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10-01)      第1943章(10-01)      第1944章(10-01)     

流氓老師444 別人看到不好

第505章葉大偉vs鐘向亮
  雷魔走到魔王他們身邊哭喪著臉說道“魔王我好冷我要棉被快冷死我了媽呀!”雷魔邊說邊抖著身子看來他已經受傷了。
  聽到雷魔這樣說魔王搭上雷魔的脈門然后說道“你只是中了寒冰掌對方沒有想殺你只是讓你受傷而已。你現在運功調傷一下就行了。”說完魔王從懷里掏出一粒藥丸讓雷魔服下。現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魔王是不會浪費自己的功力來幫雷魔運傷就算現在雷魔快要死了他也不會為雷魔而放棄自己成為武林的龍頭。
  白眉道長又站了出來叫道“第二場道門勝。第三場請魔門和玄門各派一個高手出場比試。”
  其它各派的人現在對道門可是刮止相看了一連兩場都勝了魔門和玄門的人如果他們也來爭武林龍頭的話那就有好戲看了一定是比龍爭虎斗還好看唉只是可惜了。其實各派的人不知道就因為道門不爭龍頭所以魔門和玄門才派四人武功最弱的那個出來如果是其它高手出場的話道門就不一定會贏了。
  “好了到我出場了。”鐘向亮站起來然后往那邊走去。他不知道這次魔門派的人是誰如果是云魔的話他還是有信心對付的。不過鐘向亮他們沒有想到魔王會派葉大偉出場。魔王是一個奸詐的小人葉大偉的武功比云魔還高所以他把葉大偉安排在第三場如果他和葉大偉贏了兩場就算是云魔輸了一場兩勝一負他們魔門還算是贏還能贏得了龍頭的位置。
  他這樣做沒有人敢說他這是田忌賽馬因為按輩分來說云魔高過葉大偉所以可以先讓葉大偉打第三場這樣武功高的對付武功低的肯定勝算大了。他已經算好這次的三門比武魔門是要當龍頭了。
  當葉大偉從魔門弟子里面走出來時陳天明他們差點跌下了眼鏡還好他們沒有戴眼鏡。“老大那個不是葉大偉嗎?”林國指著剛出場的葉大偉對陳天明說道。
  “對啊怎么那個小人也投靠了魔門?按理來說他入魔門的時間不長武功應該不高怎么魔王會派他出場呢?這里面有問題。”陳天明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想不到打第三場的是葉大偉。自己還以為他在j縣開他的夜總會呢?
  “對啊這事邪門看著那小人一忖鎮定的樣子好象胸有成竹啊!”張彥青也在旁邊說道。
  “看來葉大偉現在不簡單”陳天明緊緊地盯著葉大偉說道。在這樣的場合比武中靠的是真本事比武時連暗器都不能用更不要說槍什么的難道葉大偉的武功真的很厲害要不他不可能敢打這樣的仗。
  陳天明想到這里又有點擔心自己不是有奇遇然后武功突飛猛進嗎?看來可能葉大偉也有什么奇遇要不他武功是不會比雷魔還強。
  因為鐘向亮已經走過去陳天明他們也沒有辦法告訴鐘向亮只有緊緊地盯著比武場。
  “前輩你好我們現在開始!”葉大偉向鐘向亮微微一笑然后暗運內力準備出戰。
  鐘向亮見葉大偉這么有禮貌也向葉大偉點點頭問了一個好接著小心地看著葉大偉。如果現在出場的是云魔的話鐘向亮還沒有這么緊張但現在出來的是一個年輕人讓他不由不小心應戰。
  就好象陳天明一樣別看年紀輕輕武功卻比他們這些年齡大的人厲害很多。所以鐘向亮也不敢大意不是猛龍不過江這個年輕人竟然敢出場一定有他的獨到之處。這也是鐘向亮謹慎的地方如果他過于大意的話一定還沒有過幾招就會被葉大偉所傷。
  葉大偉的臉色馬上變了剛才那笑瞇瞇的眼睛變得如冰塊一樣似是要把鐘向亮洞穿。他可不會對鐘向亮客氣剛才的只是表面功夫在動手的時候他是想要鐘向亮的命。昨天晚上魔王也說了在動手的時候能把對方干掉就干掉千萬不要遵守比試的規定反正打起來有時誤傷到對方也是正常的。
  只見葉大偉手指輕彈一個花指就往鐘向亮的要命打去那捏扭的樣子十足一個女人在向自己的男人撒嬌。不過表面看著葉大偉的這招像是沒有什么殺傷力但他的手指輕彈一下后就有一道陰柔的真氣往鐘向亮的胸膛打去。
  鐘向亮看到葉大偉向自己出招急忙也揮掌相迎他左腳一跨右掌出擊似是一氣呵成那猛烈的掌風向葉大偉的陰柔真氣攻去。陳天明從來沒有見到鐘向亮真正出手現在他看到鐘向亮的這一招知道鐘向亮的武功比智靜高上了很多。
  “人妖!?”張彥青驚叫著現在的葉大偉哪像一個男人要說多像女人就有多像女人。
  “天啊這好象是魔門的葵花神功。”旁邊的智深叫了起來。
  “葵花神功?”陳天明奇怪地說道。
  “對魔門有兩大神功一是葵花神功一是陰陽功。聽說練葵花神功要自宮而陰陽功要用男女童來練武林上已經強烈要求魔門不能練陰陽功。所以魔門這些年來的高手不多就是這個原因能練的不敢練敢練的但大家不讓練。”智深說道。
  “老大那葉大偉是不是也像東方不敗一樣變得男不男女不女啊?”張彥青笑著說道。如果是的話那真的是笑死人到時如果葉大偉還喜歡男人的話那更是好笑了。
  “應該是你們看現在葉大偉哪個地方像男人啊就連他攻出的招式都像個女人似的看得我都想吐。還好葉大偉不跟我打如果跟我打的話我看我沒有被打完就自己吐死了。”陳天明開著玩笑。
  “希望魔王不要練陰陽功如果練的話那我們這次真的是難贏得了他們。”智深擔心地說道。
  “陰陽功真的這么厲害嗎?”陳天明不由地問道。
  “是非常可怕我現在看到魔王的那個頭發覺得他可能是練了陰陽功。”智深看著魔王那黑白相間的頭發說道。雖然他們沒有見過陰陽功但竟叫陰陽就大概有那種相似的意思現在魔王的頭發就像一個陰陽頭。
  “智深師兄你是說魔王的頭發就是練了陰陽功成了陰陽頭?”陳天明問道。
  “有可能但誰也沒有見過陰陽功我只是猜測而已。”智深說道。
  “我靠我還以為他為了好看自己染上的呢?”吳祖杰在一邊說道。
  “啪”的一聲把大家的談話打斷了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比武場里面。鐘向亮與葉大偉的內力打上了葉大偉的身體只是晃了一下而鐘向亮竟然退了好幾步才站得穩腳看來葉大偉的內力比鐘向亮的強上幾分。
  看到這樣的情景陳天明對旁邊的林國他們說道“你們過去觀戰看好師兄不要讓他被葉大偉傷到。”陳天明現在也擔憂了這如智深這樣說葉大偉施展的肯定是一門非常厲害的武功從剛才他和鐘向亮交手的情形來看鐘向亮不是葉大偉的對手。
  葉大偉見自己一招得手心里開始得意洋洋。這是他第一次在眾人面前露手所以他更是要在大家的面前好好地表現自己他知道如果這次魔門坐上武林龍頭的位置那身為魔王弟子的他一定會被重用。
  于是葉大偉繼續向鐘向亮發招。他施展起自己輕快的身法圍著鐘向亮轉并時不時地向鐘向亮的要害之處攻擊。
  鐘向亮也知道自己遇上勁敵了并且面前的這個敵人比自己想像得還要厲害那詭異的身法還有看似輕柔卻每一招都暗含著殺機招招都要自己的命似的。并且自己的對手內力還比自己強這讓他感到驚奇一個這么年輕的人內力這么強看來這場的比武自己是贏不了。現在鐘向亮不求有功只求無過他只想盡量用拖字訣把葉大偉穩住心里打成平手。
  可葉大偉哪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他舉起右手在空中輕輕一揚再一揮一招右穿花手接著身體好象白紙似的向鐘向亮飄去那右手發出的內力如一股強大的颶風秋風掃落葉似的往鐘向亮擊去。
  鐘向亮咬著牙運起十成的內力右掌猛地往前推一招混掃千軍右掌把他的全身真氣發了出去。他要與葉大偉拼個你死我活所以鐘向亮什么也不顧他把自己所有的內力向葉大偉打了出去。
  但令人奇怪的是葉大偉的身法太詭怪他先是與鐘向亮對了一掌后把鐘向亮打退兩步接著他輕輕地像一個影子一樣飄到鐘向亮的面前繼續打出一掌。這一掌快得如閃電一般就算是平時鐘向亮也不一定能躲得開更何況是現在呢?
  這時鐘向亮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沒有辦法避開。他才剛剛把自己的內力打出去還沒有來得及收住腳喘過氣葉大偉的第二招又攻了過來。“嘭”葉大偉的這掌打在了鐘向亮的肩膀上直把鐘向亮打得往后飛了出去。但葉大偉并沒有停手他繼續跟著鐘向亮飛了過去然后左手一沉準備再給空中的鐘向亮一掌把鐘向亮打死。
  這樣玄門就少了一個高手到時魔門要鏟除玄門也容易一點。反正現在裁判還沒有叫停他是可以繼續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