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442 三成功力

“師傅我錯了你不要傷心我以后聽你的。”艾小妮悲痛地向智靜叫著。她看到自己敬愛的師傅這樣心里痛如刀割。
  “小妮你可以答應師傅一件事嗎?”智靜對艾小妮說道。雖然她是有點痛苦但不至于像剛才那樣那樣的悲痛是她故意裝出來的她想逼艾小妮答應自己的要求。
  艾小妮急忙含淚點頭說道“師傅我聽你的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應你不要傷害自己的身體。”現在不要說一件就算是十件一百件艾小妮也會答應師傅的。智靜一字一句地說道“以后不要和陳天明來往你們之間的關系只是同門并且一輩子陪伴師傅不要下山。”智靜的話無疑是一顆炸彈在艾小妮的心里炸開了雖然艾小妮知道智靜會這樣要求自己陪著她但沒有想到不可以與陳天明來往那以后正如陳天明所說他來玄門看自己的話也不能見他了。
  不過艾小妮現在也沒有想得太多了在她的眼里智靜才是她最親近的人特別是智靜養育她多年她是不可能不聽智靜的話。于是艾小妮慢慢地點著頭說道“師傅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與小師叔親近我聽你的。”
  聽艾小妮答應自己的要求智靜滿意地對艾小妮說道“小妮師傅也是為你好你以后就會知道師傅的苦心了。”說完她拉著艾小妮回自己的帳篷了。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走出帳篷就看到艾小妮在那邊與李鈞小聲地說話于是他高興地走過去對他們說道“你們早。”
  “小師叔早。”李鈞和艾小妮異口同聲地說道。艾小妮說完后便好象故意躲開陳天明似的急忙走開了。
  “小妮今天怎么了?你剛才是不是惹了她?”陳天明問李鈞。
  “沒有我們剛才還談得好好的小師叔你來了她就走了。”李鈞搖搖頭。
  “那小妮怎么會看我來就走了?”陳天明自言自語地說道。難道是昨天晚上智靜跟艾小妮說了什么話以致她現在見了自己就跑?陳天明暗道。看來自己等比武后是要與艾小妮好好地談一下了。
  李鈞對陳天明說道“小師叔早餐已經做好了我讓他們給我們送過來。”李鈞說完也走了。
  大家吃過早餐后便往大空地的中央走去今天的比武場地就設在那里。而其它門派的人都紛紛圍站在旁邊這時智深是最威風的他一路走過來都有人向他打招呼。可見他平時代表玄門下山與各派的人見得多。
  “小師叔那邊站著的兩個黑衣蒙面人就是道門的人。我昨天聽魔門的人說的。”站在陳天明旁邊的李鈞小聲地對他說道。
  陳天明聽李鈞這樣說抬起頭一看心里一征因為前面站著一高一短的兩個黑衣蒙面人其中的一個黑衣蒙面人竟然就是上次在展覽會場救他們的黑衣人那體形他是記得的。“阿國你看那個黑衣人是不是救我們的那個人?”陳天明問后面的林國。
  林國端詳了一會說道“老大真的好象是那個人師傅不是說過用那種無影刀的人就是道門的人嗎?那人也是道門的人**不離十。”
  那天是在晚上陳天明看得不是很清楚但現在他發現那個瘦小黑衣人的身材有點像范文婷只是她蒙著臉不敢辨認。”走我們去跟他們打個招呼順便謝謝人家的救命之恩。”陳天明對林國他們說道。
  于是陳天明幾個人便走到那曾經救過自己的黑衣人面前小聲地說道“你好那天晚上是你救了我們嗎?”
  那黑衣人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聽那黑衣人承認是她救了他們陳天明高興地說道“很高興在這里見到你我們是安安保全公司的如果你以后需要我們幫忙的話你就來找我們我們一定盡自己的所能來幫你。”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在這點上陳天明是不含糊的。
  那黑衣人還是沒有說話她搖了搖頭意為不用陳天明的報答
  看著黑衣人不肯說話只是搖頭和點頭陳天明奇怪了難道黑衣人是自己認識的人或者她就是范文婷。陳天明想著范文婷有時有點古怪的樣子現在更是堅定了自己的猜疑。于是他問道“你可以出聲說話嗎?”如果這黑衣人可以說話她又不肯說的話那可能她就是自己認識的人或者她就是范文婷。現在陳天明看著面前的黑衣人越來越覺得她的身材與范文婷特別相似。
  “我剛才已經表明我的意思我是那天晚上救你們的人但我不要你們的報答。我們不習慣與陌生人說話你們去忙你們的。”這黑衣人終于說話了但是她的聲音有點冷傲與范文婷那嬌媚的聲音是不一樣的。聽著黑衣人的聲音陳天明知道這不是范文婷的聲音就算她怎么壓嗓子都沒有辦法把自己的聲音本質改變這點陳天明是聽得出來。從黑衣人的聲音來看她是一個女人一個自己從來都沒有聽到她聲音的女人。
  本作品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可能道門的人就是這樣生性淡泊不喜歡與別人交流像她旁邊的高個子黑衣人只是看了陳天明他們一眼后便不理他們一付高高在上的樣子。既然人家都如此陳天明也不太套近乎他對黑衣人拱拱手說道“謝謝你那天晚上救了我們以后要我們幫忙的話盡管來找我們我們是記得你的情。”說完陳天明他們就往自己玄門的位置走去。
  這次的比武魔門安排了兩個大圓圈他們三門的人呈三角形狀在小圓圈里而其它各派的人在外面的大圓圈這樣其它的人就不會打擾到他們這三門的比武。
  “師兄那個黑衣人就是那晚救了我們的人。”陳天明走到鐘向亮的身邊指著那黑衣人說道。
  “我果然沒有猜錯那人是道門的人。”鐘向亮微微叩首說道。
  “不過他們不大理人。”陳天明說道。
  鐘向亮笑了笑說道“道門的人都是這樣不大理會人就算我們現在過去與他們打招呼他們最多也是點點頭而已。所以因為他們這樣的淡泊他們才會越來越少人你看這次他們也是來了兩個人不多不少。”
  陳天明想想也不管人家道門的事情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何必強求別人。
  過了一會一個負責主事的人站起來說話了。為了公平起見每次比武的主事都由其它派德高望重的武林人士來擔任。這次的主事是華侖派掌門白眉道長。華侖派是僅次于三門的一個門派派中的弟子眾多武功高強在武林也有一定的地位。
  “各位三門比武現在開始。這次比武一共有五場第一場和第二場分別由魔門與玄門選出一個高手與道門的高手過招勝負不作此次龍頭爭奪積分。第三場、第四場和第五場由魔門與玄門各派出三個高手以后三場論勝負勝出的門派擔任這十年的武林龍頭掌管武林的重要事務。”白眉道長說道。這武林龍頭目相當于維和的角色如果哪兩派出現紛爭互相談不下來的話就由武林龍頭出面解決紛爭。所以這武林龍頭并沒有太多的油水只是一種威望的象征。但對一些別有用心的門派來說那就不一樣了可以用手中的權力干些自己想干的事情。
  下面的武林各派都睜大著眼睛看著比武會場不是他們不想爭龍頭而是他們的武功不強根本不是三門中人的對手所以他們過來看熱鬧長點見識交點朋友看能不能用自己的武力讓自己的生活好過一點。
  “現在比武開始第一場請玄門的高手與道門的高手出場。”白眉道長高聲地叫道。他那洪亮的聲音如大鐘一樣馬上傳遍了會場。看來白眉道長的武功也是挺高的不過在陳天明的眼里白眉道長的武功應該比林國他們還差上一點。聽到白眉道長的叫喚智靜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出場去。而道門出場的是救了陳天明他們的黑衣人。看著那黑衣人出場陳天明的眉頭皺了一下因為他知道這黑衣人的武功她是在智靜的功力之上看來這場比武智靜可能贏不了。不過陳天明也不擔心第一場和第二場的比武是不納入龍頭的積分。
  這就是武林的輩份害人像現在林國和張彥青的武功都在智靜之上如果讓他們其中一個人上場的話應該不會輸得這么慘至少給玄門爭點面子。不過如果自己讓林國換下智靜的話那智靜肯定是要殺了自己。算了就由她折騰去。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承讓了!”智靜拱手說道。
  “承讓!”那黑衣人也拱了拱手接著她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意思是說讓智靜先出手。智靜也不敢怠慢因為道門的人是很少露面其它門派對他們的武功深淺是不知道并且聽長輩說道門的武功很厲害只是他們一般不顯露自己而已。所以智靜還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她右手向前一揮猛地一擊一道掌風便向黑衣人打去。那凌厲的掌風頓時像一陣強風向黑衣人吹去。因為這是第一招智靜也沒有用上全力只是用上自己八成功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