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484 有型的吳青

第五百四十五章仡桑達活佛
  陳天明他們在樓下的小餐廳吃飯雖然說是吃素但相對以前在玄門大山里吃的可是好吃了很多。這種藏族峉的素菜可能是因為他們第一次吃竟然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飯他們便回到陳天明的房間因為胡明說到時會過來帶他們見仡桑達杰活佛于是陳天明把一些重要的物品交給林國他們分別攜帶不要讓別人偷了。然后他們分別盤膝坐下來各自練著自己的武功。
  這段時間他們一有時間就拼命地練武功而且鐘向這告訴他們說喇嘛教本就是一個習武的門派并且紅喇嘛教的人數比黃喇嘛教的人數多出很多高手如云。所以他們一點也不敢大意。
  “咚咚咚”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這聲音雖輕但陳天明他們這些練武之的人還是馬上聽到了。
  “小杰開門。”陳天明對最靠近門口的吳祖杰說道。
  吳祖杰聽到陳天明的叫喚馬上站起來打開房門門口站幾個喇嘛前面的那個人正是胡明。
  陳天明看到胡明帶了這么多人來不由一怔他不明白胡明到底是什么意思?“胡明大師你們來了。”難道他帶這么多人護送自己護送去見仡桑達杰活佛?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陳先生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胡明雙手合十歉意地說道。
  “沒有”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們是不是現在可以走了”他問胡明。
  “我想你們先換上這幾套喇嘛衣服再走。”胡明把手一揮其中兩個喇嘛拿著兩袋東西放在陳天明他們的面前。
  “找衣服?”陳天明不解地問道。
  “是的我們現在的處境有點危險我怕你們去見仡桑達杰活佛會被紅喇嘛教的人發現你們還是換上我們的喇嘛衣服好一點這里到處是喇嘛你們去見活佛不會輕易讓人發現。”胡明笑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那好我們就按你的意思去做。”
  “這是活佛讓你們這樣做的你們換上衣服后跟著我去見活佛我的幾個人留在這里這樣別人就不會起疑心我本來是著幾個人來現在也是帶著幾個人走。”胡明說道。
  “這些也是你們活佛想的?”陳天明問道。
  “是的是活佛讓我們這樣的。”胡明說到活佛的時露出了虞誠的眼神。
  陳天明有點期待一會見仡桑達杰活佛了。因為按次料里的顯示活佛其實是上世的話佛轉世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在有關人士的確認下成為轉世靈童。當他被接回宗教后會在在專職經師的教育下學習禮。學習的生涯是辛苦他每日的功課是研究喇嘛教義搞清各世活佛及佛教的歷史背誦輕文。并且還要學習很多知識曾經有人說活佛的知識是非常淵博至于到什么程度沒有人知道。而且有些話佛還到中央上面深造有十幾個教授拾他授課。所以話佛在西部人的心里有著非常神圣的地位。
  于是陳天明他們接過那些喇嘛手上的衣服紛紛換穿了起來。不一會兒陳天明他們就穿好了衣服。
  “陳先生你們跟我走你們的東西可以留在這里我們的人會幫你們著著的你們沒有回來他們郡是不會走的。”胡明說道。
  “好我們走。”穿上喇嘛衣服的陳天明他們跟著胡明出了。在胡明的帶領下他們穿過了前面的寺院然后一直往里面去。陳天明發現每個過道上都有人在看著只是因為胡明帶的原因他們沒有阻攔。
  “自從我們這里出事后我們都加派人手看守。”胡明說著臉上有點黯然好象不想提起那些傷心事情似的。
  他們一直往里面走走到差不多盡頭的寺院時胡明小聲地道“到了這寺院就是仡桑達杰活佛住的。”
  陳天明仔細地打量著面前的活佛住的寺院這寺院比前面的寺院高一點和大一點并且好象看起來非常壯觀。看來活佛住的地方是與別的寺院是不一樣的。
  進了寺院胡明帶著陳天明到了佛殿佛殿前面坐著一個人那是一個比較年輕的喇嘛年紀好象是三十歲左右有點眉清目秀的樣子他坐在地上的蒲團上手里拿著一串小佛珠。當他發現天明他們進來時眼睛不由看著他們。
  “話佛陳先生他們來了。”胡明走到那人的面前恭恭敬敬說道。聽他這樣說那人就是仡桑達杰話佛了。
  “你好陳先生能見你非常高興。”仡桑達杰雙手合十對陳天明說道。他說的漢語非常標誰如果他不穿喇嘛衣服的話陳天明還真不敢相信他是西部的人。
  “你好仡桑達杰活佛我也很高興見到你。”陳天明對仡桑達杰微微一躬身。像現在喇嘛教里也只有兩個活佛一個是拉一個是仡桑達杰所以陳天明是好奇這樣難得一見的活佛。
  聽就算是西部的信徒也很少能見到活佛他們只有在活佛講經的時候才能看上所以活佛在他們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陳先生你們請坐客隨主便我們這里只有蒲團你們只能是坐在那里了。”仡桑達杰指著右邊的蒲團對陳天明說道。
  “沒事我們練功的時候也是這樣坐的。”陳天明無所謂地搖搖頭。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
  !倫桑達杰著著陳天明他們坐下之后便對旁邊的胡明說道“胡明你出去著著。”然后他轉過頭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因為時間的關系還有你們的身份特珠不能讓紅教的知道所以我也不和你們客套了我直接跟你們商量。”
  “活佛你不用客氣的我們來這里就是要與你商量看怎樣解決問題。”陳天明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黃教在這三個月內已經死了不少的弟并且不是一般的弟子而是一些職位比較高的弟子。特別是我手下的三個弟子也遇難了。”仡桑達杰說到這里臉色有點黯然。
  “可以把事情說詳細一點嗎?”陳天明說道。
  “我手下有五個弟子他們分別幫我掌管紅教可以說他們的地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現在卻有三個被殺了只有胡明和巴桑。胡明就是剛才帶你們來的人你們已經認識了。”仡桑達杰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找到兇手了嗎?”
  “沒有”仡桑達杰搖搖頭說道。
  “他們是怎樣死的?”陳天明問道。
  “第一個是中毒死的不知道為何就這樣死了可能是有有暗中下毒。第二個是遭到暗算從下手的情況來看第二個弟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殺死。而第三個是被人圍攻我從他身上的傷來著起碼有三個人同時向他進行攻擊并且那三個人的武功很高。當時我正在講經聽到第三個弟子呼叫的時候沒有一會兒時間他就被殺了。我其它弟子的武功與胡明差不多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殺死他殺他的人武功是很高的。”仡桑達杰雖然說話的氣還平淡但陳天明還是能感覺到他的怒氣。自己的弟子被殺害還不知道是誰干的這心里的氣肯定是咽不下去。
  陳天明說道“會不會是紅教的人干的?”
  “第三個弟子被殺的時候紅教那邊的活佛也在講經他的個弟子虎獅豹狼王都在那里陪著他那次應該不是他們。因帶紅教武功高強的人就是他們五個其它的紅教弟子就是十個也不可能在一會的時間殺死我的第三個弟子。”仡桑達杰說道。
  “活佛這點我可以說明一下據我們的情報紅教現在來了魔門幾個高手來幫他所以可能你的第三個弟子是魔門的手下所為我所知道的魔門雷魔和電魔的武功很高跟胡明的武功差不多。”陳天明說道。
  “魔門?”仡桑達杰微微皺起了眉頭。“你說的是武林中的三大門派的魔門?”
  “是的正是他們。”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仡桑達杰有點擔心““雖然我沒有與他們接觸過但我聽說他們的武功很高并且門中弟子很多。”
  “恩我這次就是要對付他們活佛你不要擔心我們現在是偷偷地來魔門的人不知道我如果發現他們會偷偷地把他們干掉。我以前與他們交過手我還是有信心。”陳天明自信說道。
  “那就好陳先生我聽胡明說你的武功奇高我聽后非常高興。”仡桑達杰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問仡桑達杰“話佛我冒昧地問你一下你會武功武功?”
  “會我的武功與胡明他們差不多因為我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鉆研佛經和禪理沒有怎么練武功。”仡桑達杰不好意思說道。“所以這次我覺得自己沒有辦法處理這些事才向國家匯報希望國家能派人解決西部和平的問題因為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而是關系到西部和平的問題。”說到這里仡桑達杰臉上泛出神圣的光彩。
  “那我們過主要能幫你做些什么呢?”陳天明問道。
  “主要是保護我的安全另外抓住要殺我的兇手殺我的兇手也是殺我三個弟子的兇手最好是有點證明這是紅教他們指使從而揭穿他們的惡行讓大家都知道他們丑惡的臉。”仡桑達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