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465 心痛的選擇

聽何桃這樣說陳天明更加發愁。他又仔細地想了一下緊靈光一閃因為他想到自己以前在化解軟骨奪魂散的時候不是由梁詩曼幫自己刺激下面嗎?而自己恢復功力的時候也是刺激下面練香波功。
  那時聽大伯說自己身體最特殊的地方就是被血黃蟻咬到的下面只有不斷刺激那里自己的身體才會發揮更大的作用。而當自己就是讓梁詩曼刺激自己的那里那里涌出一股股的熱流讓自己的血液化解了軟骨奪魂散的毒性。
  自己怎樣才能讓何桃身體內血黃蟻的血液流動起來呢?陳天明暗暗地思考著。本來血黃蟻的血液在陳天明的身體里面也不流動的那時他開始還中了軟骨奪魂散。但經過陳天明練那特殊的香波功已經讓他的身體適應血黃蟻血液的流動并且陳天明的血液與血黃蟻的血液已經融合在一起。
  而促使血黃蟻血液起到最大作用的是陳天明被咬的地方是他的下面。只有他下面發出那種熱流出來血黃蟻的血液才能發揮它的最大作用。其實陳天明自己也想到這一點只是他一時沒有想到怎樣讓何桃身體里也有那種熱流。
  突然陳天明一拍自己的大腿大叫一聲“有了可能這個辦法行。”他的這一叫把燕姐和何書都嚇了一跳。”
  “天明你想到什么辦法了?”燕姐看著陳天明那欣喜的樣子她迫不及待地問道。何桃也焦急地看著陳天明想聽他怎樣說。
  “我想到的辦法是……”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停了下來。其實他不好意思的原因是他想到的辦法是要和何桃做那種事情練特殊的香波功。不過這一次與以前他練得不一樣以前練的是刺激自己下面讓那熱流刺激自己的身體。
  現在他想到的是自己與何桃做那種事情接著自己練起香功讓自己下面產生的熱流直接往何桃的身體沖去從而刺激何桃體內不流通的血黃蟻血液讓它流通達到化解軟骨奪魂散的作用。
  所以他在燕姐與何桃的面前不好意思說出來。陳天明有點為難難道自己說要與何桃做那種親密的事情才能救何桃嗎?并且能不能救還是另外一回事呢?
  “天明是什么辦法?你快說你是不是想急死人啊?”燕姐見陳天明吞吞吐吐的生氣地罵道。
  “我想到的就是像上次詩曼救我的一樣我與何桃做那樣的事情。”陳天明看了何桃一眼發現何桃的臉馬上紅了起來。雖然他們剛才才做過那樣的事情但在燕姐的面前說何桃還是覺得害羞。
  天明接著說道“不過這次是我救何桃我把自己的內力通過我們接觸的地方傳到何桃的里面這樣可能會讓她那些血液流通起來。”陳天明也不知道怎樣解釋好說得太白不好說不說得詳細又怕燕姐與何桃聽不懂。
  “做做那樣的事情有多大把握”燕姐想著陳天明與何桃一起在這里做那樣的事情她的臉也紅。
  “我也說不準可以試一下應該把握很大再說應該不對何桃的身體有害。”陳天明想了想聳聳肩膀說道。
  “何桃你覺得怎樣?”燕姐覺得陳天明的那武功是有點古怪像上次他受傷了還要她們四個女人一起陪他做那樣的事情然可以把他的傷治好。所以燕姐也沒有多大的意見主要是看何桃的意思了。
  “我我聽天明的反正沒有害可可以試一試。”何桃低著頭小聲說道。她想著剛才陳天明在床上那強悍的動作還有自己那爽得要命的感覺讓她又想又羞。可燕姐就在她身旁她不能得太露骨。
  “嘻嘻傻妹妹你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你已經是天明的人做這種事情也不是很害羞的事情。”燕姐雖然這樣說她的臉是紅了一下她想著陳天明那強勁的身體那讓自己滿足的動作她自己的心里也蕩起了癢癢的波浪。
  聽燕姐這樣說何桃的臉更紅了而陳天明在旁邊傻傻她笑著有這樣的好事既可以幫何桃解毒又可以讓自己爽一下自能不高興嗎?
  “那你們慢慢解毒我出去一下我會讓阿國幫你們看著門口不讓別人進來的你們放心不會有人打擾你們的。”燕姐向天明與何桃暖昧地笑笑便走出去了。
  “姐你慢走。”陳天明笑著說道。他看到燕姐出去了便到何桃的身邊坐在床沿上向何桃笑著。現在何桃的臉比剛才有了一點血色并且可能由于她臉紅的原因那臉蛋紅得可愛讓好想親上一口。
  “天明都是你害的。”何桃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怎么了?什么我害的?”陳天明一臉的不解。這毒可是葉大偉下的啊!
  “你剛才不能偷偷跟我說嗎?你在燕姐的面都說說和我那個讓燕姐取笑我了。你沒有看到燕姐向我笑的那眼神嗎?這叫以后怎么見人啊?何桃不依地扭著身子向陳大明撒著嬌。(一路看,wap.
  .)
  陳天明被何桃那嬌人的美姿所吸引了特別她那豐滿的酥峰她的撒嬌而輕輕地晃動著讓他想起剛才自己與何桃那瘋狂的床上運動。
  “看什么看?”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
  “何桃你好美啊。”陳天明情不自禁地贊嘆著。
  “哼美也沒有你那些女人美”何桃這個時候還在吃著醋。
  “你們誰都美呵呵”陳天明馬上陪著笑。“何桃開始試那個辦法了如果不行我們再想其它的方法。”陳天明急地說道。表面上他是為了救何桃但多少他都有一點假公濟私嫌疑。
  “嗯”聽陳天明這樣說何桃紅著臉低下頭她不敢看陳天明。她想著剛才陳天明在自己身上那勇猛的動作她覺得自己全身酥軟軟的了。
  得到何桃的同意陳天明馬上把自己的褲子脫了然后爬上何桃的病床。何桃看到陳天明光溜溜的下面馬上閉上了眼睛不看陳天明。
  陳天明又把何桃的褲子脫了他一邊脫一邊自言自語地“唉早知道是這樣剛才就不用穿衣服免得脫來脫去的。”
  “陳天明你流氓。”何桃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地睜開眼罵道。不過當她看到陳天明那又昂首挺胸的下面急忙又把眼閉上。
  “唉現在的好人難做啊明明是學雷鋒做好事卻被人說流氓。看來我以后不能做太多的好事了”陳天明把何桃的衣服放在病床的邊上故意輕嘆了一口氣。
  “哼我還不知道你啊你可是天天盼著為美女做這樣的事情。”何桃罵道。
  “何桃看來你對我的了解不是很深我陳天明是那樣的人?你以后要多跟我一起多了解我才行。”陳天明說完想脫掉何桃上面的衣服。
  何桃輕按佳外套小聲地說道“天明這上面的永服可以脫嗎?現在畢竟是幫我解毒如果發生什么事穿永服麻煩而且被燕姐看到又會笑我了。”
  “好不脫外套就不脫反正我現在是為你解毒。”陳天明淫蕩地笑著。何桃那誘人的幽草地正對著自己讓自己已經興奮不已了。想到這里他用手輕輕地撫摸著何桃的幽草地。
  “唔……”何桃輕輕地呻呤了一聲也不知道陳天明是故意還是有意他的這一摸正好摸到自己那最敏感的地方讓她覺得自己全身好像被電了似的那種麻麻癢癢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
  “何桃沒事的林國他們已經在外面把守著現在就算一個蒼蠅也飛不進來。你想叫就叫!”陳天明另一只手捂上了何桃胸前的柔軟。何桃雖然說不能脫外套但沒有說不能摸。
  “我我才不叫呢!”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何桃潔白的長腿他干脆蹲下身子輕輕地親了一下。
  “癢癢天明不要”何桃感覺陳天明親著自己的大腿竟然也像有電似的讓自己輕輕顫抖。
  陳天明感覺到何桃身體的興態于是他并沒有聽何桃的話停止下來反而是一邊摸著何桃下面敏感的地方一邊親著何桃的腿還有附近一些地方。
  不一會兒剛才還嘴硬說不會叫的何桃慢慢地呻吟起來了而且在陳天明又摸又親的作用下她的身體還時不時地顫抖著。
  陳天明已經感覺到何桃下面的濕潤于是他對何桃溫柔地道“何桃我要進去了。”
  “天天明我要怎樣配合你嗎?”何桃以為現在陳天明幫自己化解軟骨奪魂散的毒素需要自己的配合。
  “要你配合我的動作就行讓我好好地愛你你爽的時就大聲叫就行呵呵”陳天明淫笑著。
  “流氓”何桃已經聽出陳天明在調戲她嬌聲地說道“我跟你說正輕的。”
  “你不用怎樣做的就好象剛才那樣就行了隨意一點主要是我的內力進入你的身體內。”陳天明邊說邊慢慢地拔槍進去了何桃濕潤的幽草地。
  “啊天明!”何桃輕輕地叫了一聲。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在邊和自己說話的時候就進入到自己的身體里面。
  “喜歡嗎?我的愛人!”陳天明說完就輕輕地在何桃的身上動了起來他也運起了自己的香波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