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449 去我的房間坐坐

50章
  詩曼當老師了
  可梁詩曼聽燕姐這樣說不同意了“燕姐還是你們先我先在旁邊告訴你們怎樣做我怕我先的話到時頭腦暈暈的誤事。”梁詩曼紅著臉說道。
  “詩曼說得有道理燕姐你先我們按先后來你第一我第二小寧第三詩曼最后。小寧你去把門閂上。”張麗玲轉過頭對小寧說道。
  “好我先。”燕姐咬咬嘴唇說道。她也不想再推搪反正自己已經是陳天明的女人并且與大家也這么熟悉了。想到這里燕姐慢慢地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一對傲人的酥峰堅挺聳立。
  “詩曼你現在當老師了你教我們怎樣做?”張麗玲笑著說道。
  “其實不是很難的我們三個人先把天明的衣服脫了然后刺激他的下面時間越長就越對他的身體有好處。天明可以堅持很長時間的有一次他那里硬了三個小時害慘我了。”想著那時的情景梁詩曼又紅臉了。
  “我們是不是像做那種事情那樣刺激?”張麗玲問道。
  “是的我們在上他在下。越快越用力就越好反正誰累了就換人千萬不要停下來。”梁詩曼說道。
  “好我們脫掉天明的衣服。”張麗玲說道。
  “喂你們可以想想我的感受嗎?什么誰先誰后還把我的衣服脫了你們不可以聽聽我的意見嗎?還是我說誰先。”陳天明看著自己面前的四個美女淫蕩地笑著。特別是燕姐那白花花的酥峰在自己的眼前晃著真是惹死人了。
  “看什么看?”燕姐發現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自己羞澀地說道。“現在你是病人我們是醫生我們說怎樣就怎樣?你不要插口口。”
  “燕姐你剛才那樣說現在又害羞了?”張麗玲走到陳天明的面前把陳天明推倒然后開始脫陳天明下面的褲了。梁詩曼和小寧也是過來幫忙了。
  “救救命啊有人要非禮啊!”陳天明小聲地叫著雖然這房間的隔音很好但他還是不敢叫得太大聲。
  “嘿嘿現在我們四個女色狼要非禮你這個小羊羔劫色又劫財。”張麗玲故意在奸笑著。
  當把陳天明的褲子脫掉后張麗玲就對陳天明嬌叱道“色狼姐妹們你看他那下面已經是那樣了。”張麗玲看著陳天明那已經是很昂首挺胸的下面惱火了還說他被人非禮呢他那下面都想要非禮大家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呵呵都是被你們害的你們這么漂亮它如果不反應一下的話我怕你們會取笑它的。”
  “天明不要說了你快點調息!”梁詩曼說道。
  聽梁詩曼這樣說陳天明輕輕地點點頭。“燕姐你過來我幫你一下。”陳天明對燕姐說道。他怕燕姐現在還是不夠狀態進去于是想幫燕姐摸摸她的那里讓她那里早點濕潤。
  燕姐羞答答慢慢地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坐了下來。陳天明見燕姐坐在自己的身邊躺在床的他馬上撫上了燕姐胸前的柔軟并且有點用力地捏揉起來。
  “嗯”燕姐輕輕地呻吟了一聲并且微扭了下屁股。她看著陳天明下面“殺氣騰騰”的樣子又喜又羞。
  摸了一會燕姐酥峰的陳天明又把手往她的下面摸去他只覺那里已經春情蕩漾細水長流。“姐你上來!”陳天明興奮地叫道。
  燕姐回過頭看了梁詩曼一看
  似是在詢問具體的做法。
  梁詩曼說道“燕姐你就像以前你在上他在下那樣做快到天堂的時候就提前告訴我們一聲好讓我們接著補上。”
  聽梁詩曼這樣說燕姐輕輕地爬上陳天明的身上然后慢慢地坐了下去。“啊!”燕姐又叫了一聲大概是因為她得到滿足的喜叫。張麗玲她們三人聽到燕姐興奮的叫聲個個都面紅耳赤心里撲撲地亂跳。她們仿佛自己就是燕姐正與陳天明貼身肉戰。
  “燕姐你快動動得越快動得越有力越好這樣天明恢復武功就會越快。”梁詩曼見燕姐慢慢地動著于是著急地對燕姐說道。
  燕姐聽后也顧不上害羞馬上加快了速度和力度。現在她覺得陳天明的下面一直頂到自己的最深處讓她心里情不自禁地涌上一陣又一陣的麻麻癢癢的感覺。沒有一會她就開始“胡言亂語”了。
  在燕姐的刺激下陳天明也不怠慢雖然這種旖旎的享受很舒服讓他好想慢慢品味但現在還是運功療傷要緊。于是他馬上運趕香波功暗暗療起傷來。剛開始陳天明覺得自己體內的四道真氣運行得很慢沒有以前那種暢通的感覺。
  不過當燕姐不斷地刺激自己下面的時候自己那曾經被血黃蟻咬到的地方慢慢地涌出一股股的熱流開始是涌出的比較小比較慢但隨著燕姐不斷地加快速度和力度那熱流出現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多了。
  現在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內力運得也越來越快并且內力也越來越多剛才那有點阻塞的經脈在自己內力的沖擊下好象暢通了一點。陳天明心里大喜如果這樣下去的話自己的內傷很快就會痊愈。
  “麗玲你快點準備我快要不行了。”燕姐喘著氣叫道。大約過了三十分鐘左右燕姐便叫了起來像這樣自己在上面不斷用力飛快地做著三十分鐘她現在又累又爽燕姐感覺到自己快飛上天堂了。
  在燕姐剛上去不久張麗玲已經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并且她看著燕姐那快樂的樣子自己的心里也癢癢的她恨不得自己快點上去把燕姐換下來好讓自己也爽上一把。
  “啊!”燕姐滿足地大叫接著身體輕輕地顫抖。在旁邊的梁詩曼知道燕姐已經到達天堂忙馬上把燕姐扶下來并且對張麗玲說道“玲姐你快點上去不要讓天明的熱流停下來。”
  其實這個已經不要梁詩曼說了張麗玲在燕姐剛離開陳天明身體的時候她就馬上往陳天明的身上靠上接著跨上陳天明對準位置慢慢地坐了下去。不一會兒張麗玲就開始加快速度和力度了。剛才她已經聽到梁詩曼說越快越好越大力越好。
  剛州消失的熱流又回來了陳天明馬上又繼續練起內功讓自已下面出現的熱流帶領著自己體內不強的四道真氣繼續沖向受阻的經脈只要把這些受傷的經脈沖通暢那自己體內的真氣就會運行得快。運行得快那體內的真氣就會越來越多把自己所有的內傷治好。
  “麗玲就是這樣我現在的身體好多了傷也沒有剛才那樣重。”陳天明愉快地叫著。天啊以后自己每天晚上都能像這樣練香波功的話那自己的武功不要多久應該可以與魔王比一比了就算不能取勝也不會被他打得這么慘。
  聽到陳天明的叫聲張麗玲更是賣勁這種既可以幫陳天明療傷又可以讓自己爽歪歪一舉兩得的事情她也是非常樂意做的。
  在自已不影響練功的同時陳天明也用手摸起張麗玲胸前的大白兔那對惹人的東西在她劇烈的動作下也跟著晃動。現在它們被陳天明抓著但好像還不那么乖似是要逃脫陳天明的大手。
  “好爽!”陳天明大叫了一聲。體內的真氣越來越強下面被刺激得越來越爽他感覺自己的香波功越來越強悍并且在體內的四道真氣好像要沖開有點阻塞的經脈了。
  “啪”陳天明的體內發出幾聲輕響這樣的輕響外人是聽不到的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覺到。陳天明如道自己的經脈已經全暢通了。
  “啊我也不行了小寧你快點來替我。”張麗玲邊說身體邊顫粟著看來她也滿足一次了。
  聽到張麗玲的叫喚小寧馬上爬上床待張麗玲下來后她就急忙坐上陳天明的上面。現在她也顧不得害羞還是救陳天明要緊。上次她看過梁詩曼幫陳天明知道怎樣做一定不能讓陳天明那里軟下來。
  當張麗玲到達天堂的時候陳天明就感覺到張麗玲下面的陰涼氣透過自己的下面往自己的丹田沖去。像這種可以提高自己內力的陰涼氣陳天明是一點也不會放棄。他全把它們吸為已用。
  而小寧在自己身上運動時陳天明就感覺自己下面產生的熱流已經大得非常強悍了它像一個首領帶著自己體內的四道真氣在里面沖鋒陷陣并且越來越強越來越快。陳天明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練了多少個周天他只知道現在自己練得飛快完全沒有剛才那滯浞的感覺。
  現在陳天明也不想多說話他專心地練著自已的香波功想快點把自己的身體痊愈畢竟如鐘向亮所說魔門會很快對玄門動手。
  “啊詩詩曼姐你你快點來。”小寧一邊呻吟一邊喘氣看來她也快達到自己的最高興奮。
  已經很有經驗的梁詩曼馬上往陳天明的下面坐了下去那種又脹又滿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著。這個害人的家伙都已經做了這么長的時間還是那么強悍一點也沒有遜色的樣子。如果不是自己的姐妹多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那自己真的是被他“害死”了。想到這里梁詩曼不由大羞。
  “詩曼快點大力點。”陳天明興奮地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