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411413

柳生良子好象很專業似的她那拉陳天明褲鏈的動作很輕輕得讓陳天明好象沒有感覺到她在拉自己的褲鏈似的。
  把陳天明的褲鏈拉下后柳生良子又輕輕地把手伸到陳天明的底褲上這一次她用上了一點力把陳天明的底褲拉開讓他那昂首挺胸的下面露了出來接著柳生良子用她那柔軟的小手輕輕地套弄著陳天明。
  在柳生良子那溫柔純熟的動作下陳天明覺得自己那下面越來越興奮反應也越來越大這柳生良子的技術真的是不錯看來她已經是實踐了次才有這樣豐富的經驗。不過陳天明是不能太夸柳生良子的了。
  “呵呵柳生良子你的技術一般一般啊這樣的技術跟外面的小姐差不了多少對了用你的口不要用你的手。”陳天明淫惡地說道。他要讓柳生良子在自己面前沒有尊嚴看她還倔強不倔強?
  柳生良子聽陳天明這樣說遲疑了一下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怎么了?柳生良子你是不是想惹火啊?如果你不乖乖聽話那你柳生家族就要玩完了到時看你怎樣把你們柳生家族強大哈哈!”陳天明一陣大笑柳生良子在自己的要挾下一步步地接受自己的要挾這種既興奮又爽的感覺馬上溢滿了陳天明的腦袋。
  柳生良子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后便蹲下身子慢慢地去自己的嘴往陳天明的下面親了下去。
  “柳生良子記得你要好好表現啊如果你弄得我不爽或者想別的歪心思的話那你和你的柳生家族都要完蛋。”陳天明警告著柳生良子雖然爽歸爽但命根還是很重要的如果被柳生良子咬下來的話那自己就成了太監非常不劃算。于是他還是先用話來鎮住柳生良子讓她不能胡來。
  柳生良子沒有理陳天明她咬咬嘴唇后便輕輕地親了陳天明的下面一下那潤暖的嘴唇讓陳天明的心里動了一下。接著柳生良子輕柔地慢慢地從下到上地親著陳天明的下面。
  “啊!”陳天明在心里舒服地叫了一聲想不到柳生良子在這種技術上弄得這么好那種有點酸酸癢癢爽爽的感覺馬上傳遍了他的大腦讓他的身體哆嗦了一下。
  柳生良子繼續親著陳天明的下面還是沒有含著以致讓陳天明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但是他在柳生良子的面前是不能表現自己很爽很想要的念頭。就算是要也是她柳生良子先說這才不丟了自己z國男人的臉。
  慢慢地陳天明的下面越來越硬了柳生良子已經把他的下面從下到上親了一遍然后她突然把嘴一張輕輕地吮吸了起來。
  被柳生良子這樣一含陳天明差點就叫出聲音來這柳生良子的慢慢挑逗手法很高她先是在自己下面親然后又含著下面吮吸這樣的玩法如果意志有點不堅強的男人是要丟盔棄甲的了。
  好象柳生良子已經感覺到陳天明的興奮她繼續吮吸著陳天明的下面并且她的嘴也動了起來。
  感覺越來越爽的陳天明有點想叫的沖動m的這木日國的女人太會親自己的下面了以致讓自己差點不由自主。不過陳天明還是在自己的心里不斷地說著她是木日國女人賤女人。
  實在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把手放下去抓住了柳生良子的酥峰大力地抓了起來雖然是有罩罩隔著但也讓陳天明有東西可以發泄一下了。
  被陳天明抓著酥峰的柳生良子身體晃了一下但她并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還是很“敬業”地繼續著。
  有了把發泄力轉移的地方陳天明就感覺好了一點現在他也不與柳生良子客氣并且對木日國的女人更不能客氣想當年他們是怎樣對待自己國家的人。想到這里陳天明用力地在柳生良子的酥峰上抓了起來。
  柳生良子也加快了嘴上的動作而且她還用上了舌頭在陳天明下面敏感的地方打著轉讓陳天明的身體又起了哆嗦。m的這個木日女人太會弄人了弄得自己都快頂不住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不過陳天明也不想怎樣控制反正自己也不想在這個柳生良子的身上發泄如果自己上了這個千人騎的女人會弄臟自己的。
  于是陳天明想讓柳生良子用嘴幫自己弄出**來。“柳生良子你現在的表現還可以繼續加油大力點快點。”陳天明一邊用力抓著柳生良子的酥峰一邊大聲地叫著。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沒有辦法的柳生良子只好繼續使出自己平生的解數來讓陳天明高興。現在陳天明正抓到了她的要害處來要挾她她能不聽話嗎?
  其實陳天明本是想直接要挾西施鏡下落的但他看到柳生良子那對自己的樣子還敢罵他他就想著先要玩玩柳生良子后再弄出西施鏡的下落。
  “唔……”含著陳天明下面的柳生良子可能感覺到陳天明快要到釋放**的時候了她想把自己的嘴松出來。但是陳天明哪會讓她的嘴松出來呢?他正想把自己的**射在柳生良子的嘴里。
  于是陳天明急忙用手按住柳生良子的頭然后他用力地挺起自己的下面來。剛才是柳生良子在控制著所以他的下面一直沒有進入到很里面現在可不同了他用力地做著最后的沖刺。
  在嘴里沖刺的感覺讓陳天明有了別樣的感受特別是柳生良子時不時地發出“唔唔”的聲音那種想叫又叫不出來的樣子讓陳天明有著非常大的快感。他就是要盡最大可能地凌辱蹂躪柳生良子讓她知道z國不是他們這些木日國人想來就來的如果來z國做壞事那他們會遭到報應的。
  “啊……”陳天明大聲地叫了一聲然后把自己的**發泄到柳生良子的嘴里。不過他還是沒有放開柳生良子的頭他要等一會讓自己所有的**發完了他才松開自己按著柳生良子的手。
  過了一會陳天明輕輕地放開了自己的手把自己堅強的下面拉了出來。“哇”柳生良子跑到一邊蹲在地上嘔吐了起來。陳天明剛才所有的**都在她的嘴里讓她恨不得把自己胃里的東西都吐掉。
  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的樣子心里就感覺到非常痛快m的看你這木日國女人還嘴不嘴硬?敢和我斗你還是嫩了一點。“柳生良子你不要蕩婦裝淑女m的看你剛才那么熟練的樣子都不知道幫多少個男人弄過了你還在這里裝什么模樣啊?”
  在那里吐了一會的柳生良子慢慢地站起來然后她狠狠地瞪著陳天明沒有說話。
  “看什么看?是不是還想啊如果想的話你就先過來幫我把我的下面弄干凈。唉你們木日國的女人就是賤做了一次還想要。不過我是一個強悍的男人是不會讓你失望的。呵呵。”陳天明笑著說道。自己怎么會在木日國的女人面前認輸呢?現在陳天明覺得這不是個人的問題了這是兩國的問題是為國爭光的問題。
  “狗男人”柳生良子見陳天明這樣侮辱自己事后還在取笑自己她也氣得怒瞪著陳天明一付恨不得要殺掉陳天明的樣子。
  “你m的你是不是想找死啊?”陳天明被柳生良子罵得又火了起來。剛剛讓柳生良子幫他降了一下火可現在柳生良子又把火燒著了。
  “哼你如果是男人的話就殺了我”柳生良子恨恨地說道。她現在只求一死剛才被陳天明那樣侮辱讓她越來越想死了。
  “哈哈柳生良子那你就想錯了我是不會這么快就殺了你的我要慢慢地玩你。你不是懷疑我不是男人嗎?那好我就讓你看看什么是z國強悍的男人。”現在的陳天明又改變了念頭他要狠狠地干柳生良子讓她知道什么叫男人?
  于是陳天明挺著自己的下面沖到了柳生良子的面前他一把抓住她接著就開始脫她的褲子。
  “不要……”柳生良子驚惶失措地叫著。她看到陳天明的眼睛里除了獸欲還是獸欲她知道陳天明想對自己干什么所以她大聲地叫了起來。
  “哈哈柳生良子你現在說這話已經遲了如果你早點告訴我西施鏡在哪里不惹火我的話我可能會放過你的。不過你這千人騎的賤女人扮著淑女可是嘿嘿我這次和別人干你的是不一樣的。”陳天明哈哈地大笑著。
  看著柳生良子被自己脫下褲子露出的芳草地陳天明的下面又開始有反應了。這一次他要直接強進柳生良子的下面不***不作任何的挑逗動作。就好象當年***那些男人對自己國的女人一樣他陳天明就要那樣弄柳生良子讓她一輩子記得這個恥辱。
  “不要求你了求你不要傷害我。”看著陳天明那又硬起來的下面柳生良子害怕地哀求著陳天明她知道下面要發生什么事情了。
  “呵呵現在就算你們的木日天王過來也救不了你對了你還有一件衣服沒有脫呢?讓我看看你上面那對東西是不是假的這么柔軟像是水做的可又有彈性。”陳天明邊說邊把柳生良子上面的罩罩脫了下來。
  第42章想不到的事情
  柳生良子那對大白兔馬上活蹦亂跳地展現在陳天明的眼前。引得陳天明又是雙手一起出動各在一邊狠狠地抓了一下。
  “啊……”柳生良子痛苦地叫了一聲陳天明剛才抓在她那里太大力了以致她現在還感覺生生的疼。
  “哈哈柳生良子你慢慢就會越叫越大聲了m的罵我不是男人我倒要讓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陳天明興奮地叫著。他又在柳生良子的胸前大力抓了幾下對付這樣的女人不能用溫柔的手段就是用兇狠的手段才行。
  陳天明看著***裸的柳生良子眼睛不由一亮長長的黑發光滑得象緞子一樣雪白而透紅的肌膚高聳堅挺的酥峰酥峰頂端上兩顆粉嫩的小櫻桃平坦而纖細的腹部渾圓堅實的臀部再加上一雙曲線柔美的腿好美的女人。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贊嘆著。
  “不要”柳生良子想掙脫陳天明的魔手但是現在沒有武功的她哪是陳天明的對手她被陳天明抓得牢牢的。
  柳生良子的這一掙扎更是把她的那對酥峰搖得更晃。那兩團高聳的酥峰在陳天明的眼前搖晃著小櫻桃小小的粉紅粉紅的陳天明用手輕輕一碰那白嫩彈手油滑的感覺簡直美極了。
  “呵呵柳生良子我要你一輩子都記得今天”陳天明邊說邊把柳生良子推到墻邊接著抓住她的右腿提上到自己的腰間。
  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那平坦小腹下面的幽革地幽香而誘人他就興奮了。
  反正他的下面一直就在外面晾著所以現在也非常方便。陳天明調整好姿勢然后對著柳生良子的幽草地就沖了進去。
  “啊!”柳生良子大叫了一聲下面的疼痛讓她不由地大叫。
  并且在她完全沒有動情的情況下陳天明就用他的硬硬下面沖了進去怎么能讓她不疼呢?
  陳天明感覺到柳生良子的那里很緊他知道這是正常的他就是要這種感覺他就是要在柳生良子一點不動情下面一點也不濕潤的情況下干柳生良子。嘿嘿只有這樣柳生良子才感覺到自己被強暴的痛苦。
  于是陳天明不管柳生良子的慘叫他繼續用力地在柳生良子的下面動作著那種非常緊的感覺讓他覺得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因此陳天明動得更快了他是不會顧及柳生良子的感受。
  “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陳天明不斷的動作下柳生良子覺得自己下面沒有剛才那么痛了現在的她感覺到好象有點癢癢的感覺好象她自己已經習慣了陳天明那樣的動作以致讓她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
  “叫賤女人我知道你現在感覺到很爽了。”陳天明高興地叫著他已經感覺到柳生良子的里面現在已經有點濕潤了他知道柳生良子也慢慢地進入了自己干她的狀態。他就是要讓柳生良子開始非常恨而后來又非常想。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自己柳生良子又急忙用牙緊緊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她不能在陳天明的面前表示出自己有快感。
  “哈哈賤女人你不要裝模作樣了你一會就會又喊的。”
  陳天明邊說邊提著柳生良子的腳動作著。只要自己就這樣地沖擊著她柳生良子肯定不能強忍得了多長時間。
  慢慢地柳生良子感覺自己的身體產生了變化并且最主要的是自己的下面在陳天明強而有力的動作下好象越來越酸癢這種酸癢向她的大腦傳遞著她想要的信息。這讓她害怕了這種感覺是以前她自己所沒有的特別是自己的仇人面前自己怎么能夠這樣呢?
  “唔……”柳生良子還是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下面的酸癢已經把她大腦的神經沖昏了讓她叫出聲音來。
  “呵呵叫在我這么強悍男人的動作下如果你能不叫的話那你就是本事了。”陳天明見柳生良子控制不了自己喊了出聲音他知道她很快更不能控制自己了。于是陳天明加快了動作的力和速m的看你柳生良子厲害還是自己厲害。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啊……”柳生良子已經失去了理智下面又爽又癢的感覺讓她也不顧這是陳天明在干她了現在的她只想陳天明快點干她讓她早點到達天堂。
  聽著柳生良子的叫聲陳天明還是保持剛才的那個動作和柳生良子運動著這也不怪他在這關押室里連一張像樣的長椅都沒有哪會有什么床呢?站著做這種運動是在這里的最佳選擇了。
  “啊……”柳生良子大叫了一聲然后無力地垂著腦袋。陳天明知道柳生良子已經到達天堂了因為他感覺到她的下面向自己涌出了一股陰涼這只有是女人滿足后才有的東西。于是陳天明習慣性地把它吸收回自己的丹田里。
  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笑著說道“柳生良子怎樣啊我是不是男人啊?有沒有讓你興奮啊?不過我還沒有興奮呢?”說完陳天明繼續地在柳生良子的下面沖擊著她柳生良子滿足了自己還沒有滿足呢?
  柳生良子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強悍他一直提著自己的腿做了這么長的時間把自己弄得有氣無力渾身酸軟。并且他好象不知道累似的還在自己的身上運動著。特別是已經滿足了的她在陳天明繼續的動作下好象又有點想要了。
  陳天明一手提著柳生良子的腳一手在她的酥峰上用力地抓著并且用力地把柳生良子的酥峰改變著不同的形狀。
  “唔……”柳生良子輕輕地呻吟了一聲她下面那里又出現了剛才的感覺讓她自己身不由己。
  “怎么樣?柳生良子你現在是不是又想要了?是的話就喊出來讓我知道!”陳天明對著柳生良子那里又是一陣猛沖他現在好象要把自己對木日國的怨恨全發在柳生良子的身上。
  剛開始柳生良子還是閉著嘴不出聲的但是在陳天明不斷的動作下并且是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的那種讓她不由地叫出聲音來“啊!”那一聲似是呻吟似是哀怨陳天明做得不夠力氣。
  “呵呵來木日女人我讓你見識什么叫z國男人你嘗過之后就不會再想著你們那些木日國的男人了他們就算是吃了幾粒偉哥也趕不上我這樣的強悍。”陳天明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陳天明笑歸笑他還是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這柳生良子的下面實在是不錯濕潤歸濕潤但她的那里還是有點緊。m的每個女人的下面都有自己的特點不過想不到柳生良子的是這樣。
  已經不知道玩了多長時間的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快到了因此他猛一吸氣又開始發起了對柳生良子的新一輪攻擊。反正自己是玩柳生良子的沒有必要控制著自己的**。
  “唔……嗯……哦……啊……哎……”柳生良子開始呻吟得胡言亂語了現在的她好象在演奏著五聲部混唱。陳天明在自己身上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讓她也快有了又上天堂的感覺。
  “啊!”柳生良子和陳天明先后地喊了一聲他們都到達了天堂。過了一會陳天明拉出自己的下面把柳生良子的腳放了下去讓她靠在墻壁上。
  現在的柳生良子急劇地喘著氣臉上因為剛才的興奮而泛出了潮紅。她的那對潔白的大白兔之間也泛起了汗珠可能是因為剛才太用力而造成的。柳生良子已經恢復了自己的神智她冷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往自己衣服的地方走去。
  “啊!”柳生良子輕輕地哼了一聲剛才因為過的動作讓她的下面感覺非常疼讓她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
  “叫什么叫?你還沒有滿足嗎?是不是還想要啊?賤女人。”
  陳天明淫蕩地嘲笑著柳生良子。m的木日國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都已經上了兩次天堂還想上。
  “你不是人!”柳生良子恨恨地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這個陳天明已經得到她還不顧憐香地強暴自己現在還這樣嘲笑自己。這讓柳生良子怒火中燒她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陳天明。
  “我是一個很厲害的男人這你是應該知道的。”陳天明笑著說道。“你如果還想要的話我還是可以的雖然我剛才在你的上面和下面發泄了**但我還是可以的這叫z國男人的雄風懂嗎?”
  “你會有報應的。”柳生良子的眼淚不由地流了下來今天的打擊對她來說太大了。她皺著眉頭慢慢地向自己的衣服那邊走去她的腳一拐一拐的好象受了傷似的。
  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這樣子心里不由地疑惑了他把頭低下來看了一眼柳生良子的兩腿間心里不由一震。因為他在柳生良子的兩腿間看到了一些血跡這這好象是女人的第一次而留下的血跡。
  陳天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他的那里也染了一點的血跡這不用問了應該是柳生良子的那里讓自己染上的。“你你還是**?”陳天明有點呆了他沒有想到柳生良子還是**剛才她那親自己下面純屬的動作絕對不是一個**就能做得到的啊?陳天明想不通了。
  柳生良子沒有回答陳天明的話她只是冷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后然后繼續一拐一拐地往那邊走去。
  第43章說了就放過你們
  現在的柳生良子也顧不上害羞自己一絲不掛她蹲下身子抓起了自己的衣服慢慢地穿了起來。
  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紅腫的下面還有她那好象痛得很痛苦的表情那兩腿間的血跡還有一拐一拐走路的動作他相信柳生良子是**了。天啊她怎么還是**啊?陳天明的心里開始有點愧疚了。
  雖然柳生良子是木日國的女人還來偷西施鏡如果她是一個淫蕩女人被自己那樣應該沒有什么可是她卻是一個**這讓陳天明的心里有點別樣的滋味。不過陳天明還是把這種滋味壓在自己的心里。
  “你你在這里好好想想我我一會再來問你。”陳天明看到柳生良子已經穿上衣服了他也急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跑了出去。
  “老大審得怎樣?”張彥青見陳天明出來了便好心地走過去問陳天明。
  “我正在審呢還有你現在不要進柳生良子的關押室讓她好好想想你不要讓她跑了就行我現在去找田吉”陳天明說完便走向田吉的那間關押室。
  陳天明在窗戶下面聽了柳生良子和田吉的對話還有看了柳生家族的有關資料他已經知道柳生良子他們的弱點是什么他們的致命之處就是柳生家族如果柳生家族面臨著危機的話那他們什么的信念都會動搖的。
  “田吉你想得怎樣啊?是不是想告訴我西施鏡的下落?”陳天明進到關押室看著田吉被銬在墻壁上可能由于過的疲勞田吉顯得很憔悴。他應該是三十左右歲的人但現在看著他好象老了許多。
  資料里面顯示田吉不是柳生一脈的人他是從小被柳生家族的長者收養算是柳生家族的仆人之類的。看他的樣子應該對柳生家族很忠心。現在陳天明就是要用他這樣的忠心來讓他說出西施鏡的下落。
  “你不要在我的身上下功夫了我是不會說的。”田吉搖著頭說道。
  “既然你們都不想說那我就告訴你我是如何處置你和柳生良子的。”陳天明便把剛才他跟柳生良子說過拍照等的話重復說了一次給田吉聽。
  “不要你不能這樣對待大小姐你殺了我們!”田吉聽陳天明這樣說心里害怕了。如果正如陳天明這樣所說的話柳生良子在木日國就沒有顏面了而柳生家族在木日國也沒有顏面了并且還背了一個偷z國國寶的罪名。
  田吉了解木日天王的性格他肯定是會犧牲柳生家族來維護兩國的表面和平。想到這里田吉的心里開始動搖了。
  “可惜啊田吉你們本來想偷西施鏡討好木日天王的可現在這樣你們的柳生家族就要完蛋了。你好好想想是西施鏡重要還是你們柳生家族重要?”陳天明陰陰地對田吉笑著。陳天明已經看到田吉眼里的一點猶豫看來自己已經抓到田吉的七寸了。
  田吉想了一會然后對陳天明說道“我們如果把西施鏡拿出來你真的會放過我們嗎?還有不會對我們柳生家族不利。”田吉的心里動搖了他想著陳天明如果那樣對待柳生良子的話那會讓他一輩子都心疼并且他也會一輩子不安死也不瞑目。
  “我當然會放過你們你忘了嗎?我上次不是放過你了嗎?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要和大小姐商量一下。”田吉對陳天明說道。
  “行沒有問題。”陳天明頓了頓說道。他有想過柳生良子會不會把自己強暴她的事情告訴田吉不過陳天明也不怕如果他們不肯后面將會對他們進行更可怕的報復。柳生家族的命運比柳生良子更為重要所以陳天明是不怕的。
  于是陳天明打開田吉的手銬然后帶著田吉走到關押柳生良子的房間。一推開門陳天明就看到柳生良子坐在墻角邊神情非常黯然。大概是陳天明剛才對她的事情讓她心里非常痛苦。陳天明看到柳生良子那凄涼無助的表情心里好象有點不舒服的感覺。
  “大小姐你怎么樣了?”田吉看到柳生良子那痛苦的表情心里一驚他急忙問柳生良子。
  柳生良子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陳天明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估計陳天明已經死了幾千次了。
  陳天明故意不看柳生良子的眼睛他笑了笑說道“怎么樣?你們偷了西施鏡我不弄死你們就算是你們運氣好了。難道你還想我好茶好飯來招呼你們啊?”
  “大小姐剛才這個人跟我說了如何對付你和柳生家族的事情你知道嗎?”田吉蹲下身子說道。他心里一直當柳生良子是神女高不可攀更是容不得別人欺負她。但是現在他們都落入陳天明的手里陳天明要弄死他們就如捏死一只螞蟻這么簡單。所以他對陳天明是敢怒而不敢言。
  “我知道”柳生良子點點頭輕輕地說道。如果不是陳天明用這些事情來要挾她她才不會從了陳天明還幫他親他的下面。
  “大小姐我剛才問了他他說只要我們交出西施鏡他就放過我們和柳生家族你覺得怎樣?”田吉低著頭說道。他不是怕死而是怕柳生良子受到更大的傷害還有柳生家族的命運。他已經看到柳生良子現在的不妥但能有什么辦法現在他們都受控于別人自己連自殺都自殺不了更不用說反抗。
  柳生良子搖了搖頭說道“田吉我們不能對不起天王相信天王會理解的。”
  田吉也搖了搖頭苦笑著“大小姐你錯了天王是一個自私的人如果你有利用價值他就會對你好如果沒有的話他才不會理你。大少爺柳生一郎的死就是如此大少爺是為天王而死的可現在天王又怎樣理過我們的家族嗎?他見現在井田家族和佐藤家族比我們柳生家族強大所以他什么事情都向著那兩個家族。如果你出事了主公已經年邁我們的柳生家族就越來越沒落了。不要說別人打擊我們自己也振興不起來。”說完田吉一臉的傷心雖然他不是柳生的人但他是柳生從小養大的人所以他一直當自己是柳生的人了。
  柳生良子聽田吉這樣說她又沒有說話了她陷入了沉思。田吉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因此她為了向木日天王證明柳生家族的人是優秀的才接下了這次來m市偷西施鏡的任務。可誰知道遇上了陳天明不但把自己帶來的人殺了還把他們給捉了。
  “大小姐我們柳生家族只有靠自己才能強大你還記得昨天我們打電話找在m市佐藤家族的人求助他們不理我們嗎?他們巴不得我們家族滅亡好讓他們佐藤家族取代我們。”田吉見柳生良子還在猶豫不決他繼續對柳生良子說道。
  過了一會柳生良子咬咬牙抬起頭。“你你真的會放過我們嗎?”柳生良子盯著陳天明的眼睛冷厲地說道。
  “會如果你把西施鏡交出來我親自送你們倆個人上回木日國的飛機。”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的表情也非常嚴肅自從他發現柳生良子還是**后他對柳生良子的看法有點變了。只是柳生良子怎么懂得親自己的下面呢?這又讓他奇怪了難道她是親過別人的只是堅守自己最后一道防線?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好希望你能說話算話不要騙我。”柳生良子把自己的眼神收了回來。
  “柳生良子如果我騙你我就是后娘養的天打雷劈。”陳天明見柳生良子還有點懷疑自己急忙對她表白。
  “田吉你告訴他們西施鏡的下落。”柳生良子轉過頭對田吉說道。然后她又對陳天明說道“你給我找間洗澡的房間我要洗澡。”
  “行沒有問題。”陳天明說道。
  “西施鏡就在我們出租屋里面我們藏在衛生間門口往左的第二塊地板磚下面那塊磚是活動的。”田吉說道。
  “這樣我叫我的兄弟帶你去拿西施鏡你們順便把你們出租屋的東西拿回我這里如果西施鏡真的拿回來了我今晚就送你們走。”陳天明說道。
  于是陳天明把張彥青叫了進來讓他叫上林國、吳祖杰、詹倚與田吉一起去拿西施鏡他在這里看著柳生良子。“田吉希望你們不要騙我柳生良子現在在我的手里如果你耍花招的話后果你是知道的。”
  “不會你叫人和我去拿西施鏡!”田吉搖了搖頭說道。
  張彥青他們帶著田吉走后陳天明也帶著柳生良子下樓了他帶她去他的房間洗澡有他看著柳生良子估計是沒有人能救得了她出去的。現在柳生良子才是他手里的籌碼如果柳生良子跑了那就很難找回西施鏡了。
  “你進去洗澡這條毛巾是新買的沒有用過”陳天明從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條新毛巾遞給了柳生良子。他知道柳生良子為什么要洗澡她肯定是認為自己的身體被他蹂躪了想洗干凈。m的我自己也臟了我那下面也有血跡。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柳生良子沒有說話她接過陳天明遞過來的毛巾便走進衛生間“咔”的一聲門關上并閂上了。
  天至于這樣嗎?你剛才身體每一個部位我都看過了特別你那最隱秘的上面和下面我也玩過了還至于關門嗎?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