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330 -第339章

第三卷第330章她們出事了
  “老板聰明老板厲害!”長毛馬上不忘時機地拍著葉大偉的馬屁。
  “這是手套和面罩一會我們在下手前戴著就行到時我們帶著面罩還有把槍上的指紋擦掉誰知道這事情是我們干的呢?哈哈。”葉大偉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長毛也急忙跟葉大偉笑著。老板都笑了自己不笑怎么行呢?再說現在自己手上有了槍就不那么怕了管他誰武功高強到時給他們子彈就行了。想到這里長毛就沒有剛才的擔心了。
  于是葉大偉和長毛就在車上坐著一直盯著蔡東風的小車
  只要蔡東風抓到小寧他就會在后面偷偷地跟著。
  凌晨2點20分小寧就和梁詩曼在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去了。今天晚上可能因為阿狗他們在鬧事以致今晚酒的生意不那么好在點多的時候客人都全走了。酒的主管見沒有客人來便讓大家收拾東西提前半個小時下班了。
  “小寧剛才你不是說天明要來接你嗎?你怎么不給他打電話啊?”梁詩曼聽小寧說要和自己一起出去打的回去奇怪地說道。
  “詩曼姐現在還這么早如果我打的回去可能都沒有到兩點鐘天明明天還要上課我不想他過來這樣太辛苦了。我一會出去打到的士的時候再給他發條信息說我已經打的回到半路讓他不用來接我了。”小寧搖了搖頭說道。
  小寧本來就不想陳天明來接她并且現在又提前半個小時下班所以她更想自己回家不用陳天明來接她。
  “哇小寧你挺疼男朋友的嘛看來陳天明是有氣的了。”梁詩曼笑著說道。現在她能看到陳天明和小寧在一起她的心里也是高興的。
  “我我才不疼他呢!他只是我的臨時男朋友。”小寧被梁詩曼這樣一說紅了一下臉故意地說道。
  “你看你還說不疼他你說假話連臉都紅了。”梁詩曼取笑
  著小寧。
  “詩曼姐你好壞啊!這樣笑人家”小寧不依地向梁詩曼撒
  著嬌。
  梁詩曼看著小寧好像被她那嬌媚的樣子所迷住了她悠悠地對小寧說道“小寧怪不得陳天明被你迷得神魂顛倒我現在看著你的樣子我都被你迷倒了。”
  小寧又和梁詩曼在一邊說笑一邊把東西收拾好。然后她們就出了酒的門。她倆走到街邊東張西望想攔停過路的的士。
  “老大那個小寧和一個女的出來了。”蔡東風的手下發現小寧和梁詩曼一走出酒的門口馬上對蔡東風說道。
  “媽的你還等什么啊?快點開車過去啊難道要她們上了車我們才去追嗎?”蔡東風罵著手下。
  那手下聽蔡東風這樣一說急忙把車打著如一匹野馬向小寧的位置奔了過去。
  “老板蔡東風的車開了我們也快點跟過去!”一直在盯著的長毛突然發現蔡東風的小車像個瘋子似的開走他著急地對葉大偉說道。
  “急什么啊?我們又不是幫蔡東風抓小寧你看那車開得這么快一定是小寧現在出來了蔡東風要過去抓他。你慢慢地開過一點只要我們能看到蔡東風的車跟著他就行了別的我們不管。”葉大偉不緊不慢地說道。
  “我知道了老板。”長毛點點頭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已經站了一會的小寧和梁詩曼都沒有等到的士來。于是梁詩曼笑著對小寧說道“小寧你還是打電話給你的天明看來老天是讓他來接你的了。”話音未落一輛黑色的小車就向她們沖了過來。
  那小車沖到她們的身邊后就停了下來小寧和梁詩曼見這輛來路不明而又來勢洶洶的小車沖了過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幾步心里有點緊張。
  “咔”的一聲車門開了蔡東風急忙沖了出來。
  “蔡學兄!”“蔡東風!”小寧和梁詩曼驚訝地叫了起來。
  蔡東風一見到梁詩曼也有點驚訝他想不到在這里遇上梁詩曼。本來想著只抓小寧的蔡東風心里突然改變了主意他想也要抓梁詩曼。這個臭女人自己不整死她自己的心里不甘。蔡東風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嘿嘿今天晚上如果我來個三也是不錯的。”蔡東風淫
  蕩地笑著他一手抓住了7“寧一手抓住了梁詩曼。
  “蔡學兄你要干什么你你快放手。”小寧見自己的小手
  被蔡東風牢牢地抓住又羞又急地叫著。
  “放手?哈哈小寧你這個臭婊你吃里爬外跟著我好又跟陳天明好我今天晚上不脫光你的衣服弄死你我就不叫蔡東風。”蔡東風現在就像一個惡魔兇著臉睜大著眼睛一付在吃掉小寧的樣子。
  “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小寧害怕地說道。以前在她面前斯文有禮的蔡東風不見了現在的蔡東風就像一個魔鬼一樣讓她可怕。
  “你叫也沒有什么用現在哪還有什么人?還有你梁詩曼上次我沒有弄死你這次你的命就不會這么好了。”蔡東風陰陰地對梁詩曼笑著。
  梁詩曼現在見到蔡東風感覺自己絕望了她知道蔡東風見到自己一定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并且她想到小寧還和自己一起遭殃她的心里就更難過了。
  突然梁詩曼猛地低下了頭狠狠地咬住蔡東風抓到小寧那只手的手臂上。
  “哎呀!”蔡東風沒有想到梁詩曼會咬他他只覺手臂一疼不由自主地松開小寧的手叫了起來。
  “小寧你快跑快打電話叫天明來救你這個蔡東風是個壞事做盡的惡魔!”梁詩曼見蔡東風還要去抓小寧她急中生智急忙緊緊地抱著蔡東風不讓蔡東風去追小寧。
  小寧聽梁詩曼這樣一說急忙邊跑向酒邊拿出自己的手機她要給陳天明打電話叫他快點來救自己和梁詩曼。
  蔡東風想去追小寧但被梁詩曼緊緊地抱住怒氣沖天的他忙運起自己的內力狠狠地往梁詩曼的腰部打了一拳。
  “撲”的一聲梁詩曼被蔡東風一拳打得倒退幾步吐出一口
  鮮血然后倒在地上不能起來。
  “你媽的梁詩曼每次都跟我作對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是娘養的。”蔡東風怒吼了一聲然后邁向梁詩曼他運起自己的功力然后再狠狠地對著梁詩曼的胸口處打了兩拳。蔡東風知道他的這兩拳是用上了自己內力像梁詩曼這樣的普通人是絕對活不了的了。
  “啊!”被蔡東風打中兩拳的梁詩曼慘叫一聲她捂著胸口又吐出了一口鮮血接著暈倒了過去。
  蔡東風見梁詩曼倒地不起他高興地抬起頭看到小寧正向酒那邊跑去于是他急忙運起輕功飛快地向小寧那邊奔去。
  邊跑邊打開手機的小寧已經撥了陳天明的手機號碼她正在等
  陳天明接通手機。
  “喂小寧嗎?你快下班了我正把車開著要過去接你呢!”陳天明一接通手機便馬上向小寧表達自己對她的關心。
  “天明救我蔡東風……”小寧還沒有把話說完手里的手機就被已經趕上她的蔡東風打掉在地上。那可憐的手機一掉在地上好像就已經壞了。
  蔡東風一手抓住小寧一手捂住她的9就急忙往他的小車跑去他把小寧扔進小車后座自己也跑進來關上車門便對那手下說道“開車快開車。”
  “喂喂小寧蔡東風那混蛋怎么了?”陳天明對著手機叫了一會才發現手機已經被掛了看來小寧已經出事了。m的蔡東風自己找不到他他倒出現了。
  陳天明想了想現在還不是小寧的下班時間她出事了那出事地點應該是酒想到這里他急忙開車飛奔夜獨醉酒。
  當陳天明開車到酒的街邊時就發現前面躺著一個人他急忙把車停下然后沖下來。他跑前一看發現躺在地在地上的人是梁詩曼。
  “詩曼你醒醒”陳天明大聲地叫著。看梁詩曼這樣的情景估計是受的傷很重m的一定是蔡東風干的。陳天明見搖了一會梁詩曼都沒有醒于是他運起內力在梁詩曼的關門穴上暗暗地輸入了真氣。
  過了一會梁詩曼睜開眼睛她看到了陳天明急忙地說道“天明蔡東風來了快救小寧……”可惜由于梁詩曼受傷很重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便又暈了過去。
  陳天明見狀急忙掏出手機給林國打電話“林國小寧和梁
  詩曼出事了梁詩曼被蔡東風打成重傷在夜獨醉酒的街邊你快
  點帶人過來并叫其它兄弟馬上打探蔡東風的消息我現在就打20。”
  “我知道了老大我們馬上就過去。”林國說完便掛電話了。
  陳天明打完20便四處查探沒有發現小寧的蹤跡并且酒
  的門已經關了。因為酒離街邊還有一段路酒的人可能沒有
  發現小寧和梁詩曼出事。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走到梁詩曼的身邊他見梁詩曼還是那暈倒
  的樣子只好運起真氣輸入了梁詩曼的關門穴因為時間太緊他
  也沒有時間幫梁詩曼好好地檢查一下到底傷得如何他現在只是給
  梁詩曼輸入一點真氣讓她盡可能地保住性命而已。
  又過了一會正在陳天明幫梁詩曼輸入真氣的時候陳天明的
  手機又響了。
  第三卷第33章你是混蛋
  陳天明一見自己的手機響了急忙停下幫梁詩曼調息他拿起手機一看是林國打過來的。
  “林國怎么樣了?”陳天明著急地問道。現在不知道蔡東風在哪里小寧在蔡東風的手里多一分時間就多一分危險。蔡東風能把梁詩曼打傷把小寧抓了肯定是不會放過小寧的。
  “老大剛才我的手機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說小寧被蔡東風抓了現在田海路29號。”林國說道。
  “田海路29號可靠嗎?你聽過那個人的聲音嗎?”陳天明疑惑地問林國這會不會是一個圈套呢?蔡東風抓了小寧作餌引自己過去然后對自己下毒手。
  “我也不知道可靠不可靠那個人的聲音我聽起來怪怪的好象沒有聽過。”林國說道。
  “那好我現在馬上過去看看反正現在都打探不了別的消息。”陳天明想了想說道。現在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先過去看看那邊的情況再說。
  “老大這消息不知道可靠不可靠你要小心一點。我們一會也過田海路。”林國擔心地說道。
  “好我過去你讓人照顧梁詩曼”陳天明說完便急忙上了車向田海路開去。
  ————
  “老板蔡東風抓那小寧進別墅了”長毛在車里面著急地說道好像他現在也挺緊張似的。
  “抓就抓你急什么啊?”葉大偉白了長毛一眼說道。長毛就是這樣子辦點小事就行一到大事就有點手忙腳亂。
  “老板我們不是要陳天明和蔡東風火拼嗎?怎么還不打電話給陳天明那邊啊?”長毛奇怪地說道。
  “急什么我們等蔡東風回到他那里再給陳天明那邊打電話。”葉大偉陰陰地笑著不以為然地說道。
  “那蔡東風不是把小寧上了?便宜那個王蛋。”長毛說得好象有點氣憤好像如果要是他上小寧就好了。
  “我就是想要蔡東風把小寧上了這樣陳天明趕過來才會更加氣憤你想想自己的女人被別人上了會不會生氣會不會想殺掉對方?嘿嘿!”葉大偉越說越高興這一切都是按著他的計劃走。自從他跟了魔王練了葵花神功之后心智和陰險越來越厲害所以他才想出這個辦法對付陳天明和蔡東風。
  “高老板真是高”長毛馬上拍著葉大偉的馬屁。
  “長毛不是我說你你以后要跟著我學一下你跟了我這么多年我所做的事情會越來越大現在j縣已經是我的天下過了不久這m市也會是我的天下的。只要我把蔡東風除掉魔王一定會更加看重我的。”葉大偉摸著下說道不過因為他練了葵花神功后現在連胡子也不長了。
  “是是我以后一定多跟老板學。”長毛高興地說道。現在他已經是葉大偉最看重的手下因為葉大偉忙不過來就把夜總會交給他打理現在他可是一邊玩女人一邊花錢爽得就像以前的葉大偉。
  “行了你現在給陳天明那邊打電話估計現在蔡東風正在脫小寧的衣服了哈哈。***蔡東風如果他不是把老子弄成現在這樣我一定會爽過他。”葉大偉笑了一聲后想著蔡東風那樣對自己心里又恨了起來。
  長毛一聽葉大偉這樣說急忙拿出自己的手機把機關了拿出自己的手機卡然后拿出一張新的手機卡裝上手機。接著他捏著自己的鼻子打起了林國的手機號碼。
  “行了搞掂了。”長毛高興地對葉大偉說道。他把手機的新卡拿了出來然后扔出車窗外的草叢里。
  “好我們就在這里等陳天明的到來一會陳天明進去十幾分鐘后我們就跟著進去把他們全都干掉。”葉大偉說道。“時間會不會早了一點呢?”長毛問葉大偉。
  “你沒有學過武功你不知道如果大家的武功差不多是要打很久的但是陳天明的武功高過蔡東風估計幾分鐘就把蔡東風殺掉了。現在的陳天明可是新仇舊恨一起涌上來啊!一定會狠狠地殺掉蔡東風。”葉大偉說道。
  “噢對”長毛不懂裝懂。
  “還有長毛你一會要打準一點專打陳天明的腦袋或者心臟盡量一槍就干掉他。最好我們打出的子彈不要超過粒到時我們拿一支槍出來放在蔡東風的手里就行。現在的槍也不那么好弄能省就省。”葉大偉叮囑著長毛。
  “我知道了老板我我會打得很準的。”雖然長毛這樣說但是他的心里還是有點怕的因為以前他和陳天明交過手知道陳天明的武功厲害還有葉大偉說陳天明現在的武功比以前更厲害他就怕如果打不死陳天明那自己一定會被陳天明殺死的。葉大偉有武功可以逃自己沒有武功只能是靠這槍了。長毛也在心里暗暗地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好了我們不說了就在這里靜靜地等陳天明來估計也不要太久了。”葉大偉舒舒服服地躺在車座上愜意地說道。
  田海路27號是蔡東風私人名下的一座別墅里面的地方挺大外面是高墻大鐵門里面是三層大樓房旁邊還有小花園和假山。
  蔡東風把小寧抓到別墅的一樓然后把她扔在沙發上淫蕩地笑著“小寧你今天晚上就是我的了哈哈!”他邊說邊高興地看著小寧那豐滿的**看著這樣的**和這樣的身體被陳天明弄他的心里就又一陣不舒服。
  “蔡東風你要干什么你快點放開我要不我會報警。”小寧厲聲地叫著她現在看著蔡東風那色狼的樣子其實不用問都知道了。
  “做什么?你還好意思說?我好心地讓你到我的公司來實習你竟然騙我要回家然后和陳天明一起鬼混你對得起我嗎?”蔡東風生氣地說道。如果不是小寧在他的心里有一定的位置他現在就按住小寧給她吃上一粒紅頭蒼蠅然后狠狠地干她。媽的背叛自己的女人就是這樣的下場。梁詩曼就是一個例子!
  “我我有回家了后來我又回到m市找了另外一份工作做。我和誰在一起都和你沒有關系請你尊重一下我。”小寧生氣地說道。
  “你不知道嗎?你是我蔡東風的女人。”蔡東風說道。
  “我不是你的女人。”小寧搖著頭說道。
  “哈哈很快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一會我脫光你的衣服把你干了你不就是我的女人嗎?”蔡東風哈哈大笑。
  “蔡東風你不是人”小寧聽蔡東風這樣說害怕了。她現在有點后悔如果自己給陳天明打電話讓他來接自己的話那可能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或者今天晚上不是提前半個小時下班的話陳天明可能也會來接自己。想到這里小寧突然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想逃出去。
  “你想走沒有那么容易!”蔡東風一個飛躍跳到小寧的身后拉住她的頭發狠狠地說道。“我告訴你你不要枉費心機了像你這樣的一般人是逃不出我這別墅的就那外面的墻都有三米多高除非你會飛或者有我的鑰匙。”
  “你放開我”小寧有點絕望了剛才自己打電話給陳天明只是說;兩句就被打掉手機就算是陳天明知道蔡東風抓了她估計陳天明也不知道蔡東風把自己抓到這里來現在自己是沒有辦法得救的了。
  “放開你?哈哈你真是說夢話我一會要好好地干你不過小寧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想我和你的第一次是要讓大家清醒地感覺到所以我沒有給你吃春藥你如果一會想不那么疼那你自己就準備好好地快樂享受!”蔡東風把小寧又扔在沙發上接著拿起桌子上電視和。碟機的遙控器把對面的電視和碟機打出。
  不一會兒電視的畫面就出現了一對沒有穿衣服的男女在床上做著那種運動特別是那個女人大聲的呻吟還有被男人弄得搖晃的**都讓人看了亢奮。
  小寧看到這樣的情景急忙把頭扭到一邊不敢看這樣的場面她還沒有看過想不到在這里看到真的是讓她又羞又怕。讓她更怕的是她想著可能一會蔡東風也會像電視那樣對自己小寧就怕得抓緊了自己的小拳頭怒視著蔡東風。
  “小寧是不是很好看啊?你和陳天明做過了沒有?”蔡東風試探著小寧的口氣雖然一會他能感覺到但是現在能問出來還是問出來好一點。
  “人家才沒有你那么下流!”小寧罵著蔡東風。
  “那么說陳天明還沒有上過你你還是**。”蔡東風越說越高興哈哈想著今晚自己能做小寧的第一個男人他的心里能不高興嗎?
  “蔡東風你是混蛋!”小寧厲聲地罵著。
  “哈哈你罵一會我會讓你爽得呱呱叫的被我蔡東風**過的女人哪個不是這樣就算是梁詩曼也是如此不過我估計她現在已經死了。”蔡東風笑著說道。梁詩曼被他用內力重重地打了三拳不死才怪。
  “你殺了詩曼姐?”小寧傷心地說道。剛才梁詩曼為了讓她快點跑不被蔡東風抓住她咬了蔡東風的手臂還抱著蔡東風不讓他追自己想不到蔡東風竟然殺了她都是自己害了梁詩曼。想到這里小寧更加傷心了。
  第三卷第332章你不要過來
  “嘿嘿那種女人不死也沒有什么用”蔡東風陰陰地笑著他一邊看著電視上的片一邊和小寧說話。蔡東風已經被電視里的情節所感染本來他還想和小寧調一下情但他現在身體里的**已經被引了上來他只覺得那火越燒越旺血氣沖上了大腦。
  “你你要干什么?”小寧看著蔡東風那色迷迷的眼睛還有他伸向自己的手害怕地說道。
  “什么?哈哈當然是學一下電視里面的內容我們來一場真人秀肯定比電視上的片還厲害!”蔡東風哈哈大笑著小寧越害怕他就越相信她還是**。
  “不要蔡東風你放過我!”小寧哭著對蔡東風哀求著。
  “放過你?開你媽的國際玩笑我本來是想慢慢地和你玩讓你喜歡上我我才上你的但是你竟然和陳天明好了那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今晚我就要好好地玩你讓你好好地嘗一下男人的滋味。”蔡東風看著小寧哭他的心里就更加高興。
  “蔡東風你不是人。”小寧又罵了蔡東風一句她知道自己求蔡東風是沒有用的于是她干脆罵起蔡東風來。
  “哈哈我是人我還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男人你一會就知道了保證讓你欲仙欲死。”蔡東風邊說邊開始想解開小寧的衣服。
  “你……放手……”小寧揮起自己的小拳頭打著蔡東風但是她這力氣只能算是為蔡東風按摩罷了哪能動得了蔡東風分毫。
  蔡東風見小寧動來動去自己解得不方便他一個生氣用力一拉小寧的衣服“嘶”的一聲小寧的t恤被蔡東風拉爛露出她那黑色的罩罩那潔白的肌膚襯上黑色的罩罩更顯得小寧皮膚的白嫩。
  “哇小寧你好美啊!”蔡東風看著小寧半裸的上身吞著口水說道小寧這嬌人的身軀讓他更加興奮。
  小寧見自己的。t恤被蔡東風撕爛露出自己的罩罩她急忙用自己的手擋在玉峰上不讓春光乍露。
  但她越是這樣越勾起蔡東風的**蔡東風用力把小寧的手拉開然后狠狠地抓了一下小寧的玉峰高興地叫道“爽啊抓得好爽啊!”他那興奮的樣子好像已經中了**彩似的。
  “啊……”被蔡東風襲了一下胸部的小寧驚叫了一聲但是她的力哪能抗拒得了蔡東風她只能用自己的腳不斷踢著蔡東風。
  蔡東風沒有理會小寧那微弱的抗拒他抓了一下小寧的玉峰后便開始脫小寧的褲子。由于小寧的不斷掙扎生氣的蔡東風用自己的左手架著小寧的上身右手用力地解開了小寧的褲扣然后兩手拉住褲腳用力地扯了下來。
  “哇爽啊!”蔡東風興奮地叫著。小寧那小底褲是黑色的與上面的罩罩是一樣的顏色看來上下的內衣是一套的特別得引人入摸。
  小寧現在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大聲地叫著“救命啊救命啊!”
  “你叫大聲地叫我忘了告訴你我這房子是經過特別設計的隔音效果特別好就算是你在這里面扔了一個小炸彈外面也聽不到多大的聲音。”蔡東風淫蕩地笑著他就喜歡小寧的大叫最好是一會被自己干的時候她還這么大聲的叫這樣干起來才過癮啊!
  蔡東風一邊看著小寧那迷人的半裸身子一邊急忙地脫著自己的衣服他想著一會就可以上小寧了那高興的樣子真的是無法用筆墨形容。混一會兒蔡東風就把自己的衣服脫完露出自己下面那硬起來的禍根。
  小寧看到蔡東風這樣子心里怕得更是大叫“救命”但是她叫了也是無濟于事就如蔡東風所說這房子是經過特別設計就算是小寧叫破了喉嚨外面也是沒有人聽到。并且這是別墅相隔別人的別墅挺遠。
  已經是被欲火沖上腦的蔡東風哪還能憐香惜玉他光著身子沖到小寧的面前然后用手拉住小寧上面的罩罩用力一拉“咔”的一聲響罩罩后面的扣子被蔡東風扯壞了蔡東風又是用力一拉把小寧的罩罩拉了出來。
  蔡東風看呆了小寧的白兔傲立在他的面前那白里透紅如圣潔般逼人并且那白兔因為小寧的害怕而在他面前搖晃著更是引得他欲火上升。
  “啊!”小寧又驚叫了一聲她急忙抓起旁邊的枕頭蓋在自己胸前把自己的白兔擋住不讓蔡東風看到。
  “嘿嘿小寧你不要怕我來了。”蔡東風興鳥抱叫著小寧越是這樣他就越感覺興奮和刺激。他叫了一聲后便向小寧撲了過去。只要自己把小寧的最后一條小底褲扯下來自己就能揮槍直下一直進入到小寧的下面。
  “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小寧害怕地用力踢著自己的腳不知道她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一腳正好踢中蔡東風下面的禍根。
  “媽呀!”蔡東風捂著他的下面一邊慘叫一邊跳著雖然小寧的力氣不是很大但是這畢竟是她在害怕時拼命地踢腳并且踢中的還是蔡東風那要命的地方所以他還是感覺到非常疼的。
  摸了一會的蔡東風覺得好多了剛才那硬起來的下面因為被小寧踢上一腳有點害怕得軟了下來。現在他看到小寧兩腳間黑色小底褲又興奮了。
  他沖了過去狠狠地打了小寧一巴掌“你媽的臭婊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厲害的了!”說完又給了小寧一巴掌。這兩掌直把小寧打得嘴角都流出血來。
  蔡東風見自己打了小寧之后小寧好像乖了一點于是他低下頭準備扯小寧的那條小底褲。
  陳天明飛快地開著車拼命地往田海路2口號趕他在路上著急地叫著“小寧你千萬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到了田海路他順著門牌開了過去到了這就是29號。于是陳天明急忙把車停下然后下了車。他看了看這別墅發現墻挺高于是他暗運內力輕輕一躍飛過墻頭然后輕輕地落在地上。
  “老板陳天明來了”在車上一直看著的長毛高興地小聲叫著。“天啊陳天明會飛就這樣飛過那么高的墻。”長毛吐著舌頭對葉大偉說道。
  “大驚小怪這叫輕功學武功的一般都會我也會一會我帶你飛進去你就知道了。”葉大偉白了長毛一眼不以為然。“長毛你現在記時十五分鐘后我們就偷偷地進去。快了快到我們出手的時候了。”葉大偉陰陰地說道。
  陳天明進了別墅后便暗運功力然后快速地向前面的換房飛過去現在他已經動了殺機如果有人出來阻擋他的話他就會把來人干掉。
  其實別墅里哪還有什么別的人因為蔡東風以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沒有人知道且覺得自己的手下在這里礙手礙腳所以他叫手下開車走了他一個人把小寧抓了進來準備好好地干小寧。
  陳天明悄悄地摸進了樓房當他一進大廳的時候就發現光著身子的蔡東風正要對小寧做著什么怒氣沖天的他馬上舉起自己的右掌揮出一道柔風向蔡東風打了過去。因為他怕傷到旁邊的小寧所以不敢用得太多內力。
  “啪”的一聲陳天明的這掌風打在了蔡東風的后背上。由于蔡東風沒有想到有人會進來并且他正全神貫注地想拉下小寧的底褲一個不注意被陳天明打中了。由于陳天明打的不重蔡東風只是晃了一下身然后就一個飛躍躍到大廳的那邊。
  蔡東風飛到那邊急忙轉過身子他要看看到底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進來打擾他的好事。“陳天明是你?!你怎么找到這里來的?”蔡東風驚訝地叫了一聲他沒有想到自己抓到小寧就來到這里當時他陳天明不在不可能知道自己在這里的。
  陳天明一聽蔡東風這樣說并且看著他那驚訝的表情心想這可能不是蔡東風的陰謀而是有人告密。陳天明沒有理會蔡東風的說話他快步走到小寧的身邊對小寧說道“小寧你沒事?”當他看到小寧上面已經沒有一絲的衣服時心里就非常氣憤再看到小寧的下面時發現她還有一條小底褲就知道蔡東風還沒有得逞。
  “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小寧害怕得已經有點神智不消醒她拼命地重復著這一句話。“小寧是我陳天明我來救你了。”陳天明抓住小寧的手臂心疼的說道。這個要千刀剮的蔡東風到底對小寧做了什么以致小寧這么害怕。
  聽到陳天明的叫喚小寧定了一下神她看到前面真的是陳天明時哭著撲了過去“天明……”
  現在的陳天明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小寧上面那玉峰緊緊地壓著他的胸膛直把他刺激得心里正叫舒服那種又柔又軟的感覺如果不是旁邊還有一個蔡東風的話他真的是好想小寧就這樣抱著自己一輩子這樣的情景他已經在夢里做過好多次了。
  想到蔡東風陳天明突然抬起頭一看發現蔡東風正想溜走他生氣地叫著“你m的蔡東風你還想走?”說完陳天明揮出右掌一道勁風向蔡東風打了過去。
  第三卷第333章你叫警察抓我
  蔡東風見陳天明向自己這邊打過來急忙也運起自己的內力揮掌一擋與陳天明打過來的勁風相碰“嘭”的一聲由于陳天明所打的勁風比蔡東風強所以蔡東風退了幾步才站穩。
  陳天明怕蔡東風又跑于是他又向蔡東風打出幾掌掌掌都往蔡東風的致命之處打去直把蔡東風打得往后退退到里面去。
  “小寧你快把衣服穿起來”陳天明見小寧的。t恤已經被撕爛了忙把自己的上衣脫下扔給半裸的小寧然后他往前走幾步怒視著有點害怕的蔡東風。
  “陳陳哥有事好商量你不要這么生氣嘛”剛才蔡東風已經試過陳天明的功力果然如電魔所說真的很高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所以他馬上換了一付嘴臉準備討好陳天明。
  “哈哈蔡東風虧你還叫得出口當時枉我當你兄弟可你卻在背后偷偷地陰我讓我的公司和酒店全沒有了。”陳天明捏著拳頭對蔡東風生氣地說道。
  “我賠你我賠你兩倍行嗎?”蔡東風急忙說道。現在不要說兩倍就算是十倍只要他能脫身他都愿意給。
  “那我兄弟小豪的命呢?你是不是把你的命賠給我?”陳天明冷笑著他想起小豪因為自己而死就火冒三丈欠帳還錢殺人償命這是天公地道的事情。
  “這。這……”蔡東風無語了。
  “還有你害和我梁詩曼還有現在對小寧你說你應該賠多少條命?”陳天明繼續問著蔡東風。
  “陳天明你不要以為我怕你我是顧在以前兄弟的情分上才和你講和既然你不顧以前的情分那我也無話可說。”蔡東風還抱著最后的希望。
  “蔡東風我已經知道你是小人你說什么也沒用你準備受死!”陳天明看著一絲不掛的蔡東風說道對這樣的人沒有什么可說的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他干掉為小豪和自己還有梁詩曼和小寧報仇。
  “陳天明我這幾天受了一點傷你這樣是勝之不武你有本事過幾天等我的傷好了再和我單打獨斗如果你可以勝我殺掉我我就無話可說。”蔡東風又想用激將法來激陳天明。
  陳天明看著蔡東風那小丑的樣子哈哈一笑說道“蔡東風啊蔡東風看來你這個人是狗改不了吃屎現在還想用計來騙我。好我今天就讓你死得心服口服三招我在三招之內如果不能把你打敗那我今天晚上就不殺你。”
  “真的?你可要說話算話啊。”蔡東風聽陳天明一說忙高興地叫道。就算陳天明的武功很高如果自己用上絕招應該可以避得了三招。想到這里蔡東風的心里就定了很多。其實他不知道剛才陳天明與他交手就已經探到他的功力所以才說出這么有信心的話。并且陳天明也想一開始就用殺招要在三招之內把蔡東風打敗。
  “當然是真的我說話算話哪里算你這樣的卑鄙小人。”陳天明舉起自己的手暗暗運起自身的內力他已經想好了第一招用五成功力第二和第三招用成功力就算是雷魔那樣的功力也應付不了況且是蔡東風這個小人呢!
  蔡東風見陳天明答應了他也顧不上穿上衣服了他急忙運起自己的十成功力然后用上自己最厲害的殺招一拳向陳天明的面門打去。頓時蔡東風打出的拳風中帶著一絲絲的雷鳴聲看來這可能是雷魔的絕招。
  陳天明輕輕地笑了一下然后也用右掌一揮一道真氣隨著他的這一揮向蔡東風的那拳風沖了過去現在陳天明就想和蔡東風硬碰硬讓他嘗嘗被人打的苦頭。
  “嘭”的一聲陳天明打出的真氣和蔡東風的拳風碰在了一起但因為陳天明的真氣比蔡東風的拳風還猛所以真氣把拳風打掉直向蔡東風的胸膛打去。
  “啪”的又是一聲蔡東風被陳天明的真氣打中他吐了一口鮮血后退幾步才停住腳。看來蔡東風被陳天明打傷了。
  “呵呵蔡東風這是第一招后面還有兩招不過貌似你現在都受了傷不知道你還有沒有本事接我另外兩招。”陳天明笑著說道他看著蔡東風被自己打得吐血心里就感覺到特別爽。
  蔡東風聽陳天明這樣說咬了咬牙暗運內力把剛才涌上的氣血壓下去他知道今天晚上自己是死還是活就看這兩招了。
  “準備了蔡東風我這一掌還是準備打你胸膛”陳天明笑著說道。現在他就好像要玩弄一個快死了的老鼠一樣。
  蔡東風也顧不上那么多了他再運起全身的功力一拳一掌向陳天明打了過去突然兩道氣流同從蔡東風的手上發出只是不一樣的是拳打過來的是直沖氣流而掌打過來的好像是橫沖氣流兩道氣流從不同方位發出直向陳天明的頭和胸部沖了過來。
  “想玩二啊?那好我也用二來對付你。”陳天明一邊冷笑一邊發出自己體內的天氣和地氣兩道真氣向蔡東風打過來的氣流相撞”嘭”的一聲還是陳天明的真氣強悍他的真氣不但擋住蔡東風的打過來的氣流還一直向蔡東風撞去。
  “拍”的一聲陳天明的天氣和地氣這兩道真氣打在了蔡東風的胸膛上陳天明果然說話算話說打蔡東風的胸膛就打胸膛。雖然這兩道真氣是和蔡東風發出的真氣相撞后才打過來的但也打得蔡東風又是后退幾步接著連吐兩口鮮血才倒在地上。
  現在的蔡東風**裸的躺在地上他想爬起來但是身上的巨疼特別是胸口處的疼讓他根本爬不起來。“撲”的一聲蔡東風又吐了一口鮮血然后張大著自己的嘴喘著氣好像非常辛苦似的。
  “蔡東風你不是很有本事嗎?怎么被我的第二招就打倒在地上不起來了你m的不是裝孫子?”陳天明笑著說道。他知道蔡東風已經被自己打成重傷只要自己再發一掌蔡東風就會被自己打死。
  想到這里陳天明運起自己的另一道真氣血氣現在他已經給自己的真氣分好任務了天氣和地氣先打頭陣血氣在后面收拾殘局所以他準備在第三招用上血氣要了蔡東風那條狗命。
  “蔡東風你就死去!”陳天明大笑一聲然后提起自己的左掌準備來一招“怒殺蔡狗”以解自己多日來的心頭之恨。
  “天明不要殺蔡東風我們報警讓警察來抓他如果你殺了他你也要償命的。”已經穿上衣服的小寧見陳天明想殺死蔡東風她急忙沖上去抱著陳天明著急地說道。這樣殺人償命的道理她是懂的所以她不想陳天明干這樣的傻事。
  “小寧沒有用的這樣的人只有殺了才管用。”陳天明搖搖頭說道蔡東風的老爸是副市長像今天晚上的事情蔡東風沒有對小寧做了什么有他老爸的關系罩著估計也拿他不怎么樣。并且如果不殺蔡東風他怎么向死去的小豪交待呢?
  “不要天明你聽我的話好嗎?你不要做這樣的傻事。”小寧緊緊地池著陳天明不肯松手她怕自己一放開陳天明陳天明就會把蔡東風殺了。
  在地上躺著的蔡東風聽著小寧的話忙一邊喘氣一邊說道“小小寧我剛才那樣做也是因為太喜歡你才做了這樣的傻事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叫警察來抓我!”聰明的蔡東風想利用小寧的怕事來救自己如果自己落到警察的手里那自己的命就算是保住了。再說自己還有關系可能連牢也不用坐就可以沒有事。
  “老板時間到了已經到了陳天明進去后的十五分鐘了。”
  長毛緊張地對葉大偉說道。他本來就是有點心理作用剛才看到陳天明那樣一飛就飛進了蔡東風的別墅他心里的作用就更大了。
  “好我們出去。長毛你冷嗎?怎么說話有點顫顫的?”葉大偉奇怪地問長毛。
  “沒事現在是深夜了有點涼而已。”長毛搖著頭不敢承認“沒用的家伙來把手套和面罩戴上”葉大偉說道。
  葉大偉和長毛來到墻邊只見葉大偉抓牢長毛的手臂然后運起自己的內力接著一躍躍過墻頭落在地上。
  “老板你也好厲害噢。”長毛小聲地說道。他看著葉大偉也會輕功心里就有點羨慕人家都是會武功的人在較量自己在旁邊摻和什么啊。不過長毛想著自己還有槍心里就好過一點。
  于是葉大偉在前面長毛在后面偷偷地向那三層樓的樓房摸去。他們摸到門邊偷偷地往里面看只見蔡東風光著身子躺在地上而小寧抱著陳天明好像在說些什么。那陳天明現在沒有穿上衣小寧穿的那件衣服好像是剛才他們看到陳天明穿的。
  “看來事情進展得很順利”葉大偉在心里暗暗地說道。他高興地在長毛的耳朵邊小聲地說道“長毛一會我喊到三我們就同時開槍你打陳天明的胸口我打陳天明的腦袋***我看他陳天明還能不能活?”
  “好我知道了”長毛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第三卷第334章蔡東風之死
  長毛舉起自己手中的槍瞄準陳天明他現在等葉大偉的號令只要葉大偉一喊他就馬上對陳天明開槍打死他。正所謂先下手為強如果自己打不死陳天明的話他葉大偉會武功能逃但他卻逃不了。所以長毛在心里下定主意一定要把陳天明打死盡快地打死。
  “準備了一、二、三打”葉大偉也用槍瞄準了陳天明小聲地對長毛說道。
  在聽到葉大偉喊口號之前本來長毛是沒有什么緊張的但是他一聽到葉大偉叫“準備”的時候心里不由地一揪馬上緊張了起來。長毛快速地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然后聽著葉大偉喊“一二”在他聽到“二”的時候他一個緊張不由地手一抖扣動了手槍。
  “砰”的一聲一顆子彈提前向陳天明打了過去。
  小寧正在勸陳天明不要殺蔡東風突然“砰”的聲響一顆子彈打在了陳天明的手臂上。
  “啊!”被子彈打中的陳天明叫了一聲他急忙轉身又是“砰砰砰”的三聲響三粒子彈又向他打了過來。按陳天明現在的功力只要他注意躲開這子彈是打不到他的。但第一粒子彈是他沒有防備打過來所以沒有辦法躲開。
  不過這也要多謝長毛臨時的緊張如果不是他心里有點害怕他的手一抖打得不準這子彈一定會打在陳天明的胸口上。
  看著打過來的這三粒子彈陳天明也沒有多想了因為小寧在他身邊如果自己躲開的話他怕這子彈會打到小寧。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一抱小寧在懷里接著轉過身子把自己的后背對著葉大偉他們然后運起自己本身的真氣想擋住這飛來的子彈。
  但是由于子彈來得太快陳天明的真氣還沒有完全把自己保護好子彈就飛了過來。一粒落空兩粒打在背上。“啊!”陳天明又是叫了一聲現在他只覺后背疼得要命至于自己有沒有生命危險他也顧不上了。
  “打死他”葉大偉一邊對長毛叫著一邊向陳天明開槍。
  但是現在葉大偉要打陳天明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子彈打過來陳天明就輕輕一飛躲過了子彈。“你們是什么人?”陳天明怒視著面前的兩個戴面罩的人。
  “我們是想殺你的人。”葉大偉罵著陳天明。因為他戴著面罩說話的聲音有點變所以陳天明沒有聽出是葉大偉。葉大偉說完又想對陳天明開槍。
  如果是平時陳天明是不怕的但是現在他懷里抱著一個小寧而且自己還受了槍傷要舒展起輕功和內力不是那么方便。于是他急忙用手掌向葉大偉和長毛揮了兩下兩道勁風向他們打了過去。
  由于葉大偉的武功不錯他向右一躥躲過了陳天明打過來的掌風。但是長毛就沒有那么命好了他看到陳天明向自己打了一掌他也想跑但是他這樣的身手哪能跑得了。“哎呀”長毛被陳天明的掌風打得撲在地上且連嘴都親在了地上。
  “砰”的一聲葉大偉對著陳天明又是一槍。
  陳天明以為葉大偉和長毛是蔡東風埋下的殺手并且他不知道蔡東風還在這里埋伏了多少殺手于是他抱著小寧忍著傷痛運起輕功就急忙往門外飛了過去。只見陳天明如一縷輕煙似的身子一晃就不見人影了。
  “***被他跑了。”葉大偉大罵著。因為他見剛才的那三槍雖然打到了陳天明但陳天明好像沒有多大的事還用內力差點把自己打到所以葉大偉就不敢再去追了。因為他怕這事人多了會走漏風聲所以他只帶了長毛過來。
  長毛從地上爬了起來撿起地上的槍看了看四周對葉大偉說道“老板陳天明去哪了?”
  “媽的讓他跑了。”葉大偉生氣地說道。
  “噢”長毛一聽緊張的心才放了下來。還好陳天明跑了如果他還在的話就像剛才的那一掌這么輕輕的一揮自己就被陳天明打趴在地上想著剛才他現在的心里還是怕著呢!
  “不管他了現在看看蔡東風死了沒有?”葉大偉拿著槍往蔡東風那邊走去。現在就算蔡東風死了他的心愿也只是完成了一半。
  葉大偉邊走邊摘下了自己的面罩。蔡東風一看走過來的是葉大偉心里大喜他急忙叫著“大偉你快救我快點送我回魔王那里我被陳天明打成重傷了。”現在的蔡東風如看到一條救命草似的拼命對葉大偉喊道。
  “呵呵蔡東風你也有今天啊”葉大偉見蔡東風還沒有死他高興地叫著。蔡東風被陳天明殺死哪里有被自己殺死好呢?
  “大偉你說什么啊你快點幫我打電話叫人來救我。”蔡東風看著葉大偉的眼神有點害怕。
  “呵呵救你?你想得美你媽的害得我沒有了**現在變得人不如人鬼不如鬼你說我會救你嗎?我老實告訴你以前我告訴你小寧的消息是我故意告訴你的并且剛才陳天明過來救小寧也是我告訴他的本來是想讓陳天明和你火拼把你殺了我再殺掉陳天明看來計劃有點變我們進來得早了一點你只是被陳天明打成重傷而陳天明也只是被我們打傷被他逃了。不過今晚我能干掉你心里也是非常高興的了。陳天明那個王蛋我遲早是會干掉他的。”葉大偉陰陰地笑著。
  “大偉我錯了你不要殺我我給你錢。”蔡東風害怕地說道。因為他看到葉大偉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小刀正對自己陰陰地笑著。
  “錢?你有多少錢啊?”葉大偉心里一動問蔡東風。
  “在在我那褲子的錢包里有一張銀行卡那里有幾百萬是我用別的戶名存的我告訴你密碼你就可以拿到的了。”蔡東風從葉大偉的眼神里好像看到了一絲希望他急忙說道。
  葉大偉讓長毛找出蔡東風的錢包抽出那張銀行卡然后聽了蔡東風說的密碼他故意不相信地問道“蔡東風這密碼是不是真的啊?如果是假的你就死定了。”
  蔡東風拼命地搖著頭說道“是真的你不信可以現在叫你的手下去查看一下對面街就有這銀行的取款機如果不是你就殺了我。”現在蔡東風哪敢騙葉大偉只要葉大偉能放了他多少錢他都給。到時他再找葉大偉十倍償還。
  “好我相信你。”葉大偉見蔡東風都這樣說估計這密碼假不了。
  “那你快幫我打電話叫人來救我。”蔡東風見葉大偉相信了高興地說道。
  “開你媽的玩笑我會救你?我現在就要弄死你。”葉大偉陰陰地笑著他蹲下身子用小刀在蔡東風的兩只腳筋上各用力地割了。
  “啊疼死我了。”蔡東風大叫著他知道自己的這腳筋被葉大偉一割斷自己這腳就廢了。
  “很疼嗎?蔡東風呵呵這才是剛剛開始呢后面的好戲還沒有上演呢!”葉大偉說完又在蔡東風的手筋上割了兩刀。
  “啊!”蔡東風又是慘叫了一聲現在他的手腳筋骨被割斷等于廢人了。并且被割的地方還一直在流著血如果不止血的話他會因失血過而死亡。
  “呵呵蔡東風疼?你媽的那天割我小m的時候你就會想著會有今天”葉大偉越說越生氣那時他蔡東風就是用一把小刀割了自己的小**。
  想到這里葉大偉看著蔡東風的小。淫蕩地笑著“蔡東風你剛才是不是用這東西干小寧的?你媽的干得爽不爽啊?如果不是你把我的小。割了今天可能是我上了小寧而不是你。媽的這樣的美女讓你上你現在死了也值啊!”葉大偉一臉的羨慕想著小寧這樣的美女被蔡東風干如果不是自己不行讓自己干那該多好啊。
  突然葉大偉把刀一揮對著蔡東風的那下面就是一割把蔡東風的那小**變成沒**了。
  “啊!疼死我了。”蔡東風慘叫著。現在他的手被廢了想用手捂一下自己的下面都不行。
  葉大偉看著蔡東風那沒有東西的下面正流著血那興高采烈的樣子正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蔡東風現在我也讓你嘗一下沒m的痛苦樣你割了我的我也割了你的。但是我們還沒有兩清呢我葉大偉就是這樣的人別人害我我會兩倍奉還。”葉大偉說完慢慢地欣賞著蔡東風那慘痛的樣子和叫聲。
  他就是想先讓蔡東風痛苦一會然后再干掉蔡東風。如果一下子就把蔡東風干掉的話那就不爽了太容易的讓蔡東風死自己的心里哪會平衡呢?
  過了不久葉大偉見蔡東風已經喊了一段時間便對蔡東風陰陰地笑著“蔡東風時間不早了你可以上路了。”
  “葉大偉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蔡東風恨恨地說道。他想著自己做了這么多壞事今天算是報應到頭了。但他想著自己被葉大偉殺死心里有點不甘。
  “哈哈你就算做鬼也是做一個太監鬼有什么用你現在死去!”葉大偉突然臉色一變用刀對著蔡東風的喉嚨用力一揮。
  “啊!”蔡東風最后慘后一聲頭一擺死了。
  “長毛把槍扔下拿著銀行卡我們快走。”葉大偉招呼長毛倆人快速地離開這里。
  第三卷第335章我不回去
  陳天明抱著小寧沖了出去他飛上墻角接著再飛向自己的小車。上了車他就急忙開車。
  “天明你剛才被槍打中了快上醫院。”在副駕駛座的小寧看著陳天明手臂還有后背上的血著急地說道。
  “好”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雖然他不怕身上的傷上次自己中了槍傷也沒有事但想著自己身上被打了三槍還是把子彈取出來好點。因此他向醫院的位置開去。他邊開車邊給林國打電話“阿國你們不要去那田海路27號我已經把小寧救了出來那里是一個陷井你們千萬不要去。”陳天明以為葉大偉他們的出現是蔡東風安排的所以擔心林國他們去了會出事并且自己已經救了小寧出來他們去那里也沒有用。
  “知道了老大梁詩曼現在人民醫院到現在還是昏迷不醒。”林國說道。
  “我也快到人民醫院了”陳天明說完便掛了手機。
  陳天明到了醫院就發現小蘇在樓下走來走去好像有點焦急似的。“小蘇”陳天明對著小蘇叫了一聲。
  “老大你來了”小蘇高興地叫了起來。“剛才國哥給我打電話說你一會過來所以我就在這里等你。”
  “是你過來看詩曼的嗎?”陳天明說道。
  “是的我帶兩個兄弟過來國哥和彥青帶其它兄弟趕過你那邊后來他說你已經救寧嫂出來他們一會就又過這里。”小蘇一邊擦著汗一邊對陳天明說道。
  “現在詩曼怎樣?”陳天明一邊抱著小寧一邊走上醫院的樓梯還是先讓小寧看看剛才看到她的嘴角流著血不知道蔡東風對她如何。
  “還是昏迷不醒醫生說她如果明天還不醒的話生命會有危險。”小蘇擔心地說道。他見陳天明光著上身手臂和后背都有血關心姓抱道“老大你怎么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先看小寧的再說。”陳天明搖搖頭。他們進了醫生值班室醫生一看到陳天明那光著上身的樣子有點愕然了。“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醫生奇怪地說道。
  “我被人開槍打了三槍她被人打了你先幫她看看然后再看我的。”陳天明笑著對醫生說道。
  “什么?”醫生跳了起來他真有點懷疑陳天明是不是被人打昏了都被人打了三槍還是笑著。他急忙對陳天明說道“你快把她放下先讓我看看你。”
  “我沒事你先看我女朋友”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小寧才是最緊要的他感覺自己應該沒有事一會讓醫生把自己身體內的子彈取出來自己再運功療傷就行。
  “你先把你的女朋友放下我已經按了呼叫鍵一會急診科的醫生和護士會過來幫我的忙。”醫生現在懷疑可能陳天明的腦袋也有點問題了。
  “天明你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小寧現在已經好多了其實她也沒有什么事只是被蔡東風打了兩巴掌皮外傷而已她現在最大的傷害是心理剛才蔡東風那樣對她如果不是陳天明及時出現她她就被蔡東風什么了。所以現在造成她心里的陰影非常大。
  并且陳天明剛才那樣對她一直把她抱著到醫生值班室他自己中了槍還讓醫生先看自己這讓小寧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感動她覺得陳天明是一個可以一生依靠的男人這樣的感動讓她在心里暗暗地作了決定。
  陳天明聽小寧這樣說想著一會醫生幫小寧看病不可能還讓自己抱著于是他便把小寧放在旁邊的椅子上。“小寧你別怕一會醫生幫你檢查。m的那***蔡東風這樣對你。”陳天明越說越生氣如果不是后來出現了兩個面罩人自己一定把那蔡東風干掉了。“天明別說了你快讓醫生看一下。”小寧關心地說道。
  不一會兒急診科的醫生來了。他們開始幫陳天明和小寧檢查。
  “一槍打在手臂上兩槍打在后背上不知道打得深不深如果深的話會有生命危險。”急診科的醫生對剛才的那個醫生說道。
  “我先送他進手術室把子彈取出來你幫那個小姐開一些藥她不礙事只是皮外傷。另外你跟有關部門通報一下。”那醫生對急診科的醫生使了一個眼色所謂的有關部門通報就是報警因為醫院規定刀傷和槍傷都是要報警的。
  “行先做手術。”醫生點點頭說道。現在都凌晨三點多了把子彈取出來都快天亮了。反正病人走不了估計警察還是天亮再來的了。
  “小蘇你在這里看著小寧不要讓她出事我先去取子彈出來。林國來了你再叫他多派人手看著。”陳天明囑咐著小蘇他怕蔡東風還叫人來報復上次就是如此害得小豪被蔡東風殺死。可惜陳天明不知道蔡東風已經被葉大偉殺死了。
  “老大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我叫一個兄弟在外面等著你好不好?”小蘇問陳天明。“也好另一個兄弟看著詩曼林國他們應該快到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睡在病床上旁邊站著林國、張彥青還有一些兄弟。“阿國小寧怎樣了?”陳天明著急地問林國。
  “寧嫂不是在你的床邊嗎?”林國用眼色使了一下。
  陳天明轉過頭發現小寧還是穿著自己的衣服坐在床邊的一張小凳子上頭靠在床邊不知道有沒有睡著了。“小寧你快起來這樣會著涼的。”
  陳天明著急地說道。聽到陳天明的叫喚小寧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揉揉睡眼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本來想等你醒的但我太困睡著了。”
  “阿國現在幾點了?”陳天明問林國。
  “六點剛才你進手術室把子彈取了出來然后就回這病房了。”林國說道。
  “噢我記得當時醫生給我打麻醉針然后我就睡著了現在可能是麻醉藥已經過了。”陳天明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被綁上了繃帶還有身上也有唉今年自己可是不幸地遭了兩次槍傷。
  “老大事情怎樣了?”林國問道。
  聽林國這樣問陳天明就把事情的簡單經過說了一次。“可惜沒有把蔡東風弄死幫小豪報仇。估計這次是蔡東風的陰謀用小寧來引我去后面再埋伏殺手。”陳天明哪里會想到這是葉大偉的一石二鳥之計他還以為葉大偉他們是蔡東風埋伏下來的殺手。
  “那我安排一下兄弟們的值班千萬不要像上次一樣。”林國擔心地說道。
  “不會的現在你們都在再說你們又會武功我的武功又沒有被廢我現在子彈被取了出來只要一會我調息一下就沒事了。”陳天明笑了笑說道。他現在不怕蔡東風來如果他來了自己正好取他狗命。
  “那我安排一下兄弟值班”林國說道。
  “現在天亮了你帶一些兄弟回去看著保全公司讓彥青帶幾個兄弟在這里看著小蘇帶幾個兄弟看著詩曼就行了。”陳天明說道。
  “好我這就安排。”林國點點頭說道。不一會兒林國他們就留的留走的走了。張彥青幫陳天明拉了屏風把他的病床單獨隔開現在陳天明和小寧倆人世界了。
  “小寧你回去我沒有事了。”陳天明看著小寧那還睜得不那么開的眼睛心疼始說道。
  “我不我怕我不想離開你。”小寧撰著頭說道。昨晚發生的事情還令她害怕她現在有點依賴陳天明了。
  “不怕我讓彥青送你回去沒事的。”陳天明輕輕地摸了一下小寧的頭說道。
  “不嘛我不回去。”小寧搖了搖頭對陳天明撒著嬌。“再說我還要看詩曼姐呢!剛才我去看了她一下她還沒有醒醫生說她的情況很危險。”小寧一臉的擔心。
  “詩曼在哪?”陳天明問道。
  “就在你的隔壁病房”小寧說道。
  “我到時再看看她。”陳天明說道。他當時已經給梁詩曼輸進了真氣如果不是傷得很重應該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你先睡一會你剛剛做完手術。”小寧擔心地說道。陳天明為自己而受傷她的心一直過意不去。
  “你困嗎?小寧。”陳天明問小寧。
  “我我不困。”小寧心虛地說道。昨晚上班上到那時候又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現在她都覺得自己的眼皮一直在打困。
  “你上來和我一起睡不要在那里靠著。”陳天明心疼地說道。
  “可是你的傷還沒有好我我怕碰到你。”小寧紅著臉說道。她現在也想躺在陳天明的懷里剛才陳天明一直抱著她讓她感到非常充實和舒服她好想就那樣靠一輩子。
  “我沒事了真的我是練過武功的你剛才在蔡東風那里也看到的我只要把子彈取出來就沒有事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知道自己身體里血黃蟻的作用現在自己的傷口應該恢復得差不多了。
  “我還是有點怕我我還沒有和男的一起同睡過一張床。”小寧的臉更紅了她一說完就馬上低下了自己的頭不敢看著陳天明。現在她的心里很矛盾既想上床和陳天明一起睡讓他好好地抱著自己但又因為女孩的矜持不敢上床。
  第三卷第33章夜有所夢
  陳天明聽小寧說她有點害怕知道自己有戲了他故意地對小寧說道“小寧你就上來我不抱著你我睡不著啊如果我睡不著那我的病情可能會發作如果我的病情發作那我這年輕貌美的生命……唉可憐我啊臨時的男朋友還沒有轉正。”說完陳天明一臉可憐的樣子。
  “你……一點正經的樣子都沒有人家什么時候說過沒有給你轉正了?”小寧嬌艷地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小寧你的意思是說我現在已經轉正了?”陳天明欣喜若狂看來今晚這三槍挨得很值三槍就轉正如果再挨多一槍小寧會不會以身相許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思量著。
  小寧沒有說話只是低下了頭她的這一低好像是在點頭。
  “小寧你快點上來你看你都困成這樣唉讓我的心疼得快要命了。”陳天明一付心疼的樣子如果不是怕小寧說自己他真想下床把小寧抱上來好好地愛撫一番。昨天晚上他看到jr小寧上面那豐滿的玉峰現在回想起來心里真的又是一陣蕩漾。
  小寧站起來抓著陳天明的那件衣服站了一會然后慢吞吞地爬上了陳天明的病床。
  見小寧上了床陳天明忙把被子蓋了上去然后輕輕她池著她。他聞著小寧那幽香的身體感覺特別愜意。可惜自己才剛剛上升為正式男朋友要不的話陳天明真想好好她抱一抓小寧的酥胸。
  不過這樣的美女在懷如果自己不揩點油的話不要說對國家不起就連自己也對不起啊!但是怎樣下手呢?陳天明在暗暗地想著。
  “天明我好怕啊!”小寧呢喃地說著。昨天晚上的事情對于她這樣一個女孩子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大的陰影。
  “沒事有我在你不要怕我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我會保護你一輩子。”陳天明正色地說道。他已經決定了在自己沒有干掉蔡東風之前一定不會讓小寧離開自己了。
  “嗯”小寧輕輕地點點頭然后往陳天明的懷里鉆還有點害怕的她鉆到陳天明的懷里感覺特別安全。
  突然陳天明感覺到小寧壓在自己胸膛上的胸部非常柔軟好象是沒有罩的感覺那樣以前這種感覺他是在艾小妮的身上感覺過。難道小寧也不喜歡戴罩?陳天明興奮地想著。
  想到這里陳天明故意用那只手輕輕地放在小寧的后背上他慢慢地把手拉下天啊好像沒有摸到什么帶子之類的地方。不會?小寧這么開放?陳天明又想了想才想到可能是當時蔡東風把小寧的解了。
  “小寧你你只是穿一件衣服嗎?”陳天明吞吞吐吐地說道。他本來不想問的但是想著小寧就這樣穿著一件衣服這會**的他可不想讓別人看到小寧的**要看也是自己看而已。
  “我我里面的衣服被蔡東風扯壞了”小寧聽陳天明這樣一問好像明白他的意思小臉馬上紅了起來。
  “噢原來這樣沒事等你一會睡醒我讓彥青送你回去拿衣服。”陳天明說道。“嗯天明我好困我想睡了。”小寧邊說邊又往陳天明身上靠了靠她那胸前的柔軟又往陳天明的身上壓了壓直把陳天明的下面逗得反應了。
  “你你睡。”陳天明吞了吞口水說道。不行了自己的下面越來越有反應了好像已經把褲子頂了起來。
  聽著小寧那均勻的呼吸聲陳天明的手有點癢了。他的這癢不是手臂中槍地方的癢而是他心里的癢癢得直想摸一下小寧那沒有戴罩的胸部如果現在給自己摸摸哪怕是一下那該多好啊!
  陳天明慢慢地把手放到他和小寧的中間然后輕輕地向著小寧的那玉峰往上移如果按這樣的速只要一會就能摸到小寧的柔軟了。
  “天明有你在我不怕了。”小寧突然叫了一句把陳天明嚇了一跳。
  陳天明以為是小寧發現了自己的猥褻行為急忙停下手看著小寧可當他看到小寧那甜甜的睡姿知道這是小寧在說夢話。唉小寧這么信任我我怎么能對她做這種事情呢?要做也要等小寧不睡著的時候她同意了再做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于是陳天明也閉上眼睛睡起覺來跑來跑去他也累了。
  陳天明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就醒了他慢慢地睜開眼睛發現小寧還沒有醒她那甜甜的笑容真的是讓自己百看不厭好想親上一口。
  他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小寧睜開了眼睛她看到陳天明在看著自己她對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天明早上好。”
  “我的女朋友早上好。”陳天明也笑著說道如果每天早上起來一睜開眼睛就能看到小寧的話那該多好啊!
  “貧嘴”小寧聽陳天明這樣叫她白了陳天明一眼嬌聲地說道。
  “你睡得好嗎?小寧”陳天明問小寧。
  “嗯”小寧點點頭在陳天明的懷里睡真的是太舒服了以后如果能是這樣那該多好啊!突然小寧的臉色一變紅著臉對陳天明說道“你你放開你的手。”說完她還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
  “放開我的手?”陳天明奇怪了昨天晚上自己不是一直在抱著她嗎?昨天她都沒有意見怎么今天就有意見了?唉女人真是善變的動物。陳天明邊想邊看了一下自己的手。
  陳天明的這一看呆了。因為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自己的那只本來想摸小寧胸部卻沒有摸的手現在已經蓋在小寧的胸部上了。天啊這是怎么回事啊?我明明控制自己的可為什么又干了?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
  “這這不是我想干的我睡覺可能有點不老實”陳天明急忙抽回自己的手向小寧解釋著。他想了一想覺得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對“睡覺之前我的手明明是那邊的不知道怎么醒來的時候手在這里了。”陳天明紅著臉看了一下小寧的胸部。
  唉剛才因為自己太緊張所以還沒有好好地感覺到小寧胸部的柔軟真的是可惜。對了自己的手怎么會在小寧的胸部上呢?睡覺之前明明不是這樣的。難道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沒有睡覺之前想摸小寧的胸部在睡熟作夢的時候就摸起小寧的胸部來了。陳天明越想越有這個可能。
  不過真的是很可惜自己睡著的時候摸小寧的胸部有什么作用啊?自己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就算是摸了一千次一萬次也是沒有用的。剛才如果不是小寧告訴自己自己還不知道摸到小寧那豐滿的玉峰呢?
  小寧聽著陳天明的解釋她也沒有說什么只是紅著臉不敢看陳天明。
  “小寧你生氣了嗎?”陳天明見小寧沒有說話小心翼翼地問著。
  “沒有。”小寧低下頭。
  “我剛才不我睡覺的時候不是故意的。”陳天明解釋著。。
  “不說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小寧小聲也說道。
  陳天明一聽心想可是我不想它過去啊我還想摸啊!不過這樣的話他是不敢在小寧面前說的。
  “老大有兩個警察找你。”張彥青在屏風外面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
  “好讓他們過來。”陳天明邊說邊坐了起來然后用被子蓋著小寧。
  這時屏風被拉開了兩個穿著警服的女人正確來說是美女她們走到陳天明的面前站住了。
  陳天明只覺眼前一亮m的是誰說女警察除了恐龍還是恐龍的啊?面前的這兩個女警察全是美女。右邊的那個美女個子矮了一點可能有一米六五左右眉清目秀瓜子臉尖尖的下嘴邊好像有一對小酒窩有一種特別可愛的風采。
  而左邊的美女可能快有一米七高挑的個子圓圓的蘋果臉小巧的鼻梁小嘴有點翹起那對眼睛好像特別冷好像快冷到陳天明的心里面去似的。陳天明暗暗把這兩個美女來比較了一下總得來說高一點的美女好看一點不過矮一點的美女也不賴高的打90分矮的打80分。反正陳天明就感覺到這兩個女人是不同性格的女人高的好像特冷矮的有點可愛。
  “你是中槍的那個人?”90分美女冷冷地問陳天明特別是她看到陳天明旁邊的小寧臉色更是不好。這也難怪人家病床規定是不準睡兩個人的如果誰都像陳天明這樣一張病床睡兩三個人的話那人家醫院也要虧本倒閉了。
  “什么中槍說得這么難聽我是被人用槍打中的人。”陳天明糾正著90美女的話什么自己是中槍的人?說得自己好像是去找小姐中槍似的這多不吉利啊!
  “這是我們市刑警隊一隊的隊長我們這次來是想了解你中你被人用槍打中的情況。”那個80美女對陳天明說道。她的這一說那可愛的小酒窩好像也跟著動了起來特別親切。
  “噢你們是想來了解情況的”陳天明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那你說說你中槍的情況”90美女看了一眼小寧又看了一眼陳天明一臉的不屑好像她以為像陳天明這樣被槍打傷還在醫院里玩女人的這種色狼怎么可能會不中槍呢?
  第三卷第337章中槍的男人
  陳天明沒好氣地瞪90美女一眼怎么那女警察的耳朵這么不好使自己不是跟她說了嗎?她怎么還這樣說啊?不過人家是警察自己是小市民只有把情況跟她說了。于是陳天明把昨晚的情況跟女謇說了一遍。
  如果警察不來陳天明也不知道怎樣說但現在警察竟然來了陳天明也沒有什么可怕的了反正現在自己也不怕蔡東風他有本事就為自己開脫并且現在鐘向亮在背后撐著自己所以不怕。
  “你說蔡東風把你女朋友搶了還打傷你的一個朋友?”90美女皺著眉頭說道。
  “是我朋友還在隔壁病房聽說還沒有醒。”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你真的沒有看清那兩個開槍打你的人嗎?”90美女繼續問道。
  “沒有他們都帶著面罩我旁邊的這個就是我的女朋友你可以問她。”陳天明用頭擺了一下自己旁邊的小寧。
  90美女又開始問小寧小寧也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下。心美女想了一想說道“如果你們說的是真話你這個是正義行為了。
  “我這個只是為了救我的朋友”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他看著這個90美女的臉面心里就有點不舒服好像這美女對自己是種族歧視似的。
  “好我們這次的談話就到這里我們會落實有關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們會再來找你。”90美女冷冷地說完然后與那個80美女走了。
  這是什么人啊?高傲得像一個母雞似的m的你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會下蛋嗎?陳天明在心里罵著。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都9點了自己應該給李欣怡打個電話告訴她現在自己在醫院要請個假。于是他給李欣怡打了一個電話告訴自己這里的情況然后再讓她幫自己請一個假。李欣怡說她一會正好要去區里開一個會下午有空就來看他。
  給李欣怡打完電話陳天明又給小紅打了電話說自己有點事明天再去學校了讓她幫忙看班。
  陳天明把手機放在旁邊對小寧笑著說道“小寧你再睡一會。
  “我不睡了都九點了我想回去洗過澡換件衣服。”小寧紅著臉說道。自己里面是真空并且感覺全身臟兮兮的。
  “那好你讓彥青開車送你回去。”陳天明點頭頭說道。這樣也好如果小寧老是這樣真空地在這里他自己也不放心還是讓她先回去換衣服。
  “我一會就來。”小寧看了陳天明一眼害羞地說道。現在她越來越依賴陳天明。
  “好。”陳天明說完便叫張彥青送小寧回家。陳天明看著小寧離去便自己坐在床上練起香波功他要把自己的體力盡快恢復過來然后找蔡東風那個混蛋算帳。
  練完香波功陳天明感覺自己全身特別舒服他知道自己那所謂的什么槍傷已經沒有事了。“天明”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陳天明一看是燕姐。
  “姐你來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剛才在上班的時候看到彥青才知道你受了傷原來那個救女朋友中了三槍的人是你啊?”燕姐擔心地說道。剛開始她聽了還覺得感動一個男人為了救自己的女朋友而挨了三槍還一直說要給女朋友先看想不到這個人是陳天明。
  “沒事了姐我又不是第一天受槍傷我身體好現在都沒有什么事了。”陳天明笑了笑燕姐穿著這身醫生服特別好看白白的袖子襯著她那白白的皮膚特別迷人好想摸上一摸。
  而她那脖子上吊著一個聽診器那聽診器正好掛在燕姐那兩座豐滿大山的中間正如平分秋色一般讓人心曠神恬耳目一新。如果她一動那聽診器好像聽診一般一會在這邊大山探聽一會在那邊大山診斷。
  “來讓姐看看。”燕姐不相信她把聽診器放在陳天明的胸口處探聽一下然后輕輕地拆開陳天明手臂上的傷口小心地看著。燕姐知道陳天明的體質與別人不一樣恢復得特別快但她還是不放心要看一下。“姐你好香。”陳天明聞著燕姐身上的體香高興地說道。
  “貧嘴”燕姐白了陳天明一眼嬌艷地說道。
  陳天明一邊傻笑一邊繼續看著燕姐。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因為現在燕姐俯下身子讓他看到了燕姐的領口處他從那領口處往下看看到燕姐那絳紫色的胸罩還有那深深的乳溝讓他下面開始硬了起來。
  “姐你今天戴絳紫色的胸罩啊?”陳天明淫蕩地笑著平時自己沒有覺得胸罩特別好看但是如果扣上了**好像就特別好看了。原來胸罩是因為**而美如果把它放在一邊那它就只是衣服了。
  “流氓”燕姐瞪了陳天明一眼生氣地說道。雖然自己是背對著后面的人并且陳天明說得很小聲但這畢竟是醫院讓她不得不害羞。
  “姐我好長時間沒有和你流氓過了要不你今晚約上麗玲到我那里去大家好好地流氓一下。”陳天明淫蕩地笑著。那天晚上自己玩得有點偷偷摸摸不算是真正的三月如果今天晚上能玩三m的話那就爽了。等劉美琴以后身體好了自己再來一個四那真的是爽到腳趾頭了。
  “你想得美就算我和麗玲去你那你還是當你的廳長不能進房間來。”燕姐向陳天明翻了一個眼球故意地說道。他陳天明想齊人之福自己偏偏就不讓他如愿。
  “姐你就可憐一下我我現在是寂寞難耐獨守空房啊!如果你們不再如我愿的話我真的是不想活了!”陳天明唉聲嘆氣地說道。怎么燕姐現在的立場這么堅定了不就是三嗎?她又不是沒有玩過?
  “好啊你不想活正好不要老是流氓我。還有你不是還救了一個女朋友嗎?你的女人這么多還要姐干什么啊?”燕姐有點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
  “我當然要姐了”陳天明說道。“姐你不要看了我真的是沒有事。”
  “我再看看。”燕姐不依地說道。
  “唉姐我的手真的是沒有事了你看我都可以模到你了。”陳天明邊說邊用受傷的那只手摸了摸燕姐的玉峰。
  “你……”燕姐急忙回過頭看了一下在那邊坐著的陳天明兩個兄弟只見他們只是看著門口沒有看這邊來她才放下心來。燕姐紅著臉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怎么這么不正經啊?讓別人看到多不好。”
  “沒事他們沒有看這里來再說我不是想證明一下我手已經沒有事了嗎?姐你剛才感覺到我摸你那里的力嗎?”陳天明色迷迷地說道。如果不是說在醫院他真想把手放進領口處摸下去好好地模著燕姐的玉峰。
  “哼”燕姐故作生氣地哼了一聲她看著陳天明的手臂真的沒有事了也放下心來。陳天明的體質真的是非常好如果用醫學角來說這已經是奇跡的了。
  “姐你陪我坐坐聊聊天!”陳天明涎著臉說道。
  “不了你沒有事我就放心了我還要值班呢!對了天明那個梁詩曼的傷很重五臟都基本嚴重出血到現在還是暈迷不醒。看來她活不了幾天了。”燕姐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聽燕姐這樣說也緊張了他說道“我一會過去看看姐你忙你的!”陳天明等燕姐走了他叫看著自己的那兩個兄弟休息一下然后便走到隔壁病房看梁詩曼了。
  “老大”小蘇見陳天明來了急忙叫道。
  “小蘇你們也累了我來看一下你們幾個人在那抱◇一下。”陳天明指著那邊的病床說道。小蘇聽陳天明這樣說便和另外兩個兄弟在那邊休息了可能他們也累了一躺下去就睡著了。
  陳天明走到梁詩曼的身邊只見現在的她臉色慘白好像沒有一點血色看著她那緊閉的眼睛估計一直都沒有醒過來。陳天明搭起梁詩曼的手探起脈來過了一會陳天明的臉色凝重了像現在梁詩曼身體的傷可以說是非常嚴重。
  她被蔡東風打了三拳的地方那是內傷現在主要是她的經脈全不通以致造成她身體的血液很難流通哪里再這樣下去梁詩曼過兩天就會死亡。看來蔡東風對梁詩曼下了毒手他想致梁詩曼于死地。
  現在陳天明自己也有點沒有頭緒像梁詩曼這樣的傷是非常難治如果她學過武功自己給她輸入真氣接著她運功療傷慢慢吸收自己真氣的話用真氣把她不通的經脈打通這樣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梁詩曼不會武功自己給她輸入的真氣是沒有多大用處就像一個人不會自己消化東西你把食物放在她的身體里她不會消化一樣是吸收不了就算你放再多的食物也是沒有什么作用的。
  陳天明犯愁了他想了想自己在玄關那里看的那本書好像沒有說到如何幫一個不會武功的人用真氣沖開經脈難道梁詩曼就這樣短命?陳天明越想越不甘自己說過要好好地保護她想不到她竟然又出事了。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想再用真氣先幫梁詩曼穩住心脈只要保住心臟那梁詩曼應該就不會這么快死亡。唉只好先這樣了到時看看還有沒有什么辦法?陳天明默默地想道。
  第三卷第338章一般的朋友
  陳天明運起功力舉出右掌在梁詩曼的氣戶穴上慢慢地輸入真氣他知道這些真氣如果梁詩曼不吸收進自己體內的話就算是輸進再多的真氣也是沒有多大用處的。但是如果不輸入一點梁詩曼就會熬不了幾天。
  輸完真氣的陳天明把手放下過了一會梁詩曼動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睜開眼睛她看了一下陳天明悠悠地說道“天明這是哪?我死了嗎?”現在梁詩曼感覺自己全身疼痛好像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這是醫院你還沒有死。”陳天明說道。不過看梁詩曼現在這樣的情景離死也差不多了。
  “天明我會死嗎?”虛弱的梁詩曼慢慢地說道現在她感覺自己連說話都很困難好像說不了似的。
  “不會你不會死。”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現在梁詩曼求生的意念也是很重要所以就算是騙她自己也是要騙的。
  “真的嗎?為什么我感覺我自己好像很難受說話困難呼吸困難。”梁詩曼有點不相信陳天明的話。
  “真的我沒有騙你我現在幫你叫醫生過來幫你檢查一下。”陳天明邊說邊按了梁詩曼床頭的呼叫鍵。
  “在這醫院一天要多少錢啊?”梁詩曼看了看病房好像這是一個人住的病房有電視空調那邊還有看護人休息的床。她現在的錢不多怕不夠支付。
  “不用多少錢你在這里的錢我幫你出你不要擔心。那邊的兩個人是我的兄弟他們在這里看著你我怕蔡東風還叫人來報復你。”陳天明微微一笑說道。
  “謝謝你天明我以后再還你錢。”梁詩曼感激地說道。現在就算要她自己出可能也不夠錢給。
  “這個以后再說你不要擔心你安心地養病!”陳天明輕聲地說道。
  不一會兒醫生就過來了他檢查了一下梁詩曼的身體然后把陳天明拉到一邊小聲地說道“你是病人的家屬嗎?”陳天明想了想點頭說道“我是病人的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說我可以作主。”
  “病人的情況不那么樂觀一會好一會壞像現在好像又好了一點我們會盡力醫治不過你們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醫生說道。
  “醫生你們一定要救她就算是花再多的錢我也愿意給。”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我知道我們會盡力”醫生點點頭告訴陳天明他再給梁詩曼開點藥盡量控制她惡化的病情。
  陳天明看著醫生出去了他走到梁詩曼身邊問道“詩曼你現在感覺怎樣?”
  “我好像有點困想睡覺。”梁詩曼小聲地說道。
  “那好你睡一會等會醫生會過來幫你打針。”陳天明點點頭然后走到休息床的那邊輕輕地叫醒了一個兄弟然后讓他們輪流值班看著。
  陳天明回到自己的病房無聊地看著電視。沒多久小寧就回未來了看著小寧已經換上她自己的衣服陳天明笑了笑。
  “天明你笑什么啊?”小寧羞澀地地說道。
  “我是笑我有一個這么漂亮的女朋友。”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你今天好像還沒有吃早餐怎么嘴這么甜了?”小寧白了陳天明一眼高興地笑著。聽著自己的男朋友贊自己漂亮有哪個女孩不是高興的?
  “我的嘴甜嗎?不會?你親一下看是不是甜的?”陳天明涎著臉笑著說道。如果小寧能親一下自己的話那就好了。
  “你想得倒美。”小寧瞪了陳天明一眼有點生氣地說道。
  “我當然想得美了只是有人不讓我美。”陳天明失望地說道。
  “好了不和你說了我還要過去看詩曼姐呢?這是我剛才去你公司給你帶來的衣服你到時再換。”小寧邊說邊把一個袋子遞給陳天明。
  陳天明接過一看發現里面是一套衣服連自己的底褲也在天啊不會是小寧幫自己收底褲?
  小寧走后陳天明拿起手機給鐘向亮打了電話。他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鐘向亮本來他是不想說的但他想著有些事情要問鐘向亮于是便告訴鐘向亮。
  “天明你現在傷得怎樣?”鐘向亮關心地問道。
  “沒事了子彈取了出來我也運功療了傷現在已經恢復。
  ”陳天明笑著說道。
  “你能認出那兩個開槍打你的人嗎?”鐘向亮問道。
  “沒有。”陳天明說道。
  “如果梁詩曼死的話蔡東風就脫不了關系我會讓人關注這件事”鐘向亮說道。
  陳天明在心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現在他寧愿梁詩曼沒有事都不想蔡東風因為殺了梁詩曼而有事。反正要對付蔡東風是可以用別的辦法。“對了師兄你能聯系得了大伯嗎?”
  “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一般是一個月就會給我打一次電話上次打的時候才十幾天你找他有事嗎?”鐘向亮問陳天明“我想問問大伯有沒有什么辦法救得了詩曼。”陳天明把梁詩曼現在的情況告訴了鐘向亮希望他能想到辦法救梁詩曼。
  “如果師傅在的話可能會有辦法像這樣情況的病人我也沒有遇到過不過我再找找玄門的一些醫學有關的書看有沒有什么好的辦法。”鐘向亮無奈地說道。
  “那師兄你就快點找找看看有沒有辦法救得了梁詩曼她這次也是因為救小寧才受這么重的傷并且我以前還欠她一份人情。”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好我找到就給你電話不過可能希望渺茫這樣的情況要治好除非是奇跡。”鐘向亮給陳天明打預防針。
  “盡量試試。”陳天明說道。
  掛了鐘向亮的電話陳天明又無聊地看起電視來了小寧剛剛來就過去看梁詩曼唉沒有人陪自己聊天真的是無聊。
  “天明”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在門外叫起。陳天明抬起頭發現是何桃。
  “何桃?怎么是你啊?”陳天明一看到何桃出現在醫院這里奇怪地問道。
  “哼自己住院了給李欣怡打電話都不給我打電話你還好意思說如果不是我今天早上去團委辦公室找你我還不知道你受傷住院了呢?”何桃一邊瞪著陳天明一邊生氣地說道。現在的她好象一個幽怨的小媳婦似的。
  “我不是怕你擔心嘛所以才不給你打電話”陳天明急忙陪著笑臉說道。
  “你的傷怎樣了?”何桃擔心地說道。她一聽陳天明受傷住在醫院剛好上午沒有課她便急忙趕過來看陳天明了。
  “沒……不還有一點事現在還有一點疼。”陳天明本來想說自己沒事的了突然他靈機一動想著這是一個自己和何桃親密的機會自己怎么能放過呢?
  “還有一點疼在哪里啊?”何桃聽陳天明這樣說信以為真急忙問陳天明。
  “是我的臉你幫我吹一下如果吹一吹可能就不疼了。”陳天明故作痛苦的樣子為了引得美女的關心自己演一下戲又何妨呢?
  “你的臉受傷了?怎么沒有看到什么傷痕啊?”何桃湊近自己
  的身子仔細地看著陳天明的臉她發現陳天明的臉好像沒有什么地方受傷。
  “我這受的是內傷不是外傷你看不到。”陳天明想了想又圓滑地解釋著。
  何桃聽陳天明這樣說只好輕輕地幫陳天明吹了一下臉“天明怎么樣?你的臉還疼嗎?”
  陳天明聞著何桃身上的幽香深深地吸了一下鼻子在心里舒服地叫了一聲爽。他再偷偷地看了一下何桃的tt恤雖然她穿的是圓領但因為她半俯身子陳天明還是能看到一點那是粉紅色的胸罩可惜的是自己角擺得不夠好不能看到何桃的乳溝。
  “天明我在問你呢?”何桃見陳天明不回答自己的話生氣地說道。
  “不疼不疼了”陳天明急忙回答道。“剛才我還是挺疼的但經過你這一吹現在好多了如果你能親一下我臉的話我估計會馬上親到病除永無后患!”陳天明對何桃淫蕩地笑著。
  “你……你這個流氓!”何桃終于知道這是陳天明故意想占自己便宜她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生氣地說道。
  “對了何桃你不是說有事找我嗎?什么事啊?”陳天明突然想起何桃剛才說有事找自己不由地問道。
  “是我爸爸說你什么時候有空來我家吃飯。”何桃紅著臉小聲地說道。本來她想讓陳天明今天晚上去自己家吃飯的可誰知道陳天明現在卻出事了。
  “噢沒有問題我找個時間再去你家和你好好地聊聊。”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喂是我爸找你聊不是我找你聊你不要弄錯了。”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
  “一樣一樣。”陳天明打著哈哈笑著。
  “對了天明你到底是怎么受傷的?李欣怡說你救一個朋友受傷而我到醫院問值班室你的病房在哪里時她們說你是為了救自己女朋友而受傷的?”何桃奇怪地問道難道陳天明又惹上了什么女人?想到這里何桃的心里開始疑惑了。
  “這這只是一般的朋友。”陳天明一聽何桃這樣問心里可急了。如果讓何桃知道自己是救小寧而受傷的話那問題就大了。自己才剛剛取得的一點成績可能就會功虧一簣了!
  第三卷第339章蓄意謀殺
  “一般朋友?”何桃不相信。
  “真的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陳天明心虛地說道。反正何桃不認識小寧自己現在這里說一下假話又何妨呢?突然陳天明想到小寧就在這里她是去梁詩曼那邊一會就回來他的心就撲撲地抱了。
  何桃聽陳天明這樣說好像心里有點受用紅著臉嬌羞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何桃你吃飯了嗎?”陳天明說道。現在他只想何桃快點走千萬不要讓何桃和小寧相見要不麻煩就大了。
  “我還沒有吃飯。”何桃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快點回去吃不要把你餓壞了我會心疼的。”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何桃看著陳天明的著急樣還以為是陳天明怕餓壞了自己而著急她的心里非常受用。她甜甜一笑說道“天明你不要為我擔心我不餓我想再陪陪你。”說完她的小臉又紅了。
  什么?陳天明聽到何桃這樣說覺得自己快要暈了何桃這樣不是會要;自己的小命嗎?怎么她的肚子就不餓呢?
  “何桃你再想想你還有沒有什么事情要做的?我可不想你因為我耽誤了你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的心會不安的。”陳天明越來越著急有點坐立不安了。
  “我沒有什么事情天明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幫你叫醫生?”何桃看著陳天明現在的樣子有點擔心。
  “不不是”陳天明搖了搖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現在自己怎么辦好呢?
  “天明你想吃什么?我一會下去買飯。”小寧興高采烈地沖進陳天明的病房。
  完了現在火星要撞地球了!陳天明看著沖進來的小寧自己在心里慘叫著。
  何桃抬頭一看小寧她被小寧的漂亮驚呆了一會“你就是陳天明昨晚救的人?”何桃問小寧。
  “是”小寧點點頭微微一笑。
  “你是他什么人?女朋友?”何桃冷冷地說道。剛才聽小寧叫陳天明的那親密勁估計他們不是一般朋友這么簡單。
  “恩!”小寧紅著臉點點頭小寧還以為是陳天明告訴何桃的所以她害羞地低下頭不敢看何桃。
  陳天明一聽小寧的回答差點暈了過去。現在他真想自己真的暈了過去什么也不知道這樣的場面太恐怖了。
  “陳天明!”何桃轉過身子對著陳天明大叫了一聲。原來一切都是陳天明騙她的怪不得讓她快點走剛才的關心都是假的。
  “我我……”陳天明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才好。
  “你自己有了美琴還在外面拈花惹草你是不是人啊?”何桃指著陳天明的鼻子傷心地說道。好像是陳天明背著她在外面拈花惹草似的。本來她想著陳天明有他的那個表姐和劉美琴就算了自己的心里感覺還勉強慢慢地接受但是現在陳天明又在外面惹了別的女人這讓她的心里怎么能接受得了啊?
  陳天明沒有說話。
  “陳天明你是一個混蛋!”何桃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后便唔看臉跑了出去。
  “天明剛才那個是你女朋友嗎?”小寧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失望地地說道。
  “算是”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那剛才她說美琴是誰呢?是你的另一個女朋友?”小寧繼續問道。
  “是的。”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你到底有幾個女朋友?”小寧傷心地說道。
  “好像還有兩個。”陳天明心虛地說道。
  “什么?”小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來陳天明還有這么多女朋友。“那你為什么還要來招惹我?”
  陳天明看著小寧深情地說道“小寧因為我喜歡你自從看到你第一眼開始我敢喜歡上了你。”
  小寧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慢慢地走了出去。
  陳天明見小寧要走著急地跳下床抱著小寧說道“小寧你要去哪里?”
  “我去詩曼姐那邊我要看著她”小寧茫然地搖著頭說道。
  “你還在生我的氣嗎?”陳天明問小寧。
  “我不知道我現在的大腦好亂你讓我想想。”小寧搖著頭說道。現在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做她剛剛發現自己已經很喜歡陳天明可現在她又發現陳天明有幾個女朋友。
  陳天明看著小寧那傷心離去的樣子他自己也非常心疼。唉自己也沒有辦法誰叫自己喜歡她不想放手呢!
  陳天明正想回到病床上突然門外走進了兩個人。陳天明定睛一看原來是今天早上來過的那兩個女警察。
  “怎么了兩位美女又有什么事情嗎?”陳天明看著那冷冷的什么隊長笑著說道。
  90美女看到陳天明那好像嘻皮笑臉的樣子心里更是生氣自從她一進來看到陳天明和小寧在病床上睡著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越看陳天明越不順眼。“是我們是找你有事剛才我已經找了負責醫治你的醫生他說他幫你檢查過了你的傷已經沒有什么大礙可以跟我們回公安局。”
  “跟你回公安局?為什么?我剛才不是跟你們說得很清楚了嗎?你們還有什么不明白?”陳天明一臉的茫然。
  “我們是有點不明白你為什么要殺死蔡東風?”90美女不屑地看著陳天明為了自己的女人而殺人而且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還在病床上鬼混。這樣的人如果不讓法律好好她制裁那就沒有天理了。
  “什么?蔡東風被人殺死了?!”陳天明大驚失色自己都沒有動手殺他是誰幫自己殺了他?林國他們?不會他們如果干了應該跟自己說的再說他們都沒有到蔡東風的別墅。
  后來不是來了倆個人幫蔡東風殺自己嗎?怎么后來蔡東風被人殺死了?難道那倆個人不是蔡東風的人?但為什么又要殺自己呢?陳天明想了想還是想不明白。
  “陳天明你裝得挺像的可惜你快要被判刑了要不讓你去演戲還是可以的。”90女人也笑著。
  “我說了我當時沒有殺蔡東風我只是把他打傷那樣的內傷是不會要他的命不會是他的身體很差就那么一打就死?”陳天明說道。
  “不是蔡東風是先被人用刀割斷手腳的經脈接著再割下面男人的東西然后再被割斷喉嚨死的作案手段非常殘忍可見殺蔡東風的人是和他有深仇大恨要不是不會這樣對付他的。”90美女說道。
  “那不關我的事情我沒有帶刀去再說當時我走的時候我女朋友小寧也在身邊她是可以作證的。”陳天明說道。m的這樣殺蔡東風的手法正是自己曾經想過的可是到底是誰幫自己干掉蔡東風呢?
  “單是靠你女朋友所說并不一定是可信有可能你當時殺了蔡東風你女朋友見你是為了她而幫你隱瞞了事實。”90美女說得頭頭是道好像蠻有道理。
  “我沒有殺蔡東風。”陳天明說道。
  “有人打匿名電話到公安局舉報說你和蔡東風本來就有仇是你殺了蔡東風。”90美女說道。能夠那樣殺蔡東風的人一定是7個心里變態的人而她看陳天明好像覺得陳天明有點像那樣的人。
  “一個匿名電話你們就相信而有人證你們卻不相信這還有沒有天理啊?如果有一天有人打電話到公安局說你喜歡我那你們也相信的了。”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你說什么?你說誰喜歡你?”90美女見陳天明調戲自己她生氣地掏出手槍指著陳天明的腦袋說道。
  “喂你可要拿好槍不要走火啊!”陳天明小聲地說道。他見這個警察好像有點情緒激動自己還是不要惹她了如果她一個生氣對著自己的腦袋開一槍的話那自己可能就要馬上去見閻羅王了。
  “隊長”那個80美女在旁邊輕輕地叫著90美女。
  90美女生氣地把自己的槍收好然后對80美女說道“曉麗你把他拷起來然后叫上那個小寧一起回公安局問話。”
  “你們憑什么抓我?”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你現在被懷疑蓄意謀殺蔡東風所以你跟我們到公安局去協助調查。”90美女陰陰地笑著。這個陳天明竟然敢調戲自己等他到警察局自己就會讓他慢慢地嘗到苦頭。
  這時張彥青他們見這兩個女警察要抓陳天明都馬上圍了過來“老大要不要我把她們打暈?”
  “你敢?”那個叫曉麗的80美女見張彥青想動手她怒視著張彥青。
  “我有什么不敢?誰敢抓我老大我就跟她注完。”張彥青擋在80美女的面前大聲地說道。
  這時在旁邊病房的小蘇他們也收到消息趕了過來一下子陳天明的這病房就圍上了幾個人。
  90美女見陳天明的手下想向自己動粗她生氣地又拔出手槍指著小蘇他們說道“你們是不是想襲警?如果你們再不讓開我就開槍了!”
  “彥青你們不要動手我們是講理的既然蔡東風已經被人殺了有人懷疑我那我就去公安局說清楚。”陳天明對張彥青他們說道。他知道雖然張彥青和小蘇現在的功力可以躲得過子彈但是如果這樣鬧下去的話可能自己真的說不清楚了反正自己又沒有殺蔡東風怕什么?
  “什么?蔡東風被殺了?”小寧也剛剛走進來聽到陳天明說蔡東風被人殺了她也不由地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