都有神靈保護還要什么武功啊?”坦卡搖搖頭說道看來圣女在他的心中已經是神化了。
  “那神堂里面的人會武功嗎?”陳天明問道。
  坦卡繼續搖頭說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神堂里面有什么人有多少人我一點也不清楚我以前也問過我師傅胡明但師傅聽后就罵我說這些事情不應該是我知道的如果再問會懲罰我。”
  陳天明聽了知道神堂的秘密是坦卡這種級別弟子不知道的自己問了也白問。他可惜地嘆氣“唉可惜不能進去看一下神堂瞻仰一下圣女。”
  坦卡笑著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神堂是不能進去的但圣女是可以看到每個月的十五圣女都會在神堂門前的空地上為西部的病人義診今天剛好是十五我們可以看到圣女。”
  “圣女為病人義診?”陳天明抬起頭問坦卡。
  “是啊今天圣女就在神堂外面的空地上為大家看病不用錢的所以每到十五都有很多人來給圣女看病并且圣女看完病后會讓神婆給病人抓藥。一般情況下大家吃了圣女開的藥都會藥到病除。”坦卡說道。
  “原來圣女對大家這么好怪不得她在大家的心里是神圣的。”陳天明說道。
  “陳先生你不知道圣女看病是不用把脈她只要你把你的手放在她的面前她看了一下后就可以為你開藥方。如果圣女這里沒有的藥她會把方子給你讓你到外面的藥店去抓。”坦卡說道。
  聽坦卡這樣說陳天明估計這個圣女用的就是西部最古老但也是最厲害的看病方法看手紋知病情。相傳這種看病的方法基本失傳想不到圣女會這種方法。這種看手紋治病的方法要有高深的醫術所以一般的人學了也是不能把病看得清楚反而耽誤了病人的病情。因此西部的醫生也沒有什么人學這種醫術到現在也慢慢地失傳了。
  但在西部的一般人眼里也就以為這是圣女的神術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病人的病情這樣更加把圣女神化了。
  “坦卡你剛才說圣女身邊有神婆那是怎么回事?”陳天明問坦卡。
  坦卡聽陳天明問自己頓了頓說道“神婆也是帶有點傳奇色彩聽說是跟著圣女長大的女婆婆在圣女身邊有黑白兩個神婆她們在神堂的地位很高僅是次于圣女有時她們說的話代表了圣女。一般情況下圣女去到哪里她們也跟著到哪里。”
  陳天明興奮地說道“坦卡既然今天是圣女義診的時間我們也去看看熱鬧!”
  “好啊一般這個時候是喇嘛教比較熱鬧的時候就算有些人沒有病也想過來看看圣女順便沾一下神光!”坦卡高興地點著頭他也想去看看。
  陳天明說道“圣女長得很漂亮嗎?”
  “不知道圣女從來不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她出現的時候都是蒙著白布讓人看不到她的容貌。”坦卡搖著頭。
  “那她年輕嗎?”陳天明打破砂鍋問到底。
  “這也不知道圣女的聲音有時聽起來很年輕有時聽起來很老有時好像分不清是老還是年輕。這么多年來圣女一直都在按理來說她至少應該有一百多歲了!”坦卡想了想說道。
  “什么?至少一百多歲了?”陳天明大驚失色聽坦卡這樣說這圣女應該是非常老了。
  “是啊圣女幫我們看病這么多年來一直也沒有間斷過風雨無阻所以圣女應該有一百多歲了。不不我說錯了圣女是永遠年輕圣女是不會老的!”坦卡急忙改口好像自己說圣女老是罪過似的。
  陳天明與坦卡邊說邊走沒有多久就走到了那白色的城堡面前在那前面圍著很多人不過雖然人多但大家都按照順序排隊一點也不混亂。而人群中分別站著一些黃教與紅教的弟子好像在維持秩序。
  “這里也有人看守嗎?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
  .(
  ..文.學網”陳天明對坦卡說道。
  “是的我們黃教與紅教的活佛經過商議后都各自派出一些弟子在這里維持會場的秩序雖然這里的人都比較守秩序但怕有突發事情發生如果傷害到圣女那就是我們的罪過就算讓我們下十八層地獄也減輕不了我們的罪過。”坦卡雙手合十小聲地說道。
  現在陳天明又有新的認識覺得圣女在喇嘛教人的意識里也有很高的地位可能比紅、黃兩教活佛的地位還要高。不過聽坦卡剛才說圣女是不理喇嘛教的事情只是有時出來解救一些西部人而已。
  唉如果讓圣女管喇嘛教不再有紅、黃兩教的派系并且大家過了和平幸福的日子那該多好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走到人群的旁邊陳天明看著這里的人可謂是人山人海里三層外三層而沒有看病的人還在不遠處圍觀。陳天明定睛一看發現里面站著幾個人其中有一個蒙面女人坐在里面她前面坐著一個年約四十歲的西部男人蒙面女人仔細地看著西部男人的手掌后便在桌子上寫著什么然后她把一張紙遞給旁邊穿著黑衣服的阿婆。
  那穿著黑衣服的阿婆可能有六十多歲老態龍鐘臉上有不少的皺紋如果是看她的皺紋陳天明是覺得她有八十歲但看她行動得挺麻利像六十歲的人。她拿過蒙面女人手中的紙條然后走到一邊抓藥。不一會兒黑衣阿婆就把一服藥交給了那病人。
  坦卡在陳天明的耳邊小聲說道“陳先生那坐著的蒙面女人就是圣女那個黑衣服的阿婆就是黑神婆黑神婆右邊的與她長相差不多的黑衣服阿婆就是白神婆如果沒有什么事情她們都會跟著圣女的。”
  聽坦卡這樣說陳天明又仔細地看了一會圣女發現自己是沒有辦法看清楚圣女的年齡和長相。她穿著這么寬松的衣服而且蒙著面頭發也是用一塊白布包起來只是露出一雙眼睛。
  那是一雙明亮的眼睛至于從眼睛看圣女的年齡、身材、三圍這么高超的技術陳天明還是沒有學到。難怪坦卡說不知道圣女的年齡和相貌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從外面找來一個一般的女人像圣女這樣打扮大家也一樣認不出來。
  陳天明說道“坦卡那在外面大家是怎么認出圣女的呢?”
  “圣女就是這樣的打扮且兩個神婆也經常跟著她這樣大家都可以看出來了。而且她們還有圣牌這是誰也假冒不了的。”坦卡見陳天明有點疑惑于是為他解釋。
  “老板好多人來看病啊”陳天明身邊的吳祖杰說道。
  “是啊圣女看的病一般是藥到病除而且還是免費這當然有很多人來看了。陳先生反正你們今天也不去村子里收購貨物不如也排隊讓圣女看看。”坦卡慫恿著陳天明。
  陳天明想想也好反正自己閑著也是閑著就與大家排隊讓圣女看看自己有沒有病并且見識一下這種看手診病的方法是如何神奇。于是他帶著吳祖杰與詹倚在后面的人群里排隊。
  陳天明看著里面這么多人有點擔心就算看到中午也輪不上自己。雖然他看到圣女看病的時候是很快的基本是一分鐘左右就看完一個病人但是這里的人太多了。“坦卡如果病人看不完怎么辦?”陳天明問身邊的坦卡。
  “看不完就只能回去或者找別的醫生看了。看病的時間上午是8點到2點下午是4點到8點時間一到圣女就回神堂了。”坦卡說道。
  “那其他的病人不是看不完了?”陳天明問道。
  “圣女是不可能把病人全看完的她這樣做只是解決一部分有病但沒有錢看的西部人我們這里有醫院并且我們喇嘛教里也有人會看病的不過那都是收費的。”坦卡說道。
  這時突然人群前面有人吵了起來并且有人開始拉拉扯扯好像是因為快中午圣女要回神堂而占隊的原因。他們的這一鬧把本來就擁擠的人群弄得開始混亂。而且還有人打起架來并且有人往圣女那邊沖過去大概是想先看病。而前面的人看到后面的人要沖到自己前面他們也氣憤地往前沖。
  頓時一大群的人往圣女那里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