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418419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美琴,你多慮了,我爸媽不是那樣的人,再說,如果他們不肯的話,我會給你們在縣城租一套房。因為我經常不在家,我怕你寂寞,還是讓我岳母和小舅子來陪你,我明天叫阿國他們回來,幫你弟弟搞轉學和搬家的事情。”
  “天明,你對我太好了。”劉美琴感激地說道。
  “天啊,你說什么話啊,你是我孩子的媽媽,我老婆,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啊?”陳天明笑著摸了一下劉美琴的臉。
  “那我們什么時候搬回去?”劉美琴問陳天明。
  “明天早上就回去,反正我們也沒有什么搬,只是收拾一下東西就行了。”陳天明說道。“美琴,如果你在縣城住的話,m市回j縣縣城不遠,我準備一個星期至少回來陪你一個晚上。”
  “那會不會耽誤你自己的工作,我沒事的,有媽媽他們看著我,并且在縣城的話,也很方便。”劉美琴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我自己會安排自己的工作。對了,麗玲說又在你的銀行卡上存了五萬塊。”今天早上陳天明跟張麗玲說要回去看看劉美琴,她就在劉美琴的銀行卡上存了五萬塊。
  “天明,你們不要給我太多錢了,上次麗玲她們過來看我也給我錢。我現在都有幾十萬沒有花完,你們還給我這么多干什么啊?”劉美琴著急地說道。
  “呵呵,張麗玲說大家現在m市賺錢,你一個人在j縣受苦,所以給你一點錢補償一下。對了,美琴,你給你家20萬,就當給你弟弟以后上大學的費用。”陳天明想了想,對劉美琴說道。
  劉美琴聽陳天明這樣說,流著眼淚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對我家太好了。”
  這時,剛好明媽走了出來,她看到劉美琴哭了,便生氣地指著陳天明的鼻子罵道“陳天明,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對不起美琴的事情?你看我不收拾你,你就飛上天了!”明媽邊說邊看著四周想找掃把。
  “媽,不是的,我是高興哭的。”劉美琴見明媽罵陳天明,急忙向明媽解釋著。
  “媽,你以后可不可以注意一下用詞啊,什么我又欺負劉美琴了?”陳天明白了媽媽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天明,美琴的肚子越來越大,不能老讓她在鄉下,這里的條件差,要回城里了。”明媽說道。
  “是的,所以我今天回來就是想和你們說的,明天我們搬回縣城住。媽,我想讓美琴的媽媽和她的弟弟也在我們那里住,反正我們家是三房兩廳,燕姐現在m市,她的房間就讓美琴的媽媽和弟弟住,行嗎?”陳天明對媽媽說道。
  “好啊,這樣美琴就不會這么悶,再說多點人熱鬧一點,我們現在又不是缺錢花”,明媽點點頭,同意了陳天明的意見。
  “那就好,其實這也是暫時的,遲點時間我的房地產公司賺錢后,我會在m市買一套別墅,大家一起搬到m市去住,這樣美琴就不會悶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到時再說,我先去準備一下飯菜,順便告訴你爸爸,看他回不回去,反正有美琴的媽媽幫我,他回不回也無所謂。”明媽笑著走開了。
  晚上,陳天明和劉美琴躺在自己的床上,小聲地聊著天。“美琴,孩子好象在里面動了”,陳天明輕柔地摸著劉美琴的肚皮高興地說道。
  “那是胎動,現在他在里面動得越來越大力了”,劉美琴溫柔地說道。隨著肚子里的胎兒越來越大,她就越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存在。
  “對了,美琴,我聽人家說胎兒平時要聽一點音樂,我明天就去買胎兒音樂。”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我早就托人買了,你不要操心”,劉美琴說道。“天明,你現在和何桃怎樣了?我上次給她打電話,說你也在和她一個學校,她好象有點不高興。”
  “唉,不說她了,她現在也不理我,可能見我身邊有太多女人”,陳天明搖了搖頭,苦笑著。
  “也是,不是每個女人都能看得開的,如果不是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又對我這么好,我才不理你呢!”劉美琴嬌嗔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現在,如果再讓她選擇,她還是選擇陳天明的,因為陳天明對她太好了。
  “美琴,你是不是以前就喜歡上我了?”陳天明問著劉美琴。
  “沒,沒有的事情。”劉美琴聽陳天明這樣說,小臉都羞紅了。
  陳天明見劉美琴這樣,知道她說的言不由衷,于是,他繼續追問著劉美琴“美琴,你是不是那次在校園里,那個豬頭校長和你說話,后來我出現阻止了他那個色狼時,你就喜歡上我了?”
  “不是。”劉美琴好象被陳天明猜中似的,不敢看陳天明。
  “不是?那你后來為什么不找何桃借教師值日表,找我呢?當時何桃在她房間里的,”陳天明故意說道。
  “我,我以為她不在房間里。”劉美琴的臉蛋更紅了。
  “那為什么有一次我在你房間里看到你有教師值日表呢?”陳天明又故意胡扯了,反正自己有沒有看到她劉美琴是不知道的,可能這樣反而能把她詐出來。
  “我,那是我后來才找到的。”劉美琴支支吾吾地說道。她也沒有想到陳天明只是去過她房間兩三次,就看到自己的那張老師值日表。
  陳天明把手放在劉美琴的鼻尖上輕輕地一刮,調侃著她“美琴,你現在已經是我的老婆,我未來孩子的媽媽,還有什么好害羞的,說說嘛,你到底是什么時候對我有好感的?”陳天明故意把喜歡換成了好感,這樣可能更容易套劉美琴的話。
  劉美琴偷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小聲地說道“就是你剛才說的那個時候,誰叫你一付對人家愛理不理非常高傲的樣子,人家氣不過,所以就去看看你是怎樣的人啊?”說完,劉美琴又低下了頭。
  “那后來找我修電也是想找機會親近我羅?”陳天明得理不饒人,還想繼續把劉美琴的底全盤了出來。
  “是,是的。”劉美琴現在的聲音小得就如蚊子般。還好陳天明不怕,因為他練了香波功,再小的聲音也可以聽到。
  “噢,原來真是如此。”陳天明得意地笑著。
  “天明,你壞死了,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你還這樣笑人家。”
  劉美琴見陳天明還是那樣取笑自己,她不依地舉起自己的小粉拳輕輕地在陳天明的胸膛上打著,因為怕把陳天明打傷了,所以她舍不得出太大的力。
  “不笑了,不笑了,我孩子的媽。”陳天明輕輕地抓著劉美琴的拳頭,笑著說道。如果不是怕影響到劉美琴的身體,他好想親一下摸一下劉美琴。現在的劉美琴越
  來越豐滿了,以前自己看到一些孕婦挺著大肚子非常難看,但自己看劉美琴卻不是這樣,她全身散發出一種讓自己非常想親近的魅力,特別是她的酥峰,好象特別大
  了,婷姐的好象也不過如此了。
  “你還說,人家當時見你一個人在那里,怕你餓著了,好心叫你去吃飯,可誰知道你卻去了何桃那里吃飯。”劉美琴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有點酸酸的。如果不是自己和陳天明有了那種關系,估計自己和陳天明也是走不到一起的了。
  “你早坦白對我說嘛,我中午在何桃那里吃,晚上去你那里吃啊,”陳天明埋怨著劉美琴,一付她為什么不早說的樣子。
  劉美琴嬌叱了陳天明一句,“你倒想得美,想一腳踏兩腳,還分中午和晚上”,說完,劉美琴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笑著說道“你們不是好姐妹嗎?我就是怕你們那樣會傷了和氣,所以我才設計這樣兩全其美啊!呵呵!”
  “天明,你好好地勸一下何桃,不要灰心,她是一個好女孩啊。”劉美琴鼓勵著陳天明,因為她和何桃是同時與陳天明有關系的,并且后來何桃還幫她向陳天明說她有了孩子的事情,所以,她也不妒忌何桃。
  “唉,難啊,現在何桃有了男朋友,要勸她談何容易。”陳天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
  劉美琴聽陳天明這樣說,她也不好怎樣說了,畢竟這是他們倆個人的事情,能不能合就要靠他們的緣分了。
  “天明,你想我生的是男的,還是女的啊?”劉美琴問陳天明。
  “男女都無所謂,只要是健康就行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唉,我想要生男的,你們陳家三代單傳,如果我生了個女的如何面對你媽啊?”劉美琴擔心地說道。“我想給醫生紅包問一下到底是男還是女,但我又害怕聽了是女的自己受不了。”
  “你不要問了,醫生是不會說的。生女的不好嗎?我就喜歡生一個像你這么漂亮的女兒。再說,你又不是不可以再生,我想過了一年后,你的假期到了,你就不要回學校上課了,你去我們的房地產公司上班。到時你幫我生十個個出來,呵呵。”陳天明說道。
  “去你的,你當我是豬啊!我最多生一個兒子就行了。”劉美琴笑罵著陳天明,現在她聽陳天明這樣說,心里的陰影也少了一點,只要自己不當老師了,還可以偷偷地再生。
  “呵呵,沒事,我養得起,你們一人生十個個,我們家就可以成立一個軍團了。”陳天明笑著說道。現在,陳天明的手慢慢地住上摸,已經摸到了劉美琴高挺的酥峰上,唉,還是摸一下,到關鍵的時刻自己再懸崖勒褲頭就行了。
  “天明,你,你是不是很想要啊?”劉美琴紅著臉,小聲地問陳天明。
  第419章醫生說可以的
  陳天明聽劉美琴這樣問他,他吞了吞口水,慢慢地搖著頭,說道“不,我,我不想。”其實,陳天明哪會不想啊,只是因為劉美琴的身體不適合做那種事情,所以他才這樣說不想的。
  “其,其實,醫生說六個月的時候,是胎兒最安全的時候,可以有時做一下那種事情,只要時間不長,動作不太大就行了。”劉美琴紅著臉說道。
  “真的?你不會是為了安慰我騙我的?”陳天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不到竟然有這樣的事情,這對自己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
  “是真的,我不騙你,我還打電話問了燕姐,燕姐也說六個月的時候是可以的,只要不碰到我的肚子,還有不太大力就行了。”
  劉美琴小聲地說道。
  “太好了,美琴,我不大力,我也不做得太久,二、三十分鐘就行了。”陳天明高興地笑著。
  “嗯”,劉美琴輕輕地點了點頭,雖然陳天明的身邊不缺女人,但她不想讓自己遠離陳天明,只有盡量地滿足自己的男人,才會讓自己的男人記住自己。
  聽了劉美琴這樣說,陳天明溫柔地解開劉美琴罩罩的扣子,接著輕輕把罩罩推了上去,然后把手伸進她里面,**著她胸前的柔軟。
  “啊”,劉美琴輕聲地呻吟著,雖然以前陳天明回來,但由于陳天明怕控制不了自己,都沒有怎樣摸她親她,一般情況下都是和她聊天什么的。現在,她被陳天明這樣摸著,心里不由起了蕩漾。
  聽著劉美琴的呻吟,陳天明干脆把她的睡衣掀起,然后兩手輕輕地揉著她的酥峰。現在劉美琴的酥峰好象越來越軟,越來越大,直把陳天明摸得越來越過癮。特別是她的小櫻桃上好象有點硬硬的,像是軟刺的東西。
  于是,陳天明俯下身子,親上了劉美琴胸前的小櫻桃,他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來的?難道懷孕的女人就是這樣嗎?當陳天明的舌頭不斷地親著劉美琴的上面時,她的身體就輕微地顫抖了一下。
  有興奮應該是不會對胎兒有影響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就繼續用自己的舌頭挑逗著劉美琴。
  “美琴,你那里怎么有點硬硬的?”陳天明指著劉美琴的小櫻桃問道。
  “我問了醫生,醫生說這是正常的,懷孕的女人那里一般都是這樣。”劉美琴紅著臉說道。
  “噢”,陳天明點了點頭,然后繼續親著劉美琴。
  “唔”,劉美琴又發出了聲音,陳天明把她親得全身酸酸癢癢的,讓她自己也開始想要了。不過,因為身體的問題,她不敢自己主動,于是,她還是讓陳天明來。
  因為怕劉美琴身體的原因,陳天明也沒有對劉美琴進行太大的挑逗,反正他不控制自己,讓自己盡快完事就行了。最好是十幾二十分鐘就行,但自己能做得這么快嗎?陳天明在問自己,他自己也不知道,畢竟他從來也沒有做過這么快的事情。
  “天明,讓我先幫你親一下那里,這樣你就不會太久還沒有什么了。”劉美琴紅著臉指著陳天明的下面說道。
  “這,這個不好,你那樣會太累的。”陳天明故作為難地說道。其實他的心里還是很興奮的,只是怕劉美琴的身體問題。
  “沒事,你坐起來,然后把你的一個大腿給我當枕頭,那我就不會累了。”劉美琴想得很周到,她躺著頭靠在陳天明的大腿上,然后側著身子親陳天明的下面,這樣她就不累了。
  陳天明想想這樣可能不礙事,他便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然后坐在劉美琴的身邊。
  劉美琴立起身子,調整了自己的位置,然后躺了下來,頭枕著陳天明的大腿。她用自己的小手輕輕地弄套著陳天明的下面。在劉美琴的刺激下,陳天明的那里馬上就開始反應,昂首挺胸了。
  摸了許久,劉美琴才開始慢慢地用自己的嘴親著陳天明的下面。她一口就含了進去,并沒有像柳生良子那樣先在外圍打轉,最后才進入主題。不過,劉美琴這樣的做法也一樣讓陳天明興奮。
  “唔,好爽啊!”陳天明高興地叫著,劉美琴雖然親得沒有柳生良子的那么有技巧,但一樣讓陳天明覺得自己那里暖暖的,滑滑的,非常舒服。并且劉美琴也慢慢地動了起來,雖然動作不大,但也讓亢奮不已。
  聽到陳天明的“表揚”,劉美琴一邊用手抓著,一邊上下地含著,只要能讓自己心愛的人滿足,自己辛苦一點又算得了什么呢?
  過了不久,陳天明輕輕地對劉美琴說道“美琴,行了,你躺在床上,讓我來。”陳天明已經感覺到劉美琴有點累了,于是,他想自己來了,快點把自己的**釋放出來。
  劉美琴聽陳天明這樣說,想著自己不能太勞累,她也慢慢地撐起身子,然后躺在床的另一邊。
  陳天明輕輕地抓住劉美琴的睡褲,慢慢地拉了下來,接著再到她的小底褲。把劉美琴下面的衣服脫了,陳天明就看到了劉美琴的幽草地,那里好象都濕透了似的,正在等陳天明的到來。
  “天明,不要壓著我”,劉美琴小聲地叮囑著陳天明。
  “我知道了,你不要怕,我的手臂渾身是力,就算是撐著我的身體兩個小時都是沒有問題的。”陳天明笑著說道。他已經想好了,一會采取的姿勢是他上她下,而他用手臂撐著自己的身體運動,就像是俯臥撐那樣,絕對是碰不到劉美琴的肚子的。
  想到這里,陳天明輕輕地把劉美琴的兩只腿支開,然后自己慢慢地進了去。因為他怕傷到劉美琴,所以就算進了之后,劉美琴的里面已經非常濕潤了,但他還是不敢大力地動作的,他輕輕的,柔柔的動了起來。
  “啊”,劉美琴興奮地叫著,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嘗過這種感覺的她,情不自禁地叫出聲音來。但她想到陳天明的爸媽在旁邊的房間,她又急忙把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音來。
  “別怕,這房間的隔音還可以,只要不太大聲就行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邊說邊動了起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感覺到劉美琴的下面特別的濕潤,以致讓他特別的興奮,但他不敢太大力,只有保持一般的速和一般的力。
  “你還笑我,這都是你害我的。”劉美琴嬌羞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也沒有說話了,因為考慮到劉美琴的身體問題,他要盡快把自己的**發泄出來。因為剛才劉美琴用手又用口,已經把他的下面刺激得非常興奮了,現在他不忍著,也不控制,讓自己盡快滿足。
  于是,在過了一段時間后,陳天明大叫了一聲,便把自己的**釋放在劉美琴的里面了。接著,他就趕快出來,怕自己在劉美琴的里面太久對她的身體不好。
  “天明,讓你不舒服了。”劉美琴歉意地對陳天明說道。
  “舒服了,我已經行了。”陳天明笑著說道。“只是苦了你,讓你受累了。”
  “我沒有累,你又沒有碰到我,再說,我,我早已經有一個滿足了”,劉美琴高興地說道。想不到陳天明這么憐惜她,一直是用自己的手撐著沒有碰到她的肚子。并且在陳天明的動作下,她早就已經到達天堂了。
  陳天明拿過旁邊的紙巾,輕輕地幫劉美琴擦著下面,因為剛剛勞累過后,陳天明不想劉美琴動,還是自己先幫她擦一下,等她休息好了,再去洗。
  “天明,我自己來,那里臟。”劉美琴紅著臉說道。
  “那里不臟,我以前聞過,還很香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劉美琴聽陳天明這樣說,紅著臉罵道“你壞死了,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說完,她還瞪了陳天明一眼。
  “不了,美琴,你不要生氣,小的再也不敢了。”陳天明知道劉美琴是故意裝作生氣的,但為了討劉美琴的高興,他還是要哄著她。
  “哼,算你了,以后你敢欺負我,我,我就不理你了。”畢竟劉美琴是溫柔型的女人,她連裝生氣都裝得不是很像。
  “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抱你去衛生間洗洗,好嗎?”陳天明對劉美琴說道。
  “還是我自己去,你如果抱得不好,弄得我摔下來的話,那就慘了。”劉美琴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聽劉美琴這樣說,急忙隆起自己的肌肉,自信地說道“天啊,你怎么這樣看小我啊,你老公我可是一個強壯的男人,不要說你,就算是三個你,我一樣能把你們全抱起來。”大不了用上香波功,陳天明在心里補上了一句。
  “那好,你抱我去。”劉美琴幸福地對陳天明笑著。女人最幸福的就是自己的老公疼自己。
  于是,陳天明輕輕地抱著劉美琴走到衛生間,然后打開熱水,準備幫劉美琴清洗某些重要的部位。
  劉美琴慌了,她急忙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不要這樣,我自己來就行了。”說完,她奪過熱水器的噴酒,自己洗了起來。
  第二天,陳天明就和劉美琴、自己的爸媽搬回了縣城的家。而林國他們也一早到了劉美琴的家里,把劉美琴的媽媽和弟弟接到陳天明的家里,然后再去找熟人為劉美琴的弟弟辦轉學的手續。
  最后,陳天明看著已經把事情搞掂了,他在當天的下午去小紅的家里接了小紅,便回m市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