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380 比試

第380章比試
  落在地上的張彥青其實心里是高興的剛才他的這輕松一躲他就知道自己的武功比以前起碼強了五成現在他的信心越來越強了。
  “好好武功。”馬彬看到張彥青這么輕輕一跳就飛高了兩米躲過兩個保鏢的攻擊急忙拍著手高興地說道。
  聽到馬彬贊賞的那四個保鏢心里更不是滋味。看來自己是不拿出一點真本領出來一定會讓老板看不起的。于是四個保鏢暗暗地運起了自己的內力然后紛紛地向張彥青出招他們想盡快地把張彥青打敗。
  雖然這四個保鏢是練武功的但他們所練的武功不高內力也不強只算是自己門派的二流高手。只見他們運起自己的內力舉起拳頭向張彥青撲了過去頓時幾道人影紛飛交錯讓馬彬看得眼花繚亂。
  馬彬在心里暗自高興他看到自己的保鏢這么厲害舒展的拳腳讓自己看不清看來自己這次是請對人了。其實因為馬彬不會武功見到這些武功就以為很高明可這四個保鏢在陳天明他們眼里只算是一般而巳。
  張彥青冷笑一聲一個揮手一道勁風就向先往自己撲過來的保鏢老大打去只聽“砰”的一聲張彥青打出的勁風和保鏢老大打來的拳風相碰然后把保鏢老大打得后退了幾步才站穩自己的腳。
  向張彥青撲過來的保鏢老二是用腳向他進攻的現在的保鏢老二正在半空中施展他的奪命飛心腳往張彥青的心窩處狠狠地飛踢過來。張彥青收回自己的右手用力地往保鏢老二的腳底打去。可憐的保鏢老二還在半空沒有落地就被張彥青打得倒飛回去摔在幾米外的地上。他捂著自己的腳底疼得不敢站起來。
  保鏢老三和保鏢老四是同時向張彥青左邊和后面進攻的。他們一左一右一個一招惡虎斷腰使出自己全身的功力向張彥青的左腰處猛烈地攻了過來。另一個一招重如泰山直向張彥青的后背打去。現在他們見自己的兩個兄弟被張彥青打倒了所以也不再對張彥青客氣使出自己畢生的絕招向張彥青襲擊。
  張彥青見他們使出絕招向自己攻擊本來想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的但想到剛才陳天明的吩咐于是他一個急轉身來了一個混海出龍一道強烈的混元真氣就在他的體內發了出來。
  “啪啪”的兩聲張彥青發出的混元真氣和保鏢老三、老四撞在了一起由于張彥青不想傷害他們所以這道混海出龍的真氣只是把他們擊退而已。在擊退保鏢老三和老四的同時張彥青也輕飄飄地往后退了幾步才站住腳。
  他為了不讓這四個保鏢太難堪所以張彥青也裝作自己勝得有點困難和四個保鏢的武功不相上下。“四位大哥好武功”張彥青笑著對那四個保鏢說道。反正大家都走出來混飯吃的沒有必要太爭強斗勝。
  “這位兄弟的武功讓我們佩服。”保鏢老大見張彥青沒有讓自己幾兄弟太難堪他也向張彥青抱了抱拳頭客氣地說道。
  “好好你們的武功都很好我看到你們這樣子我就放心多了。如果誰敢來搶西施鏡你們就給我狠狠地揍死他們。”馬彬恨恨地說道。他想到自己差點被那些來盜西施鏡的人害死他心里就氣憤了。
  陳天明看到馬彬那高興的樣子知道他已經滿意了同時他也為馬彬感到悲哀覺得馬彬根本沒有了解到這次展覽的危險。如果就靠張彥青和四個保鏢的武功就能保住西施鏡的話那他也不這么緊張了。
  木日國的高手和魔門的高手如果來偷西施鏡的話他們就抵擋不了了。木日國的高手自己沒有和他們交過手不知道他們的武功如何但是魔門的雷魔或者電魔張彥青就不是他們的對手了。
  “馬董你覺得我們有能力參加這次文物的保全工作嗎?”陳天明笑著對馬彬說道。
  “有有我相信你們的本事了。”馬彬高興地點著頭說道。剛才的打斗直讓他看得眼都花了像這樣的武功以前他都只是在電視上看過還沒有在真實情景里看過。以前他太傻了不懂得請一些武功高強的保鏢來保護自己差點害自己沒命了。
  這次展出的西施鏡是他在國外花了一百萬美金買回來了那個賣主只以為是一般的古代文物不懂這是西施鏡讓他撿了一個大便宜。所以他想趁著這個展覽的機會找到買家趕快把這個值錢的東西賣掉。
  因此馬彬想開這個展覽會又怕開這個展覽會。不開這個展覽會吸引不了更多的買家過來開這個展覽會又怕別人來搶了自己的西施鏡。真的是左右矛盾所以在朋友的勸策下他才花重金請了陳天明他們過來。
  “喂你不要老這樣看著我對就是你你不要瞪我”陳天明對楊桂月說道“我知道我長得帥但你也不要像很久沒有見過帥哥似的看著我。胸女你現在相信我們有這樣的能力保護西施鏡了?”
  “你跟我比試過了就知道。”楊桂月咬牙切齒地說道。當她聽到陳天明叫自己所謂的兇女心里的那氣就甭提了。所以她要借和陳天明比試的機會好好地教訓陳天明。自從她學了武功后還沒有遇到對手。
  特別是在警隊里她和別人交手用的都是在警察大學里學的搏擊擒拿等招式都不用自己一直深藏不露的武功。可今天她例外了她要用自己的武功好好地教訓陳天明她要讓陳天明知道欺負自己是落得一個怎樣的壞下場。
  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我說了我不喜歡和女人打架你如果真要比試的話那我叫我的兄弟和你打。”
  看著陳天明那好象不屑的眼神楊桂月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不行陳天明我就要和你比試。怎么了?你是不是害怕了不敢和我比了叫你的兄弟出來跟我比?陳天明你這個縮頭烏龜。”楊桂月罵著陳天明。
  “楊桂月你罵誰啊?”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我罵你怎么樣?縮頭烏龜。”楊桂月就想引陳天明出來和自己比試她才不怕陳天明的生氣。
  “你再罵我我就對你不客氣了。”陳天明說道。
  “你有本事就過來啊如果不進來你就是縮頭烏龜。”楊桂月邊說邊走到場中間就是剛才張彥青和那四個保鏢進行比試的地方。
  陳天明見楊桂月都騎到自己的頭上了于是他也不客氣了他想著要給楊桂月一點教訓。陳天明對楊桂月叫著“過來就過來我還怕你啊?”
  “陳陳先生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們不要傷了和氣這樣不好啊!”剛才還叫陳天明和楊桂月打一場比試的馬彬現在有點害怕了。反正剛才他已經看到張彥青和自己四個保鏢的比試已經沒有再必要比了。況且這個陳天明和楊桂月好象有點恩怨如果讓他們打得你死我活的那誰來保護自己的西施鏡啊?他們要打也要過了展覽期后再打啊到時就算他們全部同歸于盡自己一樣是不管他們的。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馬董你都看了不是我想打是那個女人要打的你要勸也是勸她啊。我平生最恨的就是那種狗眼看人低和仗勢欺人的人這女人卻全占了現在她又惹我我能不和地比試嗎?”
  “可是如果你們這樣打起來打出事了怎么辦?”馬彬擔心了人家剛才的那叫比試而他們倆個人好象是斗雞似的這叫比試嗎?這叫要人命啊!
  “馬董你放心我們也只是玩玩不會出事的。”陳天明對馬彬笑了笑說道。他知道馬彬的意思他又不是一個小氣的人他現在只是想教訓一下楊桂月而已不會惹出什么大事情來他陳天明還是知道什么叫大局為重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你千萬要記得不能惹出事情來。”馬彬聽陳天明這樣說心也放下了一點。
  陳天明慢慢地走到楊桂月的面前說道“楊桂月你說我們怎么比啊?不過我也要丑話說在前一會輸了你可不能哭另外我們這是比試點到即止千萬不能因為我們一會的比試而影響展覽工作的正常開展。”
  “行這個我同意。”楊桂月點點頭說道。雖然她討厭陳天明但陳天明這話說得還是有道理不能因為一會的比試而影響展覽工作的正常開展。
  “好我們開始因為你是女人我先讓你三招三招過后我再還手。”陳天明邊說邊懶洋洋地站著。那天在審訊室里他就看到楊桂月沒有使用內力對自己攻擊所以他也以為楊桂月不會武功就算搏擊什么的很高強也對自己造不成什么影響的。
  林國和張彥青倆人興奮地在旁邊看著因為他們很少看到陳天明出手現在能在旁邊看著同時學一些絕招他們怎么會不高興呢?
  “陳天明你敢輕視女人?”楊桂月生氣地說道。剛才陳天明有點侮辱她了她能不生氣嗎?
  “我不是輕視女人我是輕視你楊桂月你不要婆婆媽媽出招!”陳天明笑著說道。一會看我怎么玩你陳天明暗暗地在心里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