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460 喜怒無常

第52章雙層毒性
  但她想著自己快要不行了只有把自己好好地奉獻給自己所愛的人才不枉自己這一生。
  “那就好那就好。”陳天明的心里可是捏了一把汗他還以為何桃讓自己退場呢!想到自己喜愛的女人在身下他不由自主地輕輕動了起來。那男醫生搖搖頭說道“這種毒素很奇怪完全不像我們醫學上所掌握的毒素我是無能為力要不你換別的醫院看看!”
  陳天明聽醫生這樣說知道他是沒有辦法的了醫院本來就是想賺錢當他們讓你轉病人到別的醫院那就說明他們是無能為力他只好默默地走到何桃的身邊深情地看著她。
  “天明醫生怎么說?”何桃看著陳天明現在的表情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
  “醫生正在想辦法你不要擔心。”陳天明強裝笑臉“何桃你現在感覺身體怎樣?”
  “身體好象有點軟綿綿的沒有力氣并且身體又很熱。”說到這里何桃的臉有點紅了。因為她所說的熱并不是天氣熱的那種而是她感覺自己身體身體麻麻癢癢的好象想陳天明愛撫自己一樣。
  天啊自己怎么會這樣想啊?何桃的心里更羞了。難道是因為覺得自己快要死了而產生這樣的念頭?想到這里何桃偷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那俊帥的臉龐便呈現在自己眼前。她好想緊緊地抱著陳天明。
  陳天明也發現何桃臉上的紅潮他仔細地感覺了一會自己不是也吃了軟骨奪魂散嗎?自己怎么會沒有事的?其實陳天明不知道由于他已經中過一次并且被他體內血黃蟻的血液化解因此現在他再中一次也是相當無事人一樣了。就好像是他身體已經有了軟骨奪魂散的免疫能力一樣中得再多軟骨奪魂散也不會再對他的身體有害。
  他再想了一下想起蔡東風說過這軟骨奪魂散在身體變軟之前會要與異性結合難道何桃現在也是那樣?陳天明又看了何桃一眼發現她兩頰潮紅眼睛微紅這跟吃了春藥一樣。
  可是為什么何桃到現在才發作呢?陳天明納悶了。不過陳天明沒有想到葉大偉給何桃服的軟骨奪魂散沒有他當時吃的多并且在來的路上他又給何桃輸入了一些真氣讓她體內的毒性沒有發作這么快。
  “慘了何桃你身體內的軟骨奪魂散發作了這藥先是像春藥一樣發作然后全身變軟成為植物人這這怎么辦呢?”陳天明來回地踱著步事到如今他也不騙何桃了。
  “天明我成了那樣的植物人是不是以后都不可以和你說話了?”何桃傷心地說道。
  “是的成了軟體植物人沒有思想什么都不知道了。”陳天明邊說邊痛苦著。“何桃你不要怕我會想辦法的就算拼了我性命我也要救你。”
  “天明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嗚嗚嗚”何桃又后悔地哭了起來早知道這樣自己當時就好好地珍惜與陳天明在一起的時光管他有多少個女人只要自己好好地活著好好地與他在一起就夠了可現在已經太遲了。想到這里何桃又淚流滿面。
  “你是我愛的人我寧愿我死我也不讓你無”陳天明大聲地叫著想不到這個陰險的葉大偉會這樣對何桃自己總有一天會殺了他。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唉現在說什么都已經遲了”何桃輕輕地搖了一下頭現在她覺得自己身體內涌上了一股股的熱火這種熱火就好象上次葉大偉給自己吃的春藥一樣讓她現在好想好想陳天明……想到這里何桃臉紅地夾緊了自己的雙腿。
  看著何桃這樣的情景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蕩他知道軟骨奪魂散在何桃身上已經起了作用那春藥的成分讓何桃的小臉仿佛能滴出水一樣那種嬌艷的神情讓陳天明好想沖上去親一口。
  “天……天明”何桃低著頭小聲地叫道。
  “怎么了?”陳天明說道。
  “你你可以幫我解掉春藥的毒性嗎?”何桃這次的聲音更低了。
  “這這好像不大好”陳天明困難地吞了一下口水。幫何桃化解春藥的毒性那就是讓自己與何桃交合面對嬌人的何桃這樣的事情自己正是求之不得了。但是現在他要想方設法去救何申啊如果自己現在就和何桃做那種事情的話那豈不是會誤了時間?
  “天明這是我最后的愿意你都不肯答應我嗎?”何桃幽幽地說道。
  “我不是不想只是我要想辦法救你啊。”陳天明看著何桃不規則地扭著身體那動人的樣子讓他下面都硬了他哪會不想呢?
  “那你來上次我沒有多大感覺你這次讓我好好感覺一下你對我的愛好嗎?天明你過來!”想著自己快要變成植物人何桃什么也顧不上了并且她估計藥力已經發作得厲害她越來越想了。于是何桃向陳天明嬌媚地說道。
  “這這……”陳天明心動了。
  何申噸輕地呻吟了一聲“唔天明你現在不來幫我解了春藥我就要熱死了。”何桃也知道陳天明現在沒有想到辦法救自己與其那樣不如讓陳天明好好地愛自己這樣自己就算死了也值。
  “你等等我”陳天明急忙往外跑他想也是如果自己現在不救何桃的話那她也被自己體內的熱火燒死。陳天明走到門外對在門外站著的林國說道“阿國你們幫我看著門不要讓任何人進來。”說完他把門閂上急忙往回跑。
  跑到何桃的病床邊陳天明發現何桃在輕聲地呻吟著。何桃發現陳天明過來了她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要你快過來給我。”由于一半春藥的藥力一半是何桃對陳天明的愛何桃猛地立起身拉著陳天明的手臂。
  “好何桃讓我好好地愛你。”陳天明輕輕地點點頭他馬上爬上病床開始脫何桃的衣服。他不想浪費時間他想快點把何桃的熱火解了然后再想辦法救何桃。
  于是陳天明把何桃身上的外套解了里面還有一條保暖內衣他又繼續解掉露出何桃黑色的罩罩。看著何桃那半球形豐滿的酥胸陳天明的心里一陣激動。他又把何桃的長褲拉下露出粉紅色的小褲褲。
  陳天明輕輕地在何桃的小底褲上摸了一把那里已經非常濕潤了。他知道何桃的藥性已經很那個了連自己摸著她的衣服都這么濕里面就更不要說了。
  “天明我要。”何桃輕聲低吟著。本來自己的下面就已經又癢又酸現在被陳天明這一摸那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好我就給你。”陳天明想著一會還要想辦法幫何桃解毒他也急了他用力把何桃那條粉紅色小褲褲扯下何桃那誘人的幽草地就暴露在她的眼前。
  “嗯”何桃又是一聲呻吟。
  陳天明吞了一口口水他覺得自己現在喉嚨正被一團火燒著似的又熱又火。
  “天明”何桃輕喚了一聲。
  “來了”陳天明忙把自己下面褲子脫了露出自己雄偉的下面。
  “啊!”看著陳天明的那里何桃又羞又喜她急忙閉上自己的眼睛張開雙腿讓陳天明為所欲為。
  陳天明用手輕輕地摸了幾下何桃下面的幽草地覺得已經非常可以進去了。于是他輕輕地往自己一直想進去的地方前進。
  “天明”何桃突然叫了一聲。
  何桃的這一聲把陳天明嚇了一跳嚇得他本來想動作起來的都不敢動了他訕訕地問何桃“何桃怎么了?”天啊不會是自己已經進去了她又后悔?如果何桃現在叫自己出去就算自己同意下面的兄弟也不肯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我我好幸福啊!”何桃紅著臉小聲地說道。上次自己雖然和陳天明已經有過親密的接觸但是那時自己已經被春藥迷得暈頭轉向哪會有什么清醒感覺?現在可不一樣雖然也是被春藥迷了但自己的頭腦還有點清醒可以感覺到陳天明下面的強悍。
  天啊原來這種感覺是這么讓自己心跳、舒服、興奮。想到這里何申壞由輕輕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在她心里還是覺得這是她的第一次如果按照平時她絕不會這么主動的“唔”在陳天明的動作和自己的藥性下何桃也開始呻吟起來并且越來越大聲越來越興奮。還好剛才陳天明已經叫林國他們幫自己把好門如果不是的話那些醫生和護士可能看到這現場的精彩表演。
  聽著何桃嬌柔的聲音陳天明更是起勁了剛才他還有點憐香惜玉可現在已經動了這么長的時間他可不客氣了他越動越大力越動越快了。
  “天天明”何桃突然一聲大叫接著緊緊地摟著陳天明以致讓陳天明還想大刀闊斧地運動的現在也動不了。
  突然陳天明感覺到何桃的里面有一股陰涼之氣向自己的那里涌了過來他知道何桃已經到達最高的興奮了。
  他把那陰涼氣吸為自己所有之后便溫柔地親了一下何桃說道“何桃行了你的第一種毒性已經解了現在我想辦法幫你化解第二種毒性。”說完他慢慢地從何桃的身體里出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