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39 學校的三大美女

終于陳天明把該干的事情全干完了。他才跑去開門。
  “陳天明你在干什么啊?應了我一聲后這么久才開門。”何桃生氣地指著陳天明的鼻子罵道。
  “我我剛才上廁所啊!”陳天明急中生智忙為自己找了一個借口。
  “那我剛才為什么我在你門口叫你這么久你都沒有應我?”何桃繼續追問。
  “你叫我很久了嗎?”陳天明這才醒悟起來自己剛才在那練香波功要求是沒有聽到的。“我剛才在床上躺了一會可能睡著了。”
  “原來是這樣!真是豬現在這樣的時候還睡得著。”何桃瞪了陳天明一眼埋怨著。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陳天明一臉的心虛不過他也不怕反正主要自己不承認她何桃又能拿自己怎么樣呢?
  現在做什么都是要講證據的如果你沒有證據怎么能亂說話呢?我也可以說你何桃看我洗澡啊!陳天明高興地想著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剛才這么害怕了。
  “你還說呢都說是七點走了你還在睡覺大家都在外面等你了。”何桃說道。
  “你你剛才敲我的門就是因為這事?”陳天明蒙了事情不會就這么簡單?她何桃不會先把自己穩住再進去什么什么?
  “是啊?難道你想有什么事?”何桃一臉的不解。
  “不是我見你敲我的門這么大力好象要把破門而入似的。還這么大聲地叫著。”陳天明說道。
  “我叫你好長時間了你都不應我我能不生氣嗎?我能不敲門嗎?如果我不是這么大力和大聲你還在睡覺呢?”
  “是的是的。”現在陳天明真的是非常后悔他現在才想起來那條小縫平常他都是看不到的如果不是自己練了香波功那是根本看不到的。
  我的天啊我的那條可愛的小縫不知道那香口膠能不能把你塞滿了。我以后還能不能再看老兄我現在就指望著你讓我能多看點了你千萬不能不讓我看了啊!陳天明現在真想找塊豆腐自己砸死算了。如果不是現在就要去城里他真想馬上就拿個什么東西去把香口膠挖出來。
  “走再不走我們就遲了。快點把你的車推出來。”何桃嬌嗔地掃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就走了出去。
  陳天明聽何桃這樣說忙從房里推開自己的摩托車然后關上門。
  到了學校門口吳青、婷姐她們全在那里了。
  “天明你怎么搞的現在才出來你不是在房里化妝?”今天的吳青穿上白色襯衫打上領帶腦袋上的頭發油光可鑒如果不是用了一瓶發膠最起碼也用上了半瓶。
  “我剛才有點累在床上睡著了。不好意思啊各位美女帥哥。”今天是吳青的生日陳天明就算怎樣違心也要恭維他一下。
  “天明你也覺得我今天很帥啊!”吳青一聽陳天明這樣說他忙高興地故作瀟灑地用手輕輕地抹了抹自己的發型。
  “好了你們別再說了快去時間不早了。”范文婷見他們倆個人在沒完沒了地說著忙插上了一句。
  “來你們給倆個人上我的車我的車好坐。”吳青色迷迷地看著面前三個美女。
  今天的范文婷打扮得有點妖嬈上身是有點低胸的的緊身上衣下面是一條緊身牛仔褲把她的魔鬼身材全勾勒了出來。
  而何桃也是出眾的打扮脖子上掛點小鏈一套連衣長裙也把她的優美曲線襯托出來讓她有點出塵飄逸。
  而劉美琴穿的衣服感覺只是一般但她卻有一種恬靜的美這種美讓她在自己平凡的衣服里不平凡了。而且她的身材也很不錯就算穿的不是緊身衣服但胸部也挺拔而出。
  m的人家主任就是主任一個小生日就能把學校的三大美女全請出來了。陳天明心里一陣羨慕哪天自己生日的時候他也要請這三個美女出來讓自己也威風威風一下。
  并且吳青想得也真周到讓倆個美女坐他的車。如果倆個人坐的話那揩油的機會就是非常大了。m的色狼就是色狼算盤打得非常準。不過竟然吳青這樣說了陳天明也不好再說什么。
  “我坐陳天明的車。”何桃好像對吳青有點不感冒她走到陳天明的車后說道。
  “那我也和何桃一起坐。”劉美琴見何桃走到陳天明的車旁她也走了過去。反正是要倆個人坐一輛車她想都沒有想就和何桃坐陳天明的車了。
  “那我坐吳青的車。”范文婷見她們倆人都走到陳天明的車旁只好作罷了。本來她想坐陳天明的車的可都坐了倆個人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坐不下的了。
  吳青一看有倆個美女坐陳天明的車心里可氣惱了。但他也不好說什么只好等范文婷坐了上去就開車了。
  陳天明見吳青開車了他也等何桃和劉美琴坐好便開車了。
  本想能揩油的陳天明自從開車就失望了。劉美琴自從上車就把自己的一個手臂橫擋在了他們的中間也就是說不管陳天明怎樣剎車撞到他的絕對是坐著硬繃繃的手臂不可能是軟綿綿的胸部。
  到了城里的一間卡拉o他們就進去了。吳青跟服務員說了幾句話后就帶著他們上了二樓。
  進去一間卡拉o中房吳青就打了一個電話后便說道“蛋糕和一些東西我中午的時候就買好了我剛才打電話讓人送過來了。”
  果然不一會就有人敲門把一個兩層的蛋糕和一些水果、零食搬了進來。
  陳天明一見那些東西可高興了。今天下午為了偷看何桃洗澡他還沒有吃飽。那些水果一放下陳天明就拿起一個蘋果吃了起來。
  “陳天明水果都還沒有洗你就吃了嗎?”何桃一看陳天明一付餓鬼投胎的樣子埋怨地說道。他不是在自己那里吃了飯嗎?怎么這么餓啊?可有人在何桃又不好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