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485 又賺了一頓飯

仡桑達杰毋陳天明看著自己便繼續說道“我個人的安危沒有什么主要的是半個月后的嘛呢會。”(因為劇情的需要嘛呢會另設計了一個時間。)
  “嘛呢會?”陳天明問道。
  “是的我們喇嘛教的嘛呢會是一次專門求神保佑、祈福免災的法會也是大召一年中最隆重的一次誦經法會。會間周圍及各地的信徒都要來寺廟磕頭、布施。嘛呢會舉行三天。其間全西部的喇嘛都要集中到佛殿內晝夜不停地念72個小時‘嘛呢經’中間不間斷。在三天的經會中嘛呢經可念萬遍。”仡桑達杰說道。
  “那嘛呢會與這次的暗殺有什么關系呢?”陳天明繼續問道。
  仡桑達杰把自己手中的佛珠收入懷里說道“事情是這樣的紅教的拉達活佛在半年前來找我他說想把喇嘛教中的紅、黃兩教統一起來且把兩教的教徒也合在一起真正達到西部的繞一和平讓大家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
  “那你是怎樣說的呢?”陳天明說道。
  “如果真的是想西部統一和平的話我是同意的但問題是拉達的為人我太了解他了他一直想獨立把西部分出z國。不過他竟然這樣說我也只好同意我跟他說在今年的嘛呢會上我們大家一起宣布m這g個決定然后再具體商量有關事項。
  可是拉達竟然提前向紅教的信徒說了這事并且他也派人在我們黃教的信徒中傳播。所以現在大家都知道半個月后嘛呢會有一件重要的決定那就是紅黃兩教的統一問題。而且已經有人在傳說我們這兩個活佛當中只有一個人出來掌管喇嘛教。”仡桑達杰說道。
  “所以拉達現在就派人來殺你和你的得力弟子把你主要的力量化解掉。”陳天明說道。
  “是的這三個月來我的一些得力弟子已經被殺掉不少。”仡桑達杰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想了一下對旁邊的仡桑達杰說道“可是大家不是在傳言你和拉達在竟爭以后喇嘛教的掌管位置嗎?現在拉達要加害你他不怕別人知道嗎?這樣是適得其反啊?”陳天明說出了自己心里的疑問。
  仡桑達杰搖了搖頭有點惱火地說道“這就是拉達陰險的地方他不但加害我并且還在外面說肯定是有一些人想破壞兩教的合一所以我的那些弟子才被人殺害因此我們兩教只有團結起來才能抵抗外敵。”
  “看來這個拉達很聰明能用上賊喊捉賊的方法來對付你不但能加害于你且還在外人面前增加自己的影響力讓大家都信服他。”陳天明微皺了一下眉頭這個拉達是一個難斗的角色。
  “是的現在已經有一些人贊成兩教合一很期待嘛呢會誰都想西部的人團結一致過上幸福的生活。”化桑達杰說道。
  “問題是如果讓拉達掌管的話西部的人就很難過上幸福的生活了。我看拉達的想法是最后把你殺了接著繞領兩教然后他在眾人面前說你的死是中央那邊干的目的是阻撓兩教的合一不想讓大家團結起來。”陳天明突然說道。
  仡桑達杰微微垂首說道“我也想到拉達會這樣做他一直想獨立但因為時機不成熟這次他這樣做可能他的時機已經成熟了。且他的一些弟子在暗處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他想獨立就是把西部人民處于水生火熱之中。”陳天明說道。
  “我聽我們黃教老一輩的高僧說拉達這幾十年來一直想獨立并且暗中也對我們黃教做了一些不利的事情。”仡桑達杰說道。
  陳天明問仡桑達杰“活佛你現在說的我已經明白了我想問一下你知道紅教那邊武功的情況嗎?”
  仡桑達杰想想輕咬一下嘴唇說道“據我所知的他們武功厲害的就是拉達和他座下的四個弟子尤其是拉達武功很高是我們喇嘛教里最高武功的人。而且他們的弟子多這對我們很不利。還有陳先生你剛才說魔門也插手的話事情就更麻煩。”
  “拉達的武功高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嗎?”陳天明問道。
  “不知道沒有人看過他出手但只知道他的武功很高而已。”仡桑達杰搖搖頭說道。就好像他他也從來沒有出過手沒有也不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在喇嘛教里如果要活佛動手的話那就說明事情已經非常嚴重了。
  “活佛這樣我讓我三個兄弟扮成你的弟子寸步不離地跟著你以防拉達叫人暗算你而我在暗中保護你。”陳天明說道。
  “那好麻煩你了。”仡桑達杰聽陳天明叫三個人保護自己感謝地說道。
  陳天明繼續說道“我三個兄弟的武功任何一個人都在胡明之一特別是他們學過三人合擊之術就算強敵過來他們也可以暫時支撐一會這可以讓你的人及時過來增援。而且我們另外三個人就在外圍看著我剛才看了看從外面過你這里不要很長時間。
  仡桑達杰聽陳天明說他的三個兄弟武功還在胡明之上心里更是高興”陳先生如果有敵人過來我會派人叫你們。“
  “不用我們有自己的聯系方法如果有事我的兄弟會馬上通知我們。我們過來做生意的如果沒有人平時在旅店或者外面走動的話會讓人起疑的。”陳天明笑著說道。他們這次帶來的那些耳麥正好可以用上場。
  “那是我們只有隱藏自己的實力不讓紅教知道才能對付得了紅教。”仡桑達杰點著頭。“白天他們想暗算我不容易主要是晚上。”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活佛你的三個弟子被暗算了會不會因為你這里有奸細?”陳天明擔心地說道。這是他最擔心的人家說千防萬防家賊難防。如果黃教有紅教內奸的話那自己來的消息肯定讓紅教知道的。
  “應該不會”仡桑達杰想了一會便馬上搖頭“我們黃教的弟子都是忠心的且我這五個弟子都是信得過的人而其它下面的弟子是根本不知情像你們這次過來我也是告訴胡明一個人而已。
  “你剩下的兩個弟子就是胡明和巴桑他們可靠嗎?”現在是非常時期陳天明還是覺得小心好一點。
  “胡明是跟著我一起長大的而巴桑一直跟著前一世的活佛且還是他找到我這個轉世靈童的。”仡桑達杰說道。
  “巴桑多大了?他找到你的?”陳天明疑惑了。“他不是你的弟子嗎?”
  “他口多歲我們這里的弟子不是按年齡來分的是按職位和輩分我是活佛黃教現在所有喇嘛都是我的弟子然后我挑出幾個信任的弟子作我的座下弟子。所以我座下的弟子是沒有問題的。”仡桑達杰說道。因此仡桑達杰是不用懷疑自己的座下弟子是內奸。
  “那其它的弟子呢?可信度有多大?”陳天明說道。
  “也很大但也不排除內奸的可能性所以你們的到來我只是告訴胡明連巴桑現在也還不知道。”仡桑達杰說道。
  陳天明贊許地說道“這樣就好越少人知道越好我白天與我另兩個兄弟到處看看其它三個兄弟就跟著你。阿國、彥青、小蘇你們三個人跟著仡桑達杰活佛知道嗎?”陳天明轉過頭看著林國他們。
  “知道了老大。”林國他們應了一下。
  “你們現在就回去拿東西一會我與小杰、小綺再回去到時我們一人住一間房”陳天明對林國他們說道。
  “恩”林國三人站起來然后走出去了。
  “陳先生這次辛苦你了感謝的話我們以后再說。”仡桑達杰說道。
  “不客氣活佛你讓人畫出這里詳細的平面圖給我們最好連紅教的平面圖也有我想找時間去他們那里探探看能不能探出一點的眉目。”陳天明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就是曾經夜探天星幫結果讓他探到他們的毒品交易。
  “這個沒有問題我讓胡明明天交給你。”仡桑達杰說道。“對了陳先生我想明天給你派一個我們黃教的弟子作為向導這樣方便你們在外面的活動。”
  “這樣會讓人起疑嗎?”陳天明有點擔心。
  仡桑達杰說道“不會因為以前來這里的商人都會出錢清一些喇嘛m當g他們的向導因為他們要去附近一些村莊收購貨物人生地不熟他們就清我們的喇嘛陪同。有喇嘛陪同去那些村民就不會故意起價商人收購的貨物也不會很貴。所以來這里的商人都喜歡出錢清喇嘛。”
  “那好到時讓他來找我。”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如果有一個人陪同的話那他就不會到處瞎逛。
  “時間不早了陳先生你們也回去休息!”仡桑達杰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
  “等一會我的兄弟就過來了聽你這樣說我放心不下現在你是這次事情的關鍵如果讓敵人加害到你的話那我們以前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前功盡棄。”陳天明說道。
  “其實我不看重我個人的安危生死對我來說是無關緊要。我只是怕有人利用我的死來做文章而且把西部人民帶到災難中去。”仡桑達杰的臉又暗了下來。
  過了不久林國他們在胡明的帶領下拿著自己的東西過來了。陳天明見林國他們已經來了便向仡桑達杰告辭離去。于是胡明帶著陳天明走出仡桑達杰的寺院快速地消失在夜幕中。
  深夜在黃教的一個寺院里有一個黑影突然出硯在夜色中他施展自己的輕功往紅教那邊偷偷地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