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36 稱呼

“陳天明”何桃在她的房間叫著陳天明。自從陳天明經常在何桃那蹭飯何桃與陳天明互相的稱呼也就不帶老師了。
  “什么事?”陳天明也在自己的房間大聲地回應著。
  “你過來一下。”
  陳天明一聽何桃叫他忙小跑式的跑了過去。“美女你叫本帥哥有什么事嗎?”陳天明故意地甩了甩自己的頭故作瀟灑地說道。
  “得了得了你就別逗了一會害我把剛才吃的晚飯吐出來我就找你算帳。”何桃嬌嗔地看了陳天明一眼說道。這段時間她和陳天明相處挺不錯好感可是與日俱增。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嗎?”陳天明邊說邊找個椅子坐了下來反正這段時間在何桃這里吃飯他也混得不錯了。在何桃面前他也沒有以前的那緊張勁了。
  “我洗澡間里的熱水器不知為什么打不著火了?你幫我看看好嗎?我一會還要坐晚修呢?”何桃拿著手里準備去洗澡的衣服對陳天明說道。
  剛才她正想去洗澡可打來打去那熱水器竟然打不著火。剛才吃飯出了汗不洗澡感覺渾身不舒服沒有辦法的她只好叫來了陳天明看他能不能幫她解決。
  “那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陳天明聽何桃這樣說心里一動走了進洗澡間。
  這里面的擺設雖然陳天明沒有進來看過但他一點也不陌生特別是中間的那個他曾經的可視范圍。陳天明看了看旁邊旁邊堆滿了一些女性用品一瓶又一瓶他看得眼花繚亂。
  那天何桃應該是站在這里換衣服先是伸出美腿穿上底褲再伸出手來戴上胸罩的。陳天明一邊打量一邊想道。再看看那個方位的小縫這小縫可能是因為房子的長年失修只是那么一點點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那么說自己不是一般人了。陳天明邊繼續打量著里面的情形邊用手拔了拔熱水器的開關。熱水器被陳天明這一開水全潑到了陳天明的頭上。
  “哎呀!”陳天明急忙把水開一關抹了抹臉上的水。靠想不到一件這么光榮的事情竟然讓自己搞砸了。
  “怎么了?”聞聲而來的何桃關心地看著陳天明但她看到陳天明的頭發全濕了的狼狽樣捂著嘴“撲哧”地笑了。
  “你怎么把頭發弄濕了?”
  “呵呵我想試試這水熱不熱是什么問題?”陳天明故作瀟灑地抹了抹頭上還帶著水珠的頭發。
  “那試出來了嗎?”何桃還是在笑著。現在陳天明的樣子實在太好笑了。
  “好象是沒有電池了你的電池是什么時候裝的?”雖然陳天明不是很懂電器但這樣的常識還是有的。熱水器一般打不著火無外乎是三個原因一是水太少水力不夠。像剛才自己只是這么一噴就濕了這么厲害水力是沒有問題的了。二是沒有電池了三是熱水器壞了。
  像現在第二種原因他還是可以處理的如果是第三種原因的話那他只好逃之夭夭了。所以他現在只能是用第二種處理的方法。
  “電池我不知道啊我以前也是叫別人弄的。”何桃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有電池嗎?”
  “好象是有的。”何桃想了想走了出去。
  m的像上次自己在某小說里看到的情節只是女的被水淋濕身體里面的一些重要部位隱隱露露然后讓男主角色心大發然后就……
  可是現在怎么自己被水淋濕了好象有點風水輪流轉了。陳天明邊想邊把熱水器里的電池折了下來。靠生產日期是兩年前的了能打得著火才怪。
  “你看看這對電池可以嗎?”何桃拿著一對電池遞給陳天明。
  “我試試”陳天明接過電池裝了上去然后打開水。這一次他精了走到旁邊。
  “行了”何桃看著已經打著了火的熱水器高興地說道。
  “那我給你調一下就行了。”陳天明看著現在熱水器的噴灑頭對的位置不是自己可視的范圍忙對何桃說道。
  “好的謝謝你了陳天明。”何桃點點頭。
  “別客氣咱們誰跟誰啊?”陳天明色迷迷地看了一眼何桃高聳的胸部不知道一會能不能看真人秀。
  陳天明故意地把噴灑頭四周地調了一下然后再把噴灑頭噴灑的方向定位在可視范圍。“何桃行了這樣方位的話熱水器的噴灑就很好噴灑好了這樣對熱水器的性能和使用期限就很有利。”
  “陳天明你懂得真多。”何桃羨慕地看著陳天明。
  “那當然作為一個男人不懂多一點的話怎么能為你這樣的美女服務呢?”陳天明又是掃了一眼何桃的胸部嘿嘿一會就可以看了。
  “那我先走了。”陳天明現在只想快點回房間拿張凳子坐在洗澡間里好好地等待然后慢慢地欣賞。
  “謝謝。”
  陳天明一回去就急忙想把自己的門關上。
  “天明”吳青在外面叫住了陳天明。
  “什么事啊?”陳天明抬起頭心急地說道。現在的他已經把吳青的十代祖宗都問候過了。m的早不找自己晚不找自己現在找自己干什么。
  “我想找你有點事。占你的時間不多最多也就是二三十分鐘而已。”吳青笑著對陳天明說道。
  “什么?”陳天明呆了二三十分鐘對于他來說都可以洗兩三個洗澡了。這怎么行呢?
  “事情很急嗎?以后再說。”現在的陳天明心急如焚他真想一腳把吳青踢到校園外面去。
  “是有點急明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請你參加。”吳青對陳天明說道。
  “明天晚上?你生日?”陳天明又是一呆自己和吳青的交情好象一般他沒有理由叫自己啊。像他這樣的人不會是想讓自己出血?
  “是啊?我也沒有請什么人只請了何桃、劉美琴、范文婷她們三個還有你。”吳青說道。
  “那再說我現在還有點事。”陳天明邊說邊想把門關上m的自己剛才弄了這么多就是想欣賞那一刻可是現在吳青搞什么鬼啊。
  “不行你先答應再說。”吳青把腳伸進陳天明的房里。他不想叫陳天明的但范文婷說如果陳天明去她也去陳天明不去她就不去。而劉美琴她們說如果婷姐不去她們也不去。所以他今天要找陳天明就是要他答應要他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可我這個月的工資花完了沒有錢了。”陳天明說道。這是他必須弄清楚的不要一會自己去了那里當冤大頭可就虧大了。
  “我生日哪會要你出錢啊。去天明。”
  “恩。”陳天明點點頭。
  “好就這樣說定了我明天找你。再見。”吳青一聽陳天明答應了高興地點點頭拍了拍陳天明的肩膀就走了。
  陳天明見吳青走了忙閂上門急忙向自己的洗澡間跑去。
  他運氣往那小縫看去。
  天啊何桃已經穿了一套不是剛才的衣服看來她已經洗過了現在的她正在洗著她的那條蕾絲小底褲。
  天啊!我怎么這么背啊!陳天明在心里大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