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495 怎么耍起流氓來了

自從昨天晚上出現敵人偷襲的事件陳天明就與林國他們一起守在仡桑達杰的旁邊以免再有敵人來犯。可是虎王他們已經被陳天明打了一次不敢再來了于是一個晚上也是相安無事。
  仡桑達杰起床之后就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陳先生昨天晚上多虧你們。”
  “客氣了這是我們的職責。”陳天明微微一笑搖搖頭說道。
  “昨晚敵人來了六個高手如果不是你們在的話我這次可能是躲不過看來拉達的時機已經成熟想置我于死地。”仡桑達杰輕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想想頷首說道“活佛如果昨晚不是有我們在你們這里的高手是抵擋不過。并且我覺得奇怪的是在我們準備消滅那六個高手的時候竟然有人打出毒煙雖然我看不到那人的臉但估計是你們教中的弟子。”
  仡桑達杰也在沉思著“這件事情胡明昨晚也向我稟報過我也在納悶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我們教里有內奸且我那三個弟子的死也與他有關。”
  “活佛這樣的話你的處境就非常危險這個內奸就像一個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爆炸。”陳天明有點擔憂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定是黃教里的內奸所干如果不把他揪出來他還會在關鍵的時候在大家的背后放冷槍。
  “唉看來我是錯了不過這個弟子我也不知道是誰?”仡桑達杰說道。
  “那你要小心一點包括胡明與巴桑也要防備內奸一天沒有出來你就要保持警惕不要讓我的三個兄弟離開你。你越以為不會出賣你的人可能他已經出賣你。”陳天明對仡桑達杰說道。
  仡桑達杰點點頭說道“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這時從門外走進一個0左右歲的喇嘛有點面黃肌瘦身材瘦小。他走到仡桑達杰的身邊小聲地說道“活佛你快到時間去講經了。”說完他還偷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好像奇怪自己怎么從來沒有見過陳天明。
  “陳先生這是我的弟子巴桑巴桑這是我的一個朋友陳先生因為我這里的情況危急我請他與他的一些手下過來幫我。”仡桑達杰看到巴桑奇怪地盯著陳天明他知道該向巴桑說明白陳天明他們的身份遲早都會讓巴桑知道的。
  “噢那就太好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嚇死我了不過我聽胡明說活佛身邊已經有人看守我也放下心來。原來是陳先生你們啊!”巴桑高興地說道。
  仡桑達杰說道“是啊昨天晚上多虧了陳先生他們。”
  “活佛昨天晚上雖然我負責外圍的警戒但我聽一些弟子說有人放毒煙我猜我們黃教里有內奸如果不是內奸的出現那幾個敵人一定逃不了。”
  仡桑達杰點點頭“是啊我剛才也與陳先生商量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有人放毒煙那些敵人也走不了。唉如果把那六個敵人抓了那我們以后的處境就不會這么糟。”
  “那活佛你一定要小心。”巴桑擔心地說道。
  “我會的好了你先出去等我我一會就過去。”仡桑達杰說道。見巴桑出去了仡桑達杰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我要去講經你讓阿國他們三個人跟著我就行了你還是回去休息一會!”
  陳天明點點頭然后與林國他們交代了一些事情便離去了。
  回到旅店陳天明聽吳祖杰說那個孫華曾經來找過他于是他走過305敲門。過了一會門開了是方明玉開的門。
  “孫先生昨晚你找我嗎?”陳天明問道。
  方明玉見是陳天明愣了一下接著他笑道“一大早的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陳先生。是啊昨天晚上我想問你我今天去村子里收藥材你去不去?”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今天不想去你自己去!謝謝你了孫先生我還有事先去忙。”說完陳天明與方明玉道別便回自己的房間。
  方明玉看到陳天明離去的身影暗暗咬著牙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現在就給陳天明一掌把他干掉。但他知道自己與陳天明的武州相差甚遠不敢造次。
  陳天明回到自己的房間不遠坦卡也過來了。他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們黃教出了點事情所以來晚了。”
  “沒事反正現在也早。坦卡你們黃教出什么事情了?”陳天明故意地問道。
  “昨天有人想殺仡桑達杰活佛還好給我們的人打退了他們。”坦卡說道。
  “抓到兇手了嗎?”陳天明問道。
  “沒有。”坦卡搖搖頭。
  “唉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離譜連活佛也敢殺。”陳天明嘆了一口氣。
  坦卡聽陳天明這樣說好像也非常氣憤“還不是嗎這些人真的是膽大包天連我們的活佛也敢殺如果給我抓住我一定殺了他。”
  “難道一點也沒有線索?”陳天明又故意問坦卡。
  坦卡脫口而出“我們估計是……”說到這里坦卡突然覺得不應該跟陳天明說這樣的話就算陳天明是他們黃喇嘛教的朋友這些也是他們分內的事情不能告訴陳天明于是他停止不說了。
  “是誰?”陳天明見坦卡沒有說不由追問。
  “陳先生不好意思這是我們教里的事情你是不能知道的。”坦卡搖搖頭拒絕回答。
  陳天明故意奇怪地說道“坦卡你們這么多人怎么連刺客都沒有抓到?”
  坦卡想了想覺得告訴陳天明這些也沒有什么“來的人對我們黃教的地形很熟我聽一些值夜的弟子說那些人來的路線都是我們剛好巡過的路線好像比我們還熟悉。”
  “那么說你們里面有內奸了?
  小說..
  ”陳天明說道。
  坦卡看了看門口小聲地說道“陳先生我見你也是我們黃教的朋友我也不瞞你和我關系較好的弟子都說這次來的人一定知道我們的情況還有一個黑衣人出來救走他們要不他們也走不了。”
  “天啊這么可怕啊坦卡那我們這些做生意的人會不會有危險啊?”陳天明問坦卡。
  “不會”坦卡擺擺手“那些刺客也不是針對你們他們是針對我們仡桑達杰活佛座下的三個弟子也被刺客殺死了這些在西部已經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坦卡有點擔心如果再這樣下去活佛的性命就越來越危險。
  “我們沒有危險就好不過你們也要小心。”陳天明故意捂著自己的心口舒了一口氣。
  坦卡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我們今天還下村子里收購貨物嗎?”
  “今天我們休息一下我想看看這里的寺院把喇嘛教好看的地方全看一次。”陳天明說道。
  “也行你第一次來喇嘛教不看一看這里的名勝古跡那就太可惜了。”坦卡點點頭說道。
  于是坦卡就帶著陳天明他們參觀了黃喇嘛教的一些有名的寺院看完了還去了紅喇嘛教。由于坦卡現在的身份是向導還帶著游客紅喇嘛教的弟子也沒有對坦卡太多的盤問只是簡單地問了一些坦卡的身份就放他們過去了。
  “坦卡你們喇嘛教怎么分紅、黃兩教啊?”陳天明問坦卡。
  “唉說起事情就長以前我們只有喇嘛教沒有分紅、黃兩教的可由于我們祖先的原因把喇嘛教分成幾教主要就是紅、黃兩教。”坦卡說道。
  “為什么不把他們合起來?”陳天明說道。
  坦卡苦笑道“這里面有很多原因我一時也說不清楚。”
  陳天明他們進去紅教后拍了一些相片可惜的是有些景點是不能拍照有些景點拍照是要錢的。
  出了紅教陳天明抬頭看了看紅教的寺廟又看看黃教的寺廟覺得這兩教的建筑都有自己的特點。突然陳天明眼睛一亮他看到兩教中間的后面有一座像城堡的建筑竟然不像是寺院。
  “坦卡那白色的好像城堡的建筑是什么來的?是屬于黃教的還是紅教的?怎么不像寺廟難道是旅店?”陳天明指著白色的城堡問坦卡。
  坦卡看了一眼白色的城堡笑著說道“那是神堂不屬于我們黃教也不屬于紅教的建筑它是屬于喇嘛教的!”
  “它是屬于喇嘛教的?”陳天明疑惑了不是現在喇嘛教沒有統一嗎?怎么這白色像城堡的神堂是喇嘛教的?
  “是啊陳先生你一定很奇怪剛來的人都對這神堂很好奇”坦卡笑著說道。
  陳天明對神堂來興趣了他高興地對坦卡說道“坦卡我們去禮堂看看。”
  坦卡聽陳天明這樣說急忙搖著頭說道“不行的陳先生那是我們喇嘛教的圣地任何人如果沒有得到神堂的人允許是不能進去的。”
  “有這樣的事情?這神堂這么神秘啊?”陳天明更加好奇了。
  “是啊里面住著我們喇嘛教的圣女她的地位比我們活佛還高。”坦卡說道。
  “那她不是可以管著全部的喇嘛教了?”陳天明說道。
  坦卡擺擺手說道“我說的只是地位圣女在我們的心里是神圣的不允許別人侵犯。且圣女是不管喇嘛教的事情她只是神的使者代表我們喇嘛教與神的溝通。”現在坦卡一臉的虔誠好像圣女在他的心里是神圣不可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