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372 -第379章

第372章你沒有鎖好門
  陳天明看到張麗玲那高興的樣子他也高興了“這沒有問題我女人的事師兄肯定會幫的。對了過幾天我們會接一個單子如果能搞掂的話會有一百萬進公司的賬。”
  “什么單子這么多錢?”張麗玲疑惑地問道。
  “一個非常重要的單子保護一件文物危險性也挺大。”陳天明說道。
  “天明那你要小心”燕姐關心地說道。
  “沒事”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等我弄的房地產正式站穩腳之后你就不要再開保全公司了畢竟你們做那些事情是很危險的。”張麗玲一臉的擔心。
  陳天明說道“到時再說等你以后賺了錢后你再養我我就不用干活了。”說完他在旁邊笑著。
  “你就想到時你天天給我們煮飯炒菜洗衣服我們上班你在家干活侍候我們。”張麗玲邊說邊笑著。
  “天啊這樣太沒有天理了。”陳天明大聲地抗議著。
  燕姐看到陳天明和張麗玲兩個人在斗嘴笑著說道“好了好了你們倆個人不要再吵了要吵就先吃完飯再吵要不菜都涼了。”說完拉著陳天明和張麗玲一人坐一邊。
  于是他們三個人就一起吃飯了吃完飯燕姐和張麗玲就去洗碗陳天明這個大老爺就在沙發上坐著看電視。
  到睡覺的時候陳天明就開始來勁了。“姐你們新買的床墊挺大的可以睡三四個人啊。”陳天明準備先向燕姐那邊下手。
  “不可以的只能睡我們兩個人你是不是也想睡床墊啊?”張麗玲馬上接過話對陳天明說道。
  “是啊我很想睡床墊”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張麗玲真是太知道自己的心思了如果今天晚上不給自己玩玩3的話那自己真的是慘了。
  “那好我明天買一張床墊放在客廳里給你睡走燕姐我們睡覺去!”張麗玲邊說邊拉著燕姐回房間去了。
  “喂你們怎么能這樣啊不管怎么說我是這房間的主人是你們的男人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太不公道了。”陳天明跟在張麗玲他們后面嚷叫著。
  “啪”的一聲門被關上了又差點碰到了陳天明的鼻子。靠怎么這樣啊?算了還是等到十二點再說!我今天不上了你們我就不叫陳天明。陳天明生氣地在心里說道。
  終于等到了十二點陳天明又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然后偷偷地摸到了房門旁他輕輕地用手扭了一下門鎖鎖上了。不過這次陳天明并沒有回到沙發上睡覺他從褲帶里搖出一把鑰匙輕輕地把門鎖扭開了。
  原來上次陳天明被鎖在外面后他就有了前車之鑒把房間的門鑰匙從房間里面拿了出來現在就算是張麗玲她們把門鎖上也是沒有用的自己有把鑰匙開鎖。
  門開了陳天明輕輕地走了進去只見房間開著一盞微弱的床頭燈燕姐和張麗玲正睡在床上。燕姐穿著睡衣裸露出潔白的手臂和小腿。張麗玲穿著睡裙可能因為翻身的原因那裙子拉了上來露出她的小底褲這讓陳天明一陣驚喜。
  陳天明急忙輕輕地爬上床然后摸上了張麗玲的酥峰因為從剛才的事情來看主要是張麗玲在阻擾只要把她搞掂了燕姐就沒有什么問題了而且燕姐已經玩過3了應該是可以適應。
  可能張麗玲還在熟睡沒有感覺到陳天明在摸她反正現在陳天明已經抱定今晚一定要玩3的信心就算張麗玲現在醒來他也是不會停手的。
  “嗯”張麗玲似是在睡夢中被人抓著一樣輕輕地哼了一聲但沒有醒過來。陳天明估計是張麗玲正在做夢被自己摸了于是他繼續摸著張麗玲的酥峰。
  過了一會兒張麗玲終于醒了過來她發現陳天明在摸著自己驚叫了起來“陳天明你是怎么進來的?你快出去不要摸我。”
  “你們沒有鎖好門我怕你們害怕所以就進來看你們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燕姐陳天明進來了你快趕他出去。”張麗玲對好象還在睡覺的燕姐說道。
  但是燕姐突然轉過身子好象沒有聽到似的。其實燕姐知道陳天明想干什么?像他那樣的流氓肯定是不會放過她們的所以她見陳天明進來了便裝著什么也不知道可她的心里卻在撲撲地跳。
  陳天明對張麗玲笑了笑說道“你別喊燕姐了她已經睡著了來我們玩玩你今天晚上不是懷疑我不行嗎?那我讓你試一試。”說完陳天明把手放到張麗玲的底褲上摸了起來。
  “放手”張麗玲小聲地說道。
  “你別急我該放手的時候會放手的。”陳天明說完繼續用手在張麗玲的下面摸著沒有一會張麗玲的下面就有點濕濕了。陳天明見現在已經是半夜了也不想玩得太多花樣要不兩個人這樣弄可能要玩到明天天亮了。于是他直接把張麗玲的底褲拉了下來。
  “不要燕姐在這里啊天明……”張麗玲小聲地說道。燕姐就睡在旁邊不知道她是真睡著還是假睡著反正她就是不想在這里。
  “別怕燕姐睡著了她聽不到我們干什么的”陳天明邊說邊用手指擦著張麗玲下面敏感的地方看張麗玲的這陣勢不用多久她就不會這么嘴硬了。陳天明在心里想著。
  果然在陳天明繼續的挑逗下張麗玲開始慢慢地呻吟了。剛開始還有點矜持的她現在也顧不上什么了因為她現在的情火已經讓陳天明摸起來了她身下那里又癢又酥好象想陳天明的愛撫了。
  陳天明輕輕地把張麗玲拉了起來然后抓住她的睡裙往上拉最后從頭頂上拉了出來。張麗玲那淺藍色帶花邊的罩罩就露了出來露出白嫩豐滿的雙峰之間的深深乳溝。性急的陳天明又在那罩罩上摸了一會接著把罩罩脫了下來。
  陳天明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張麗玲的酥峰豐滿腰肢圓潤皮膚像燃燒的火焰光彩奪目雙峰在輕輕地搖晃著富有彈性地隆起成蜂腰狀的腰間好象有一種難以抑止的感覺陳天明直接又把自己的手蓋上了張麗玲的雙峰用力地揉捏著。
  “嗯……天明不……”張麗玲小聲地呻吟著她覺得自己在陳天明的揉捏下越來越興奮了體內的火快要把她燒著了。
  陳天明突然改變了手勢改用兩只手指捏著張麗玲的小櫻桃然后輕輕地摩擦著。而另一只手伸到下面繼續在幽草地上探索著。只要自己這樣一會張麗玲就會受不了不要說3就算是幾她也會沒有意見了。
  “啊……”張麗玲興奮地叫著上面和下面的爽已經讓她忘記燕姐在她旁邊睡覺再說大家都是陳天明的女人她也不顧忌了。
  “爽嗎?麗玲你要不要啊?”陳天明溫柔地親著張麗玲的耳垂并且用舌頭慢慢地舔著。現在陳天明已經比以前更厲害了已經能做到三管齊下了。
  “唔……”張麗玲咬著嘴唇沒有說她知道這是陳天明在故意問她并且燕姐還在旁邊于是她在堅持著。
  “那我要進去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見這是張麗玲的第一次3還是不要為難她了免得她面子過不去。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站起來把自己的衣服全脫了然后亮出自己強悍的下面。
  張麗玲看到陳天明那強悍的下面又喜又羞她害羞這樣但又想著陳天明快點用他的下面好好地安慰自己。
  “麗玲你別急我來了。”陳天明蹲下身子接著看準位置慢慢地進入了張麗玲的下面。
  “啊……”張麗玲滿足地喊了一聲她現在像是已經盼了那樣很多年現在終于等到了似的。她滿臉通紅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天氣太熱。
  陳天明進去后竟然沒有動只是輕輕地吻著張麗玲的那酥峰一付悠閑自得的樣子。
  張麗玲見陳天明沒有動知道陳天明故意如此于是她輕輕地扭著自己的屁股慢慢地動了起來。但是她這樣只是杯水車薪哪敢救得了自己心里的熱火啊?
  “天明快動……”張麗玲輕輕地喚著陳天明。
  “遵命我馬上就動。”陳天明好象聽到了張麗玲的命令現在開始執行命令了。于是剛才沒有動的陳天明馬上就動作起來并且越動越快越動越有力。
  “對……就是這樣……”張麗玲高興地叫著陳天明每一個有力的動作都動到自己的心里去讓她感覺自己好舒服好幸福!
  陳天明也感覺到張麗玲下面的興奮一陣陣潮水向他下面涌了過來為他的動作提供了更大的幫助。現在他也覺得自己的下面越來越硬好象要干一場硬仗似的。
  第373章我行不行啊
  在張麗玲的呻吟下陳天明賣勁地動作著并且他為了一會的工作更加好開展便一邊動作一邊把另一只手伸在燕姐的身上摸著。因為燕姐是背對著他們睡所以陳天明現在也只是摸到燕姐渾圓的屁股。
  陳天明的手剛摸到燕姐的屁股燕姐的身體就好像顫動了一下但她又沒有動了任由陳天明摸著她的屁股。
  “麗玲現在這樣可以嗎?”陳天明一邊用力地往張麗玲的下面動著一邊加快了速在這方面陳天明對自己有信心雖然沒有玩過4和5不過他知道自己一定可以的。
  “嗯……”張麗玲很快就到達天堂了于是他繼續用手摸著燕姐的屁股那圓圓滑滑的感覺讓他的心里非常興奮。摸著摸著他干脆把燕姐的睡褲拉了下來但是由于燕姐睡在床上根本是沒有辦法把燕姐的睡褲完全脫下來只是把她的睡褲拉到屁股的一半。
  頓時陳天明就看到了燕姐那白花花的屁股雖然只是看到一半但也夠了。陳天明馬上把自己的手伸了進去在燕姐的那屁股溝上輕輕地摸著。陳天明的手不但在動并且他的身也在動。這才是雙管齊下一個人管兩個人。
  在陳天明的撫摸下燕姐的身體在慢慢地顫動著好象她已經醒了過來發現陳天明在摸著她很害怕似的。
  “天明我快不行了……”張麗玲感覺自己興奮得快要到達天堂了所以她快樂地喊著。
  “那你說我行不行啊?”陳天明突然又停了下來。
  “行你很行天明你不要停下來。”張麗玲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突然的停下來讓她好象快到達山頂又摔了下來似的。
  “好我不停”陳天明又馬上對張麗玲發起新的一輪攻擊他已經感覺到張麗玲快到達天堂了于是他對著張麗玲就是一番轟炸!
  “我不行了……”張麗玲大叫一聲身子一陣輕抖然后肩頭一動在有氣無力地喘著氣。
  陳天明見張麗玲已經到達了天堂急忙讓自己的下面出來然后爬到燕姐的身邊用雙手抓住燕姐的褲頭把剛才沒有脫掉的褲子猛地拉了下來。
  “天明不要……”燕姐小聲地叫著。
  聽燕姐這樣說陳天明伸手到燕姐的下面摸上一摸發現那里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匯流成河了看來燕姐說不要其實心里是非常想要的了。
  “姐剛才麗玲沒有滿足我我還要”陳天明說完便在燕姐下面的幽草地上摸了起來。
  燕姐被陳天明這樣一摸已經開始興奮了。剛才陳天明在和張麗玲做那種事情的時候她在旁邊聽著就覺得心里難受了特別是她已經受過陳天明的愛撫知道陳天明的強悍她想著一會就要到自己心里就涌上了一種熱燙燙的感覺慢慢地在自己的身體內燃燒。
  見燕姐沒有怎樣阻擋陳天明也就不客氣了因為他發現燕姐的下面已經可以讓他通行無阻了所以他把燕姐的兩腿支開然后把自己昂首挺胸的下面沖了進去。
  “啊……天明……不要……”燕姐又是矜持地喊了一聲不過陳天明也見怪不怪了女人嘛都是一樣開始不管是什么第一次都是要那樣以后慢慢習慣就行了。
  于是陳天明在燕姐的身上慢慢地動了起來。他知道剛才自己在和張麗玲做那種事情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估計燕姐現在已經是想得不得了了他從燕姐的狀態就可以猜得出來了。
  果然在陳天明輕輕地動了幾下后燕姐就小聲地為陳天明“伴奏”了。聽到燕姐的呻吟陳天明動得就更加氣勁了。不過他怕燕姐還沒有真正地進入狀態所以還是動得不大力動得不快。
  并且陳天明還要為剛才的事情補一下票。他剛才為了早點讓自己的下面進入并沒有摸到燕姐那豐滿的酥峰所以他把手伸進燕姐的睡衣里面把睡衣拉了上去發現燕姐還是戴著罩罩。
  怎么搞的?不是說睡覺戴著這罩罩有礙健康嗎?張麗玲不知道燕姐還不知道嗎?陳天明一邊摸著一邊埋怨著。不過摸著罩罩哪有摸著真實的爽呢?于是陳天明停止自己下面的動作把手伸到燕姐的背后解開了她后面的扣子。
  陳天明見扣子解開了忙把那米黃色的罩罩往上一推那豐滿的大白兔就跳了出來好象向陳天明問好。陳天明的兩眼直冒光燕姐那兩團高聳的山峰呈現在他的眼前小櫻桃小小的粉紅粉紅的特別惹人喜愛。陳天明用手輕輕一碰那白嫩彈手油滑的感覺簡直美極了。
  “天明……”燕姐輕輕地喚著陳天明那呢喃的話語充滿了**似是要把陳天明的心窩全掏出來似的。
  “姐。”陳天明知道燕姐叫自己是干什么于是他用下面向燕姐猛擊了幾下然后又停了下來。
  “對就是這言……天明你怎么停了……”剛剛又興奮起來的燕姐發現陳天明停了下來埋怨地說道。
  “姐我不知道你要我停嘛你要我動我是絕對不敢停的。但是你不跟我說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陳天明嘻皮笑臉地說道。難得現在自己占了主動權剛才她們兩個人在玩自己現在也該自己玩一下她們了?
  “討厭你你再這樣姐生氣了……”燕姐現在覺得自己身體里越來越難受那種想要有要不了的感覺讓她不由地咬緊了嘴唇。
  “姐你別生氣我這就動。”陳天明說完壓在燕姐的身上兩手握著那對酥峰一邊揉搓一邊動了起來。他是最疼燕姐的怎么舍得燕姐難受和生氣呢?現在就算是燕姐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摘下來給燕姐的。況且燕姐只是讓他動動下面而已。
  想到這里陳天明知道燕姐已經很需要了所以他也不再用那些慢動作他也開始在燕姐的身上發泄著自己的**。
  “啊……天明……”燕姐快樂地叫著。陳天明這又快又大力的動作正是她所需要的她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
  聽著燕姐的叫聲陳天明也不客氣了他要讓燕姐快樂地到達天堂。于是他快速地向燕姐下面進攻著像這樣的猛攻估計現在春情蕩漾的燕姐撐不了多長時間。
  “唔……用力……”反正自己是第二個被陳天明騷擾的所以燕姐也不顧忌自己的聲音吵到張麗玲。燕姐發現陳天明的動作讓她感到特別興奮就好象撞到自己的心窩里面去讓她從頭爽到尾。
  在陳天明的猛攻下燕姐開始胡言亂語了并且陳天明好象每次的力氣都比剛才前面的那次力氣大上一點讓燕姐在陳天明每次的沖擊下又感覺到另一種特別的滋味。燕姐那潔白的身體上洋溢著既快樂又幸福的光芒。
  “啊!”燕姐到達天堂后的第一聲出來了接著一股洶涌澎湃的潮水涌了出來。陳天明愛憐地親了燕姐一口然后立起身。看來現在又該到張麗玲值班了。
  張麗玲看著陳天明晃著那昂首挺胸的下面向自己移了過來她驚呼了起來“天明你還不行嗎?怎么還那樣啊?”說完她又喜又羞不過剛才劇烈的動作讓她感到腰酸背疼她又有點怕了。
  陳天明對張麗玲笑了笑然后用手拍了一下她白嫩柔滑的屁股說道“呵呵開玩笑我如果這么快就行的話我哪敢今晚摸上你們的床啊沒有兩手硬本領我敢一挑二嗎?那會被你們欺負的。”
  “死相說話沒點正經。”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那好我們做點正經的。”陳天明說完拉著張麗玲的兩條美腿輕輕地分開然后用自己的下面沖了進去接著把張麗玲的兩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動了起來。現在因為陳天明是最后的沖刺并且剛才已經和張麗玲做了一些動作所以他一開始就直接進入了主題。
  “哇……”好像是張麗玲對陳天明的贊嘆。本來她的兩腿就發軟現在又被陳天明架了起來感覺就更軟了。可陳天明對她那一番的動作又把她的情火引了上來。
  陳天明不管了他繼續對張麗玲沖撞著反正他今天已經完成了他的3運動至于做多少時間那就不知道了反正他現在也不刻意地去控制。
  “我又不行了……天明你找燕姐……”前面還喝醋的張麗玲現在懂得謙虛禮讓了。在陳天明強烈的動作下她又一次到達天堂現在她只覺自己的頭好暈還好自己是躺在床上如果是站起來的話自己一定會暈倒的。
  “唉看來我還是要燕姐幫我一下才行。”陳天明邊說邊又向燕姐爬去。
  “天明你還不行啊?”燕姐見陳天明還勇猛地向自己撲過來有點慌了。
  “還差一點姐辛苦你了。”陳天明邊說邊摸了一下燕姐的酥峰接著兩手抬起燕姐的一只腿并且把那腿抱在胸前然后舉起自己的棒硬向燕姐的下面沖去。陳天明見燕姐她們也累了于是他也想這次在燕姐這里算今晚的最后放縱了……
  第374章準備
  自從陳天明接了西施鏡的保全工作后他就讓林國他們拼命地練武。當聽到這次遇敵這么強時他就感覺到自己的人手不夠了并且林國他們的武功也有待提高。所以他暗暗下了決心一定要改變一下。
  “老大”張彥青發現陳天明來了急忙叫著。陳天明跟他們說了這次保護西施鏡的任務之后這兩天他們不斷地練功。雖然他們不斷練但是效果不明顯提升不快。武功這東西哪有一練就十萬千里的。
  “嗯彥青阿國呢?”陳天明發現只有張彥青和小蘇在練功不由地問道。
  “國哥在看一下其它兄弟練功的情況大家聽到這次保護西施鏡的任務之后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和那些狗日國的人干一場弄死他們。”張彥青越說越興奮一付馬上就要動手的樣子。
  “彥青你過來我看一下你練得怎樣?”陳天明招手讓張彥青過來然后抓住他的手掌運功試了一下發現張彥青還是和以前差不多以他現在的功力要對付一些很強的高手是不行的像遇上雷魔他們一定是討不了好。
  陳天明又試了一下小蘇發現他也是如此。如果是這樣在展覽會上他們一定幫不了自己很大的忙。
  “彥青小蘇我準備再給你們每人輸入十年功力這樣如果再遇上強敵你們就算打不贏也可逃走或者自保。”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老大不要現在正是要用內力的時候你把你的內力給了我們你哪有內力應付敵人。”張彥青聽陳天明這樣說急忙搖搖頭不肯答應。
  “沒事我又不是一天全給你們輸完我一天兩個下午一個晚上一個第二天再來這樣我的功力就會恢復得差不多了。”陳天明已經想好了雖然一下子給他們輸入這么多的功力不好但是為了過幾天的展覽會不這樣做也不行了。而且自己只要把輸真氣的時間調開輸一個就休息一下那對自己的損失也不是很大。
  張彥青和小蘇聽陳天明這樣說知道他已經決定了老大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這點他們知道于是他們也只好聽陳天明的了。
  當陳天明給張彥青輸完內力的時候林國就走了進來。他看到陳天明的臉色有點慘白忙著急地問陳天明“老大你怎么了?
  “沒事我剛剛幫彥青輸了十年的真氣進去。阿國我晚上就幫你轎真氣你一會幫我找幾個練功練得不錯的兄弟過來我看看他們練得怎樣?”陳天明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林國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說完便和張彥青一起運功調息了。練完三十六個周天陳天明睜開了眼睛體內的真氣恢復得差不多。這里和玄門那里比真的是差很多天氣和地氣沒有玄門那里強烈如果是在那里恢真功力會更快。
  陳天明見張彥青還在運功調息他就站了起來一出門就看到林國帶了幾個兄弟過來“老大我帶幾個兄弟過來了你看看。”林國對陳天明說道。
  “好我看看他們練得怎樣?”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想找練功練得好的兄弟給他們每人輸入十年真氣這樣以后林國他們就有幫手了。但是這個輸真氣不能隨便輸要看他們本身有沒有那樣的體質和練功練得怎樣所以陳天明才叫林國帶來給他看看。
  陳天明為他們各自把了一會脈之后指著兩個兄弟說道“你們叫什么名宇?”
  “老大哉叫吳祖杰”一個臉龐清秀剪著平頭的青年對陳天明說道。
  “我叫詹倚老大”另一個濃眉大眼皮膚有點黑的青年對陳天明笑著說道。
  “好你們倆個人留下來其它兄弟回去好好練。”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對其它人說道。畢竟這種事情不是說想留誰就留誰陳天明還想把他們全留下來自己把他們的內力提升好幫自己的忙。
  可剛才陳天明搭了他們的脈發現他們的內力還不強就算自己給他們輸入十年的功力也沒有用而且可能會讓他們走火入魔。而這吳祖杰和詹倚就不一樣他們的內力已經有一定的基礎并且他們的經脈也適合練功想不到這些兄弟中還有這樣的人才只要自己給他們輸入十年的功力他們又努力練功的話不久他們就會有林國他們現在這樣的水平。而林國他們因為又有了自己的十年功力他們的武功又會提高一個層次。看來過幾天的展覽會自己就更有信心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老大他們現在怎樣?”林國問陳天明。
  “你讓小蘇給小杰和小倚兩人講一下重要的練氣和經脈穴位我明天會給他們輸入十年的真氣以后讓他們倆個人幫你們的忙。呵呵我又有多兩個強悍的幫手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你們還不快謝謝老大老大可是每人給你們十年的功力你們相當已經練了十年的武功了。”林國急忙對吳祖杰和詹倚說道。
  “謝謝老大。”吳祖杰和詹倚聽林國這樣說興高采烈地叫著。
  “這是你們自己的努力阿國你一會告訴其它兄弟不是我偏心而是他們練得好以后他們也繼續努力練功如果他們練好了我會繼續為他們輸入功力的。”陳天明想讓林國下去告訴其它兄弟不要灰心。
  “恩我知道了老大。“林國說道。
  “那好你叫小蘇帶小杰和小倚兩人去練一下重點講武功理論的東西明天我再給他們三個人輸功力了。”陳天明說道。
  吃完晚飯陳天明又叫林國上來為林國輸入十年的功力。而已經有二十年功力的張彥青現在可爽了他馬上就跑到一樓去值班他現在正想有一些什么敵人過來讓他練練身手看著現在自己多了十年功力是如何的厲害。
  幫林國輸完真氣陳天明就急忙盤腳而坐運功練起香波功來。他不想因為自己給林國他們輸入真氣而讓自己的功力有所損失畢竟過幾天還要為展覽會做保全工作自己才是這次保全工作扛大旗的人。
  練完三十六個周天陳天明站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的功力還是沒有完全恢復這也難怪他不久才為張彥青輸了十年的功力現在又為林國輸入十年功力他一天不見了二十年的功力哪會恢復得這么快啊!
  陳天明走到自己的房問門口發現對門的房間門還開著那是梁詩曼和小寧住的房間于是他便走了過去。
  “天明你來了“坐在床上的小寧發現陳天明進來高興地說道。她們晚上在這里覺得悶陳天明在下面又沒有上來好象和林國他們在一起于是小寧便開著門等陳天明回來。
  “是啊小寧你們在這里住習慣嗎?”陳天明笑著對小寧說道。
  “還行白天和麗玲姐到外面跑過得挺充實晚上回來就有點無聊你又經常不在。”小寧嫵媚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我在忙不好意思。不過你現在還輕松等房地產公司正式開業你們忙的時間就更多了”陳天明說道。
  “那也是看著麗玲姐忙來忙去的我們也不好意思。”小寧說道。
  “那你多幫一下麗玲嘛反正你學過會計可以幫她把保全公司的賬目弄一下以后我的公司可能越開越大會讓你們這些娘子軍有事情干的。”陳天明越想越高興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以后就為自己所有的女人每人開一間公司這樣她們就不會無聊了。
  “嗯麗玲姐也是這樣的意思我現在也正在努力地學估計不要多久我就可以自己做了。不過半年后我要回學校了。”小寧想著要回學校不能和陳天明在一起心里就覺得舍不得了。
  “反正你是最后一年了回去報個道到時考完畢業試就行了你可要快點上來啊要不我會想死你的。”陳天明說道。
  “我也想你。”小寧說完便紅著臉低下了頭。
  “咦詩曼去哪了?”陳天明現在才想起來自己和小寧說了這么久還沒有見到梁詩曼呢!
  小寧笑著說道“詩曼姐剛剛進洗澡間洗澡了。”
  陳天明一聽高興極了反正詩曼去洗澡自己就先和小寧弄一會。想到這里他急忙把門關上然后跑到小寧的身邊坐了下來。“小寧這幾天沒有見你你有想我嗎?”陳天明邊說邊抱著小寧親了起來。
  “有我天天想你可你經常不在見不到你的人。”小寧紅著臉小聲地說道。
  現在的小寧穿著一套白色的棉質睡衣那繡著圖案睡衣的領子比較低低得陳天明只要輕微一下低頭就可以看到她里面一小半的罩罩和隱隱現現的乳溝。那潔白光滑的皮膚猶如一塊光滑的綢子耀人眼睛。還有她身上那清新的沫浴香明的鼻子里估計她已經洗完澡了。
  “是嗎?有多想”陳天明邊說邊摸上了小寧那鼓圓圓的酥峰然后輕輕地在酥峰上抓了起來。
  “嗯”小寧閉著眼睛輕輕地回答了一聲。她那處子的山峰被陳天明這樣一摸那種又怕又羞的感覺馬上向她的大腦涌了上來讓她覺得自己好象處于半空中飄蕩輕飄得不像在現實中。
  第375章目標出現
  陳天明馬上親上了小寧并且用舌頭在她的嘴里輕輕地打著轉然后再與小寧的香舌在嘻戲著。
  親了一會陳天明就把小寧親得暈頭轉向。接著他又把手伸進小寧的衣服里面把小寧后面罩罩的扣子解了然后把手往前一移就摸上了小寧里面的酥峰柔軟而又有彈性讓陳天明的下面硬了起來。
  對啊自己的功力沒有恢復為什么不在小寧的身上練一下特殊的香波功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想著。想到這里陳天明欣喜若狂他一會抓著小寧的酥峰一會捏著酥峰上的小小櫻桃直把小寧逗得嬌聲喘氣香汗直流。
  “別天明不要……”小寧邊說邊喘氣著。陳天明摸著她的上面把她弄得特別爽特別是手指摸著小櫻機更是讓她情不自禁。
  可是陳天明哪會聽她的啊陳天明更是用力地摸捏了起來把小寧摸得嬌聲不斷喘氣連錦。
  “不要天明……”小寧還是在叫著陳天明。
  “小寧我身體不舒服幫幫我讓我的功力恢復過來好嗎?”陳天明親著小寧的耳垂溫柔地說道。
  “不不行啊……我的那東西來了……”小寧說完臉都紅了起來。
  “切你騙誰都不要騙我啊我是這么容易被人騙的人嗎?”陳天明才不會相信女人一般不給男人的時候都是用這招來騙男人的所以他才不會這么笨。不過小寧不會騙自己啊?
  想到這里陳天明把手往小寧的下面摸去只有這樣才能證明小寧說的話是真還是假。他一摸下面果然發現小寧的下面有著硬硬的東西在那里。天啊!好象真的是那東西啊!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
  “天明你壞死了……”小寧發現陳天明摸自己的下面舉起她的那小粉拳往他的胸膛打去一臉不依的樣子。
  “我是關心你嘛怕你身體不舒服。”陳天明涎著臉說道。現在他的心里失望了想不到小寧今天來那東西了看來自己那特殊的香波功練不成了。
  “咔”的一聲洗澡間的門開了梁詩曼走了出來。梁詩曼穿著一件藍色吊帶長睡裙裸露的肩膀旁不小心露出了罩罩紅色的帶子胸前的高峰凸起可能梁詩曼洗了頭她把頭發披肩放了下來別有一番嫵媚的鳳采。
  “詩曼姐出來了天明你找她”小寧笑著對陳天明說道。
  “你不喝醋?”陳天明奇怪地問小寧。
  “不只要你疼我就行再說詩曼那樣對你你不對她好嗎?”小寧小聲地說道。
  粱詩曼見陳天明和小寧在床邊竊竊私語奇怪地問道“小寧你和天明在說什么啊?”
  小寧笑著說道“詩曼姐我們在說你啊。”
  “說我?說我什么啊?”梁詩曼邊說邊用手撥了一下頭發似是在晾著。
  “天明說你今晚漂亮他想你了。”小寧調侃著梁詩曼她現在與梁詩曼已經是親如姐妹經常開著玩笑。
  “才不是呢?他說他今天晚上要恢復功力他要你的幫忙。”小寧說道。
  “天明你又受傷了?”梁詩曼聽小寧這樣說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她那嬌艷的臉上透滿了擔心。
  “我今天為彥青他們輸點內力有點累沒多大的事情。”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你還說沒有你看看你累得像什么樣子?”梁詩曼心疼地說道。現在她已經當陳天明是自己的男人陳天明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
  “那你幫幫我”陳天明邊說邊走到梁詩曼的身邊淫蕩地笑著。
  小寧見他們這樣子不由地用手捂著臉說道“喂喂你們要干什么就請到別的房間不要到這里來這里可還有人在啊我可不想看你們的真人秀。”
  陳天明白了小寧一眼說道“你又不是沒有看過怕什么?”陳天明雖然這樣說但想著小寧的身體不舒服還是不挑逗她了。于是他一手抱起了梁詩曼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天明你干什么?快放我下來。”梁詩曼著急地說到。她又不是不給他但他這樣做自己又會被小寧取笑的。
  陳天明不管梁詩曼的叫喊他把梁講曼抱到自己的房問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床上對梁詩曼說道“詩曼又辛苦你了麗玲不在。”
  “不辛苦只要是為我的男人我一點也不辛苦。”梁詩曼低著頭紅著臉說道。
  陳天明聽梁詩曼這樣說感動地說道“詩曼你太好了”說完陳天明就把梁詩曼的裙子掀了起來接著把她的小底褲脫下來然后用嘴親了過去。
  “不要那里臟。”梁詩曼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面然后對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不臟乖讓我好好地親你。”陳天明一邊溫柔對梁詩曼說著一邊輕輕地拉開梁詩曼的手然后猛地親了下去。
  “啊!”梁詩曼興奮地叫了一聲下面那種舒爽是她從來都沒有過的以前她經常被人欺負都沒有人這樣溫柔地對她。現在陳天明竟然這樣對她讓她心里涌上無限的感動她不由自主地哭了。
  陳天明看到梁詩曼哭了急忙立起身子對梁詩曼說道“詩曼你別哭了我以后不這樣了好嗎?你如果覺得還不夠你就打我一頓。”
  “不不天明我這是高興地哭我太感動了我覺得我自己太幸福了。”梁詩曼一邊抹眼淚一邊高興地說道。
  “那么說你喜歡這樣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嗯我喜歡。”梁詩曼紅著臉點著頭。
  “那好詩曼我繼續了”陳天明邊說邊又吻向梁詩曼那里。看來明天他的功力就可以恢復了。
  第二天陳天明又為小蘇、吳祖杰和詹倚每人輸入了十年的真氣然后他又去找了張麗玲和梁詩曼各練了一次特殊的香波功他的內力就恢復得差不多了。
  然后陳天明讓吳祖杰和詹倚這幾天繼續苦練混元功把自己輸入的真氣完全吸收為己用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提升自己。而其它的兄弟也在努力地練著自己的混元功準備在展覽會上一展身手。
  陳天明在辦公室里無聊著因為現在他干的活不多不一會就干完了。上次讓吳青幫忙查那個莊勇的消息他竟然沒有查到說那幾個老女人沒有在何桃的嘴里問到什么想到這里他的心里就郁悶了。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一看電話是吳青的。于是他拿起手機按了一下接聽鍵。
  “我是吳青我是吳青是否收到是否收到?”吳青在呼叫著。如果不是自己看到是吳青的號碼還聽到是他的聲音陳天明以為是哪個警察正在辦案而拔錯了自己的號碼。
  “我是天明我是天明已經收到已經收到。”陳天明也有樣學樣對著手機呼叫著。這個吳青在搞什么鬼啊?陳天明在心里想道。
  “磚頭出現磚頭出現”吳青叫著。
  “什么?磚頭在哪里?吳青你說清楚一點快說。”陳天明一聽自己的情敵莊勇出規馬上跳了起來。
  “你快過我們的辦公室磚頭準備走了。”吳青著急地說道。
  “我馬上就進去。”陳天明急忙關了手機心急如焚這個吳青真是的磚頭都準備走了還在那里鬼叫干脆跟自己直說嘛。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站了起來準備以每秒十米的速往何桃的辦公室沖去。
  “天明你說什么磚頭啊?”李欣怡聽陳天明接了一個電話胡言亂語的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沒什么吳青說要找磚頭我去去就回來。”陳天明邊說邊急忙地跑了出去。自己不能再和李欣怡多說了去找情敵算帳要緊。
  陳天明快沖到初一級的門就發現吳青正焦急地在門口那里如熱鍋上的媽蟻走來走去。于是他跑到吳青的面前一邊卷著自己的衣袖一邊對吳青說逍“吳青那個撬我墻角的王蛋在哪里?m的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他都不知道誰是大爺了?”陳天明火冒三丈一付要跟人打架的樣子。
  “天明你怎么搞的?現在才來何桃和那個磚頭剛剛走出去了。那他們就在前面。”吳青邊說邊指著前面兩個人影。陳天明定睛一看前面走著兩個人一男一女女的正是何桃。
  “我找他們去。”陳天明生氣地說道。他不看都火冒三丈了現在看到何桃和那個磚頭在一起更是火冒六丈了。
  “等等天明“吳青急忙拉住陳天明的手臂說道。
  陳天明見吳青拉著自己的手臂氣就不打一處出了他生氣地說逍“吳青你放手啊我又沒有拿什么武器最多是捧那個人一頓不會鬧出人命的。”陳天明以為吳青拉住自己是怕自己亂來鬧出人命。
  “天明你誤會我的意思了這樣撬人家墻角的人就要狠狠地教訓。不過那人長得挺高你不像我這么好打我是怕你吃虧啊。你也是的要找情敵算帳為什么沒有準備一些棍子鐵管啊要不我們辦公室門后有一把掃把我給你拿去?”吳青埋怨著陳天明。
  原來吳青怕陳天明這樣赤手空拳的去找莊勇鬧不出什么事情來他在一邊沒有什么好戲看所以才讓陳天明準備好家伙好好地找莊勇算帳。
  第37章趁火打劫
  陳天明聽吳青這樣說冷冷一笑“笑話我陳天明還要那東西我隨便一個小手指頭就能把磚頭捅出一個洞來。”陳天明說得一點也不夸張只要他運起自己的香波功一個磚頭算得了什么?
  “對對磚頭算不了什么你一定要好好地教訓他卡他脖子狠狠地揍他。”吳青見陳天明已經氣得語無倫次說可以把磚頭捅出一個洞高興地笑了起來他就是想陳天明這樣只有這樣一會陳天明和那個叫磚頭的人發生的沖突才更精彩。
  于是陳天明便氣沖沖地向何桃和莊勇的方向跑去。
  何桃今天穿著一件雪白的半截袖緊身襯衫豐滿的前胸如山峰一樣聳立下面配著一條黑色帶著無數圓圓的小白點的及膝布裙蓮藕般嫩白的胳膊從袖口裸露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襯著秀美渾圓的小腿腿上裹著黑色極薄的絲襪靚麗動人。
  莊勇是她媽媽同事的兒子有一次何媽同事見到何桃以后便央求著何媽介紹何桃給自己的兒子認識。自從何桃與莊勇在雙方媽媽刻意安排的一次吃飯認識后莊勇就喜歡上何桃開始送花追何桃了。那一次與陳天明送相同的花就是莊勇出高價買了。莊勇是華清大學的高材生畢業后在m市大學當了一名副教授28歲就能當上教授的人在m市只有他一個。他長得一表人才談吐不凡為人穩重看起來是一個挺不錯的人選。如果不是何桃的心里裝上了陳天明地可能會選擇這個莊勇。
  今天莊勇想請何桃吃飯但何桃不肯答應說自己回家有事莊勇當然是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他說送何桃回家。何桃想著這樣可以快點回家也同意了于是倆人往莊勇停車的地方走去。
  陳天明跑到何桃的面前停了下來“何桃”他對著何桃叫了一聲。他氣歸氣但是最起碼的禮貌他還是沒有忘。
  “怎么了?”何桃看見陳天明擋住自己的去路生氣地問道。
  “你去哪啊?還沒有放學呢?”陳天明一看到何桃生氣他也不敢太大聲了。
  “誰規定沒有放學不可以回家啊?陳天明是不是你規定的?”何桃指著陳天明的鼻子大聲地說道。
  莊勇在旁邊看著何桃這么生氣眉頭不由地皺了一下。何桃對他一直是彬彬有禮從來沒有好過也從來沒有壞過就好象對待一般的普通人似的。可是她對這陳天明那兇惡的表情讓他覺得何桃和陳天明之間的關系不是那么簡單。
  “你要回家啊那我送送你我也很久沒有去進你家與你爸爸聊天了”陳天明笑著說道。精明人出口笨人出手所以他要用別的方法把何桃搶回來。
  “不用了你這個大忙人還是忙你的我有人送了”何桃邊說邊看了一眼莊勇說道。
  “他就是那個送花的莊勇?”陳天明看著莊勇說道m的這樣的人也敢追自己的何桃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沒事有事地帶著一付眼鏡長得像一個漢奸的模樣。反正陳天明現在要多丑化莊勇就多丑化莊勇。
  “關你什么事?”何桃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你好我叫莊勇”莊勇伸出自己的手對陳天明說道。
  “我叫陳天明。”陳天明也伸出自己的手緊緊地握著莊勇的手。他才不會叫莊勇好來搶自己的女朋友如果自己還叫好的話那自己就不是男人了。想到這里陳天明越握越用力。
  慢慢地莊勇的臉上泌出汗珠陳天明的手像把鐵鉗似的夾著他的手讓他覺得手很疼但是他沒有出聲咬著牙忍著。
  陳天明見莊勇這樣自己也不好再握他的手于是放開了。莊勇見陳天明放開自己的手暗暗地松了一口氣。
  “何桃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怎么不關我的事啊?我是你的男朋友你要回家那就是我送你了。”陳天明大聲地說道他這話是說給莊勇聽的明顯地告訴他何桃是自己的女朋友他莊勇這樣來撬自己墻角的行為是可恥的是會遭雷的。
  何桃聽陳天明這樣說更氣了“陳天明誰是你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在你家里呢還有幾個呢?”何桃越說越生氣他陳天明就是一個風流成性的壞男人。
  “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啊如果誰敢說你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陳天明邊說邊看著莊勇他的意思很明顯如果莊勇敢搶自己的何桃自己就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我說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怎么樣啊?陳天明你有本事就打我啊!”何桃邊說邊瞪著陳天明好象不是陳天明要打地而是她要打陳天明。
  “這這……”陳天明聽何桃這樣說不知道說什么了。
  “陳天明你如果想我當你的女朋友很容易你和你別的女朋去斷絕來往就行。”何機說得很容易但這卻讓陳天明傷透了腦筋他怎么可能和燕姐他們斷絕來往呢?
  “何桃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們以后再說這事情我現在送你回家。”陳天明用眼角掃了莊勇一眼小聲地對何桃說道。如果這事情讓自己的情敵知道了他一定會在背后狠狠地中傷自己那自己可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我不要你送莊勇送我回家并且我晚上還要和莊勇吃飯呢!莊勇我們走。”何桃邊說邊拉著莊勇的手臂繞過陳天明繼續往莊勇的小車那邊走去。
  陳天明看著何桃拉著莊勇的手臂那火真的是冒上了三十丈但是現在是何桃拉著莊勇不是莊勇拉著何桃他的氣是沒有辦法出得來。往何桃身上發那是根本不可能。往莊勇身上發那更不可能人家莊勇沒有拉何桃自己沒有理由把火發在莊勇的身上。
  唉!陳天明恨恨地一拳打在自己的手掌上。自己本來意氣風發的要找莊勇算帳的可卻被何桃擋在前面真的是氣死他了。
  本來在一邊想看好戲的吳青見陳天明沒有和莊勇打起來還被何桃和莊勇拉著手離開氣就不打一處出了。吳青著急地跑到陳天明的面前一付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天明你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不沖上去狠狠地揍你的情敵啊你這樣做太不像一個男人了。你看人家都拉著手走了。”吳青說完還嘆了一口氣。
  “唉我能怎樣如果能用拳頭把何桃搶回來就好了現在錯的是我而不是何桃。”陳天明也嘆了一口氣說道。
  “對了天明剛才我聽到何桃說你有別的女朋友是不是啊?”吳青現在也想起來了剛才他聽到何桃說如果陳天明與別的女朋友斷絕來往就做他的女朋友于是他就向陳天明打聽起來了。
  “這這哪是啊?何桃說我對她不好氣在火頭上亂說的。”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說道。他才不會把自己有幾個女人的事情告訴吳青像吳青這樣的人如果讓他知道了恐怕連外星上的人也都知道了。
  “天明算了反正羅馬也不是一天就建成的這次失敗并不代表以后還是失敗我以后多幫你留意讓你把何桃追回來就行了。”吳青故意好心地對陳天明說道。
  “吳青太感謝你了。”陳天明感動地說道。看來以前自己認為吳青不是一個好人可能是錯怪他了。
  突然吳青笑著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這次幫了你你是不是要幫我介紹一個美女認識啊還有你還欠我的一頓飯。”吳青邊說邊用手指屈一個點一個。
  陳天明聽吳青這樣說搖了搖頭說道“吳青我今天心情不好改天!”
  “陳天明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你知道嗎?我剛才為了偷偷向你通風報信說你的情敵出現我是用我手機打電話給你的而不是用辦公室的電話。你說你這樣不肯答應我是不是太過分了?”吳青說得振振有詞一付大義凜然的樣子。
  “我知道你辛苦了我也不是不為你介紹美女啊我是說改天嘛”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剛才吳青從辦公室跟著自己到這里來可見他是多么關心自己的事情還有他那美女和那頓飯。
  “什么改天就今天你如果今天不實現兩樣其中的一樣那我以后就不幫你了。還有我還會經常在何桃的面前中傷你讓你的情敵追上何桃。呵呵!”吳青高興地笑著好象小人得志似的。
  “天啊吳青你怎么能這樣對我啊?”陳天明傷心地說道。現在自己正是在失戀傷心得要命的時候他吳青竟然還在趁火打劫要挾自己他真的是太沒有人性了為什么現在不下雨電閃雷鳴呢?
  “那你為什么這樣對我?本來我是想讓你今天把兩樣都一起實現的但我想著你今天失戀心情不好所以就讓你實現一件就行了你現在還在推搪我看算了我下午就去找何桃說你的壞話看你還敢不敢這樣對我?”吳青現在正好借這個機會能要挾陳天明他肯定是不會放過的要不的話他的那兩個愿望都不知道什么時候陳天明才能為自己實現。
  陳天明想了想摸著腦袋咬了咬牙說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你以后可要繼續幫我!”
  第377章這錢是借的
  “沒問題絕對沒有問題”吳青喜出望外地笑道。他也沒想不到陳天明會答應得這么快看來今天他是賺大了。
  陳天明想了想到底是請吳青吃飯還是叫一個美女來讓吳青請吃飯呢?
  吳青見陳天明在想著急忙問陳天明“天明你是介紹美女給我還是請我吃飯呢?”說完陰陰地笑著。
  “介紹美女”陳天明靈機一動因為想到了李欣怡說今天中午不回家留在辦公室不如先讓李欣怡頂一下。
  “那你幫我介紹誰啊?我認不認識?”吳青興奮地說道。自己如果能泡到一個美女那真的是爽歪歪了!
  “你認識我們辦公室的美女李欣怡怎么樣?我讓她今天中午陪我們一起吃飯”陳天明對吳青說道。
  “欣怡?!好啊!好啊!”吳青高興得眼冒青光嘴巴張得大大的那興奮的樣子讓陳天明真想把自己的鞋子脫下來然后塞到他的嘴里去。
  “吳青你流口水了!”陳天明好象看到有什么東西從吳青的嘴巴里流出來似的。
  吳青聽陳天明這樣說急忙用手背在自己的嘴上抹了幾把然后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什么口水?這是汗你不要不懂裝懂現在的天氣真熱啊只站一下就有這么多汗了。”吳青急忙向陳天明解釋。
  陳天明笑著說道“吳青現在我幫你請了欣怡你是不是應該今天中午請我們到外面的飯店吃一頓飯啊!”陳天明越想越高興只要這樣拉李欣怡一起去吃飯自己就賺了一頓這樣的事情還不錯。
  “去飯店吃飯?”吳青一吃心里就又疼了他想著請李欣怡還可以但還請上陳天明的話那自己真的是虧本了。
  “對啊你請人家美女吃飯不去飯店吃難道你想吃盒飯啊?”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吳青一眼m的這樣吝嗇的人都有想泡美女又不想出錢請吃飯世界上哪有這么好的事情啊?
  吳青摸著自己的小腦袋左思右想然后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不是還欠我一頓飯嗎?那你干脆中午請我和欣怡一起吃就行了。”
  陳天明一聽氣就不打一處出了m的吳青自己泡妞不算還要自己請吃飯怎么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啊?“不行你自己泡妞自己出錢這世界上哪有這樣的道理啊?”陳天明搖著頭。
  “不是啊你不是欠我一頓飯嗎?早還遲還一樣是還為什么不今天一起還呢?”吳青對陳天明說道。“你看你我還準備今天下午幫你在何桃的面前說好話呢?看你這樣的表現算了你自己認命讓別人撬你的墻角!”吳青又開始恐嚇陳天明了。
  陳天明無奈地點了一下頭說道“那好我請你們吃盒飯。”陳天明也不想讓吳青太得逞。
  “盒飯?不行和美女吃飯怎么可以用盒飯打發呢?”吳青拼命地搖著頭說道。
  “吳青不是我不想請啊我這段時間的手頭緊沒有什么錢這不我現在的我包只有50塊哪里請得起啊?要不一會吃飯我出50塊其它的你包了?”陳天明陰陰地笑著。如果吳青答應的話那自己一會點菜的時候專挑最貴的點吃窮吳青。
  “不行。”吳青又在搖著他的小腦袋了。
  “那要不你借我錢我有錢就還你。”陳天明繼續對吳青說道。如果吳青這次借自己錢的話那這錢自己就十年年后再還他讓他也虧一下。
  “算了盒飯就盒飯”吳青讓陳天明這樣說自己也不想出錢只好將就一下了。“其實在你們團委辦公室吃飯也是挺不錯的沒有人打擾可以和欣怡多一點交流”吳青想著一會就能和李欣怡一起吃飯心里那高興的勁就甭提了。
  陳天明拿出自己的手機撥了一個號“欣怡是我天明今天中午你不要叫盒飯了我請你吃我一會就叫。”陳天明說完便把手機桂了。
  “天明借你的手機一下。”吳青伸出自己的手對陳天明說道。
  “你不是有手機嗎?”陳天明不解地說道他吳青不會連這個也要省?m的也是小珠才能忍受得了他。
  吳青想了想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的手機在剛才給你打電話的時候剛才沒有電了你就借你的手機給我打一下電話。”吳青特別強調他的手機是給陳天明打電話的時候沒有電他陳天明要負這個責任。
  陳天明聽吳青這樣說了只好把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給吳青。
  吳青接過手機就打了起來“喂是快餐店嗎?我是九中的吳帥哥你們這里的外賣有沒有什么貴的?你報一下價。”
  “貴的?”陳天明一聽心里就緊張了他吳青不會這樣要命這樣對待自己。
  “好就要三份白切雞飯塊一份就是48塊對了現在的零錢難找你干脆在一份里再給我加多兩塊錢的料這樣就剛好50塊了。記得加料的那份作個記號到時讓我好找。你在放學后送到九中團委辦公室。”吳青可真會精打細算他聽到陳天明的錢包里有50塊錢于是叫的外賣也是50塊不多不少既不會讓陳天明向他借一塊我又把陳天明的50塊花掉。
  天啊沒有人性的家伙!陳天明在心里已經把吳青的祖宗問候完了。早知道自己剛才說只有20塊錢一人幾塊錢的盒飯就可以的了現在自己可又是虧了50塊。陳天明越想越氣憤。但他想著如果吳青幫自己泡到何桃再請他吃十次的50塊盒飯那都是沒有關系的。
  終于吳青又撥了幾個電話才把手機給回陳天明。陳天明接過手機對吳青說道“吳青只要你幫我打敗那個磚頭讓我追到何桃那我事后會再請你吃一頓飯。不過這次可是說好沒有成功我可不請了不要一會又讓我請吃飯。”
  吳青搖了搖頭說道“天明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樣的人嗎?”吳青邊說邊拍著自己的胸膛。
  你根本就是!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著。但是他現在有求于吳青也不敢把話說出來而已。
  于是陳天明和吳青往團委辦公室走去。一進辦公室的門吳青就馬上對著正在寫東西的李欣怡笑道“欣怡你也在啊我們真是太有緣了!”
  坐在那里的李欣怡一頭黑黑的長秀發從肩膀的右側垂落一只白色的鋼筆在白白的小手中晃動纖細的腰肢彎成一個柔柔的曲線裙下的雙腿優雅地疊架在一起微微的擺動。紅色尖頭漆皮的細高跟皮鞋在地板上以尖尖的鞋跟為軸來回晃動緊身的淺紅色羊截袖小襯衫顯得李欣怡一種端莊淑雅的樣子可襯衫下豐滿挺拔的酥峰卻無法掩飾地表露著李欣怡的性感迷人。
  “吳老師是你啊”李欣怡看到吳青進來眉頭不由微微地一皺。她的心里雖然討厭吳青但是畢竟大家是同事不能做得太明顯。
  “是我啊欣怡你在忙什么啊?要不要我幫你?”吳青馬上走到李欣怡的旁邊討好著。當他看到李欣怡然后再想著小珠他才知道美女和野獸的區別是怎樣的?
  “不用了謝謝”李欣怡禮貌地對吳青說道。
  吳青見李欣怡這樣說于是便坐在陳天明的辦公椅上回過頭看著李欣怡一付花癡的樣子。
  “吳老師你沒有課嗎?”李欣怡發現吳青坐在那里后就一直看著自己弄得她自己整個人都沒有什么自在。
  “沒有課了所以就到處逛逛這不就走到你這里來了。”吳青笑著說道。
  “你不回家吃飯嗎?怎么還在這里坐啊?”李欣怡有點逐客的意思。
  吳青聽李欣怡這樣說急忙用眼神看著陳天明。陳天明只好對李欣怡笑著說道“我今天中午請吳青和你一起吃飯所以他現在留在這里吃完飯再走。”
  “噢”李欣怡看了陳天明一眼也就沒有說什么了。
  過了不久送外賣的就過來了。吳青急忙跑上去接過外賣然后又向陳天明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讓陳天明付錢。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走到那送外賣的人身邊問道“多少錢?”
  “一共是50塊!”那人說道。
  陳天明掏出錢包拿出一張大紅牛遞給了那人那人給陳天明找回了50塊錢然后就走了。
  “天明你不是說你錢包只有50塊嗎?怎么現在還有一百塊啊?”吳青奇怪地對陳天明說道。因為李欣怡在他不敢說剛才的事情。
  “噢這是我剛才問欣怡借的我問你借錢你又不肯借給我。”陳天明向李欣怡故意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才對吳青說道。
  “不會你什么時候問我借過錢啊?我怎么不知道?”吳青故意板著臉正色地說道“我吳青是那種同事問我借錢我不借的人嗎?”吳青說完又向李欣怡笑了笑他就是要在李欣怡的面前維護好自己的形象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他才不會讓陳天明中傷自己。
  “好了好了現在都放學了時間也不早了快點吃飯大家休息!”李欣怡見陳天明和吳青在那里說個沒完不耐煩地說道。她今天要策劃一個活動所以才留下來加班現在她的肚子已經餓了。
  “對欣怡說得對天明你就不要吵了欣怡還要休息呢你怎么能這樣啊?”吳青說完還狠狠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好象剛才是陳天明一個人在說話似的。
  第378章50塊錢的磚頭
  吳青罵完了陳天明便拿出一個有點特別的飯盒放在自己身邊的辦公桌上接著把另兩個飯盒一個給了李欣怡一個給了陳天明。
  “天明這三個飯盒要50塊啊?”李欣怡拿著飯盒不解地說道。
  “是啊我見你難得在這里吃飯當然是要給你加點好菜拍拍領導的馬屁了。”陳天明笑著對李欣怡說道。
  吳青聽陳天明搶了自己的對白于是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對李欣怡笑瞇瞇地說道“欣怡這就是天明的吝嗇如果是我我一定請你去飯店吃飯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有的話我請你吃飯去吃情侶套餐。”
  李欣怡聽吳青說要請自己吃情侶套餐急忙搖著頭說道“不用了我今天晚上還有事。”她急忙推搪著。
  “那改天反正我天天晚上都有空你哪天有空就給我打一個電話我馬上就過來接你去。”吳青的臉皮也夠厚的了一點也沒有聽到李欣怡拒絕他的意思。
  “不好意思我這段時間還是比較忙”李欣怡說道。
  “那等你不忙的時候。”吳青笑著說道。他占著陳天明的辦公桌然后大吃特吃了起來。
  陳天明見吳青占了自己的辦公桌只好把自己的飯放在李欣怡的辦公桌上然后到墻角處搬來了一張椅子這是上次李欣怡見這辦公室沒有別的椅子讓學校總務處給搬來了一張椅子。
  “天明你沒有什么地方坐啊?怎么和欣怡同坐一張辦公桌?”吳青發現陳天明和李欣怡坐在同一張辦公桌雖然他們離得很遠但是他的心里還是不舒服的他好象覺得陳天明占了自己的位置似的。
  “你都占了我的位置我哪有位置了?”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他吳青還好說當自己的辦公桌是他似的一來就占了自己的辦公桌然后轉過頭去和李欣怡說話。如果不是自己指望著他幫自己和何桃復合真想一腳就把他踢出辦公室。
  “你怎么說得那么難聽”吳青說道。他挾了一塊雞翅膀放在李欣怡的飯盒里對李欣怡說道“欣怡你快吃一下這塊雞翅膀我的筷子還沒有吃過很衛生的。”說完還對著李欣怡傻笑。他的這一傻笑瞇著眼睛露出牙齒十足一個燜熟的豬頭要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陳天明見吳青這么喜歡獻殷勤便對他說道“吳青你是不是不喜歡吃雞翅膀啊如果是的話那給你另一塊雞翅膀我吃。”現在陳天明發現吳青的飯盒跟他們的不一樣有雞翅膀又有雞腿怎么他飯盒的肉這么多呢?
  “你自己的飯盒沒有雞肉吃嗎?真是的”吳青白了陳天明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吳青欣怡最喜歡吃雞腿了你是不是把你的那個雞腿給欣怡吃?不過看欣怡飯盒也有雞肉我看算了。”陳天明故意地對李欣怡說道。
  吳青一聽李欣怡最喜歡吃雞腿急忙挾起自己飯盒的雞腿放到李欣怡的飯盒上繼續對李欣怡媚笑著“欣怡我給你最喜歡吃的雞腿你快吃雞腿涼了就不好吃了!”
  陳天明看著吳青那崇洋媚外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挾起一塊雞肉放在嘴吃了起來。旁邊的吳青見自己少了一個雞翅膀和雞腿又看了看陳天明的飯盒。突然他舉起筷子在陳天明的飯盒里挾了一大塊的雞肉放在自己的飯盒里。
  “喂吳青你這可是竊啊!你自己的飯盒不是有雞肉嗎?”陳天明對吳青生氣地說道。他吳青也太不像話了怎么能這樣啊?自己的雞肉用來討好美女現在又來挾自己的像話嗎?
  “呵呵天明我聽何桃說你這段時間不是減肥嗎?所以你就不要吃這么多肉了。”吳青故意在“何桃”的宇眼上咬重了音他是想讓陳天明不要忘記了何桃的事情。
  “你你……”陳天明無言了m的吳青又用何桃來要挾自己這個早就該挨千刀的家伙。
  李欣怡在旁邊看著陳天明那無奈的樣子心里不忍把飯盒里的那個吳青挾過來的雞腿挾到了陳天明的飯盒里說道“天明我吃不了這么多你吃這個雞腿!我的筷子還沒有吃過衛生。”說完還對陳天明笑了笑。
  “欣怡想不到你人這么美心靈比人更美誰當你的男朋友就有福了。”陳天明邊說邊高興地說道。
  “天明你吃這么多肉不好。”吳青見李欣怡給陳天明挾了自己那個雞腿心疼地舉起筷子想在陳天明的飯盒里挾回自己的雞腿。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急忙抓起那個轉來轉去的雞腿放在自己的口里咬上一口然后遞到吳青的面前不好意思地說道“吳青你怎么不早說啊我都已經放在嘴里咬了那這雞腿給你吃。”陳天明才不會這么笨他先下口為強了。
  吳青看著陳天明已經在雞腿上咬了一口只好無奈地搖搖頭不要陳天明吃過的雞腿了。
  “你們別在那里挾來挾去了快點吃飯”李欣怡對他們說道。于是他們開始吃飯了。吃完了飯大家就把自己的飯盒合上扔到垃圾筒里。
  “鈴鈴鈴”一陣手機的鈴聲響了起來。
  陳天明回過頭一看發現吳青從自己的褲袋里拿出手機接聽了。天啊吳青的手機不是沒有電了嗎?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喂……”吳青接聽后就沒有說話了。不過陳天明聽著手機傳來的那有點特色的聲音就知道是小珠打來的。
  “我我沒有我只是在校園里逛逛我現在過去。”吳青掛了手機后便急忙跟李欣怡打了一個招呼后匆匆地跑出去了。
  “陳天明你今天給我說清楚今天吳青過來這里吃飯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欣怡見吳青走了雙手插腰氣呼呼地對陳天明說道。
  李欣怡的這一生氣那淺紅色小襯衫里的雙峰好象也跟著生氣了隨之動了一下讓陳天明的眼睛不由地盯著那里看。
  “你你在看什么啊?我在問你話呢?”李欣怡也發現了陳天明盯著自己的胸部看氣得臉更紅了。
  “我在看你啊至于你問的問題有點復雜我正在整理有關內容一會給你答案。”陳天明笑著對李欣怡說道。想不到李欣怡生氣的時候也是這么性感的特別是那對酥峰好象要跑出來打自己似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又是淫蕩地笑了一下。
  “陳天明你還在笑?”李欣怡生氣地說道。“今天早上你接了吳青的電話什么磚頭什么的然后就跑了出去。然后回來就帶了花癡吳青回來你還花了50塊請大家吃盒飯。你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聰明的李欣怡發現今天是有點不一樣就拿這盒飯平時大家都是吃幾塊錢的這次不但吃這么好的連吳青也過來了所以她懷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陳天明摸著腦袋想了一下對李欣怡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今天讓吳青在學校里幫我找塊磚頭是我們班學生宿舍那里用的。可誰知道這吳青獅子大開口幫我找塊磚頭就要我拿50塊我出來請吃飯。我本來死活不肯的一塊磚頭50塊錢這不是坑人嗎?后來想著你今天中午不回家吃飯所以為了讓你這個美女高興一下我就忍痛花了50塊我請大家吃飯。不過我首先聲明我是看到你的份上我才請的噢!”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說道。
  “真的?”李欣怡聽陳天明說得頭頭是道好象有點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要騙誰也不敢騙你啊你一是我領導二是美女在這雙重的關系下我哪敢騙你啊?”陳天明信誓旦旦地說道。他看著李欣怡好象相信的樣子急忙繼續趁熱打鐵。
  “這關我美女什么事情?”李欣怡聽到陳天明一而再三地說她美女心里也非常高興。女孩嘛誰不喜歡聽到別人贊自己的美女呢?特別是陳天明。想到這里李欣怡的心里甜滋滋的小臉也紅撲撲的了。
  “天啊我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是看在你這個美女的份上才答應這一塊磚頭要50塊錢的請吃飯啊。你說我是那么笨的人嗎?吳青給我找了一塊磚頭我就花了50塊錢我有病啊?”陳天明一臉沒好氣地說道。m的吳青如果不是看在何桃的份上我才不理你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說得好象有點道理不過我平時看你也是很笨的啊。”李欣怡相信了陳天明她現在不生氣了開始和陳天明開起玩笑來。
  陳天明聽李欣怡這樣說故意地慘叫著“老天啊你怎么這樣對我啊我明明是花了50塊錢想討美女的歡心但是卻被人家美女罵我笨啊我以后應該如何做啊?”
  “嘻嘻你叫天也沒有用”李欣怡笑著說道。
  “對了欣怡你不是要睡覺嗎?你快去睡覺。”陳天明突然想起李欣怡中午要休息的不能耽娛她休息。
  “好那你呢?”李欣怡問陳天明。
  “我是隨便的你想讓我在哪里睡就在哪里睡就算你讓我在你的那張折疊長椅上睡我也是沒有意見的。”陳天明看著李欣怡那豐滿的胸部淫蕩地笑著。如果自己能和李欣怡在那里睡的話那就好了。
  “陳天明你流氓!”李欣怡一聽馬上紅著臉罵道。
  第379章冤家路窄
  在展覽會開始的前兩天陳天明和林國、張彥青倆人去了展覽會場。因為陳天明接到鐘向亮的電話說要提前兩天和舉辦方碰頭大家商量一下有關保全工作的安排。于是陳天明便給這次舉辦方飛煌珠寶集團公司的董事長馬彬打了電話馬彬讓他今天早上到展覽會場見一下面到時警方有關負責人也會到。
  m市國際展覽會場是一間非常大的會場分為展覽區和展覽廳展覽區可以容納幾千人而展覽廳也可以同時容納兩千人的參觀。所以飛煌集團才把這次的文物展覽定在m市的國際展覽會場并且m市是海陸空交通非常方便的一個沿海城市一些海外人士來m市也非常方便。
  到了展覽會場的門口一個保安攔住了陳天明他們陳天明說明來意后他便讓陳天明進去了。
  進去后陳天明他們就走到展覽廳剛才馬彬說他現在展覽廳布置一些后天展覽的有關事情讓陳天明到那里找他。
  在空曠的展覽廳里陳天明發現一個肥頭大耳年約四十多歲的男人他旁邊站著四個保鏢模樣的剽悍大漢看那隆起來的手臂肌肉估計身手不弱。而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正與幾個警察商量著什么。
  陳天明走到他們的旁邊笑了笑禮貌地說道“你們好請問馬董在嗎?我是安安保全公司的陳先生。”
  那個肥頭男人聽到陳天明說話急忙回過頭看了陳天明和林國他們一眼說道“你好陳先生我是馬彬我們在電話里通過話了。”說完他向陳天明伸出自己的右手要和陳天明握手。
  于是陳天明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和馬彬握了手。馬彬旁邊的四個保鏢好象看不起陳天明他們似的。這也難怪他們陳天明他們的肌肉一點也沒有他們好并且好象和和善善的樣子一點也沒有保鏢的樣。
  “這是市刑警隊的楊隊長陳先生你們認識一下后天你們就要一起保護文物的安全了。”馬彬指著旁邊的一個警察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聽馬彬這樣說轉過頭一看原來這楊隊長竟然是楊桂月。其實陳天明一進來和馬彬打招呼的時候楊桂月就發現陳天明了。她正奇怪陳天明怎么會到這里來馬彬就開始介紹了。
  今天的楊桂月穿著一套筆挺的警服顯得英姿颯爽。她頭戴一頂女式警帽胸首的高峰高聳挺立并沒有因為穿著寬松的警服而掩蓋了里面迷人的風景。下面是一對黑色女式皮鞋與警服的色彩搭配非常得當。
  “楊隊長這位是安安保全公司的陳先生他是我用重金請來和你們一起保護文物的。”馬彬指著陳天明對楊桂月說道。
  楊桂月聽馬彬這樣說不悅地說道“馬董你讓我們警方來幫你保護這些文物現在又請外人來保護你這擺明是看不起我們警方。”
  馬彬見楊桂月生氣了急忙說道“楊隊長我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這次其中的西施鏡特別重要如果被盜我飛煌集團就要破產了。就是我們剛到m市的時候就遭遇到了盜賊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沒有帶西施鏡過來。后天的一清早我的私人直升飛機會親自降臨展覽會場把西施鏡送到這里來。”
  說完馬彬抹了一把自己額頭的汗那時真的是很危險如果當時不是他用了一個假西施鏡騙過對方那他的小命可能不保了。所以他才想著要請多點人來保護西施鏡出多點錢也無所謂只要是西施鏡沒有被盜。
  “你們要請也要請點好的高手不要請這些沒有用的癟三如果是因為他們沒有用而讓西施鏡被盜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們刑警隊沒有用呢?”楊桂月邊說邊輕蔑地掃了陳天明一眼。
  “什么?”陳天明聽楊桂月竟然說自己是癟三可生氣了“喂楊桂月你不要狗眼看人低你們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一個個也是吃干飯的。”m的這個胸大沒腦的女人竟然敢罵自己。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找打啊?罵我們警察吃干飯的。”楊桂月那火爆脾氣被陳天明這一說也火了起來。
  “你們認識?”馬彬本來想給他們介紹介紹讓他們通力合作的現在聽他們的口氣好象不但認識還有點過節。
  “誰認識這樣的癟三啊?”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喂胸女你再這樣罵我我可是生氣了雖然我不喜歡打女人但你惹我我也不會對你客氣的。”陳天明聽楊桂月老叫自己癟三就氣得不打一處出了。
  “你你敢罵我胸女?”楊桂月聽陳天明罵自己兇女還淫蕩地看著自己的胸部她急忙用自己的手擋在前胸上那火就一直往上面燒快把她的頭發燒壞怒發沖冠了。
  “唉思想不純啊我是叫你兇女兇惡的兇而不是你那什么的胸啊?不過你如果喜歡我那樣叫你的話那我以后也會那樣叫你的。”陳天明高興地笑著。自己終于可以占點便宜把楊桂月壓住了。
  “陳天明你有本事就和我比試比試看看你有沒有能力擔任西施鏡的保全工作。”楊桂月氣得想揍陳天明了于是她向陳天明叫仗。其實楊桂月是學武功的她上次在刑警隊里怕把陳天明打死所以沒有用上自己的武功以致被陳天明調戲了。
  “我干嘛和你比啊?你叫我比我就比的話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陳天明白了楊桂月一眼不以為然地說道。
  “好啊你們快打一場分一個高低。”馬彬聽楊桂月這樣說可高興了。警察的實力他一向不看好的但是他們手中才槍可以擋一下。所以他現在最想看的就是陳天明這保全公司的實力能不能勝任自己可是花了一百萬請過來的。
  陳天明看了馬彬一眼知道他是想看看自己的實力于是他對馬彬說道“馬董你如果不信任我們的實力那你就另請高明。”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這西施鏡太多人要搶了如果真的被人盜了我的珠寶公司就會賠死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干嘛花一百萬請你們來就這十天。”馬彬著急地說道。因為陳天明是他托關系請來的如果陳天明不干的話那自己臨時去哪里找人啊?但是如果不讓他看一下陳天明他們實力的話他又有點不放心。
  陳天明聽馬彬這樣說自己想想也是有道理如果自己不在馬彬的面前顯示一下本領他是不會放心的。“那好馬董我是不會和那胸女打架的你如果想見識我們公司實力的話那這樣你就叫你旁邊四個兄弟出來我叫一個兄弟出來以一敵四你說怎么樣?”陳天明笑著說道。
  馬彬聽陳天明只叫他的一個手下和自己的四個手下比試就馬上點頭同意了。因為這四個保鏢都是練過武功的是在自己來了m市遭到襲擊后才花錢請的貼身保鏢。
  “好彥青你和他們玩一下點到即止就行千萬不能傷人。畢竟人家也是出來混的不要太丟別人的面子。”陳天明對旁邊的張彥青小聲地說道。
  張彥青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老大你放心。”說完張彥青就走了出去。這個展覽廳又大又空曠正適合這種比試。
  本來楊桂月想和陳天明比試的但她聽馬彬的手下和陳天明的人要比試就不出聲了她正想看看陳天明他們的武功底細。在上次審訊室里她知道陳天明會武功要不也不可能戴著手銬和腳銬就打得周力權叫爹叫娘。
  那四個馬彬的保鏢聽張彥青一個人對他們四個人心里就非常氣憤。特別是他們聽到陳天明他們保護這些文物在這十天里可以拿到一百萬而他們四個人在一個月里才拿到十萬心里就更加不平衡了。
  所以他們準備要給張彥青一點厲害看看讓馬彬知道誰才是高手誰有本事保護他和這些文物。只要他們把張彥青打敗那這保護文物的任務就落到他們四個人的身上并且那一百萬就是他們的了。
  張彥青走到場中間然后就站在那里對四個保鏢微微一笑。他也看出來這些人是練過武功的至于他們高不高手就要試過才知道了。
  四個保鏢一下子就把張彥青圍了起來呈四面的位置。他們一個個神采飛揚像是胸有成竹。
  “現在可以開始了請你們動手”張彥青笑著說道。自從他又有了陳天明的十年功力之后他就沒有和別人試過身手了現在正好試一下自己的武功比以前有多大的進展。于是他輕輕跨出左腳伸出右掌等那四個保鏢的進攻。
  “老二老四你們先上”其中一個保鏢對另兩個保鏢說道。看來他是這四個人的大哥。
  那兩個保鏢聽老大叫他們上于是一個沖拳一個揮拳向張彥青打了過去。他們本以為只要合兩個人的力量就能讓張彥青好看了。
  可讓他們失望了張彥青輕輕一閃接著腳一蹬竟往上跳了兩米高躲過了那老二和老四保鏢的攻擊。躲過的張彥青又輕輕地落在了旁邊的地上好象沒有發生過什么事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