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461 你不能這樣親我

已經泄了身的何桃覺得自己的身體沒有剛才那么熱了頭腦也清醒了很多。她看了陳天明一眼小臉蛋不由又紅了因為發現陳天明的下面還是昂首挺胸地對著自己。“天天明你還不行嗎?”說完她急忙閉上眼睛。
  “恩”陳天明不好意思地點點頭其實他也想很快就到達天堂的但自己的那兄弟“不爭氣”它還是硬硬地在那里耀文耀武并且還“殺氣騰騰”地對著何桃。“我我幫你拿衣服。“陳天明紅著臉拿起旁邊何桃的衣服。
  當他拿起何桃那些衣服特別是那條粉紅色的小褲褲時他的那兄弟又“不爭氣”地動了一下。“給給你。”陳天明不敢看桃那光溜溜的身子她幽香誘人的下面太誘人了誘得自己好想再拔槍上戰。
  而那豐滿的酥峰因剛才何桃運動得比較猛竟然泌出一點點的汗珠那汗珠就在何桃的粉紅色的小櫻桃旁邊特別引人注目。天啊不能看了再看自己就要忍不住沖上去抱著何桃親熱了。
  “天明我我還要”何桃說完紅著臉低下頭。當她得知陳天明還沒有滿足的時候就下定決心讓陳天明好好地滿足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變成軟體植物人還不如讓自己好好地感受陳天明對自己的愛。
  “什么?你你的身體那種毒性還沒有化解嗎?”陳天明大吃一驚這這何桃不是在開玩笑?她不是剛剛得到滿足了嗎?怎么現在還要啊?難道她的春藥毒性沒有完全化解?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道。他也很想要但如果自己只顧著和何桃親熱的括那會耽誤救她的時機。
  何桃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她那**裸的身子如一塊白玉般晶瑩別透并沒有因為剛才陳天明在她身上猛烈的運動而破壞到她的美麗動人。
  “何桃我還要想辦法救你呢!”陳天明吞了一口口水困難地說道。
  “天明我舍不得你離開我你好好地愛我讓我一輩子難忘!”何桃激動地叫著她突然立起身緊緊抱著陳天明。
  “這…”陳天明有點戀戀不舍。他就站在床邊何桃那傲人的大白兔剛好軟綿綿地壓著自己的下面這讓他更是興奮了
  “天明我好愛你啊你要我!”何桃也感覺到陳天明下面的強悍害羞的她想到自己的時間不多也顧不上什么女人的矜持。
  陳天明自己也沒有辦法控制了本來自己的下面還沒有得到滿足而現在又讓何桃這樣抱著壓著自己那敏感的地方。算了自己弄快點就行了。想到這里陳天明說道“何桃讓我來愛你。”說完他輕輕推開何桃然后把她放在床上。
  他一只手摸著何桃高聳的酥峰一只手摸著何桃的下面。不一會兒何桃在陳天明的撫摸下輕輕地呻吟起來。
  陳天明見時機已經到了他也不敢怠慢他只想快點把自己的**放縱出來然后想辦法救何桃。于是他支開何桃的雙腿又狠狠的壓了上去。然后拼命地動作起來。
  “啊天明啊我愛你…”何桃一邊呻吟一邊叫著現在她是完全請楚她能完全感覺到陳天明對自己的動作和愛撫。
  陳天明雙龍出海一手抓著何桃的一個大白兔然后用勁起來。他要快點到達天堂……
  “啊我要死了…”何桃大叫一聲又一次滿足了。陳天明繼續在何桃的身上動作一番后身體也顫抖幾下然后輕喘了一口氣。他終于把自己的**全射進何桃的里面但他怕壓到身體虛弱的何桃所以沒有壓著她。他用手支撐著床然后慢慢地出來。
  “何桃”陳天明見何桃暈了過來不由地輕輕椎了她一下。他現在也不知道何桃是因為興態過度暈的還是毒性發作而暈的?
  “嗯”被陳天明推著何桃醒了過來她輕輕地睜開自己的美目她害羞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紅著臉說道“天明你好厲害啊!”她想著陳天明讓自己有了兩次滿足還把自己弄得暈了過去自己的愛人真是一個強悍的男人。唉可惜自己沒有福消受了!想到這里何桃的臉色暗了一下。
  “呵呵這不算厲害了上次你和美琴倆個人我不是一樣站你們各自滿足了兩次嗎?”陳天明自豪地笑道。
  “你你還好意思說。”何桃的小臉更紅了她嬌填地罵著陳天明。
  “不說了何桃你先休息一下我打個電話。”陳天明邊說邊把被子蓋住何桃然后找自己的衣褲。
  “喂師兄”陳天明掏出手機給鐘向亮打了一個電話。
  “天明這么晚了你還沒有睡嗎?”鐘向亮見陳天明這個時候打來電話知道他有事情找自己。
  陳天明把剛才葉大偉綁架何桃的事情簡單告訴了鐘向亮。
  過了一會鐘向亮慢慢說道“天明聽你這樣說那個葉大偉可能是比蔡東風還厲害的人物你以后要小心。他的武功很高又在暗處我會讓人注意他的。”
  “葉大偉這個人我倒不怕他只是現在何桃這個樣子我不知如何是好?師兄有沒有辦法救何桃?”陳天明問鐘向亮。
  “我是沒有辦法的上次師傅都說沒有辦法。不過天明你自己上次本身就可以化解軟骨奪魂散是因為你身上有血黃蟻的血液。”鐘向亮說道。
  “可現在去哪找血黃蟻啊?”陳天明無她說道。
  “你可以在你身上想辦法”鐘向亮想了想說道。
  “我的身上?“陳天明疑惑了。
  “是的天明這個想法我也不能很大地確定我估計上次你被血黃蟻咬了之后你的血液里已經有血黃蟻的血液所以你可以從這里想辦法。”鐘向亮說道。
  “你是說把我的血給何桃對嗎?師兄。”陳天明暗暗地思量著。
  “可以這樣說給血是有很多種方法最直接和實用的方法是把你的血輸入何桃的血管里。不過天明我也要和你說請楚我剛才所說的方法不一定有用可能不但幫不了何桃還會害了她。”鐘向亮說道。
  “可現在我也沒有想到什么辦法按大伯所說我身上血黃蟻的血液是有很大作用基本上是百毒不侵并且還把我的身體改造不少。”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上次自己中了軟骨奪魂就是因為血黃蟻的原因現在血黃蟻的血液全在自己的血液里看來只有用這個辦法來救何桃了。
  “是的中了軟骨奪魂散幾個小時就會毒發了時間不等人啊。所以你和何桃倆人決定。”鐘向亮說道。
  “恩我明白了師兄就這樣了再見。”陳天明說完。
  掛了手機。陳天明走到何桃的身邊發現何桃已經把衣服穿上了。“何桃你現在覺得身體怎樣?”陳天明問何桃。
  “還是和剛才一樣全身軟軟的。”何桃小聲說道。
  陳天明著著何桃嚴肅地說道“何桃我剛才問了一下我的師兄有一個辦法可以試一下不過”
  “不過什么?”何桃問道
  “不過這辦法不一定成功我師兄說我上次中了軟骨奪魂散沒有事就是因為我的血液有特殊的解毒功能他讓我把我的血液入你的血液里看能不能幫你解毒?“陳天明頓了頓說道。
  “那要抽你多少血?“何桃不由地問道。如果抽太多對陳天明的身體有害她不想用這個辦法。
  “我也不知道先抽一些如果能化解你身上的毒再抽多一點。不過這樣做也有很大的風險不知道你的意見如何?”陳天明說道。
  何桃也搖了搖頭說道天明我不怕死有你剛才對我愛我死也不怕了。不過找你不要找葉大偉報仇你告訴我爸爸讓他報警抓葉大偉。
  陳天明聽何桃這樣說苦笑著說道“沒有用的葉大偉這些人有關系他們肯定會想辦法逃脫而且只是我一個人指證他根本不算什么征據。何桃我一定會為你報仇我一定要把葉大偉碎尸萬段。”陳天明越說越生氣。
  “天明你幫我照顧我爸爸媽媽好嗎?”何桃向陳天明哀求著。
  “我會的何桃你的爸媽就是我的爸媽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陳天明堅地點著頭。
  “唉我好后悔啊為什么不早點與你在一起天明你說我會好起來嗎?”何桃癡癡地看著陳天明。
  “會的你不要擔心你一定會好起來的。”陳天明安慰著。何桃至于這樣的辦法能不能救何桃還是一個未知數。
  “不過能死在你的懷里我也心滿意足了。”何桃的臉上泛起一絲微笑。
  陳天明緊緊地摟著何桃痛苦地說道“何桃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你還要像美琴一樣幫我生孩子我們一起生活。”
  “遲了天明如果當時我能像現在這樣想該多好我什么也不在乎只要與你在一起你有再多的女人我也不在乎我要與美琴一樣與你幸福地生話。”何桃呢哺地說道。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軟特別是現在樓著陳天明的手好像使不出力來。自己的骨也感覺要軟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