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425 純屬巧合

佐藤木聽魔王說500萬太少,只好咬咬牙,說道“一千萬,不過一定要讓我們與歐盟簽約。”
  “一千萬?哈哈,小木,你還是另請高明,如果只是小事的話,看在我和你父親的交情上,我是不用錢也幫你的,但是,這事情與別的事情不一樣,對方人多武功又高強,我們是冒著很大的危險,我是沒有辦法跟兄弟們交待的。”魔王奸笑著。他知道如果在m市自己都幫不了佐藤木的話,那佐藤木是沒有辦法的了。
  佐藤木聽魔王要兩千萬心里一驚,暗道媽的,這個魔王真的夠狠,不過他也厲害,知道這個合作項目會給合作方帶來豐厚的利潤。沒有辦法了,如果魔王他們不幫自己的話,到時自己更是一分錢也沒有,就當到時自己少賺一點算了。
  “好,魔王,我答應你,兩千萬,你幫我殺掉那個黃娜。”佐藤木咬咬牙說道。看來,他是別無選擇了。
  “小木,哈哈,大家這么熟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怕,我們一定會幫你們的。至于那兩千萬嘛,不急的,等事成后你們簽約了,再慢慢付給我們也不遲。”現在魔王就假慈悲地對佐藤木說道。好像幫佐藤木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交情。
  “我聽你的,魔王,你就抓緊時間幫我。”佐藤木雖然心里不舒服,一直在暗罵魔王是一個老狐貍,但是他不敢說出來。
  “好,你們先回去休息一下,這事情我交給大偉辦就行了,到時我會派我們魔門大批高手幫你。大偉,你送小木回去。”魔王說完擺擺手上樓了。這三更半夜的被佐藤木叫醒,他的心里也煩。
  “佐藤少爺,我們走,”葉大偉在佐藤木身邊媚笑著。佐藤家族在木日國占有很大的實力,所以魔王也不敢太怠慢佐藤木,并且只要自己和佐藤木拉好關系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也是好商量的。
  “大偉,這么晚了還要你送我們回去,辛苦你了。”佐藤木不好意思地說道。以前他一直看不起葉大偉,覺得葉大偉是比他低一個層次的,所以與葉大偉也沒有深交。佐藤木是有自己驕傲的地方,在木日國他們的家族有錢有勢,誰人敢惹。但問題是現在他在z國,帶來的人已經死了不少,現在他最需要的是有人來幫自己。因此,他是不敢得罪葉大偉的了。
  “佐藤少爺,你客氣了,能幫你是我的福氣。”葉大偉繼續拍著佐藤木的馬屁。
  “大偉,你以后就叫我木哥,什么少爺的聽著不舒服。”佐藤木擺了擺手,大聲地說道。
  “我,我高攀不上啊,”葉大偉故作難為情的樣子。現在,他慢慢地成為魔王的左右手,現在一般重要的事情魔王都交給他做了。
  “什么高攀不上,大偉,你不叫我木哥我可是會生氣的了。”
  佐藤木故作生氣地說道。剛才他聽魔王把事情交給葉大偉負責,他更是要拉攏葉大偉。
  “那好,木哥,今天晚上讓你受驚了,要不這樣,我叫個女人給你玩玩壓驚一下。”葉大偉淫蕩地笑著。他知道佐藤木是一個色狼,現在更是投其所好了。
  “現在這么晚了還有女人玩嗎?”佐藤木遲疑了一下,他來z國也沒有怎么玩過女人了,一是人生地不熟,二是自己來辦事的怕出事。現在聽葉大偉這樣說正中下懷,他兩眼放出了色光。
  “有,在m市有幾間夜總會是開通宵的,現在的社會只要你有錢,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做的。呵呵,”葉大偉高興地說道。
  “那好,叫一個給我玩玩,媽的,這些天我都快憋死了,”佐藤木恨恨地說道,“都是那個黃娜害得,我要操死她。”
  “長毛,你馬上去帶個漂亮的小姐到木哥的酒店,”葉大偉轉過臉對旁邊的長毛說道。
  “知道了,老板,我馬上就去。”長毛躬了一下身子,馬上上了旁邊的小車,然后開車走了。
  “走,木哥,我們先回你的酒店。”葉大偉邊說邊拉著佐藤木上了自己的小車。到了佐藤木所住的酒店,他們坐在那里聊了一會,長毛就帶回來了一個妖艷的女人。
  這女人穿著一套黑色連衣裙,裙子的下擺只到大腿的一半,修長秀美的一雙長腿下面是一雙黑色高跟鞋,讓人感覺她就像一個黑寡婦似的。她那豐挺的酥峰和纖細的腰肢晃動出一個成熟女人性感的魅力。
  “木哥,這個女人你滿意嗎?”葉大偉問著佐藤木。
  佐藤木看著這妖艷女人豐滿的酥峰,連忙點點頭,說道“還可以,女人嘛還不是一個樣,再說,現在都這么晚了,將就一下。”佐藤木邊說邊盯著妖艷女人胸前的柔軟淫蕩地笑著。如果不是葉大偉他們在,他真想現在就沖上去好好地干這女人了,把自己對黃娜的怨恨全發泄在這女人的身上。
  “那木哥你好好休息,長毛,你在外面等著,”葉大偉說完,便與長毛出去了。
  佐藤木見葉大偉他們出去了,馬上就沖過去緊緊地抱著那妖艷女人。這妖艷女人是做這一行的,什么男人什么場面沒有見過呢?并且這次接的客人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年輕人,她的心里更是高興。
  佐藤木的一雙大手在妖艷女人柔軟、豐滿的身子上亂模,帶著口氣的嘴唇在她臉上亂親。他一邊尋找著女人的嘴唇,女人也放縱地喘息著。她兩手環抱著男人的腰,仰起頭被男人親個正著,柔軟的嘴唇微微張開,不斷地吸著佐藤木伸過來的舌頭,嬌小的身子掛在男人身上,腳尖也用力的翹了起來。
  看著這個女人這么配合,佐藤木的心里一陣興奮,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做過那種事情了。于是,他的手從兩人中間伸上來,捏了妖艷女人的豐滿酥峰幾下,接著就滑了下去,沖動地隔著裙子就按在了妖艷女人兩腿之間用力地摸了起來。
  妖艷女人扭動著柔軟的身子,嘴里“嗯嗯唧唧”地哼著,她沒有拿開佐藤木的手,反而微微張開自己的兩條腿,讓佐藤木的手能更容易摸到自己的下面。看著這妖艷女人的淫蕩,佐藤木的下面硬起來了。
  妖艷女人讓佐藤木摸了一會后,她也摸了一下佐藤木的下面,感覺已經很硬了。于是,她撇著嘴笑了笑,轉過身子要脫自己身上的裙子。佐藤木從后面抱住她,一邊親吻著她吊帶裙的肩帶,一邊說“美女,你別脫衣服,我就喜歡干穿著衣服的女人,脫了衣服干就沒有什么意思了?”
  “那你別把我衣服弄臟了啊,人家還得回去呢。”妖艷女人想了想,說道。她熱情地扭動著脖子,和佐藤木的臉糾纏著。
  “本作品!放心,美女,我干你人,又不是干你衣服。”佐藤p木m邊g說邊已經用手從女人裙子的開叉地方伸了進去,模過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就伸到了那女人圓滾滾的兩條大腿之間。隔著柔滑的絲襪和薄薄的內褲,佐藤木準確地找到了女人濕乎乎、熱乎乎的地方,他手指在那里輕柔的按著。女人兩腿輕輕地向兩邊劈開著,渾身軟軟的靠在佐藤木的身上,一付任他宰割的樣子。
  佐藤木猴急地把妖艷女人下面的小內褲拉了下來,然后扣在自己的頭上,現在,佐藤木有點像蒙面人了,因為妖艷女人的小內褲也是黑色的,只是她的這小內褲沒有把佐藤木的臉全蓋住,只是蓋了一部分。
  他再往女人的下面一摸,大叫道“哇,我干,這么濕了,你是不是很想要了,美女!”佐藤木亢奮地叫著。
  “是啊,帥哥,我很想要啊,你來干我。你沒有感覺我的小內褲已經濕了嗎?”妖艷女人也在***著。
  看著這妖嬈的女人,佐藤木急忙把她扔在床上,然后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脫了,接著他又跑到床上,把女人拉了起來。他一手摟著女人的細腰,一手分開她的大腿,然后直接沖進了她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就已經濕潤的下面。
  “啊!”妖艷女人興奮地大叫了一聲,也不知道她的這一聲是真正發自自己內心的吶喊,還是裝模作樣。
  不過,佐藤木聽到妖艷女人的喊聲他就興奮了,反正他叫女人來只是解決自己的心里需要,所以,他也不想與她過多的***浪費自己的時間。于是,佐藤木拼命地往妖艷女人的下面沖擊著。
  妖艷女人雙手摟著佐藤木的脖子,一腳支地,一腳被佐藤木提著。她的裙子沒有脫,被佐藤木撩起到提著的大腿上。
  “帥哥,再大力一點,再快一點,”妖艇女人好像已經感覺到自己開始興奮了,于是她拼命地叫著佐藤木努力地在自己的身上運動著。
  聽到妖艷女人的鼓勵,佐藤木也再次鼓起自己的余勇,在女人的身上狠狠地動了幾十下,接著他身體猛地顫抖了幾下,然后便不動了。
  “你,你行了嗎?”已是身經百戰的妖艷女人感覺到佐藤木已經火山爆發了。不會,自己正被他引得熱火上來時,他卻不行了,這真叫人掃興啊!
  “是的,”佐藤木邊說邊把自己拉了出來,高興地說道。已經好久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了,做一下還是挺舒服的。
  “帥哥,你好厲害啊!”妖艷女人馬上對佐藤木夸獎著,這已經是職業習慣了,不管對方做一分鐘,還是一百分鐘,都是要這樣夸獎的,男人最怕別人說自己不行。所以,這些小姐們是不會這么傻砸自己飯碗的
  正文第452章兩次頂一次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38本章字數:3753
  聽著妖艷女人的夸獎,佐藤木也高興了,“那當然,我可是強悍的男人啊,我不厲害誰厲害啊?哈哈!”說完,佐藤木哈哈大笑。
  “是的,是的”,妖艷女人表面上說道。你奶的,才干了一會就說自己厲害,還強悍呢,強你媽的頭。妖艷女人在心里罵著。
  “美女,你遇到的男人有沒有我這么厲害的?”佐藤木還不知道人家是故意敷衍他的,他還以為自己真的是很厲害。
  “很少有你這么厲害的啊,帥哥。”妖艷女人繼續討好著佐藤木。
  “呵呵”,佐藤木笑著。
  “帥哥,我要回去了,你給我錢。”妖艷女人從佐藤木手中拿回自己的小內褲,接著把它穿上,然后便伸出小手向佐藤木要錢。
  “你問外面的人要”,佐藤木不耐煩地說道。他從來上女人都是不給錢的,反正葉大偉的手下長毛在外面等著,就讓長毛給。
  妖艷女人聽佐藤木這樣說,只好扭著自己圓圓的大屁股走了出去。剛才她也看到佐藤木的身份特殊,那個頭發長長臉兇兇的人還在門口等著呢。
  在走廊外面一邊站著一邊抽煙的長毛發現妖艷女人走了出來,他生氣地說道“媽的,你不在里面好好地干活,你出來干什么啊?”長毛還以為那個小姐偷工減料跑出來不陪佐藤木了。
  “都干完了,還在那里干什么啊,真是的。”妖艷女人沒好氣地白了長毛一眼,不是自己不想做,是那個自以為自己很強悍的男人不行。還說呢,弄得自己不上不下的,渾身難受得要命。
  “干完了?你不會是騙我?我告訴你,剛才我出來的時候特意看了一下表,到你出來才15分鐘,有這么快的嗎?你就是脫衣服和穿衣服也要一定的時間了。”長毛一臉的不相信,他懷疑這小姐騙他的。
  “切,我騙你干什么?如果那人沒有弄完,他會讓我出來嗎?你不信你進去問問,我們出來干這一行的也是要講誠信的,你不要以為我們是混飯吃的。再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夜總會,我就算逃過這一晚,以后你也可以找我的啊。”妖艷小姐也一臉的氣憤。
  長毛聽那小姐讓自己進去問一下佐藤木,也就相信了。再說,他也不怕這個女人騙他,如果她騙他,那就是得罪華黑幫了,那到時她就是買定棺材等死了。“那好,我送你下去。”長毛對那小、姐說道。
  “給錢,里面的那個人說問你拿錢”,妖艷女人把手伸到長毛的面前說道。這是她這次最主要的目的,她才不會忘記呢!
  “我,我下去給你,在這里給多難看啊,到停車場的車里再給你不好嗎?我還要送你回去呢!”長毛淫蕩地看著妖艷女人胸前的圓球,媽的,這個女人如果自已不上一下,那就對不起自己和下面的兄弟了。長毛暗暗地想著,他已經打定主意了。
  “那,好”,妖艷女人想了想,點頭應道。她也想長毛送自己回夜總會,并且現在給和到長毛的車里給是一個樣的。
  “我們走,”長毛興奮地說道。由于他現在一邊走一邊想著一會自己的美事,以玫下面硬了起來走路有點捏捏扭扭的。可妖艷女人哪會想到長毛還想著別的事情,她正想著快點回夜總會,看還能不能接多幾個客賺多點錢。
  到了酒店下面的停車場,里面已經是靜悄悄,現在的這個時候,哪還有人來拿車或者開車進來。長毛把自己小車的后門拉開,讓妖艷女人進去。妖艷女人一個貓腰進了里面,長毛見女人進去了,他也跑到駕駛座上開了車空調,接著又跑出來拉開車后座的門,進去后并且關了車門。
  “你干什么啊?怎么不開車了?”妖艷女人見長毛本來是把車開了,她還以為小車馬上就要開了,可是長毛卻從駕駛座位上跑出來,然后跑到后面坐在自己的身邊,于是,她奇怪地問道。
  “美女,我問你,你剛才過癮了沒有,要不要我和你玩?”長毛一邊用手放到女人白花花的大腿上摸著,一邊淫笑著。媽的,這女人的大腿真滑,市級的小姐和縣級的小姐就是不同一個檔次,以前在j縣他玩過不少夜總會的小姐,但像這樣白嫩油滑皮膚的女人倒是沒有玩過。
  “我過不過癮不關你的事,如果你想玩可以,這一次加剛才那個人的一次合起來兩次,一共一千塊,你現在給錢。”妖艷女人一點也不含糊,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對這樣的男人她見得也不少。
  不給錢想白吃,老娘可不是孬種。妖艷女人暗想。
  “什么?你還敢要我的錢?你媽的,你剛才的服務才這么一點的時間,你敢要我錢?”長毛越說越生氣,一付要自己非常吃虧的樣子。
  “當然了,我們這一行的行規是按次數收錢的,如果按時間收錢的話,那一些陽痿的男人不是玩十幾二十次才給一次的錢?所以,你有本事干到明天,我一樣是收一次的錢。”妖艷一臉的不屑,看他長毛的樣子也不可能從現在干到天亮,如果是那樣的話,給再多的錢她也不敢接。
  “我可不管你們什么行規,老子現在就擺明跟你說,我上你這一次是絕對不給錢,也就是說,我就給你500塊錢。”長毛兇狠地對女人說道。現在他跟著葉大偉在華黑幫混,管的人和事多,說話也大聲了不少。
  “你,你敢亂來,我,我就告你**。”妖艷女人心怯地說道。地看了看宵外,這是防爆玻璃的車窗,人在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再說,現在已經是深夜,哪會有人經過這里啊。想到這里,她更是害怕。
  “你媽的,我告訴你,臭婊子,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小心我一刀就捅死你。”長毛邊說邊掏出小刀,在妖艷女人面前晃著。雖然車里的燈不是很亮,但妖艷女人還是看到小刀的鋒利。
  她小聲地說道“大,大哥,你,你要干嘛?”現在,她已經沒有剛才的驕橫之氣,看到長毛比她還兇,并且手里還有刀,她怕得有點發抖。
  長毛陰陰地笑著“嘿嘿,干嘛,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傻,當然是干你了,你說,你聽不聽話?”長毛繼續惡狠狠地說道。他本來想對妖艷女人用強的,但是想著在車里面要對女人用強可能有點難,于是,他干脆先把女人收服了,再慢慢地泡制。
  “你,你給一次的錢干兩次就兩次,大哥,我們做小姐的也不容易啊,養家糊口的”,妖艷女人見沒有辦法了,只好把自己的利益爭取到一次,她怕長毛到時一個不高興不給錢,那她今晚可是白做了。
  “這才像話,來,乖乖地幫我親一下下面,如果你今晚讓我爽,我會給你一次的錢,要不然的話,我把你抓回華黑幫讓我的兄弟一起搞你,讓你爽上加爽。”長毛大聲地說道。在車里用刀逼著女人做那種事情,好象也特別得有意思,讓他的身體也特別興奮。
  妖艷女人一聽長毛是華黑幫的人更是害怕,她急忙伸出自己的小手,慢慢地放到長毛的褲子拉鏈上,輕輕地把拉鏈拉了下來,接著手顫顫地伸進長毛的底褲上,慢慢地拉下底褲,然后她抓住長毛那已經硬起來的東西。
  女人的心里一動,想不到長毛的那東西也不小,并且好象硬得很厲害了。她心慌意亂地把長毛的東西拉了出來。
  “啊!”突然,長毛慘叫了一聲。“你媽的,你弄到我的毛了。”原來,由于女人拉得匆忙,并且車里的光線不是很亮,沒有看到長毛下面的毛,以致他的毛卡了一下拉鏈,所以長毛才這樣慘叫。
  妖艷女人聽到長毛的慘叫,急忙不好意思地說道“大哥,我沒有看到。”
  “你媽的是不是公報私仇啊?你想死是不是?”長毛氣得臉都青了,自己的那毛被卡到,并且那女人還拼命地把自已的東西拉出來,那更是痛上加痛啊!
  女人見長毛生氣了,于是把嘴猛地含著長毛的東西,慢慢地吞吐了起來。
  “啊,爽啊!”還想罵那女人的長毛被女人這樣賣力地含著,他已經忘了剛才的舊仇,于是,他高興地叫了起來。
  聽到長毛的表揚,女人知道長毛不那么生氣了,因此,她使出自己的“十般武藝”在長毛的那東西上施展著。現在,爽得樂呼呼的長毛把自己的刀扔到一邊,支開自己的雙腿靠著后座上舒服著。
  女人半跪在長毛的左邊,屁股向上翹,頭往下低,一手按在長毛的腿上,一手捏著長毛的下面。她的頭一上一下,后面的頭發也跟著上下飄動了起來,直讓長毛看得眼花繚亂。
  “你媽的,真是不錯,這口技很好。”長毛贊揚著妖艷女人。他把自己的左手往妖艷女人后面的屁股摸去,那又軟又有彈性的屁股摸起來真是爽,長毛不由用力地捏著。下面的爽讓長毛一會齜牙,一會深呼氣,好象自己快要頂不住,要火山爆發似的。
  “大哥,爽嗎?”女人吐掉長毛的那東西,嬌聲地問長毛。
  “爽,不錯,有一套,我隨你怎樣弄,把我弄爽就行了。以后,我會再去找你,特別是介紹更多的兄弟給你,讓你賺更多的錢。”長毛覺得這女人的口技真的是很好,吹吐咬含,樣樣功夫都到家。
  “謝謝大哥”,女人臉露喜色,繼續低下頭用嘴在長毛的下面親吻著……
  正文第453章我下次再給錢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0本章字數:3873
  “爽啊,爽啊,”長毛齜著牙叫著,他感覺到自己的下面越來越硬,快要爆炸似的。“我要啊,我要啊!”長毛換了內容對妖艷女人叫著。現在,他覺得自己的下面用另一個口來安慰才行了。
  聽著長毛“肺腑”之言的妖艷女人知道自己可以上馬了,其實,她剛才沒有得到滿足,而現在和長毛弄了這些,地的心里也洶涌澎湃了。于是,她抬起頭,立起身子,“嘭”的一聲,妖艷女人的頭撞到了車頂。她還以為這是自己的床,忘了這是在車里面。
  “哈哈,你小心一下啊,這是在車里面,你以為在你床上啊,美女,撞得疼嗎?疼得話,我給你打支大針。”長毛看著自己下面那支大針興奮地說道。
  妖艷女人一邊摸著自己的頭,一邊用手扭下了自己里面的小底褲。把小底褲扭下去,她就弓著腰扭過身子。她兩手抓著長毛的肩膀,然后輕輕地坐了下去。因為他們在車里面,而長毛下面的位置又不是很準,所以妖艷女人弄了幾次都沒有能讓長毛進去。
  “我來幫你,”長毛邊說邊把自己的下面抓住,然后讓女人坐下去。這次,由于長毛的鼎力幫忙,女人不一會兒就坐準了。
  “啊!”妖艷女人興奮地叫著。由于剛才沒有滿足,她里面一直是癢癢的,雖然她開始是被長毛硬逼著,但是她玩了一會長毛的那東西后,她就覺得心里越來越興奮,并且特別想要了。
  現在,當長毛的東西進去她里面時,她的心里就馬上涌上了一種非常滿足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地動了起來。
  “爽啊,媽的,大力一點,你有多大力就多大力。”長毛大聲地叫著,他的下面被女人一上一下地弄著特別舒服,于是,他雙龍抓球,用力地在女人的酥峰上抓著。
  “哦!”女人被長毛抓得也感到興奮,她更是大力地運動著。這時,車里面就輕輕地搖擺了起來,如果有人在外面看到的話,還以為里面有鬼,這車自己會搖了起來呢!
  “唉,我累死了,沒有力氣了,”妖艷女人也不知道動作了多久,她只知道蹲著運動的她兩腿發麻,沒有力氣再支撐下去了。這也難怪,本來這樣的動作女人就很累的了,再說她還在車里面地方小,動作起來更是施展不開,造成她的腳更累了。
  于是,她從長毛的身上爬下來,然后坐在一邊喘著大氣。她不是不想做,她的下面也癢得難受,只是她的腳實在支撐不了了。現在的她兩頰潮紅,那對酥峰也似乎因她的喘氣在輕微地跳動著。
  “媽的,沒用的女人,老子正在爽的時候你說沒有力氣了,還是讓我來。”長毛有點氣憤地轉過身子,然后把妖艷女人推倒在車椅上,接著把女人的右腳拉開,幾手是架在前面車椅的扶把上。
  接著,長毛用自己硬硬的下面就往女人的下面沖了進去。“啊”,感覺到自己下面又一下子充實了,女人興奮地叫了起來。
  “叫,我讓你好好地叫,”長毛說著,就用力地在女人的身上動作了起來,他一手按著女人的身子,一手拉著她的一各腿,就這樣拼命地動著。
  “啊,用力……”女人高興地叫著,她在長毛的一次又一次的沖擊中心花怒放,現在,她真的是太爽了。
  “怎樣,我比那個木日國人怎樣?”長毛也不理什么等級了,在這個時候,他也沒有想到自已的老扳葉大偉還要在佐藤木面前點頭哈腰,現在他只想到的就是在女人面前逞強,做個真正的男人。
  “你棒,你太棒了,對,就這樣,大哥,再用力一點,我好爽啊!”女人在長毛大力的撞擊下也開始有點語言不清了。
  聽著女人的贊美,長毛哈哈一笑,繼續挺身進攻,也不知道弄了多么時間,長毛大叫一聲的同時火山爆發,然后倒在女人的身上喘著氣。女人緊緊地摟著長毛身休在輕輕地顫抖著,她邊抖邊小聲地說道“我,我有了,我有到天堂了……”她的那種表情和語氣,好象已經很長時間已經沒有到過天堂了。
  “哈哈,見過什么是男人了,老子這就是男人。”長毛快樂地叫著,他想著自己的老扳葉大偉現在應該也不是那么行了,每次叫小姐進去,不一會兒就叫小姐出來了。其實,長毛哪想著現在葉大偉已經沒有***不能人道了,他叫小姐進去只是摸摸說說話做個樣子而已。
  長毛從女人的里面出來,接著在旁邊坐下來,他從車椅子旁邊拿起妖艷女人的黑色小底褲,然后在自已的下面擦了起來,他想把那些淫物擦掉。
  “天啊,那我的底褲,”妖艷女人見長毛拿著自己的底褲在擦著他骯臟的下面,不由地大驚失色。
  “我知道是你的底褲,所以才用來擦,如果用我的擦,那我還用不用穿啊?”長毛笑了一笑,說道。
  “那我怎樣穿啊,這么臟?”妖艷為難地說道。她知道長毛是一個狠角色,所以不敢對他怎樣生氣,怕惹火了他,自已也沒有什么好果子吃。
  “我靠,你可以不穿啊,反正你不穿也沒有什么人看到,再說,那樣不是涼快多了嗎?風一吹,就能吹到你里面去,多涼爽啊!”長毛淫縱地笑著。他正在想著這女人不穿底褲在衙上走是怎樣的情景。
  沒有辦法的妖艷女人只好任由長毛用自己的小底褲擦著他的下面。擦了一會的長毛覺得可以了,于是他便把底褲扔回給女人,說道“那,給你,穿不穿由你,反正你那里也一樣這樣臟。媽的,我還覺得吃虧呢,你剛才別人弄了,我吃了個二手的。”說到這里,長毛有點氣憤。
  “大哥,你剛才爽嗎?”妖艷女人錯開話題與長毛說道。
  “不錯,挺爽的,你好好干,有前途。”長毛摸著女人胸前的圓球說道。
  “那你把500塊錢給我,行嗎?”妖艷女人邊說邊看了一下那邊的小刀,如果長毛不給的話,她也是沒有辦法的。
  “給什么給,我下次找你玩的時候再給你,媽的,想著你被木日國的男人干,我又接著干就覺得不爽。”現在的長毛好象還有點愛國主義精神似的。
  “那,那我今晚不是白干了嗎?”妖艷女人難過地說道。小姐出到外面最怕的就是遇到像長毛這種人,殺人不眨眼又不講道理,不但拿不到錢白干不說,還有些姐妹會被搶錢,甚至會被殺死。
  “你媽的,誰說你白干啊,我不是給你干了嗎?你剛才坐在我上面干著這么爽,難道你忘了嗎?還有,我不是說下次找你玩的時候給你嗎?先欠著,反正我會給你。”長毛看著女人的酥峰笑道。
  剛才由于只顧玩,沒有好好地把她的衣服和罩罩脫掉玩她的酥峰,真是可惜了。現在他已經火山爆發了,也沒有那個念頭再去玩了。
  “這,這個怎么行呢?”妖艷女人支支吾吾地說道。想著今天晚上這么辛苦出來干活,被兩個男人干了,到頭來一分錢也沒有拿到,她的心里傷心。
  “什么不行,我算是好的了,還讓你欠著下次給你。***有些當官的干了你,不但不給錢還要你開發票,”長毛氣憤地說道。
  他在j縣幫葉大偉看夜總會的時候,就看到過這樣的官。管著夜總會,來了他們就要當那些官是大爺侍候,那些官走時還要長毛給發票,說回去報銷。
  “我……”妖艷女人還想求長毛。
  “我什么我,你再說我一腳踢你下去,或者把你帶回幫里讓兄弟們享受。”長毛惡狠狠地叫著。看來這個女人是不給點顏色看看,她是不知道老子的厲害。想到這里,長毛就給女人一巴掌。
  “啪”的一聲,女人捂著自己的臉不敢出聲了。
  “媽的,女人就是賤,不打不聽話。”長毛拿著旁邊的刀,然后氣沖沖地下了車,回到自己的駕駛位上去了。他把車啟動,然后往女人的夜總會開去。
  “鈴鈴鈴,”長毛的電話響了,他看了一眼,是葉大偉打來的。
  “老板,你這么晚了還沒有睡啊?”長毛媚著臉笑著說道。
  “那個佐藤木搞完了嗎?”葉大偉問道。
  “剛弄完不久,我正準備送小姐回夜總會。”長毛說道。
  “那好,你把錢給小姐,到時在幫里報銷。”葉大偉說道。
  “知道了,老板。”長毛說道。媽的,看來今晚自已又賺了500塊。長毛在心里高興地想著。
  和長毛通完電話的葉大偉掛了手機,他暗暗地思量著這次怎樣對付黃娜。不過,精明的他就是想到辦法,他也是會先問魔王,讓魔王出主意,然后他再執行。這樣的話,到時就算失敗了,魔王也不怎么怪罪到自己的頭上來。
  想到這里,葉大偉坐在地上練起自已的葵花神功。現在,他感覺到自己的真氣越來越強大,前天魔王試過他的內力,說他的內力已經比風魔的還要高了。這么說來,現在他的武功在魔門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這葵花神功真的是厲害,雖然魔王幫自己打通全身經脈,還為自已輸入不少的真氣,但如果不是有了這葵花神功,不管自己怎樣練,也是不可能有這么大的進步。其實這葵花神功進步快的原因就是因為葉大偉沒有了那下面的東西,致使他體內有陰陽兩種不同的內力。
  因為葉大偉以前是男人,那他的體內就有陽剛之氣,現在沒了***,體內又多了一種陰柔之氣,這對他練葵花神功是非常有好處的。不過,葉大偉現在也付出了代價,成了不男不女的太監
  正文第454章做我酒會的男伴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1本章字數:3784
  “老師,明天是星期六,你陪我去玩玩,好嗎?”黃凌在陳天明的房間里小聲地哀求著陳天明。
  “不行,我明天有事情要干啊,”陳天明搖搖頭說道。這段時間他老是和黃凌在一起,發現她特別愛纏自己,動不動就要自己這樣那樣,還好她在學校里沒有什么特別過分的要求,要不自己真的是受不了她。
  “你有什么事情要干啊,你的事情不是保護我嘛?”黃凌不以為然地說道。
  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明天我和阿國他們換一下,我保護你媽媽,阿國他們在這里看著你。”因為陳天明想到黃娜的辦公室看看那里的情形,如果發現有什么問題就可以修正一下。
  黃凌一聽明天要她在家里呆著,嘟起小嘴不愿意地說道“我不要,在家里呆著很悶的,要不你和我媽說一下,明天你陪我出去玩,好嗎?”
  “不好,你明天就留在家里好好學習,你看看你的成績,像什么樣,你再不努力一點,你大學也考不上。”陳天明責怪著黃凌。
  “什么啊?人家這段時間已經很努力了,你沒有看到我的成績有進步了嗎?我的語文成績都快及格了。”黃凌不服氣地說道。
  陳天明想想也是,這段時間黃凌的確很用功地上課和學習,雖然成績比不上別的同學,但是和她自己比較,她的成績是進步了很大。“你是有一點的進步,但是你和小紅比起來還差很遠啊!”陳天明不由把黃凌和小紅比較。
  “小紅,又是小紅,老師你用得著天天說小紅嗎?我知道,小紅是你的心肝寶貝。”黃凌酸酸地說道。每當地聽到陳天明說小紅的時候,她的心里就非常不舒服,在她心里認為,小紅就是成績比她好而已,哪點能好得過她呢?
  “人家小紅是市的中考狀元,你要向她學習啊,你說,你是學生,你不學習,你做什么啊?”陳天明說道。
  “做你的男朋友啊,”黃凌想都沒有想就說了出來。
  “滿腦子胡思亂想,就這樣了,你媽說找我有事,她可能今晚要出去,我現在要過去她那里了。”陳天明站起來,對坐在床上的黃凌說道。
  “那好,你今晚記得回來要親我一下啊,你昨天晚上都沒有親我,我要你今晚一起補回來,這今天晚上你要親我兩下了。”黃凌屈著小手指說道。自從那天陳天明親了黃凌之后,她就開始要陳天明每天晚上都要親她一下,要不就會沒完沒了。
  “黃凌,我們不要這樣。”陳天明為難地說道。
  “哼,我不管,反正你不親我,我就告訴我媽,說你非禮我親我,還,還摸我。”黃凌紅著臉說道。這些話她肯定不敢和她媽媽黃娜說了,不過,她想說這些話來嚇嚇陳天明,讓陳天明就范。
  陳天明聽黃凌這樣說一臉的惱氣,“你,你怎么這樣啊?你不要亂捏造事實。”黃凌說的是什么話啊,應該是她非禮他,她親他摸他?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不過,如果黃凌這樣說的話,那別人肯定會相信地的,誰會相信黃凌一個女學生非禮男老師啊?相信的人,估計不是白癡就是傻子。唉,還是認命!
  黃凌嘻笑著“我不管,誰讓你不聽我的話,我已經對你很不錯的了,讓你親我,你知道外面有多少男孩子想跟我好,我都沒有理他們嗎?”黃凌越說越有點惱火,好象她看上陳天明是陳天明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哼,我才不要這樣的不錯,我寧愿你跟別的男孩子好也不要來搞我,現在就是小紅都已經讓我頭疼了,如果再加上你這個調皮鬼,那真的是麻煩。陳天明暗想。陳天明沒有再說了,他轉過身子離開黃凌的房間。
  “老師,可要記得今晚噢,如果你不過來親我,我明天就要好好地罰你。”黃凌高興地對陳天明叫著。
  天,我招誰惹誰啊,我是來保護人的,不是被人欺負的。陳天明一邊走著一邊想道。他走到了黃娜的房間,輕輕地敲了一下門。
  “進來,”里面傳出了黃娜的聲音。
  陳天明推開門,然后進去,發現黃娜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天明,你來了,快,過來坐。”黃娜發現陳天明來了,親昵地招呼陳天明坐在自已的旁邊。
  陳天明還是坐在黃娜的對面,說道“娜姐,你今天晚上有什么應酬,幾點出發?”因為是晚上外出,所以陳天明覺得還是讓自己親自跟著去比較安全一點,反正今天是星期五,黃凌不用回學校。
  “是這樣的,我今天晚上要參加一個商界聯盟的酒會,這次酒會z市的一些龍頭企業和一些政府官員還有其它的商人也來參加,所以我想去參加一下。”黃娜對陳天明說道,現在為了考慮到安全的問題,她一般是不參加什么應酬,但這次的酒會非常重要,對她以后的生意也有影響,所以她肯定去的。
  “那沒有問題,我讓阿國和彥青、小綺留下來看著黃凌,我帶你的一些保鏢去就行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那好,你把沙發上的西裝試裝一下,看合不合身?我不知道你穿的碼數,只是憑著我估計買的,反正不合身可以換。”黃娜指著旁邊的一個袋子說道。
  “我試穿西裝?”陳天明指著自己的鼻子奇怪地說道。
  “是啊,這西裝是給你買的,你不穿一下怎么知道合不合身啊?”黃娜笑著說道。
  “我不喜歡穿西裝,再說,我自己也有西裝,娜姐你的心意我領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現在的天氣還沒有需要穿西裝,再說,自已也有西裝,不要黃娜給自己買。他知道一個女人給男人買衣服代表著關系不尋常,所以,他更不能要。
  黃娜見陳天明不肯要那西裝,于是說道“這西裝是給你今晚穿的,這算是工作的需要!”
  “本作品!工作的需要?你的保鏢也穿嗎?”陳天明說道。黃娜不會也想把自己的保鏢包裝成統一衣服像電視上的什么超級保鏢似的,一出場就吸引大家的眼球。
  “不,我的保鏢還是穿以前的衣服。”黃娜搖搖頭,說道。
  “那為什么我要穿呢?”陳天明不解地問道。
  “因為你今天扮演我的男伴去參加啊,你如果不穿上西裝打扮得體面一點,怎么能做我的男伴呢?”黃娜說著輕輕把左腳翹在右腳上,那裙子的輕擺讓陳天明看到她潔白的大腿,不由讓陳天明的眼睛一亮。
  “我當你的男伴?”陳天明呆了,自己不是保鏢嗎?怎么又成了男伴?
  黃娜見陳天明一臉茫然的樣子,笑著說道“是這樣的,今天晚上的酒會是要男女相攜參加的,現在快去參加酒會了,我哪有時間找一個男伴啊。再說,找別的男伴我放心不下,如果有人在酒會里對我不利的話,別的男伴是保護不了我的,所以,我干脆找你當我的男伴,既可以讓我參加酒會,又可以保護我,這可是一舉兩得啊!”
  其實黃娜哪是沒有找到男伴,她只是想陳天明當她的男伴而已。像她這樣的美女,只要勾勾手指,就有很多男人排隊過來了。她連衣服都可以為陳天明準備,哪會沒有時間找不到男伴和她參加酒會呢?她就是想借這個機會與陳天明一起。
  而陳天明也沒有想到這么多,他覺得黃娜說得也很有道理,如果有人在酒會對黃娜不利的話,而自己只是在遠遠地看著,那根本是保護不了黃娜,如果讓自己近身地在黃娜的旁邊跟著,別人想對黃娜下手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好,我回我的房間換一下西裝看看合不合適?”陳天明點點頭,接著站起來拿著沙發上的西裝想回自己的房間換一下。看著這西裝都是英文,估計是進口貨,不知道要多少錢呢?陳天明在心里想著。
  黃娜見陳天明要走,急忙說道“天明,你干嘛這么費事啊,你到我房間的衛生間換不就行了嗎?”
  “在你這里換?方便嗎?”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這畢竟是黃娜的閨房,自己在她這里換衣服好象不大好?
  “對啊,你就在我這里換,走來走去的,多費時間,你進去換,換了出來讓我看看合不合身,”黃娜笑吟吟,在她的心里她一直沒有排斥陳天明,她的這房間里,已經有很多年沒有男人進來過了。
  陳天明見黃娜執意如此只好拿著西裝進了衛生間。一進去關上門,他就呆了,因為他發現衛生間右邊的洗衣機上有女人剛換洗出來的衣服,有長衣褲和底衣褲,長衣褲在下面,底衣褲在上面,看著那罩罩的型號,他估計是黃娜的。
  因為這里面的房間都是有衛生間的,誰會跑到黃娜這里洗澡呢?想到這里,陳天明不由地走近仔細地看了起來。罩罩是黑色的,那圓鼓鼓的形狀就是蓋著黃娜的酥峰,哇,好大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黃娜的尺寸應該和范文婷的不相上下,可能黃娜的還要大一些。黃娜和范文垮相比,兩個人都有一種好象天生的媚性,不過,可能是因為黃娜有錢一點,裝扮起來有時感覺帶有一種高貴。
  那條小底褲卻和大罩罩有著很大的區別,它太小了,感覺都沒有罩罩一半大,m的,罩罩用這么大,下面的底褲卻這么小,不知道能不能蓋得住下面的芳草地。陳天明在心里淫蕩地想著
  正文第455章車里的曖昧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1本章字數:3807
  這是一條紅色的蕾絲小底褲,底邊是花紋,中間好象薄了一些有點透明的感覺,如果穿上去一定能看到里面的芳萃地。陳天明淫蕩地想著。不知道有沒有帶上主人的什么物體呢?倒如什么毛啊,什么線之類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又仔細地看著,他把那蕾絲小底褲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還是沒有發現自己要找的東西。
  他有點失望了,但是看著這誘人的小蕾絲,陳天明的心里不由起了興奮,他感覺自己的下面有了反應,好想把它抓在手里好好地玩弄一下。但他想著自己進這里來是換西裝的,不是來弄這種東西的,于是,他才收起自己的念頭,拿出袋子里的西裝換了起來。
  當陳天明走出衛生間時,黃娜的眼睛不由一亮,面前的陳天明太俊了。穿上西裝的陳天明氣宇軒昂,風不凡,特別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貴,這讓黃娜所說不出來的。如果不是黃娜知道陳天明的身份,她還以為陳天明是哪國的王子,或者是哪個富翁的公子。
  “怎樣?感覺可以嗎?”陳天明見黃娜在呆呆地看著自己,不由地問道。難道自己穿的這衣服不好看,讓黃娜這樣看著,好像看動物園里的大猩猩似的,讓自己渾身不舒服。
  “好看,很好看,這西裝就好象是為你訂做似的,看來我的眼光還是可以的,為你挑了這套西裝,天明,今天你一定是酒會的亮點,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注意你。”黃娜笑著說道。地好像有點后悔讓陳天明跟著自己,怕他被人搶去。
  聽黃娜這樣說,陳天明也就放下心來,“那就好,我還以為難看呢,怕配不上你,讓你在酒會丟臉那就不好了。”
  “是我配不上你,讓你這個年輕人配我這個老太婆,”黃娜調侃著,“天明,你等我一下,我也去換衣服,”說完,黃娜走到自己的衣拒里拿出一套和陳天明同顏色的黑色套裙,然后走進衛生間。
  不一會兒,黃娜也從衛生間走了出來。陳天明抬頭一看,心里猛地一跳,眼前的黃娜太艷人了,一套黑色的西裝套裙顯得她端莊高貴,衣領有點低,但卻不能讓人看到她里面豐滿的酥峰,只是看到旁邊的邊沿,讓人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緊緊的裙子裹著圓滾滾的屁股主,裙子下面是一雙穿著肉色絲襪的長腿,如象牙般亭亭玉立。
  “怎么樣,我這身打扮可以配得上你嗎?”黃娜自豪地說道。
  她自我感覺自己穿這套西裝裙最好看,所以,她才在外面給陳天明買了一套和她這西裝裙配襯的西裝,這樣,兩個人的衣服就如情侶套裝了。
  “好看,我差點以為是仙女下凡呢!”陳天明由衷地贊道。黃娜穿這衣服真的是很好看,把她高貴典雅的氣質勾勒出來。
  “你的口里抹了蜜糖,”黃娜對陳天明嬌笑著。當她聽到陳天明的贊美,心里是非常高興的。“現在是七點,酒會是點開始,不過我們一定要提前,在點前到。”黃娜看了看墻上的鐘,于是說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坐一會,我下去安排一下,一會就和你去。”陳天明想起自己的衣服還在衛生間里,想去拿回來。
  “你的衣服先不管了,今晚回來的時候你再拿,大概十點左右我們就回來了。”黃娜好象知道陳天明要拿衣服,便對他說道。
  “那好,我先下去安排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下到樓下,讓林國、張彥青和詹倚留下來,他帶一、二、三號保鏢和吳祖杰去參加酒會,開三輛車去。準備好后,陳天明便打電話讓黃娜下來出發。
  黃娜接到陳天明的電話后,便下了樓,然后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天明,我們可以走了嗎?”
  “可以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坐在中間的那輛車里,”陳天明點點頭說道。聽陳天明這樣說,黃娜就走出大廳,上了中間的一輛小車。陳天明見黃娜上車了,便揮揮手,說道“大家上車!
  吳祖杰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地說道“老大,你今天穿的這西裝好帥啊,什么時候買的,平時都沒有見你穿過的?”
  “這,這……你問這么多干什么啊,是不是吃飽沒事干啊?”
  陳天明被吳祖杰問得答不出來,他只好故意裝作生氣地對吳祖杰說道。
  “老大,你有沒有發現,你和黃董穿的西裝裙是一套的,你們穿的是情侶裝。”吳祖杰繼續小聲地說道。
  “去你的,你才情侶裝,還不快點上車,小心我敲你腦袋。”
  陳天明舉起自己的手向吳祖杰揮了揮恐嚇著。
  吳祖杰見陳天明生氣了,便吐吐舌頭跑上了第三輛車。陳天明見大家都上車了,他也往第二輛車走去,按照安排,他是坐林國以前坐的位置。“情侶裝?好象有點像噢,黃娜的是黑色,我的也是黑色,好象衣服的樣子也挺像,只不過她的是裙,我的是褲,”陳天明一邊走著一邊自言自語。現在,他發現吳祖杰說得好象有點道理,不過,自己不是做黃娜的男伴嗎?衣服差不多也是可以理解的。
  陳天明走到車前,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天明,你到后面來坐,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一下。”黃娜見陳天明要坐在前面,突然對他說道。
  “噢,”陳天明見黃娜這樣說,只好點點頭把車關上,來到后面的車座位上。“什么事?”陳天明問黃娜。
  “你讓他們開車,我們在車里慢慢說,”黃娜笑著說道。
  “那好。”陳天明按了一下耳麥,說道“我們出發。”在陳天明的號令下,三輛車開動了。
  “有什么事情嗎?黃董,”陳天明對黃娜說道。
  “是這樣的,因為你今天做我的男伴,所以你不能在前面坐,如果讓人發現你是假冒的,我會很沒有面子。”黃娜向陳天明解釋著。
  陳天明明白了,黃娜的意思是說哪有自己的男伴不和女伴一起坐呢,“我明白了。”
  “還有,以后你保護我的時候,你不要離我太遠,你就坐在我旁邊就行了,這樣我才安全一點。”黃娜說道。
  “噢,”陳天明點點頭。
  因為司機在,黃娜也就沒有和陳天明說什么,她只是用自己的腳輕輕地碰著陳天明的腳。開始陳天明還以為黃娜要跟自己說什么事情,當他看著黃娜的時候,她那雙眼金情似的看著自己,且頭輕輕地一點,算是對陳天明打招呼。
  天,用腳引誘我?陳天明邊想邊把自己的腳挪開了一下,不讓黃娜碰到。但是,黃娜并沒有就此罷休,她把自己的手放在陳天明與她的大腿之間,然后用她的指甲輕輕地刮著陳天明的大腿側邊。
  陳天明見黃娜用指甲刮著自己的大腿,于是不滿地看了黃娜一眼,可是,這一次黃娜卻沒有看他,她看著前面,好象專心地看著外面的路。如果不是自己的大腿一直傳來酸酸癢癢的感覺,陳天明還以為不是黃娜干的。
  坐在黃娜右邊的陳天明不經意地看了黃娜的酥峰,從她的西裝領往下看,看到她那深深的乳溝,只是可惜在車里面沒有什么光線,不能很好地看著她皮膚的白皙。并且司機在前面開車,陳天明怕自己這齷齪的行為讓司機發現,于是他又把自己的頭扭過來,裝作看著外面的情況。
  還是被黃娜刮著大腿的陳天明心里突然起了一陣燥熱,他想到了剛才在衛生間里黃娜的那條黑色蕾絲小底褲,那薄薄小小的絲布讓他的下面有點反應了。特別黃娜就在陳天明的大腿旁邊劃著,那地方與自己的下面只是隔著一條大腿而已。
  陳天明想過自己往外面坐一點,但是自己本來就是坐在外面的位置上,如果太明顯的往外面車門靠,一定會引起司機的懷疑。但是,自己的大腿老是這樣讓黃娜刮著挑逗自己,那也不行啊。自已的下面已經開始反應了,如果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把褲子頂得高高,丑死人的。
  想到這里,陳天明干脆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放下,然后放在自己的大腿旁邊,推了一下黃娜的手,暗示她不要再搞自己的大腿了。
  黃娜見陳天明的手放下來,她是沒有再搞陳天明的大腿,但是,她用自己的小虎口夾住陳天明的手,然后用中指輕輕地劃著陳天明的掌心。頓時,陳天明的掌心馬上傳出了比大腿更酸的感覺到大腦。
  天,怎么這個黃娜越鬧越不成樣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他想到自己的手慢慢拉出來,但手被黃娜用力地按著拉不出來。
  如果自己大力肯定行,但這樣的動作太大,可能會讓前面的司機發現。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用手合了起來,把黃娜的手指合在自己的手掌中,不讓黃娜的手再動。
  這一次,黃娜沒有動了。因為她的小手被陳天明的手抓著,感覺自己的心好象跳得特別厲害,這種感覺就好象當年自己初戀心跳的感覺。想到這里,黃娜的小臉不由紅了起來。還好,車里比較暗,誰也沒有發現在她臉上的變化。
  捏著黃娜柔軟的小手,陳天明的心里也不由地起了一陣蕩漾。
  黃娜的手就如一塊軟玉般,捏在手里特別舒服,那種滑滑軟軟的感覺,讓他心里有一種不想放手,想一輩子都這樣抓著的感覺。
  而在前面的司機哪知道后面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因為光線的問題,他也沒有辦法通過側后鏡看到后面車里的情景
  正文第456章只是小白臉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3本章字數:3847
  老大,我們到了,請指示。陳天明的耳麥里傳出吳祖杰的聲音。
  吳祖杰的聲音把陳天明驚醒了,他發現自己還抓著黃娜的小手。天,握著握著,車到了酒店都不知道。陳天明急忙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然后按了一下耳麥,說道:“小杰、一號,你們先下去看一下。”
  過了一會,陳天明的耳麥又傳來了聲音,“老大,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陳天明聽到沒有什么情況,便對黃娜笑了笑,說道:“黃董,我們下去。”說完,陳天明先下了車,然后黃娜跟著出來。
  黃娜出了車門后,便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挽著陳天明的手臂,說道:“天明,我們進去。”
  “你放手啊,這樣讓人看到不好。”陳天明看了看四周,緊張地說道。
  “天明,你也太小心了,你現在是我的男伴,我不挽你的手挽誰的啊?還有,你要對我親密一點,要不別人會笑話我的。你現在開始要叫我娜娜,連娜姐也不能叫。”黃娜囑咐著陳天明。
  “好,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早知道當個男伴這么麻煩,自己就不當了。
  當黃娜挽著陳天明的手臂出現在酒會上時,大家紛紛把目光投到陳天明和黃娜的身上。女的盯著陳天明那帥臉心動不已,男的盯著黃娜胸前的高峰不放。現在,黃娜他們倆人已經是全場的焦點了。
  “娜娜,你怎么現在才來啊?一個大腹便便約有四十歲的胖男人走到黃娜的身邊埋怨說道。
  黃娜看到前面的這個男人,眉頭馬上皺了起來,“華董,不是說點才開始嗎?我現在來還早呢!”
  “哈哈,是的,是的,還是娜娜能說會道,我什么時候都不是你的對手。”那個叫華董的人一邊笑一邊貪婪地看著黃娜胸前的高挺。陳天明看在眼里不由地起了厭惡之心,m的,自己長得像個豬頭一樣,還學人家當色狼,如果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我看你一定會伸出自己的豬手非禮黃娜。
  這時,那男人也發現了黃娜身邊的陳天明,特別是他看到黃娜挽著陳天明的手臂,臉色突然一變,“娜娜,你身邊的是誰啊,不給我介紹一下嗎?”因為黃娜在行內是出名的清高,不愛搭理一些同行,以致那些色狼對黃娜都是虎視眈眈。
  主要的原因是黃娜現在是單身,帶有一個女兒,這樣如虎之年的女人不可能不需要床上的伴侶,所以,大家一直在盯著黃娜,想嘗嘗這個美艷的女人。現在這男人發現黃娜身邊出現了男人,心里更是起了戒心。
  “噢,天明,這個是我們m市三大企業之一的華美集團的董事長華理董事長。”黃娜向陳天明介紹著這男人。“華董,這是我的朋友,陳天明,是一間公司的老總。”黃娜故意把陳天明晃了一下,沒有具體介紹是什么公司。黃娜說完,故意緊緊地靠著陳天明,她那豐滿的酥峰也緊緊地壓著陳天明的手臂,讓華理看得眼珠快要掉出來。
  “你好,陳總,”華理向陳天明伸出手。雖然剛才黃娜的惹火動作讓他看著火冒三丈,但他也是一個身家上10億的總裁,至少禮貌他還是懂的。
  “你好,華董,”陳天明見華理向自己伸手,只好也向他伸出自己的手。剛才黃娜用她的酥峰壓著自己,讓他的心里不由一蕩,m的,大就是大,只是這么一壓就讓自己的下面興奮了。
  “陳總在哪里發財啊,”華理想試探陳天明的底細,自己追了幾年的獵物讓人搶了,至少也要知道這人是什么來頭,如果沒有什么來頭,那自己就要對他狠狠地打擊,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搶過來。
  “談不上發財,只是在外面混口飯吃,陳天明笑了笑說道,他才不會把自己的底細告訴華理。
  “哈哈,陳總挺會開玩笑。”華理哈哈大笑,看來,陳天明是不想告訴自己他的情況了。
  黃娜不想和華理聊得這么多,于是,她對陳天明笑道:“天明我們去那邊看一個朋友。”說完,不由分說地把陳天明拉走了。
  華理看著陳天明和黃娜親密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出了。不過,他也知道黃娜不是省油的燈,硬來不得。如果不是的話,他早就對黃娜來硬的了。
  “你帶我去看什么朋友啊?”陳天明問黃娜。
  “我沒有帶你看朋友。”黃娜搖著頭說道。
  “那你剛才那樣說?”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我是為了擺脫那個華董,他討厭死了,老是纏著我,如果今天不是你幫我當擋箭牌的話,我肯定又是被他纏著。”黃娜生氣地說道。這次她讓陳天明做她的男伴,也是有這樣一個目的,幫她擋一下那些無聊的色狼。華理是這群色狼里最離譜的一個,長得最丑,但又最會纏人,仗著自己有幾個錢自以為了不起。
  “看來那個豬頭華董挺喜歡你的嘛,”陳天明看著黃娜特別討厭華理,他的心里也特別高興。不過,他還是要故意拿黃娜來開一下玩笑。
  “你都說他是豬頭了,我會喜歡這樣一個豬頭嗎?”黃娜聽陳天明這樣說,她也惱火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笑了一笑,說道:“呵呵,這個難說啊,你沒有聽過情人眼里出西施嗎?你也可以把豬頭當成西施的啊!”
  “天明,你再說我可是要生氣了。”黃娜板著臉說道。
  “不說了,老板,你別生氣,我可是拿你薪水的,如果你到時不給我錢,我可是要喝西北風了,我家里可是有個老婆十個孩子的啊。”陳天明夸張地說道。
  “去你的,誰會相信你有這么多老婆和孩子,”黃娜笑著在陳天明的肩膀上打了一拳。她那燦爛的笑容讓旁邊的男士不由眼睛一亮,他們很少看過黃娜笑,特別是對一個男人笑,這好象是少有的事情。
  黃娜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在常樂賭場第一次見到陳天明的時候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好象覺得陳天明是自己已經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似的,所以她才在賭場上故意挑逗陳天明。而陳天明面對自己的美色一點也不辭色,這讓她好奇。
  在第二次見到陳天明的時候,她本來想讓保鏢把陳天明留下來的,但當她看到保鏢那為難的神情時,就知道保鏢們是沒有辦法留得住陳天明,這又讓她的心里更加好奇,因為這幾個保鏢都是她用重金請回來的。
  在她遇到威脅想再找多些人保護自己的時候,竟然發現安安保全公司里的人是林國和張彥青他們,聰明的她從賭場里就看到林國和張彥青他們是陳天明的手下,那么這安安保全公司的老板一定是陳天明。所以,她強烈要求安安保全公司的來保護她。
  在她家里第三次看到陳天明的時候,黃娜是控制自己心里的歡喜不露形色地與陳天明他們談保護的事宜。在林國和自己的保鏢比試中,又讓她大開了眼7,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一點私心選擇了安安保全公司是正確的。而她發現陳天明和他手下的武功這么高強,更是讓她對陳天明有種想依靠的感覺。
  特別是陳天明不為自己的美色和錢財所動,這讓她心里更是怦然心動,這樣的男人真的是太少了,現在讓她發現了,她是不會放棄的。所以,今天她讓陳天明當自己的男伴無疑是向外宣布陳天明是自己的男朋友。不知情的陳天明還蒙傻乎乎地當自己是保鏢似的扮演人家的男伴。
  這時,有一個主持人在酒店大廳的中央跟大家說一些客套支持的話,然后又說一些商業的事情。陳天明在旁邊聽是無聊至極,但又沒有辦法,他只好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拿起桌上的紅酒喝了起來。
  “天明,你是不是覺得很煩啊?”黃娜見旁邊陳天明這樣,不由關心地問道。
  “沒事,你聽你的,我在這里坐著就行。”陳天明說道。
  “我也不喜歡這樣的酒會,但是不參加又不行,要不人家會說你不合群。這樣的酒會只是方便大家玩玩而已,真正的生意不是在這里談成的。”黃娜說道。
  “我不懂這些東西,”陳天明搖了搖頭。這樣的場合可能對張麗玲有用,不過現在以他們公司的實力,是沒有資格參加這樣的酒會。
  “天明,我們去跳個舞?”黃娜見現在開始跳舞了,便對陳天明說道。
  “你還是和別人跳,我不大會跳。”陳天明拒絕了黃娜,他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所以更不想在這里跳舞。
  “你不跳我也不跳了,如果離你遠一點,有人對我不利那就麻煩了。”黃娜見陳天明不想跳,她也不去跳了。
  “娜娜,我可以請你跳過舞嗎?”一個胖手伸了過來,陳天明抬頭一看,是華理。
  “不好意思,你請別人跳,”黃娜搖搖頭,說道。
  “為什么啊?”華理的臉皮夠厚,不但不退,還勇往直前,一付非要和黃娜跳舞的樣子。
  “因為我一會就要和她跳。”陳天明白了華理一眼,m的,當自己不存在啊,好歹自己也是黃娜的男伴,他要請自己的女伴跳舞,應該要問一下自己啊。
  “你?”華理看著陳天明說道。他后來想了想,覺得陳天明只是帶個“總”的,應該不是很有錢的那種。并且他一直在觀察著陳天明和黃娜,發現陳天明對黃娜的話惟命是從,黃娜說什么就是什么。看這架式,華理就猜出陳天明一定是黃娜養的小白臉,仗著自己長得可以吃軟飯的那種
  正文第457章你是吃軟飯的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5本章字數:3950
  “是啊,是我,華董有什么意見嗎?”陳天明笑著對華理說道。就是我怎樣啊,豬頭,※的,以為自己有幾個錢就了不起嗎?長得丑不是你的錯,但丑成這樣,還出來現世就是你的錯了。
  “沒,沒有什么意見。”華理吞吞吐吐地說道。
  “娜娜,我們去跳舞,”陳天明走到黃娜的身邊,溫柔地說道。
  “好,”黃娜見陳天明主動地邀請自己,高興地點點頭,接著陳天明走到大廳里跳起舞來。
  陳天明挽著黃娜,感覺特別地舒服。黃娜的身體與李欣怡是不一樣的,相對黃娜來說,李欣怡是苗條型,而黃娜是豐滿型的。他感覺到自己的手在黃娜的身上如摸到棉花似的,特別舒服。
  黃娜身上發出的香味也讓陳天明有點暗暗陶醉,這種女人香不知道黃娜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反正就是特別地好聞。而現在自己近距離地看著黃娜的胸前,雖然不是盯著看,但時不時的眼光還是讓陳天明看到黃娜里面的乳溝,還有小半截白嫩的胸脯。
  音樂停了下來,陳天明和黃娜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天明,你的舞跳得不錯嘛,怎么說自己不會跳呢?”黃娜埋怨著陳天明。
  “你跳得才好呢,不知道有多少色狼盯著我看,陳天明說道。
  “盯著你看?”黃娜懷疑自己聽錯了,那些色狼不是盯著自己看嗎?怎么會是盯著陳天明看啊?
  “是啊,他們盯著我看,想把我拉開,好讓他們和你跳啊!陳天明笑著向黃娜解釋。
  “嘻嘻,你啊你,說話說一半留一半,讓人聽了誤會。我還以為那些色狼喜歡你呢?”黃娜對陳天明嬌叱道。“天明,你看你這張嘴都不知道哄了多少女孩子,你給我坦白說,哄了多少個?”黃娜可能是因為喝了酒,臉紅撲撲地特別可愛。
  “天啊,你怎么這樣說我啊,我哪有哄女孩子啊,”陳天明搖搖頭不肯承認。這世上哪有自己做了壞事還在街上喊自己做了壞事的。
  “我才不信呢!”黃娜不相信地說道。突然,黃娜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前面穿黃色西裝的人就是佐藤家族的佐藤木。
  陳天明聽黃娜這樣說,急忙抬起頭一看,只見一個穿著黃色西裝的青年,長得挺帥氣,但臉上有一種讓人覺得猥瑣的感覺。
  佐藤木也發現了黃娜和陳天明,特別是他看到陳天明就想起自己那十幾個手下被干掉,心里的火就起來了。于是,他故意走到黃娜的身邊說道:“黃董,你今天好漂亮啊!”雖然佐藤木表面在笑,但他的心里對黃娜恨之入骨,還有陳天明,如果不是他在那晚阻止自己,那自己也不要花多兩千萬找魔王他們幫忙。
  “佐藤先生,你過獎了。”黃娜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她明知道佐藤木要害自己,但表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
  “這位是?”佐藤木恨恨地看著陳天明說道。
  “我是專門打狗的,可惜那晚有一些狗到黃董的家里,沒有全被我打死,跑了幾只,特別是那只黃毛狗,下賤的要命。”陳天明看著佐藤木的黃色西裝笑著說道。反正他又不是什么公司的大老板,所以對這種木日狗是不用客氣的。
  “你……”佐藤木知道陳天明在說他,氣得咬著牙說不出聲音來。
  “哈哈,”陳天明大笑著。
  “誰在最后笑,才是真正的笑。佐藤木瞪了陳天明一眼,狠狠地說道。
  “是嗎?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十幾只狗都撒不了野,現在剩下幾只沒用的狗,不知道能不能笑到最后呢?”陳天明冷冷地說道。“不要以為你們被木日的就很了不起,其實你們連狗都不如。”
  “你,你走著睢。”佐藤木氣呼呼地轉過身子走了。那天晚上他與陳天明交過手,知道自己不是陳天明的對手,再說,這么多人在這里,也不可能敢在這里公開動手。
  “天明,那天晚上是他嗎?”黃娜擔心地說道。
  “是的,我從他說話的口氣可以聽得出來,再說,我從他的眼睛里也可以看到,一個人不管怎樣偽裝,眼睛是偽裝不了的。”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剛才他看到佐藤木的眼睛就斷定是那晚那個蒙面人。
  陳天明抬頭看了那邊佐藤木一眼,發現他正拿著手機打電話,并且時不時地回過頭看自己這邊。難道是在說我們?陳天明在心里想道。突然,陳天明想起佐藤木還和m市的黑幫勾結,他可能是找別人來對付自己。想到這里,陳天明也從口袋里拿出耳麥,小聲地說著。
  “天明,怎么了?”黃娜看陳天明的神情好象有點不一樣,她關心地問陳天明。
  “沒什么,你和你的朋友聊聊,要走的時候告訴我一聲就行了。”陳天明搖搖頭,笑著說道。
  這時,黃娜生意上的朋友也過來與她打招呼,并紛紛地向她和陳天明敬酒,雖然說黃娜與陳天明都盡量少喝,但也喝了不少的酒。
  “天明,你在這里坐坐,我跟那邊那個朋友打個招呼,”黃娜對陳天明婉愉地笑了笑,便走到旁邊的桌子與那邊的幾個男女說著話。
  華理又不知道什么時候冒了出來,他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陳總,我和你說兩句話好嗎?”
  “好,請說,”陳天明一邊點頭,一點看著前面的黃娜,這么近的距離,就算發生什么特別的事情,他也是可以馬上沖過去保護黃娜,所以不影響他和華理的說話。
  “你跟著娜娜,是不是她給了你錢?”華理問陳天明。
  “是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反正他是開保全公司的,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不給錢自己怎么去保護啊,公司還有很多兄弟要吃飯呢!
  “給你多少?”華理繼續問陳天明。小說c
  “華董,這是商業的秘密,我是不應該告訴你的。”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你說得也對,這是秘密,”華理想想也是,人家吃軟飯的怎么可能把自己賺多少告訴別人呢?“那我們來做一個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陳天明不懂地問道。
  “你說你要多少錢,才能離開娜娜。”華理說道。
  “多少錢離開娜娜?”陳天明聽糊涂了,華理說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陳總,大家明人不說暗話,你和娜娜在一起不是為了錢嗎?這樣,我也給你一樣的錢,你離開娜娜。你不離開也可以,你幫我放點藥,把娜娜迷倒,然后讓我干一次,我一樣給你這么多錢,怎么樣?你合算。你們這些吃軟飯的不是為了錢嗎?你上了娜娜的人拿了娜娜的錢,再做一下兼職可以賺兩份的。反正等娜娜醒來后她也不知道是誰上了她,你就說是你就行了。嘿嘿!”華理正在幻想著自己在床上干黃娜的情景,自己上了黃娜后她還不知道,還以為是陳天明上她的。爽,這樣的事情爽!華理淫蕩地想著。
  陳天明越聽越生氣,無恥加下流的華理,當自己是小白臉吃軟飯拿錢,還叫自己用**把黃娜迷倒好讓他上,這個人真的是仗著自己有錢無法無天了。如果不是在酒會上,陳天明真想一拳就把他打暈。
  “怎么樣?陳總,你考慮得怎樣?”華理見陳天明沒有說話,還以為陳天明正在考慮,他在心里暗想自己有戲了。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
  “老大,外面突然來了一些車和人,感覺有點不正常。”手機里傳出吳祖杰的聲音。
  “我知道了,一會再給你打電話。”陳天明邊說邊掛了電話。
  華理見陳天明把電話掛了,又急著問陳天明,“陳總,你考慮得怎樣啊?”
  看著華理那丑惡的臉,陳天明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他靈機一動,擺擺手說道:“華董,有錢誰不想賺啊,這事要慢慢從長計議。”
  “是的,是的,要從長計議,只要讓我上了娜娜,我出幾百萬也沒有問題。”華理高興地點著他的那胖腦袋。他聽陳天明這樣說,知道陳天明對這種事情有意思了。哼,吃軟飯的不就是為了錢嗎?自己有錢給他賺,他不可能不賺的。
  “那你先回你的座位上,到時我們再聯系。”陳天明對華理說道。
  “好,這是我的名片,你事就可以給我打電話。
  華理邊說邊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陳天明。
  “好,你等我的消息。”陳天明奸笑著接過華理的名片。m的,想不到華理連這樣的事情都想得到,如果是普通人聽到華理給幾百萬的話,可能會心動,但自己聽了讓自己覺得華理非常可惡。
  華理笑瞇瞇地捧著自己的大腹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不一會兒,黃娜也回來了。“天明,華理和你說什么啊,好象說得挺高興的。”黃娜在那邊就發現了華理和陳天明有說有笑的,不由奇怪地問道。
  “說你,”陳天明笑著說道。
  “說我?說我什么啊?”黃娜更是奇怪。
  陳天明便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了黃娜,本來他是不想告訴黃娜的,但想著黃娜以后經常和這樣的人打交道,還是告訴她讓她早做防范為好。
  “什么,他竟敢說這樣的話。”黃娜恨得咬著牙憤怒地說道。
  這個卑鄙無恥的華理竟然對陳天明說這樣的話。
  “呵呵,所以你以后見到他可是要小心啊。不要讓人吃了也不知道,不過,你想讓他吃點苦頭嗎?就當剛才他淫蕩的懲罰,”陳天明陰陰地說道
  正文第458章我掉了重要東西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6本章字數:3851
  “想,”黃娜毫不猶豫地點點頭,當她聽到華理讓陳天明給她下**,然后再讓他上自己的時候,她真的有點想殺了華理的沖動。
  “那就好,你就按我所說的去辦就行了。”說完,陳天明在黃娜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天明,你真是一個壞家伙。”黃娜向陳天明嬌嗔地說著。
  “天,我可是幫你啊,你怎么這樣說我啊?”陳天明一臉的冤枉,現在的好人真是難做,自己幫了她,她還這樣說自己。
  黃娜看著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天明,你為什么不答應華理,他不是給你幾百萬嗎?”黃娜想知道答案。
  “我能答應嗎?做這種事情是生孩子沒屁眼的。”陳天明嚴肅地說道。如果自己答應華理的話,那自己就不是人了。
  “你是一個好人。”黃娜幽幽地說道。現在,她看著陳天明的眼神又多了一份柔情。
  陳天明笑了笑沒有說什么,他拿出手機給吳祖杰打了電話,“小杰,是我,你一會就這樣……”陳天明小聲地說著,好象怕被別人聽到似的。
  陳天明掛了電話后,便又與黃娜聊著天。過了不久,黃娜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時間也不早了,我想回家了。”
  “好,我們回去。”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巴不得早點回去,在這里都是一些他不認識的人,煩得要命。
  黃娜慢慢地站了起來,向華理招了招手。開始華理還不相信是黃娜在找自己,當他發現黃娜第二次向他招手的時候,他知道是黃娜在找他。于是,他高興地跑了過來,陳天明看到華理滿身肥肉跑步的樣子,就覺得特別好笑,看著華理現在的樣子就像電視上那些企鵝跑步。
  “娜娜,你找我啊?”華理興奮地對黃娜說道。
  “是啊,華董,剛才我的司機說我們的車壞了,你有沒有空送我們回家呢?”黃娜向華理嬌聲嬌氣地說著。
  “送你回家?”華理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自己今天有這么好的事啊?平時黃娜對自己可是愛理不理的,當他看到陳天明似是對他微笑的眼神時,他明白了,肯定是陳天明幫他說好話。
  “是啊,你不方便就算了。”黃娜裝著可惜的樣子。
  “方便,怎么會不方便呢?”華理急忙說道。他知道一定是陳天明做的好事,黃娜才會理自己,“今天晚上我和手下開了兩輛車來,走,我送你們回家,”華理高興地說道。
  “那我們走,”陳天明也笑著說道。于是,黃娜、陳天明和華理三人就往外面走了出去。
  佐藤木發現黃娜他們出去,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看著他那陰奸的樣子,一定是沒有什么好事。
  到了酒店的樓下,陳天明就感覺到有不少眼睛在盯著他們,不過他當作什么也沒有看到,只是小心地陪著黃娜,如果那些人現在就為難黃娜的話,那他也就不客氣出手了。不過,那些人可能不想在這里動手,沒有什么動靜。
  到了華理的小車旁邊,華理就急忙把車后門拉開,想讓黃娜進去,但是陳天明一個箭步就沖了進去,坐在后面,并且坐在中間。
  黃娜會意地對華理說道:“華董,不好意思占了你的位置,讓你坐在副駕駛位上。”說完,還裝出不好意思的樣子。
  “沒事,我就坐在副駕駛位上,”華理白了陳天明一眼,接著裝作沒事似的對黃娜說道。如果自己和黃娜坐在后面的話,那自己可以偷偷地摸著黃娜的手,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可卻讓陳天明破壞了。
  黃娜坐在陳天明的身邊,對他甜甜一笑。當車剛開出不久到一個街角多分叉路口轉彎的時候,黃娜突然大聲地叫了一聲,“停車!”
  司機聽到黃娜這樣說,急忙停住車。華理奇怪地問黃娜,“娜娜,你怎么了?”
  “我剛才掉了一件重要的東西在酒會上,我現在要回去拿,”
  黃娜邊說邊打開車門自己下了車,陳天明見黃娜下了車,他也急忙跟著下了車。
  “娜娜,我們送你回去拿啊,你下車干什么啊?華理著急地說道。
  “不用了,我們不麻煩你了,我們打的回去就行了,你先走黃娜向華理擺擺手,然后與陳天明快速往旁邊的街道走去。
  “這……”華理還想說什么,但黃娜與陳天明他們已經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陳天明見到了華理看不到他們的地方,急忙一把抱起黃娜,施展自己的輕功飛快地往那邊的街頭奔去。因為現在是晚上,街上也沒有什么人,并且他們穿的都是黑色衣服,并沒有引起別人多大的注意。
  一陣陣風往自己的耳朵邊吹過,黃娜只感覺自己像騰云駕霧似的,特別是她在陳天明的懷里感覺特別舒服,聞著陳天明男人的味道,她覺得自己像是到了天堂,一付非常陶醉的樣子。于是,她伸手樓著陳天明的脖子。
  不一會兒,陳天明便飛到了那邊的街頭,街頭那邊停著一輛車,是黃娜經常坐的第二輛車。陳天明奔到小車的旁邊,拉開車門,接著輕輕地把黃娜放了進去,他也馬上進去,然后急忙把車門關上,對前面的司機說道:“快點開車,回去。”
  司機聽到陳天明的話,急忙把車開動。“老大,后面已經沒有尾,另兩輛車也擋了一下那些人前進的速,估計現在他們也跟上了剛才你們坐的那輛車。”坐在副駕駛位的吳祖杰對陳天明說道。
  “呵呵,這樣能了好,小杰,你讓一號和二號他們把車開到前面的路口匯合,雖然我們不怕那些人,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不是我們和他們強拼的時候。”陳天明看著窗外笑著說道。
  “知道了,老大,”吳祖杰說道。說完,他用手按了一下耳麥小聲地說著。沒有過多久,另兩輛小車就一前一后地出現了。
  “天明,你說華理會不會有事啊?”黃娜有點擔心地對陳天明說道。
  “有事肯定是有事,只是看是小事還是大事,不過估計人家是不會要他的命,當發現我們不在他的車上時,估計只是教訓一下他而已。”陳天明痛快地說道。誰叫他說自己是吃軟飯的,還要**黃娜,這樣的人是罪有應得。
  黃娜聽華理不會死,她也放下心來,“活該,誰讓他這么可惡,是要讓他受點苦才行。”說著,黃娜又輕輕地把手放在陳天明的大腿上偷偷地劃著。陳天明見黃娜又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急忙抓住她柔軟的小手。
  黃娜正是想用這樣的辦法來抓住陳天明的手,她見陳天明已經抓住自己的手了,便開心地躺在車椅上。
  回到黃娜的別墅,陳天明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想不到在酒會里沒坐多久時間就過得這么快。“天明,你跟我上去,我有事情跟你說一下,”黃娜對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陳天明聽黃娜這樣說,便跟著黃娜上到了她的房間。一進黃娜的房間,黃娜便把自己的門鎖上,然后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天明,剛才嚇壞我了,我現在的腳還發軟,你抱我上床去躺一會!”
  那女人迷人的體香讓陳天明的心神不由一醉,特別是現在黃娜雙手勾著自己的脖子,她那挺拔的酥峰壓在自己的身上,讓自己有點興奮了。“你,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說嗎?”陳天明有點困難地說道。
  “我的事情就是要你抱我上床啊,”黃娜低著頭小聲地說道。
  “不行,你快放開我,自己上床。”陳天明搖著頭說道。
  “你剛才都抱我,為什么現在不抱我了,我好喜歡你抱著我的感覺,天明,抱抱我。”黃娜哀求著陳天明,剛才她在陳天明的懷里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娜姐,剛才抱你是情勢緊張,我現在不能抱你了,你快點放開手。”陳天明推了推黃娜抱著自己脖子的手,說道。
  “我不管,你如果不抱我,我就不放手。”黃娜和陳天明纏上了,如果陳天明不抱她,她是不放手的。
  陳天明看著這個貌似黃凌,性格也相似的黃娜沒有辦法了,怎么這母女倆都是這樣子,如果她們的目的沒有這到,她們就會纏著自己不放。唉,算了,反正現在又不是第一次抱她,剛才自己也是抱過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只好慢慢地半蹲著身子,輕輕地把黃娜抱了起來,然后向黃娜的床上走去。雖然黃娜看著豐滿,但陳天明抱在懷里感覺柔若無骨,并沒有多重的樣子。特別是現在黃娜輕閉著眼睛,小臉緋紅,紅艷的嘴唇微微張開,那付羞人的樣子讓他有種想親上一口的感覺。
  可陳天明還是不敢亂來,他輕輕地把黃娜放在床上,接著說道“行了,你可以放開手了!”
  “你把我再放進一點,我怕在外面摔下來,黃娜嬌聲地說道。她說這話時,好象臉更加紅了。
  陳天明聽黃娜這樣說,只好再輕輕地把她抱起,由于這次黃娜已經躺在床上,陳天明的手從黃娜的后背插了進去,讓他碰到了她罩罩后面的帶子。而由于黃娜躺下,她的西裝裙往上提了不少,讓陳天明看到她上面的大腿部分,雖然黃娜穿著襪褲,但陳天明還能感覺到她大腿肌肉的彈性。
  再把黃娜輕輕地放進一點,不知道是黃娜有意還是無意,她用力地勾了一下陳天明的脖子,陳天明站不住腳,往黃娜的身上倒去
  正文第459章暗有所指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7本章字數:3853
  “嗯,”黃娜紅著臉輕輕地哼了一聲出來。原來陳天明被黃娜這一勾,身體便往黃娜的身上倒去,而陳天明的臉正好倒在黃娜那豐滿的酥峰上。頓時,黃娜感覺到自己的酥峰被陳天明的臉壓得麻癢麻癢的,好象把她多年的火壓了出來似的。所以,她能不呻吟一聲嗎?
  陳天明面紅耳赤,黃娜那軟綿綿的圓球讓他的心里激起了萬丈波浪,他感覺自己的臉枕著黃娜的圓球,比自己枕的枕頭不知道舒服多少倍。軟軟的,有彈性的,還有香味,讓陳天明的下面硬了起來。
  于是,陳天明想把頭抬起來,他把手按著一個地方想立起來。“啊,”黃娜又是一聲輕吟,原來陳天明的手按在了她的肚子上,讓她的心里又起了一陣浪花。
  聽到黃娜的聲音,陳天明知道自己按錯了地方,他急忙把手按到了床想起來,但這次黃娜卻用雙手緊緊地樓著陳天明的腦袋,讓他的腦袋壓在自己的酥峰上,不讓他起來。
  剛才的只是輕壓,現在的是緊緊地壓著,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讓陳天明有點意亂情迷了。他的皮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掉在地上了,他只知道,被黃娜這樣弄得他的心里本來就有點火的他,現在更火了,那火慢慢地把他燒了起來,讓他忘記了一切。
  陳天明的手在黃娜的大腿上輕輕地摸了起來,雖然是隔著襪褲,但陳天明還能從自己的撫摸感覺到黃娜大腿的柔滑。他越摸越興奮,越摸越想摸,并且不由自主地往黃娜的大腿深處摸去。
  “啊!”黃娜感覺到陳天明的手往自己的芳草地摸了上來,害羞的她急忙用手把自己的那里捂住,不讓陳天明得逞。
  陳天明聽到黃娜的叫聲,還有被黃娜捂住前進的地方,他猛地一驚醒,立起身來。“天啊,我,我剛才做了什么?”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叫著。他被黃娜挑逗得熱火上身,興奮得連理智也沒有了,如果不是黃娜叫出那一聲和用手制止自己,自己真的是會要上了黃娜。看來,自己是要找個時間和自己的女人溫存一下,要不,自己遲早會被自己身體內的熱火燒壞了自己。
  想到這里,陳天明往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剛才我一時控制不了自己。”
  看著陳天明停止對自己的撫摸,黃娜心里有點后悔,自己不是想引誘陳天明嗎?可自己怎么在關鍵的時刻卻阻止了他呢?黃娜在暗暗地問自己。剛才由于女人的矜持讓她不由自主地制止了陳天明,并且她也有很多年沒有像這樣靠近過男人了,她的心里有點慌亂。
  “不,不關你的事。”黃娜搖搖頭,說道。黃娜紅著臉不敢看陳天明,雖然陳天明剛才只是摸著她的大腿,但也讓她有一種非常非常想要的感覺,這種感覺比以前自己寂寞時的感覺還強十倍。
  陳天明見黃娜沒有怪自己,他便向黃娜說道:“娜姐,我想回我的房間了。”
  “天明,你不可以再陪我一下嗎?”黃娜看著陳天明希翼地說道。
  “這,這不好,”陳天明看著黃娜胸前豐滿的酥峰困難地說道。他怕自己的定力不足,如果再和黃娜糾纏下去,自己可能會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黃娜。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那曾經被血黃蟻咬過的地方特別容易沖動,一看到女人一些特別的地方就會馬上反應。
  m的,這樣下去,自己怎么敢見人啊?不過,如果他經常和自己那幾個女人在一起運動的話,那他的下面就不會反應得這么強烈。唉,可能是由于有女人安慰它,它不寂寞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我不管,我就想你在我身邊和我聊聊天,”黃娜嬌媚地說道她那嬌情的樣子,讓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動。
  “就是聊聊天?”陳天明不相信地說道。如果只是聊聊天的話,那是無傷大雅,問題就怕黃娜像剛才那樣把自己的臉拉到她高聳的酥峰上,那是會害死自己的。不是他不想美女,而是他不敢惹黃娜,黃娜有錢有勢,自己身邊又有幾個女人,如果到時惹出禍來,那就不可收場了。
  聽陳天明這樣問,黃娜的臉不由紅了起來,“對啊,就是聊天,你以為是干什么啊?你這個流氓!”黃娜嬌叱著,好象剛才是陳天明撫摸她,是陳天明的錯與她無關。
  “那好,只是聊一會就行了。”陳天明說道。既然人家黃娜都這樣說了,自己如果不答應就顯得太小氣了。
  “那你坐下來啊,”黃娜小聲地說道。她見陳天明一起在站著于是叫他坐下來。
  陳天明聽黃娜這樣說,便想走到沙發那邊,反正沙發離床的距離也不遠,可以和黃娜說著話。
  “天明,你跑那么遠干什么,到我的床上來,快點。”黃娜的語氣有點命令似的,可能是因為她經常對自己的下屬發號施令!
  陳天明聽到黃娜那樣的口氣不由地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他還是走過來,輕輕地坐在黃娜的床邊,反正黃娜的床這么大,自己坐在床邊上一樣是離得很遠。不知道她這樣的床能睡多少個女人呢?陳天明暗暗地想著。
  “天明,你家里還有什么人?”黃娜問陳天明。
  “爸爸媽媽,還有幾個女朋友。”陳天明說道。
  “貧嘴,你什么時候才能正經一點。你的公司一年能賺多少錢啊?”黃娜以為陳天明故意開玩笑逗自己,于是笑罵著他。
  “我也不知道,我很少理這些錢,我們公司有人管帳的,不過聽說效益不錯,大家的。子過得很好。”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黃娜見陳天明不大理公司的錢,關心地問道:“管錢的那個人可靠嗎?不要到時把你騙了。”
  “可靠,是自己人來的。”陳天明笑著說道,張麗玲是自己的女人,如果自己的女人都不可靠的話,那外人更是不可靠。
  黃娜哪里知道陳天明的關系這么復雜啊,她聽陳天明說管錢的是自己人,也放下心來,“是自己信得過的人就好,像做我們生意的人,最怕是找了不可靠的人管錢,到時要哭也沒有眼淚了。
  “不會,不會,”陳天明擺著手說道。突然,他想起自己的衣服還在黃娜的衛生間里,于是急忙跑進去一看,天啊,自己的衣服全被黃娜扔進洗衣機里了,里面還有她的衣服。
  “天明,你干什么啊?”黃娜發現陳天明匆忙地跑進衛生間,以為他出了什么事情。
  “我的衣服怎么在你的洗衣機里了,我明明是放在一邊的啊,陳天明走出衛生間奇怪地問黃娜。
  “噢,我順手放進去的,等我洗了再給你送回去。”黃娜紅著臉說道。
  “你洗?”陳天明奇怪了,一個董事長還要自己洗衣服?
  “你,你的衣服讓別人洗,我不放心。”黃娜低下了自己的頭她是很少自己洗衣服,但她愿意為陳天明洗衣服。
  “這不好,讓你幫我洗衣服,我拿回家里就行了。”陳天明說的是真話,現在他公司里住著他的幾個女人,只要自己的臟衣服在房間里一出現,就有人幫他洗了,連是誰洗自己也不知道。
  “不用了,就當是我感謝你保護我的,”黃娜搖搖頭,說道能為自己喜歡的男人洗衣服,是一種說不出的樂趣。
  “我明天把這西裝還回給你,”陳天明對黃娜說道。
  黃娜生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你把這西裝還我干什么啊?我又不穿男人的西裝,這西裝就當是我送給你的就行了。”
  “那謝謝你了,”陳天明想了想,問黃娜:“這西裝多少錢啊
  “不貴,四萬多,還不夠五萬。”黃娜笑著說道。
  “什么?四萬多?”陳天明呆了,有錢人就是有錢人,四萬多的西裝還說不貴,雖然自己也有一點錢,但四萬多的西裝自己還是沒有買過。不過想著人家黃娜是百億富翁,這四萬多塊在她的眼里應該不算是什么。
  “是啊,這是進口名牌,你知道你穿起來有多帥嗎?今天晚上還有很多美女向我打聽你是誰呢,看她們的樣子是對你有意思了。
  嘻嘻。”黃娜笑著說道。不過,她也向那些女人說陳天明是有未婚妻的,打斷那些美女的念頭。
  “呵呵,過獎了。你也很厲害啊,華理為你舍得花一千幾百萬啊,可惜你不肯,要不我可是賺他一千萬。”陳天明也取笑著黃娜。
  “你敢,小心我收拾你。”黃娜說著一個踢腳,就一腳就陳天明踢了過去。但她忘了自己穿著裙子,這腳一張,中間那里就露出了空門,把她那下面露了出來。
  紅色,還是紅色。陳天明在心里大叫著。剛才他想看一下黃娜下面穿著什么顏色的底褲,想不到還是紅色,她剛剛換洗下來的小底褲不是紅色的嗎?為什么現在還穿紅色,難道她不知道老是穿同一種顏色衣服的人,心態會變老嗎?難道,她喜歡紅色?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黃娜見陳天明盯著自己的下面看,她低頭一看,發現自己下面泄光了,于是急忙夾住自己的雙腿,紅著臉說道:“看什么看?流氓!”說到這里,她的臉更紅了,誰叫自己把腳抬起來讓陳天明看啊?
  “看什么看?天,娜姐,你怎么這樣說我啊?我看一下你的房間都不行嗎?你看你那紅色的沙發,多好看啊!”陳天明故意把頭扭到一邊,看著紅色的沙發說道。突然,他想到黃娜的下面也是紅色的,自己這樣說會不會暗有所指呢?
  正文第460章喜怒無常
  書香屋更新時間:2009-2-80:01:49本章字數:3928
  黃娜見陳天明這樣說,知道他是故意說到別的地方去,但她也不拆穿他,畢竟那種事情說出來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情。
  “天明,你覺得姐姐老嗎?”黃娜擔心地問陳天明。她比陳天明大幾歲,所以在她的心里一直覺得這是與陳天明最大的代溝。
  “不老,你還很年輕呢,誰敢說你老,我就跟他急。”陳天明的花言巧語又開始出現了。
  “你別哄我開心了,”黃娜還是不敢相信陳天明不嫌她老,她可是比陳天明大好幾歲。
  “真的,我和你出去的時候,人家還問我,先生,你妹妹好漂亮啊!”陳天明夸張地說道。反正吹牛是不用本的,所以他再多吹一點也沒有關系的。
  “去你的,油嘴滑舌,都不知道你騙了多少女孩?”黃娜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高興地說道。雖然她知道陳天明可能是騙她,但她聽了還是覺得很高興,如果陳天明不嫌她老,那她就放一百個心了。
  坐了一會,陳天明便起身對黃娜說道:“娜姐,我要回我的房間睡覺了,明天還要和你一起去公司呢!”
  黃娜想了想,心疼地說道:“好,天明,今天晚上你也累了,你快點去睡覺,明天我們一起去公司。”說到這里,黃娜甜甜地對陳天明一笑,一付非常興奮的樣子。因為黃娜想著陳天明能和自己一起去公司,然后又陪自己下班,就算是丈夫也沒有這么多時間陪自己。現在,她倒希望陳天明保護自己的時間是一輩子,而不是一個月了。
  陳天明向黃娜道了晚安,便回去了。因為剛才那樣和黃娜聊天陳天明已經忘了要去黃凌的房間親一下她了。
  第二天,陳天明剛下樓,吳祖杰就拿來了一張報紙遞給陳天明說道:“老大,你看看今天早上的新聞。”
  陳天明接過來一看,發現報紙的頭版頭條寫著“華美集團董事長昨晚遇搶,身上財物被清洗一空。”陳天明看了里面的內容,原來華理被一伙蒙面人攔車搶劫,不但身上財物全被搶,還被那些人痛打一頓,現在醫院進行治療。看來,佐藤木的人發現里面不是黃娜他們,便拿華理來出氣了。唉,可憐的豬頭董事長,不知道現在會不會比豬頭更豬頭了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天明,你在看什么啊?看得這么入神,”黃娜也剛剛下樓,她看到陳天明在看著報紙,不由地問道。
  “唉,你那個追求者昨晚出事了,被人劫財,不知道有沒有劫色?”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把報紙遞給黃娜。
  黃娜看了一下,笑道:“他這種人哪會有人想劫他的色,看來昨晚真的是有人想對我不利啊?”黃娜幸災樂禍,還好那些人只拿華理出氣,沒有要他的命。哼,誰叫他對自己心懷不軌呢?
  “是啊,人家華董幫你擋災了,你是不是感動得要去以身相許啊?”陳天明調侃著。
  “瞧你說的,我才不喜歡他呢,我喜歡的人是誰,你是知道的啊!”黃娜邊含情脈脈邊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聽了黃娜這么露骨的表白哪會不知道啊,他剛好看到黃凌也下來了,急忙說道:“黃凌,早上好。”
  “哼,”黃凌看到陳天明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不再看他。
  天,我得罪你了?陳天明在心里喊道。
  “小凌,你不能這樣對自己的老師。”黃娜見黃凌這樣,不由地教訓著她。黃凌以前經常對自己的老師態不好,且喜怒無常,這些黃娜已習以為常。
  “媽,我肚子餓了,想吃早餐。”黃凌嘟著自己紅艷的小嘴對黃娜說道。
  黃娜聽黃凌說肚子餓了,心疼地說道:“好,媽馬上叫柳媽準備,你一會過來就可以吃了。”說完,黃娜馬上去讓柳媽把做好的早餐端到客廳的桌子上。
  “臭老師,你說話不算話。”黃凌見媽媽走了,便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地罵著。
  “我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啊?”陳天明一臉的茫然,黃凌這是什么意思啊?
  黃凌見陳天明還說沒有,氣憤地說道:“你還敢說沒有?不是說好你昨晚過我房間的嗎?你怎么不過來?”昨晚黃凌一直在等陳天明,等著等著自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天亮了。
  糟了,我怎么把這件事情忘了呢?陳天明在心里暗叫。“黃凌,我沒有忘,只不過是昨晚我太晚回來了,我怕打擾你睡覺,所以就沒有過你那邊。”陳天明急忙向黃凌解釋。
  “你可以把我叫醒嘛,我不是說了嗎?不管你多晚回來,都要過來看我,我的門又沒有鎖。”黃凌的臉色緩了一下,不過她還是有點埋怨陳天明。
  “我怕打擾你睡覺嘛,如果你睡得不好,不好看了,你會怪我的。”陳天明笑著說道。他見黃凌好象沒有剛才那么兇了,便放下心來。
  “切,什么人家不好看,我都不知道有多好看呢,想追我的人很多。”黃凌嬌憨地說道。
  “呵呵,我知道你是九中的美女了,快去吃早餐,你剛才不是說餓嗎?”陳天明說道。
  “不是,我剛才故意叫我媽走開,讓我可以好好地罵你的。小說n
  黃凌搖搖頭,向陳天明做了一個鬼臉。
  “唉,那你罵,罵完了好去吃早餐。”陳天明故意苦著臉說道。現在的他一付任由黃凌宰割的樣子。
  “撲哧”,黃凌抿著嘴笑道:“我知道你為我好,我不罵你了,不過你今晚一定要好好地親我,如果不是的話,我一定不會饒了你。”說完,黃凌舉著自己的小粉拳在陳天明的面前晃著。這動作與黃娜的特別相似,讓陳天明有種曾經相識的感覺。
  “小凌,快過來吃早餐。”黃娜在那邊叫著黃凌。
  “知道了,”黃凌馬上回應。“走,老師,我們去吃早餐!”黃凌邊說邊拉著陳天明的手臂往客廳走去。
  黃娜見黃凌現在好象很高興地拉著陳天明的手臂,不由奇怪地問道:“小凌,你不生你老師的氣了?”
  “媽都讓我要對老師好一點,我能不聽媽的話嗎?”黃凌做著鬼臉說道。
  “對,這才乖,這才是媽的好女兒。”黃娜見黃凌這么懂事,欣慰地笑著。可她哪知道剛才黃凌和陳天明發生的事情啊?
  “我當然是媽的好女兒。”黃凌說道。
  “你喜歡什么,媽給你買。”黃娜感動地說道。當她看到女兒這么乖,心里比做了一單大生意還要高興。
  “我不要什么,我只要媽媽上完班就馬上回來,不要在外面太勞累了。”黃凌搖搖頭說道。其實黃凌是想只要媽媽回來了,陳天明也就回來了,那晚上就有人陪她玩了。
  “乖,媽上完班就會馬上回來陪你。”黃娜激動得差點流淚了,這些年,她欠黃凌的太多了,所以,她一直想對黃凌補償,但不知道怎樣補償。
  “媽,你快吃早餐,你還要去上班呢!老師,你也是,快吃黃凌對著陳天明微微一笑,似乎另有深意。
  “好,大家都吃,阿國,你們也過來吃,吃完大家還要干活呢!”黃娜向那邊的林國他們叫著。
  今天保護黃娜的人還是和昨天晚上一樣,以陳天明的武功,吳祖杰他們跟著就行了,林國和張彥青留在別墅里保護黃凌。
  到了黃娜的公司,陳天明一看,25層樓,全是黃氏集團的下屬公司,果然夠氣派。到了一樓,一號保鏢就領著黃娜他們到了黃娜的專用電梯,不一會兒,黃娜和陳天明他們就到了最高層,因為黃娜的辦公室在25層。
  一進去,陳天明就看到里面有十幾二十個女孩在忙碌著,有的在接電話,有的在找著文件,有的在電腦上打著什么。
  黃娜見陳天明在看著,便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我的秘書助理,每一、兩個人負責我一間公司的有關事項,然后報到我的三個專職秘書那里,再由她們三人處理,最后再報到我這里來。”
  “那你是甩手掌柜?”陳天明問道。
  “如果是就好了,我也不用那么忙。”黃娜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其實我的下屬公司多,不可能一一兼管,每一間公司都有總經理的,但他們都還是要向我匯報一些公司的進展情況,所以這些秘書和助理就負責把他們匯報的情況整理,整理成簡單化,我最后負責審批。”
  陳天明想了想也是,100億,如果一億一間公司的話,那都有100間了,難怪黃娜要請這么多秘書和助理。
  “里面是我的辦公室了。”黃娜指著前面的房間說道。一號保鏢把門推開,里面并不就是辦公室,而是有一條很寬的過道,過道還有兩個門,一個是正門,一個是側門。“正門里面才是我辦公的地方,側門是我保鏢休息的地方,一般進來的人都要經過他們才能到我的辦公室。”
  這時,二號和三號保鏢推開正門,然后兩人就進去小心地查看了一番,確認沒有什么情況后,便請黃娜進去了。
  “天明,你進來坐坐,我辦公室里面也是很大的,我也經常叫阿國他們進來坐的。我辦公的時候,你可以在旁邊看報紙什么的。”黃娜怕別人誤會,于是故意對陳天明說道。
  “好,”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也想進去看看黃娜里面辦公室的情況,看看安全系數高不高。從剛才那過道和側門來看,是很不錯的,外面的人要進黃娜的辦公室必須經過她的保課,要不是進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