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420 -第421章

第42o章交誼舞比賽
  因為陳天明保護西施鏡的事情已經完成他也回到了九中繼續他的教師生涯。今天是星期一每個星期一的早讀課全校的師生都要在升旗臺下舉行升旗儀式。而九中的老師比較多學校便按年級分一個年級的老師排一個地方。
  陳天明因為是高一()班的班主任所以他就在那些學生后面站著。而級組長鄧老師見陳天明請假回來了他也松一口氣雖然現在高一()班的紀律比以前好轉但是要他天天跟著還是麻煩。
  九中的這個操場比較大雖然有幾千學生但還綽綽有余升完了旗一個領導拿著麥克風喊著“學生排隊退場教師留下來。”這個學校領導是副校長叫譚壽升以前開會的時候陳天明見過他聽過他說話。這個譚壽升三十歲左右長得有點模樣只是陳天明總感覺他有點猥瑣。
  “老師們為了迎接元旦和讓我們學校的老師更融洽提高我們的身體素質和增加大家的凝聚力學校決定舉行元旦教職工交誼舞比賽。到時大家自由選擇舞伴爭取拿到獎項一等獎有三千元的。”譚壽升高興地對大家說道。
  “三千元?!”其它老師一聽眼睛都亮了如果這次比賽可以拿到三千元的話那可比自己一個月的工資還要多出很多所以有些人開始摩拳擦掌了紛紛地在下面小聲地議論著。
  譚壽升見大家有興趣了他也笑了“鑒于大家不會跳或者跳得不好我們已經讓音樂科組組織有關人員教大家跳大家放心音樂老師只當評委不能參加比賽如果大家找到舞伴的話可以到音樂科組那里報名參加。”
  大家聽到音樂老師不參加比賽更是興奮了。人家音樂老師是專業水平如果她們參加的話那自己肯定比不上的。現在好了她們不參加比賽并且還有專人教大家跳舞大家想著那三千塊心里開始在盤算自己拿了三千塊準備要來干什么了。
  退會后一些男女老師都在分頭議論著畢竟學校的老師太多大家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大家要找的舞伴都是自己級組或者熟悉的老師。
  “天明你參加交誼舞比賽嗎?”散會后吳青便跑到了陳天明的面前問道。
  “跳舞?我不想。”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比賽打架還差不多這跳舞自己沒有什么興趣如果何桃這次參加比賽自己和她一起跳的話那自己可能就有興趣可現在何桃只是評委自己是沒有興趣了。
  這跳舞以前自己在大學里有跳過只是自己為了那三千塊至于和別的老師爭嗎?反正自己也不欠那個錢就把三千塊讓給別人吧!
  “呵呵我知道你是不會跳的不跳也行免得見笑大方。”
  吳青的心放下了不少陳天明不參加那他的競爭對少就少了一個那三千塊就離自己近了一點。
  陳天明聽吳青這樣說不由地一問“吳青你不會想參加吧?”陳天明暗暗地打量著吳青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瘦得不能再瘦的身材還有那一點肌肉都沒有的手臂就怕他到時摟不穩舞伴讓舞伴摔傷了。
  吳青白了陳天明一眼一臉氣憤地說道“天明你怎么這樣說話啊想當年我在附城鎮的時候可是學校的舞王啊你說當時去縣舞廳跳舞的除了李校長外學校還有誰比我去得多啊?”
  “噢原來是這樣。”陳天明無奈地說道。原來去舞廳的時間多自己跳舞就厲害早知道這樣當時自己就經常去銀行可能去銀行的時間多自己也就有錢了。
  “所以只要我吳青一出場摟著一個美女跳舞一定能威懾全校把那三千塊拿下嘿嘿!”吳青的兩眼光好象那三千塊已經在他的口袋里了。
  陳天明拍了拍吳青瘦小的肩膀說道“對吳青只要你拿了那三千塊然后就邀請你的舞伴去某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玩然后你就可以……呵呵你是男人的話后面的事情應該會做的了。”陳天明淫蕩地笑著。
  “會會這個我會做天明多虧你提醒我我要準備找一個我們學校最美的美女然后和她一起共度良宵。”吳青越說越高興好象要摔倒在地上似的。
  陳天明聽吳青說要找學校最美的美女他急忙抓住吳青的衣領狠狠地說道“你說你要找誰是不是我的何桃?我告訴你如果你敢打何桃的主意我廢了你。”因為陳天明覺得何桃是學校最漂亮的美女了。
  “你咳你放手啊我怎么會找你的何桃呢學校大把美女再說何桃不是音樂老師嗎?是不能參加比賽的。咳”吳青的脖子本來就瘦小了現在被陳天明緊緊地抓著他快喘不上氣來了。
  陳天明想想也是何桃不是不能參加比賽嗎?自己太激動了一聽吳青說找學校最美的美女他就以為是何梭了。
  “吳青你怎么了?陳老師你在干什么?”在那邊的小珠看到陳天明和吳青好象是在打架急忙揮著拳頭跑了過來。
  “沒什么我見吳青的衣領沒有弄正我幫他弄好吳青現在好了你現在帥多了。”陳天明輕輕地拍了一下吳青的肩膀笑著說道。
  “對對我現在帥多了。”吳青一聽陳天明說他帥他就高興得眉開眼笑了。哪還管剛才陳天明的沖動了呢?
  小珠見吳青都這樣說了自己也不好再問了。她對吳青說道“吳青學校的這次交誼舞比賽你參加嗎?”
  吳青看了小珠一眼說道“怎么了?我正在考慮參不參加呢?”
  “我我想你如果想參加的話那我和你配一對進行比賽把那三千塊拿回來”小珠自信地說道。
  “什么?我和你不不”吳青一聽小珠這樣說急忙拼命地搖著頭如果自己和小珠跳的話那自己的泡妞大計可是全泡湯了。“我不是很想參加這個交誼舞比賽你還是另找別人吧!”
  陳天明聽吳青和小珠的對話他也急忙跑開了。他們倆個人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解決千萬不要把火燒到自己的頭上來。
  回到了辦公室陳天明便做起了自己手頭上的工作雖然現在自己在團委的工作不多但還是先做一下打一點時間吧!
  “天明你回來了?”李欣怡一進辦公室看到陳天明便高興地笑著說道。
  “是啊這么多天沒有見到你了想你了所以就回來看一下你啊。”陳天明調笑著李欣怡。
  今天的李欣怡穿著一套白色無袖的連衣裙胸前的酥峰高高挺起而腰間纖細好象一握就可以握住了腳下穿著一對白涼鞋把那白暫的小腿襯托得更加白了。現在的李欣怡白得像仙子剛才自己說學校最美的人是何桃可現在可能要修正一下了李欣怡的美好象也不比何桃差看來她們倆是學校的兩大美女了。
  “天明幾天不見你怎么變得這么貧嘴了?是不是這幾天跟著壞人一起學壞了?”李欣怡聽陳天明說想自己小臉一紅嬌嗔地罵著。
  “哪是啊我只是說真心話而已如果你不喜歡那我以后不說了。”陳天明一臉的冤枉唉自己真的是想她了特別是她穿著這一套白連衣裙好象她的皮膚一樣白讓自己好想摸一摸還有她的那對酥峰怎么今天穿著這裙子好象特別豐滿曲線畢露似的了。
  “陳天明你再這樣說我不理你了。哼!”李欣怡故意裝著生氣的樣子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用筆敲打著桌子。
  陳天明見李欣怡好象生氣的樣子急忙笑著討好她“天啊我的領導你可不要生氣啊你是我的領導如果你把你的小鞋給我穿的話那我可不是完了嗎?”陳天明邊說邊看著李欣怡的那對小白涼皮鞋。
  “你你……”李欣怡氣得想把自己的鞋子脫下扔向陳天明但又想著這樣對自己的形象不好她才放棄了這個念頭。
  “欣怡你別生氣了我是和你開玩笑的說老實話請假了這些天還是有點懷念學校的想著我們的團委辦公室和我的那個高一()班現在回來看到你有一種親切的感覺。”陳天明忙向李欣怡陪著笑臉。
  “哼這才有點像人話陳天明你給我好好地干活黨和人民是不會忘記你的。嘻嘻!”李欣怡說到最后自己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
  陳天明見李欣怡笑了他也跟著笑了。好了雨過天晴了這樣自己就不會被人穿小鞋了。陳天明暗暗地說道。
  這時從門外走進了一個人陳天明一看原來是那個副校長譚壽升。
  譚壽升進來后打量了一下團委辦公室當他看到李欣怡的時候兩眼馬上出亮光陳天明知道在文字上表達這種眼光叫色狼之光。
  “欣怡你也在啊”譚壽升走到李欣怡的身邊涎著笑臉說道。
  “嗯譚校長你大駕光臨有事情嗎?”李欣怡對譚壽升札貌他說道。李欣怡覺得這個譚校長和王校長是不同類型的人所以她在心里對他是有一點看法的不過人家畢竟是自己的領導一個副處級的干部自己不管怎樣也不能把臉色擺出來給他看啊!
  第42章趕帥哥上架
  “呵呵是的我找你有點事情這個老師我有事情要和欣怡說一下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嗎?”譚壽升看著陳天明說道。譚壽升皺了一下眉頭這個人太不懂事了自己和李欣怡有事談他怎么不懂得回避呢?還在那里傻坐著不走。
  “我我出去?”陳天明奇怪地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這不是自己的辦公室嗎?怎么叫自己出去啊?他副校長有什么秘密事情要說的話那也應該叫李欣怡去他的辦公室而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啊?
  “對就是你你出去一下。”譚壽升高傲地說道。他想著一個一般的老師見了他這樣的校長還不俯聽命嗎?于是他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用頭暗示一下房外讓陳天明出到門外去。
  陳天明見譚壽升這樣說也以為譚壽升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和李欣怡說所以他也站了起來點點頭準備出去。
  “天明你等一下你不是有工作趕著做嗎?”李欣怡急忙叫住了陳天明接著她轉過頭對譚壽升說道“譚校長你找我是公事還是私事啊?如果是公事那天明就不用出去了他也是我們團委的人可以聽一下譚校長對我們工作的指導如果是私事的話估計也不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所以天明就不用出去了你說對嗎?譚校長。”
  李欣怡笑了笑她不想和這個譚校長單獨相處一個房間并且指導團委工作的是另一個校長而不是他估計他自己的不是公事。如果是私事的話那她更想陳天明在了這樣她會少一點的麻煩。
  “這這是是欣怡你說得對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那個老師你不用出去了。”譚壽升對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一付官腔。接著他轉過身子對李欣怡媚著臉說道“欣怡是這樣的我們學校不是舉行一個交誼舞比賽嗎?我想邀請你做我的舞伴憑我們的實力一定能拿它一等獎。”
  其實譚壽升想著這活動是自己督導的到時他和評委說一下估計會拿到獎。而且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想借這個機會和李欣怡套近乎。他一直對李欣怡有意思但李欣怡對他不冷不熱以致讓他找不到機會現在好了有這個好機會所以他馬上來找李欣怡了。想著自己可以抱著李欣怡這嬌人的身軀跳舞他就心花怒放了。
  “我做你的舞伴?”李欣怡皺起了眉頭她沒有想到譚壽升找自己是這件事情。她搖了搖頭說道“譚校長不好意思我已經和天明說好搭成一對舞伴了你還是找別人吧!”李欣怡故作一臉的不好意思。
  “我?!”陳天明驚訝地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自己和李欣怡搭成一對舞伴自己不知道呢?
  “是啊天明你不要不好意思了沒有人會笑我們的這活動只是志在參與拿不拿到獎只是其次。再說了只要我們努力可能還會拿到那三千塊呢?”李欣怡笑著對陳天明說到。
  “三千塊?!”陳天明又呆了誰會在乎那三千塊自己什么時候說過啊?不過他看到李欣怡向自己眨了兩下眼睛他知道這是李欣怡詐譚壽升的了。
  “譚校長你說我們會得到一等獎那三千塊嗎?”李欣怡又笑著對譚壽升說道。
  “這這可能吧”譚壽升一臉的失望他想不到李欣怡竟然和陳天明搭成一對這對他的打擊太大了。陳天明這樣一個普通老師竟然敢跟他搶女人真的是不知道死活以自己副校長副處的地位還有在外面的關系他一個普通老師也不掂量掂量。
  不過譚壽升還是不灰心他對李欣怡說道“欣怡你好好想想吧反正現在還是報名階級在沒有比賽之前換名單還是可以的。”譚壽升想利用自己的關系為自己謀方便。
  陳天明聽了沒有說話他聽出譚壽升想和李欣怡在一起跳舞而李欣怡卻不想和他跳所以找了陳天明出來當擋箭牌。唉當就當吧自己不管怎樣也不能讓李欣怡的臉落下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道。
  “譚校長這沒有什么好想的這只是一個志在參與的比賽大家玩玩也沒有必要太認真”李欣怡婉言地拒絕了譚壽升。
  譚壽升見李欣怡這樣說他也不好怎樣說了于是他向李欣怡告了一個別然后瞪了陳天明一眼便走了。
  “欣怡你這樣不是坑我嗎?”陳天明對李欣怡苦笑著。剛才譚壽升臨走時看自己的眼神明明是用對付情敵的眼神看著自己看來這譚壽升對自己有意見了。
  “什么坑你啊?本美女陪你跳舞會失禮嗎?有多少人邀請我當他們的舞伴我還不肯呢!你看剛才我不是拒絕了一個嗎?”
  李欣怡白了陳天明一眼她還以為陳天明很高興呢可是看到陳天明那有點不愿意的表情她失望了。
  陳天明搖了搖頭對李欣怡說道“欣怡不是失禮的問題也不是我不想和你跳而是我對這樣的比賽沒有興趣這三千塊還是讓給別的老師吧如果我們這樣的帥哥美女一出場敢問九中何人難敵啊?”陳天明一臉自信的樣子。
  “去你的看你美的樣子。”李欣怡嬌叱著陳天明。當她聽到陳天明這樣贊美她她能不高興嗎?
  “不好意思欣怡我是不想跳你還是找別人吧!”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反正何桃不參加比賽所以他是沒有什么**去跳的了。
  “那算了你不跳我也不想跳了反正這樣的比賽我也覺得沒有什么意思。”李欣怡搖搖頭說道。她的心里一直渴望能和陳天明跳的現在陳天明都不想跳了她也就沒有興趣再和別的男老師一起跳了。
  “那你如何在譚壽升面前解釋啊?”陳天明擔心地說道。自己是沒有什么所謂的反正自己是一介平民可李欣怡卻是一個二級班子人家譚壽升卻是一級班子級別高過她呢!
  “沒事我到時就說我的腳傷了跳不了就行。”李欣怡笑著說道。“不說了你干活吧難得你來上班把你手頭上的事情做了。”當時王校長幫陳天明請假的時候說陳天明已經在市教育局里請了假說請事假。所以學校這邊是沒有什么異議的。
  陳天明點點頭心里突然有點不舍因為他看到李欣怡那豐滿的酥峰時突然心生奇想如果李欣怡那對雙峰在跳舞的時候撞著自己的胸膛那是什么樣的滋味呢?陳天明開始淫蕩了。
  李欣怡沒有看出陳天明那淫蕩的想法她關心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家里的事情怎樣了?辦妥了嗎?”
  “呵呵其實沒有什么事情的我只是請多幾天假休息休息一下。”陳天明笑著對李欣怡說道。自己的事情還是不要讓李欣怡知道得太多并且鐘向亮也不讓他告訴局外人。
  “噢沒事就好這幾天你不在辦公室好象冷落了許多。”
  李欣怡無意中把話說了出來。
  “是嗎?欣怡是不是你想我啊?”陳天明調侃地笑著在這樣的辦公室里只有他和李欣怡他不拿李欣怡開開玩笑這日子真的是無趣了。
  “去你的誰想你啊?”李欣怡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欣怡說句老實話吧你今天看起來真的是很漂亮。”陳天明邊說邊看著李欣怡迷人的身材特別是她那高聳的雙峰他更是不會放過的了。像李欣怡這樣的裙子按照理論來說如果把她的裙子掀起來然后再把她的腿抬起應該是可以做那種事情。想到這里陳天明的下面不聽話地跳了一下。
  聽著陳天明這樣說自己李欣怡又羞又喜于是她客套地說道“我哪里漂亮啊!”
  “哪里漂亮?我看看”陳天明故意看了一下最后的目光還是落在了李欣怡豐滿的大白兔上其實陳天明還是覺得這里是最好看的了只是可惜自己不能好好地摸一下真正感覺一下它的好看。“其實欣怡你哪里都好看啊!”現在的陳天明兩眼光那光一直往李欣怡的胸前射去好象要把人家的衣服全射掉似的。
  本來李欣怡只是說客套的話說自己哪里漂亮啊!可是卻被陳天明故意說成要找哪里漂亮。她生氣地要瞪陳天明一眼的時候現陳天明那兩眼一直盯著自己高聳的胸前看著并且是目不轉睛的那種。
  “陳天明你你還不快點工作在這里說什么話?”李欣怡急忙拿起辦公桌的一份文件擋在自己的胸前不讓陳天明再看到她紅著臉生氣地罵著陳天明。想不到陳天明竟然敢看自己的那里他他太不像話了。想到這里李欣怡的臉更紅了。
  “天啊我比竇娥還冤啊不是你領導問我你哪里漂亮嗎?我也是回答你領導的問話啊可誰知道回答被你罵不知道不回答會不會被你罵呢?”陳天明一臉的苦笑剛才不是她李欣怡自己先跟他說話的嗎?算了人家是領導自己是下屬人家想怎樣就怎樣自己能抗議嗎?
  在第三節課下課的時候鄧老師給陳天明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出到校園的第一庭院說有事情找他。
  陳天明掛了手機后收拾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就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