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437 孤夜難眠

智深與智靜、龐志勇、艾小妮走在山路上他們小心地查看著各處的情況發現這次來觀看三門比武的各門派人數很多好象有幾百人看來大家對這次十年一次的三門比武很期待。
  “師妹看來這次來的人很多比上次還要多。”智深對智靜小聲地說道。
  “是啊好象一些不是門派的江湖中人也來了。”智靜點點頭說道。哪個武林人士不想讓三門的人看中然后邀請他們加入自己門派里一起發財。特別是魔門這些年來的招兵買馬已經讓一些武林中人眼紅他們看到魔門里的人個個都肥得流油。
  雖然玄門的人不是很有錢但聲望高連當地的一些政府、軍部都給他們面子。只是道門的人有些低調一般都不露面讓人覺得他們是深不可測似的。所以一些武林中人都趁這個這么大的聚會過來廣交朋友看看有什么好的發財路子。就算不能與三門的人拉上關系也可以認識一些武林中人大家套套近乎。
  “看來現在武林里已經是多事之秋了。”智深嘆了一口氣說道。這一次他能和智靜一起出來感到非常高興如果天天能和智靜在一起那將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惜的是現在玄門的掌門是智海而不是他。而智靜一直對鐘向亮念念不忘就算是鐘向亮現在結婚了她還經常在房間里呆著暗自傷心。
  “是的這次掌門師兄告訴我們一定要勝出千萬不能讓魔門得逞。特別是讓我們要聽那個陳天明的話。”說到這里智靜好象有點不服氣似的陳天明只是比他們小的人憑什么大家都要聽他的他又不是掌門。
  “哼說起那個陳天明我就一肚子氣為人不正經來到玄門帶著玄門的弟子破壞規定還還對小妮做了那樣的事情。”智深邊說邊偷偷地看了艾小妮一眼他發現艾小妮現在越來越像年輕時候的智靜一樣漂亮可愛。媽的如果自己是掌門一定把這兩個女人一起收拾了好好地玩玩干兩個女人的滋味。
  想到這里智深興奮地用舌頭舔了舔嘴唇皮上次他下山的時候就到夜總會里找了兩個女人一個當成智靜一個當成艾小妮好好地干了一個晚上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就覺得爽得特別可以。如果不是怕別人知道他真想現在就把智靜和艾小妮打暈把她們抱到樹林里成全好事。
  智靜聽到智深說起陳天明偷看艾小妮方便的事情她也有點火。雖然當時是說陳天明不是故意的但她從陳天明看艾小妮的眼神里可以看出陳天明對艾小妮是有意思的這到底是不是故意的那就要問陳天明自己才知道了。“那個陳天明自以為學了一些厲害的武功就了不起跟他的師傅空無一樣。不過他的武功怎么這么厲害啊?”
  “肯定是空無師叔藏私還有智海師兄偷偷地傳他一些只有掌門才能學到的絕招要不憑他才二十多歲的人哪會有這么厲害的武功。向亮師弟都學了二十多年的武功都沒有我們好他陳天明怎么會這么厲害呢?”智深知道智靜喜歡鐘向亮如果自己這樣說的話一定能引起她的共鳴。
  “對啊向亮的武功都沒有陳天明的高肯定是他師傅空無藏私才會這樣子的。”智靜聽智深這樣說恍然大悟覺得智深說得很有道理。雖然鐘向亮已經結了婚但她的心里還是疼著鐘向亮的。
  智深知道現在智靜開始反感陳天明了知道來戲了于是他對旁邊的龐志勇說道“志勇你跟小妮過那邊看看我和智靜師叔有事情要商量。”說完他向龐志勇使了一個眼色叫他帶艾小妮走。
  龐志勇巴不得智深這樣說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和艾小妮單獨在一起了。于是他帶著艾小妮走到那邊去了。
  智深見龐志勇和艾小妮走開了便小聲地對智靜說道“小靜你有沒有感覺到掌門師兄的武功比我們高出一倍以上。”
  “這我知道。”智靜點點頭說道。從十年前智海與魔王的那場打斗中她就可以看出來了智海當掌門已經有二十多年了。
  “本作品……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以前我們在一起學武的時候掌門師兄的武功哪有比我們高出多少啊?可是他當上掌門后他的武功就馬上進步神速比我們高出了很多。”智深不服氣地說道。想著如果不是自己讓龐志勇去偷一些武功秘訣出來他的武功也沒有進步很快。
  “掌門師兄不是說歷代掌門有規定有一些武功只傳掌門的。并且掌門師兄不是教我們一些武功絕學了嗎?像我都學了越女功。”智靜想了想不認同智深所說的話。
  “說是這樣說但你覺得你學了越女功和掌門師兄的武功距離近了很多嗎?我看你還是和以前那樣與他差了很多!”智深啐了一口生氣地說道。
  其實智深他們還沒有真正理解武學上的真諦真正的絕招是要自己領悟而不是只注重在形而不在意。陳天明的武功進步得快就是他聰明很快地領會到智海所教的意只有真正體會到武功的意才能把自己的武功學好。
  而智深一味地想著武功絕招卻沒有多大注意武功的意雖然他的武功有進步了但也只是進步不大進步的只是在招式的變化但沒有真正讓自己的武功完全貫徹領會。鐘向亮的武學領悟也很高但是由于他常年忙著安全局里的事情哪會有時間認真地去鉆研武學上的奧秘呢?
  “智深師兄說的好象有點道理那次我與陳天明過招雖然用上了越女功但還是打他不過后來陳天明故意輸給了我但我知道我的武功和他相差很大。”智靜點點頭同意智深的說法。
  “小靜可惜我不是掌門要不我一定會把我所學的武功全教給你。”智深沖動地拉著智靜那柔軟的小手他好想把智靜抱住抓抓她那高聳的酥胸。
  “智深師兄你不要這樣我們已經是幾十歲的人了。”智靜急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然后對智深勸告著。她知道智深對她的情意但是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她的情全給了鐘向亮。所以她才出家了。可智深見自己出家了他也跟著出家這是她一直覺得對智深內疚的事情。
  可智靜萬萬沒有想到智深的出家是想當玄門的掌門他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當上玄門的掌門。所以他才不斷地偷學武功并且收買一些可以投靠自己的兄弟只要時機成熟他一定要當上玄門的掌門。
  聽智靜這樣說智深急忙放開智靜的手然后故意不好意思地說道“小靜不好意思我太喜歡你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二十年前喜歡你現在還是像以前一樣喜歡你不比以前更喜歡你。”智深現在想爭得智靜的支持如果有智靜支持的話那到時玄門里就有一半以上支持自己的人了。
  “智深師兄我們不要說這樣的話了。天色已晚我們回去!”智靜覺得兩個人呆在一起不合適于是想回去了。并且她也想見見已經有半年沒有見過的鐘向亮。
  “好我們回去。”智深見智靜這樣說只好與她回去了。
  “小妮你這半年怎么了老是不出來玩這都不像你以前的性格。”龐志勇與艾小妮走到那邊樹林后便小聲地對艾小妮說道。自從陳天明他們走后艾小妮就好象沒有心思似的整天呆在房里沒有出來。自己去找她她都說不想出去玩了。并且她練功的時候也不與自己練了除了自己練就是和她師傅練。
  “沒有我師傅說我的武功差要我專心一點練功。你沒有看到陳天明他們的武功這么厲害嗎?”艾小妮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可以和我一起練啊我們以前都是一起練功的。”龐志勇知道自從陳天明來了之后艾小妮就變了她肯定是喜歡上陳天明了。不過他是不會灰心聽李鈞說陳天明在家里已經有自己的女人了聽到這個消息他還故意在一次和艾小妮說話中當作是無意中說了出來讓艾小妮死了這條心。
  “志勇師兄我們現在練的武功是不一樣的一起練是不會有很大的進步再說我現在專門修練自己的內力和你也練不來。”自己可以和陳天明練得來嗎?艾小妮突發奇想那時陳天明就是幫自己提高了內力讓自己的內力強上差不多一倍。她師傅還說她現在的武功很不錯再練上幾年就可以超過師傅的了。
  想起陳天明艾小妮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手腕上的石榴石鏈。這是陳天明送給自己的她平時舍不得戴只是這次來參加三門聚會她才戴的。來之前她已經聽到師傅說陳天明會來所以她偷偷地戴著來見陳天明。
  這半年來艾小妮一直在想著陳天明想著他在玄門那一個月的事情那些點點滴滴的事情讓她有時臉紅有時氣憤有時心跳不已。他真的是一個害人精害得自己不由自主地想著他有時在夢中也夢到他夢到他那可惡那帶點邪邪的笑容那笑容好象笑到自己的心里面去了。艾小妮的臉紅了。
  不過……想到這里艾小妮的臉色不由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