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448 佐藤家族

509章
  可以用上次的方法嗎
  陳天明看著艾小妮冷冷的樣子疑惑地說道“小妮你今天怎么了昨天晚上你還是好好的是不是你師傅跟你說了什么?”“小師叔請你不要亂猜我是你的師侄你是我的師叔僅此而已請你以后不要再說別的東西。”艾小妮說道。
  “那我們以前……小妮你忘了嗎?”陳天明著急了。
  “我們忘記以前從現在開始你我只是師叔侄關系遲點我會出家的。”艾小妮說完又轉過頭回帳篷里去了。
  “你……”陳天明氣得不知道說什么好。女人真的是善變的高級動物。
  “老大師傅說我們可以下山了。”林國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
  “好我們走。”陳天明點點頭說道。現在他和鐘向亮都受了傷是不宜在這里久留不知道魔門的那些人還會不會干些什么事情出來。
  陳天明他們下了山后昨天的那輛白面包車便在那里等他們了。鐘向亮上了車便掏出手機打了幾個電話。過了一會鐘向亮說道“我已經讓這里的朋去幫我們買了機票我們到了那里后就可以登機。”
  “師傅你是不是怕魔門的人對我們下手?”坐在前面的張彥青對鐘向亮說道。
  “當然是要小心一點不過估計魔門現在還不敢對我們動手但遲點我就不敢說了畢竟我們玄門的人是他們的眼中釘。我現在急著回去一是天明和我都受傷了二是我們要回去布置一下派人盯著魔門。唉武林很快是多事之秋了如果武林人士過于亂來政府一定會出面打擊他們。”鐘向亮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當車駛到機場時鐘向亮的幾個朋友已經在那里迎接他們了。陳天明看著他們站著的姿勢一付彪悍的樣子估計他們也是安全局的人。
  回到m市后小夏便開車接走了鐘向亮小蘇也開車過來接陳天明他們。“老大你的傷怎樣了?”小蘇一邊開車一邊問道。他在林國給他的電話里聽到陳天明受傷了不由擔心起來。
  “我回去運功療傷就行沒多大事。”陳天明勉強地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這次傷得不輕有些經脈受阻。
  回到公司后陳天明見過張麗玲她們就到劉美琴的房間看了一下“美琴你現在的身體怎樣?”陳天明坐在劉美琴的旁邊問道。現在的劉美琴正坐在床上半躺著她的肚子已經挺大了。
  “還行昨天燕姐和我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我的身體沒事大概一兩個星期就可以生了。”劉美琴微微一笑說道。
  “辛苦你了我又經常不在你身邊陪你。”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媽她們陪著我不要緊的反而是你整天在外面跑你要注意身體。”劉美琴心疼地說道。
  “我沒事。”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你這里好大。就這一層樓就有這么多房間我媽媽她們一人一個房間還空著。”劉美琴說道。
  陳天明說道“遲點我會買大的房子到時大家住得更舒服。”陳天明想起了黃嬸的別墅那才叫大啊!
  “天明你要保重身體啊你著你臉色這么難看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心細的劉美琴擔心地說道。
  “哪會啊我的身體像牛一樣壯可能是我剛剛回來太勞累了。”陳天明擺了擺手他不想讓劉美琴知道自己受了很重的內傷。“懊也是你快點回你的房間休息一下我這里有媽她們陪我。”劉美琴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便回自己的房間。因為他們住的這一層樓的房間比較多所以張麗玲她們幫劉美琴布置了自己的房間。回到房間陳天明又運起香波功療傷了。
  練了九個周天后陳天明覺得自己體內的真氣流動得不快按這樣下去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恢復功力。看來這次自己受的傷不輕。其實這次陳天明雖然沒有走火入魔但他過度激發自己的潛能并且還給魔王的陰陽功打到。如果不是他的身體有血黃蟻的異能他一早就性命不保了。
  當陳天明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梁詩曼坐在椅子上一臉的的憂愁。“詩曼你快點回去睡覺現在都快十一點了。”陳天明看看時間想不到這么晚了。
  “天明你怎么了?”梁詩曼擔憂地說道。剛才她一直在看著陳天明陳天明的表情就好象以前他受傷那時一樣。
  “沒沒什么你快去睡。”陳天明不想梁詩曼擔心。
  “你不要騙我了我剛才問了阿國阿國說你受傷了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挑著行嗎?我們是你的女人啊!”梁詩曼埋怨著陳天明。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是怕你們擔心嘛所以我才不告訴你們。”
  梁詩曼幽怨地說道“你不告訴我們我們更擔心是誰把你打傷的?”
  “唉怪我學藝不精連我用上次幫你療傷刺激自己的方法都打不過那人還被他打成重傷還好我沒有走火入魔。”陳天明苦笑著。
  “那你現在感覺怎樣?”梁詩曼問道。
  “受的傷很重要一段時間調息才行。”陳天明說道。
  梁詩曼低著頭想了一會接著抬起頭紅著臉問陳天明“天明如如果用上次我幫你療傷的方法會不會讓你好起來?”梁詩曼想著那時陳天明受的傷比現在還重但自己和他做那種事情幫他刺激他的下面他第二天就好了所以梁詩曼想到了這個方法。
  聽梁詩曼這樣說陳天明的心里一動上兩次自己都是被梁詩曼刺激下面誘引自己那被血黃蟻咬到的地方從而產生熱流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天啊自己怎么忘了這個辦法了呢?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啊!陳天明在心里高興地叫道。(這種辦法哪個男人不想啊?)
  “是的這個辦法可以試試但是……”陳天明有點為難了。“但是什么?”梁詩曼問道。她聽到陳天明說這個辦法可以試時心里很高興可聽到陳天明說但是她的心不由揪了一下。
  “但是這樣太委屈你了特別是會累壞你的。”陳天明知道刺激自已的下面時間越長越讓自己下面產生強大的熱流恢復身體可梁詩曼哪能堅持這么長的時間啊?上次她還用自己的嘴后來還是小寧幫她才行的。
  梁詩曼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不會的你忘了現在我可不是一個人了今天晚上燕姐也在加上玲姐小寧我們有四個人了還不能滿足你嗎?”說完梁詩曼羞得低下了頭。
  “行了行了。”陳天明拍了一下自已的腦袋暗罵自己糊涂。
  自己怎么忘了燕姐她們三個人呢上次自己還和她們玩了五人游戲。唉可惜的是今天晚上自己只能躺著讓她們玩了。
  “那我現在找她們去她們也擔心你的傷呢!”話音剛落梁詩曼便拉開門興沖沖地跑了出去。
  天怎么跑得這么快好象比我還急似的。陳天明暗道。他想著一會自己既可以療傷又可以玩玩那種事情真的是爽歪歪了!過了不久梁詩曼與燕姐她們三個人走進來了她們都是低著頭不敢看陳天明。
  陳天明眼睛亮了不少因為現在已經是晚上燕姐她們四人全穿著睡衣她們那婀娜多姿、凹凸有致的身體讓陳天明心癢得要命。“你們過來我這里坐坐大家都這么熟了還害什么羞呢?”“天明你會不會是騙我們的?哪有做那種事情可以療傷的?”還是潑辣的張麗玲勇敢一點她提出自己的懷疑她認為陳天明是故意騙大家想大家陪他起玩。不過看他的樣子又像是受傷的樣子所以她才跟著過來看看。
  “真的我不騙你你可以問詩曼她用這樣的方法救過我兩次了。”陳天明見張麗玲不相信只好搬出梁詩曼來。
  “玲姐天明沒有騙你我是用過這樣的方法幫過天明兩次療傷那兩次的他比現在傷得還重但還是很快就好了。”梁詩曼急忙對張麗玲說道。
  小寧也插上話“我也可以證明有一次我也在場詩曼姐是用那種方法幫天明的。”小寧不敢說自己也參與了幫梁詩曼頂了一會的班還用手刺激陳天明的下面。
  燕姐也說道“好了麗玲你就當是真的難道你不心疼他嗎?你看他受傷的樣子多讓人心痛。反正做那種事情對我們又沒有什么損失我們就試一試!”說到這里燕姐才覺得不好意思小臉馬上羞紅了。
  “是啊燕姐想做那種事情了那先讓燕姐上反正做那種事情對燕姐沒有什么損失她還很高興呢!”張麗玲調侃著燕姐。“麗玲你再說我我我就打你了。”燕姐舉起自己的手嬌罵著張麗玲。現在她的臉如紅柿子一般。
  “燕姐玲姐別鬧了我們先幫天明療傷!”梁詩曼著急地說道。
  “對燕姐別鬧了你先幫天明你看他現在的樣子多讓人心痛啊。”張麗玲又學起了燕姐剛才說話的語氣。
  燕姐搖了搖頭說道“不還是讓詩曼先畢竟她做過兩次了有經驗我們先在旁邊學著。”燕姐怕大家做得不對會害了陳天明。這可不是像以前那樣玩這可是幫陳天明療傷如果做得不好不但救不了陳天明還會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