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310 -第319章

第三卷第30章我們是一對鴛鴦
  “是啊封海涯他是蔡東風的手下特別兇那天還打了一個女職員。”小寧點點頭說道。
  “那你不要再和他們在一起了”陳天明擔心地說道。
  “不會了我不會再去找他們我現在可是見了他們就躲。”小寧搖了搖頭說道。
  “那就好不要說他們了你快點吃。”陳天明又給小寧挾菜。
  在他們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陳天明突然站了起來對小寧說道“小寧我去去洗手間。”說完便走了出去。
  陳天明走到柜臺把錢付了然后又回來了。“小寧今天的飯好嗎?”陳天明問小寧。雖然以前自己和小寧吃過飯但是這樣的兩人世界還是第一次所以陳天明今天非常高興。
  “好吃我都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小寧笑著說道。當然了她今天吃的可是鮑魚魚翅燕窩怎么會不好吃呢?
  “好吃就行我看著你吃得這么開心我也開心。”陳天明高興地笑著。
  小寧看她和陳天明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她想把帳結了于是問陳天明“天明你吃飽了嗎?”
  “我吃飽了。”陳天明說道。
  “服務員買單。”小寧邊拿出自己的錢包邊對那邊的服務員說道。
  那服務員走了過來對小寧微微一笑說道“小姐單已經讓這個先生買了。”服務員邊說邊看著陳天明。
  “你你怎么把單買了不是說我請嗎?”小寧埋怨著陳天明“你說剛才那飯錢是多少我還你。”
  陳天明笑了笑對小寧說道“小寧這飯還是讓我請讓你一個女人請我吃飯我的面子往哪擱啊?”
  “不行都說這頓飯是我請要我出錢。”小寧堅決她搖著頭。
  “唉我的錢不也是你的錢嘛一樣的啊。”陳天明嘻皮笑臉地說道。只要以后小寧是自己的人那自己的錢不就是她的她的錢不就是自己的嗎?
  “你怎么這樣說啊?”小寧說道突然小寧想了想聽出了陳天明所說的意思她紅著臉白了陳天明一眼“什么你的錢是我的錢?”
  “小寧你還不知道我對你的心意嗎?以前你誤會我現在你應該明白我對你的心了!”陳天明含情脈脈地看著小寧表明著自己對她的喜歡。
  “你你……”小寧本來還想說陳天明幾句的但是當她看到陳天明那含情脈脈的眼睛她就害羞地低下了頭不敢看陳天明了。
  “一直以來我都是在做夢夢到我和你在一起高興地吃著飯當我醒來時發現是夢的時候我是多么地傷心啊!”陳天明深情地說著。“所以現在當我和你吃飯我一直在懷疑這是夢我不敢相信我能和你在一起啊!”
  陳天明說得也是真的在這么多女孩面前他最喜歡的就是小寧因為小寧在這么多女孩里面是最漂亮的并且她又是對自己最兇的所以這讓陳天明更加喜歡上小寧連作夢的時候都經常夢到和小寧在一起。
  “你怎么這么傻啊?”小寧聽著陳天明所說的話有點感動了。
  “是啊我也經常對自己說不要這么傻了小寧怎么會喜歡上我呢?人家可是白天鵝我只是一個賴蛤蟆蛤蟆怎么能吃得上天鵝的肉呢?”陳天明故作痛心地說道。他就是要故意這樣說讓小寧感動然后喜歡上自己。
  “我不是白天鵝你也不是賴蛤蟆。”小寧搖著頭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一聽繼續故作茫然地說道“那我們是什么啊?難道我們是一對鴛鴦?”他說完還一付恍然大悟的樣子。
  “去你的誰和你是一對鴛鴦。”小寧聽陳天明這樣說小臉馬上紅了起來她啐了陳天明一口。
  “鴛鴦一般是比較般配的也可以說才女貌的。”陳天明解釋著。
  “誰和你般。?”小寧見陳天明越說越露骨更加生氣了。不過她現在雖然說是生氣但也只是表面上的生氣她的心里好象有一點甜絲絲的感覺為什么這樣她就不知道了。
  “走我一會還要回學校呢!這樣改天我們再找個時間約個地方好好地討論一下我們是什么好不好?”陳天明涎著笑臉討好著小寧。
  “我說過要請你吃飯的我要給你飯錢。”小寧不依地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我是不會要你錢的這樣找個時間你做一頓飯給我吃好不好?我租的房子有廚房可以煮飯的。”想著如果小寧幫自己做飯還做什么鴛鴦飯的話那就是爽歪歪了。
  “我我不大會做飯我在家里都沒有什么做過飯好像只是做過一兩次。”小寧聽陳天明這樣說為難地說道。
  “那就是說你以前做過了做過就好反正是你做的我都喜歡吃。”陳天明高興地說道。能吃上小寧做的飯就算小寧做的是毒藥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絕不皺一下眉頭而吃下去的。
  小寧看著陳天明那神情心里突然起了一陣蕩漾“你你真的喜歡我做的飯菜?”說完她的臉好像又有點紅了。
  “喜歡我怎么會不喜歡呢?我騙你我是小狗。”陳天明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說道。
  “那那好不過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做過了我明天買本烹調書看看然后試著給你做兩個菜我過幾天再給你做行嗎?”小寧問著陳天明。
  “行怎么不行呢?小寧你也不要太在意我是一個比較隨便的人一般的飯菜我都吃得很香的。”陳天明怕小寧打退堂鼓自己的鴛鴦飯就沒有了于是他急忙為小寧打預防針。
  “我會努力做得好吃的。”小寧紅著臉說道現在的她好像一個要為自己丈夫做飯的小媳婦似的有點緊張。
  “那好我送你回去。”陳天明站了起來對小寧說道。
  “嗯”小寧輕輕地點點頭然后與陳天明出去了。這時在酒店的另一邊突然站起了一個長頭發的男人他對身邊的一個人說了幾句話后那個人就跟著陳天明他們出去了。然后長發男人又拿起了手機好像給誰打電話似的。
  這長發的男人就是葉大偉的手下長毛。
  ——————————————
  陳天明送小寧回去后就走到一個無人的地方給鐘向亮打電話。
  “師兄我是天明你吃午飯了嗎?”
  “我吃了你呢?”鐘向亮說道。
  “我剛吃師兄我想和你說一件事。”陳天明看了看四周小聲地說道。“你說。”
  “是這樣的我們發現蔡東風的手下封海涯和蔡東風走得很近他還是蔡東風公司的副總可能他知道毒品在哪里?”陳天明說道。
  “封海涯?這個人我知道他也是和蔡東風一起干盡壞事的人不過我們沒有證據抓他而已。”鐘向亮可惜地說道。
  “我想向他下手畢竟他只是蔡東風的一個手下出事也不大惹人注意。”陳天明說道這是他今天要給鐘向亮打電話的口的蔡東風是一個比較狡猾的人林國跟了他這么長的時間都沒有發現他什么看來只有用另一種方法來切入。
  過了一會鐘向亮的聲音才又響起可能他也在思考“好這樣也行沒有證據我們動不了封海涯但不代表你們動不了反正你們做得干凈利落沒有人知道就行這樣的社會敗類留在社會上一天就是殘害社會一天。”鐘向亮堅定地說道。
  “好師兄有你這樣的話我就知道怎么做了我現在就給阿國打電話讓他派人盯著封海涯如果發現他落單我們就把他抓起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反正保全公司的六樓有兩間是拘禁室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那好你們要注意一點有什么新的情況第一時間通知我。”鐘向亮說道。
  “知道了再見師兄。”陳天明掛了電話后又給林國打了電話安排一下對封海涯的跟蹤。
  ——————
  放學了陳天明一個人走在校園的小道上今天好像要下雨似的所以沒有那么熱。九中是一個有幾千人的學校校園特別大如果住在學校的話平時吃完飯在這校園里散散步步也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
  走到校道拐彎處的時候陳天明突然聽到前面有人在爭吵著他定睛一看發現前面有兩個人都是他認識的是那像母豬的小珠老師和吳青。
  “我說了我今天晚上沒有空你不要老纏著我好不好?”吳青著急地對小珠老師說道這段時間小珠老師一直在纏著他以致讓全級乃至全校的老師都知道小珠老師在追他害得他現在想請學校別的女老師出去吃飯人家都不肯去。
  “我纏著你?是誰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叫我去吃飯的哪次吃飯不是我請你的?”小珠老師越說越生氣她好像氣得那手臂上的肌肉都快要跳出來似的。
  “我我那不是心情不好嘛所以你就不要老想著以前的事情了。”吳青是一個特別愛占便宜的人他見小珠老師和他出去的時候老是搶著付錢所以他無聊的時候也就約她了。
  “你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可以找我那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為什么不能找你啊?”小珠老師兩手插腰那臉上的肉好像因為生氣都要橫在一起了。
  第三卷第3章乘人之危
  吳青見小珠老師好像生氣了他有點害怕地說道“不我我哪是這個意思啊我我這不是有事嗎?”
  “你有什么事啊?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請別的女老師吃飯?”小珠老師越說越生氣她想著自己出錢請吳青吃飯他吳青出錢請別的女老師吃飯這怎么不讓她生氣呢?再說吳青從來都沒有請她吃過飯。
  “誰誰說的沒有這事。”吳青心虛地說道。自己請別的女老師的事情是誰告訴小珠的?自己都是等小珠不在辦公室的時候才對別的女老師說的。
  “嘿嘿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吳青我告訴你你如果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小珠捏著自己的大拳頭在吳青的小臉面前晃著好像如果吳青一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她就要把吳青打成肉餅似的。
  “你你怎么這樣說話啊”吳青害怕地說道。這個小珠是體育老師力氣又大聽別人說好像還練過什么武功自己哪是她的對手啊?這樣的女人如果自己跟她在一起的話那自己就算沒有“氣管嚴”也會很快有的了。
  “我不這樣說話應該怎樣說話啊?吳青。”小珠突然小聲溫柔起來那嗲聲嗲氣的樣子讓吳青猛地打了一個冷顫。小珠的這溫柔哪像是溫柔簡直就像一個人想放屁放不出來似的。
  “我有事先走了”吳青看著小珠說道面前的小珠太令他害怕了她兇起來的時候讓自己害怕溫柔的時候一樣也讓自己害怕如果自己再不逃的話恐怕自己就會怕死在當場了。
  “不行你不能走。”小珠見吳青要走急忙拉住吳青的手然后往自己這邊一帶。”嘭”的一聲吳青的腦袋撞在了小珠的胸部上。不過估計吳青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因為雖然小珠老師個子比較大但是她的胸部卻一點也不大好像一個飛機場似的竟然沒有看到什么**。
  吳青摸著自己有點疼的腦袋對小珠老師說道“小珠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我真的有事啊!”其實吳青哪有什么事只不過是他不想和小珠老師在一起而已。
  “那你說你有什么事?你可不要騙我!”小珠老師盯著吳青惡狠狠地說道好像如果她一發現吳青說假話的話就要折了吳青的骨頭似的。
  “我我……”吳青一邊轉著眼睛一邊想著他在想用什么辦法既可以擺脫小珠老師又不讓她懷疑。
  陳天明看到吳青現在的神情覺得非常好笑他吳青也有這樣的一天一個吹水不要命臉皮厚得連子彈都打不進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會這么怕小珠老師。看來自己是要幫一下他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走了上去“吳青你在這里啊?你讓我好找。”
  “天明你找我?”吳青奇怪地對陳天明說道。
  “是啊你不是說今天晚上要請我吃飯嗎?”陳天明說完就拼命地向吳青眨著眼睛向他暗示著。
  “請你吃飯?!”吳青好像有點生氣了自己什么時候說過要請他陳天明吃飯啊?當他看到陳天明向他使眼色然后又看小珠老師的時候他明白了。他急忙地對陳天明點著頭說道“是我今天晚上要請你吃飯。”
  “我還以為你想賴皮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哪會賴皮啊?”吳青發現自己的救命草出現了怎么會不抓著不放呢?他轉過頭對小珠老師神氣地說道“小珠你聽到了沒有?我今晚要請天明吃飯而不是請什么女老師吃飯你不要無中生有啊!”說完吳青感激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現在他說話的底氣非常足了。
  “噢小珠老師你也在啊?”陳天明好像現在才發現小珠老師的存在似的驚訝地叫著。
  “是啊陳老師今天晚上你和我的吳青吃飯啊?”小珠老師半信半疑地問著陳天明她現在已經把吳青當成是她的歸屬品了唉可憐的吳青看來這輩子都是逃不了小珠老師的“魔掌”了!
  “是啊你不相信我嗎?”陳天明大聲地說道。
  “我我相信你。”小珠老師說道。
  “你不信可以問吳青的吳青你今天晚上是請我吃飯嗎?”陳天明問吳青。
  “是是的。”無奈的吳青只好點著頭如果自己說不是的話那小珠一定是不會放過自己的與其那樣不如先說請陳天明吃飯。再說只要等小珠一走他就馬上開溜不管陳天明了。嘿嘿要讓自己請他陳天明吃飯沒門!
  陳天明看著吳青那轉來轉去的神情知道他又在想別的壞事情。“小珠老師如果你不相信的話那你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反正是吳青請你們倆個人都不分彼此的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小珠老師一直很感激陳天明如果不是那天陳天明為她指點迷津她還不知道吳青喜歡自己呢?所以當她現在聽陳天明這樣說忙點著頭說道“是的我和你們一起去吃飯。”
  “什么?你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吳青大驚失色地叫了起來如果小珠和他們一起去吃飯的話那自己剛才的計劃就要全落空了。再說與其現在自己請陳天明和小珠吃飯不如自己請小珠吃飯得了這樣還能省下一點錢。
  “是啊難道不行嗎?”小珠老師見吳青好像非常不樂意于是她瞪了吳青一眼狠狠地說道。
  “行怎么不行啊?”吳青苦著臉說道。現在就算他想只請小珠也不行了因為剛才他都跟小珠說他也請陳天明了。
  “那我們去吃飯吳青去哪間啊?反正是你請客你就定主意!”陳天明笑著說道今天晚上有免費的晚餐真的是要好好地大吃一頓啊!
  吳青后來帶著陳天明和小珠去了學校門前附近的那間上次陳天明請客的飯館好像還是以前那間包廂房。
  “服務員過來點菜”吳青一進包廂房就著急地嚷著要點菜。其實他想自己點菜把損失控制到最低。
  服務員過來了吳青看了一會餐牌后便點了菜接著叫服務員快點上。
  當服務員經過自己的身邊時陳天明叫住了服務員“小姐讓我看看點了什么好菜?”說完陳天明就拿過了菜單看了起來。一看他就生氣了吳青點的竟然是三菜一湯湯是平常的湯這菜就是名符其實的菜一點肉也沒有這不是叫他們吃素嗎?上次他可是在玄門那里吃了一個月的素菜他才不想吃素呢!
  “小珠老師你看看這菜一點肉也沒有你如果經常吃這樣的菜的話你就會營養不良不好看的了。”陳天明違心地說道。像小珠老師這樣的身材就是要天天吃素好好地減一下肥才行。
  小珠老師一聽陳天明說吃這些她會不好看著急地問陳天明“那你說我應該吃什么呢?”
  陳天明裝模作樣地想了想然后才說道“我覺得還是吃點清水**不油膩但營養特別好。”
  “好就按你說的辦。”小珠老師點點頭說道。
  “小姐幫我再加一只清水雞。”陳天明對服務員笑著說道。
  “什么?一只清水雞?”吳青怕得站了起來說道。他陳天明這不是擺明報復嗎?上次自己點了他的一只消水雞現在他點自己的
  “是啊難道你想小珠老師營養不良?”陳天明反問著吳青。
  “不不是。”吳青看著旁邊小珠那要殺人的眼光拼命地搖著自己的小腦袋說道他陳天明這不是要陷自己于兄了◇嗎?現在他怕小珠哪敢得罪小珠啊?
  “還是我的吳青對我好”小珠聽著吳青說不是高興地拍著她那大手掌“服務員就點一只清水雞快點給我們上。”
  小珠大聲地說道。菜上來了眼疾手快的陳天明馬上就撕了一個大雞腿塞在自己的嘴里咬著。而吳青見陳天明已經撕了一個雞腿他也不甘示弱地撕了一個雞腿準備放在自己的嘴里。
  “吳青”小珠一邊大聲地叫著吳青一邊看著他手上的雞腿。聽陳天明說這清水雞是營養的東西特別是陳天明吃著那個雞腿好像很香的樣子她就特別想吃雞腿了。
  “我我知道我這不是正撕下雞腿給你嗎?”吳青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后討好地對小珠笑著。
  “唉還是我的吳青對我好我不想感動也不行啊這樣吳青這個雞腿我吃一半你吃一半女士優先我先吃一會再給你吃。”小珠老師高興地說道。
  “不要了!”吳青看著小珠的大嘴咬著那雞腿嘴角還有一些雞油什么的他就有一點想吐的感覺所以一會他哪還吃得下那一半雞腿啊?
  “沒事你對我好我也會對你好的。”小珠老師因為咬著雞腿所以說話也說得不是很清楚。
  陳天明很快就吃了一個雞腿接著他又開始撕雞上面的翅膀了那個地方也挺好吃的。“吳青你的肉挺好吃的!”陳天明邊咬著雞翅膀邊對吳青說道。
  “是嗎?好吃嗎?”吳青高興地說道他還沒有聽出陳天明剛才的話里有語病他想了一想“什么啊?你說什么啊?什么我的肉好吃你現在吃的是雞肉不是我的肉!”吳青生氣地說道他終于聽出陳天明話里的意思了。
  第三卷第32章設計逼供
  陳天明笑了笑對吳青說道“一樣的一樣的這雞肉是你請我們吃的你出的錢買的肉那這肉就是你的了你的肉。呵呵!”陳天明邊說邊吃著雞翅膀上次自己吃自己出錢的清水雞都沒有這次的香唉別人請的清水雞就是不一樣!
  “吳青這一半雞腿給你吃。”小珠老師把自己吃剩下的那一半雞腿送到吳青的面前粗聲地說道。
  “給給我吃?”吳青呆了這一半雞腿可是小珠吃過的那里有她的口水自己怎么敢吃啊?
  “是啊你看我對你多好你也要對我好噢!”小珠老師大臉一紅害羞地低下了頭。
  陳天明見狀不忘時機地在旁邊煽著火“小珠老師你對吳青太好了都讓我感動了唉以后我的女朋友有你這樣對我的話那就太好了。”
  “會有的陳老師。”小珠老師笑著說道。
  “對了吳青你怎么不吃雞腿啊?”陳天明見吳青還是拿著那半個雞腿沒有吃奇怪地問吳青這樣的鴛鴦雞腿他吳青怎么不吃呢?這樣太對不起人家小珠老師的一番好心了。
  “對啊吳青你快吃!”小珠老師還以為吳青害羞不敢吃于是她大聲地吆喝著吳青叫他快點吃。
  “我我就吃。”吳青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無奈地輕輕、慢慢地咬著那半個雞腿看他現在的模樣好像是在吃著什么毒藥似的。
  陳天明吃飽喝足了他用紙巾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覺得現在自己還是要安慰一下吳青了于是他對吳青說道“吳青你現在吃雞腿的樣子好像有點瀟灑有點帥。”
  “是嗎?你也這樣認為啊?”吳青聽陳天明這樣說可高興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吳青就特別是這樣。
  “是啊你長得帥小珠老師長得可愛你們可真是天設一雙地造一對啊!你說是嗎?小珠老師!”陳天明故意轉過身問小珠老師。
  “是是”小珠老師拼命地點著頭他陳天明說這樣的話太合自己的心思了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她也覺得自己和吳青很般配。
  “咳咳咳……”吳青好像被什么咽到喉嚨似的并且在咳嗽。
  “你啊你我知道你喜歡吃但你也不要這么急嘛你慢慢吃啊!”小珠老師一邊輕輕地拍著吳青的后背一邊心疼地說道。
  “唉看來我還在這里的話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電燈泡了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陳天明說完便站起身準備要走。
  “你你不要走”吳青見陳天明要走想著自己和小珠兩個人孤男寡女地在包廂房里他的心里就更害怕了。
  “我知道你害羞沒事的人家小珠老師也是喜歡你的你不要怕嘛。”陳天明故意向吳青使了一個眼色然后就走了出去。反正他們都是成年人至于以后怎么發展。那就要看他們的了。
  陳天明出了飯館看看時間已經快是點了現在街上已經燈火通明想不到今天晚上吃了這頓飯用了挺長的時間。
  “鈴鈴鈐”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把手機拿了出來一看是林國打過來的。
  “阿國”陳天明接通了手機說道。
  “老大那牙齒已經在我們這里了我們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沒有被人發現。”林國小聲地說道他所說的牙齒就是封海涯看來林國他們已經抓到了封海涯。
  “好你們先問問他有關的事情我馬上就回去”陳天明說完便馬上掛了手機然后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急忙往保全公司趕去。
  到了公司陳天明就上了二樓發現小蘇在那里等著。“小蘇事情怎樣了?”陳天明著急地問道。希望林國能在封海涯的嘴里問出毒品在哪里特別是要盡快問出來如果蔡東風知道封海涯不見了那可能就會把毒品轉移了。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現在只有偷偷地打著草盡快抓到蛇了。
  陳天明想到這里掏出手機給鐘向亮打了電話“師兄那個封海涯我們已經偷偷地弄回來了現在阿國正在審問他。”
  “好盡快審問他這樣的人你們不要對他客氣反正留他在這社會里也是一個禍害你們想怎樣就怎樣。”鐘向亮的意思已經說明白了讓陳天明大膽地對付封海涯就算是要了封海涯的命他們那邊也是默認幫陳天明他們承擔以后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們盡快讓他說出毒品的下落。”陳天明掛了手機便讓小蘇給他拿來自己的面罩然后上了六樓。
  陳天明一到六樓上面的張彥青看到陳天明來了急忙叫著“老大你回來了。”
  “是的事情怎樣了?”陳天明問張彥青。
  “國哥正在里面審不過這封海涯的嘴好像挺硬不肯說。他今天晚上是自己一個人偷偷到夜總會里玩然后被我們抓了回來的。”張彥青對陳天明說道。
  “最好是今天晚上能在封海涯的嘴里問出毒品在哪里時間太久會讓蔡東風他們起疑的。”陳天明邊想邊說道。突然他靈機一動“你在這里看著我進去看一看你一會再進來。”陳天明說完便在張彥青的耳朵邊小聲地說著什么。
  陳天明一進去就發現林國和兩個兄弟正在審著一個男人看來他就是封海涯了。
  “你m的你說不說封海涯不說我就弄死你。”林國狠狠地打了一拳在封海涯的肚子上如果不是要問毒品的消息他真想打死封海涯他倒要看看是封海涯的嘴硬還是骨頭硬。
  “你打啊打死我啊我說了我不知道什么毒品。”封海涯也大聲地對林國說道。他也看到林國是為了想得到毒品的消息不敢怎樣殺死自己所以他死咬著不說那自己的命就還在現在他還抱著希望希望蔡東風明天發現自己不見了會來找自己。
  因為今天晚上蔡東風讓魔王派去j縣處理一件事情不在m市所以他才偷偷地跑了出來到夜總會找小姐可誰知道剛開車到夜總會的停車場一下車自己就被一伙蒙面的人抓住并把他打暈了。他醒來后就發現自己被綁在這里了。
  “阿國他說了嗎?”陳天明走到林國的旁邊問道。
  “老大你回來了封海涯還沒有說”林國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反正我們今天晚上抓了幾個蔡東風的手下只要有一個人說了就行剛才上頭已經打電話跟我說了說誰先說的就留那個人一條命其它的全都干掉。”陳天明邊說邊用手掌做了一個砍頭的姿勢。
  “抓了幾個……”林國蒙了他們今天晚上不是只抓了封海涯嗎?怎么抓了幾個蔡東風的手下呢?當他看到陳天明對他使了一個眼色后他就明白了是陳天明故意這樣說的。“好我明白了老大希望那邊的兄弟能問出毒品的下落讓我好好地弄死這個封海涯他m的我看他就不順眼真的想弄死他。”說完林國一付非常氣憤的樣子。
  “阿國你不要生氣沒有辦法如果問不出什么毒品下落的話你是不能對他怎樣的因為上頭已經說了要知道毒品的下落但是如果有別人說了那這個封海涯就隨你怎樣處置都行?你是先挖他的眼睛還是先割他的小。都行你的手段都是那樣的了慢慢地弄死對方讓他生不如死。不過我們要等啊等出毒品的下落。”陳天明故意語重心長她抱育著林國。
  “我知道了老大。”林國知道陳天明在演著戲至于是什么戲他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也不管配合老大就行了。
  封海涯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陳天明說的話非常有道理他是非常認同的如果這伙人不知道毒品下落的話那他們是不敢對自己怎樣的但是他們還抓了別的兄弟就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說了。想到這里封海涯就在心里啊彌陀佛希望那些被抓的人死頂千萬不要說出來。
  “老大那個人說出毒品的下落了。”張彥青突然從外面沖了進來興高采烈地對陳天明說道。現在張彥青的臉上全寫滿了兩個字那就是“高興”。
  “太好了阿國這個人就交給你了隨便你怎么慢慢地弄死他但是你要先把他的口封住不要讓他的慘叫出來那樣就吵死人了。”陳天明一邊向林國使了一個眼色一邊高興地說道好象當他聽到張彥青說有人供出毒品的下落時他就一直這么高興了。
  “我知道了老大我會先把封海涯的嘴用膠布粘住然后割他的**再給他的傷口處撒上一點鹽。過了半個小時后當他嘗完了這種享受后我再慢慢地割他大腿每割一處就放一點鹽當在他身上割完30道傷口時我再把他的眼睛挖掉。估計這樣再過幾個小時封海涯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了!”林國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對封海涯非常興奮地笑著。
  現在林國的表情就好像一個變態的惡魔一樣那陰陰的笑容如一把利刀插進了封海涯的心臟。林國慢慢地把自己的衣袖卷了起來然后在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把鋒利的小刀看著小刀鋒口處的白光應該是非常非常的鋒利了。
  第三卷第33章我什么都說
  封海涯看見林國準備向自己動手急忙說道“別別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全告訴你們你們不要殺我。”現在的封海涯害怕了剛才嘴硬的他知道有人告密后自己在這伙人的眼里已經沒有價值了要殺掉他的時候他急忙想招供了。
  林國故意一臉的不以為然“哈哈封海涯你說得太遲了我們老大剛才不是說有人已經招供了你已經沒有什么利用價值剛才你的嘴不是很硬嗎?我一會就先把你的牙齒全打掉然后讓你全吞下去。”林國惡狠狠地說道現在封海涯的心里防線已經被他們攻破了反而他不急了慢慢玩封海涯。
  “阿國也不能這樣說可能剛才那邊的人說得不夠詳細這個封海涯說得詳細如果是一樣的話那這個封海涯就給你玩死算了。”陳天明突然笑著對林國說道。
  “對對這個老大說得對我一直跟著蔡東風知道他的事情多我一定說得比別人更詳細的。”封海涯聽陳天明這樣說好象突然看到了一線生機于是他急忙地說道他準備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說出來包括蔡東風玩過多少女人。
  陳天明故意地想了一會然后對封海涯說道“那好你就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訴我們不過封海涯我告訴你如果你說的比較詳細那你的小命就保住了但你說得如果不如別人說的詳細那你就不會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我會的我會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你們的。”封海涯拼命地點著頭現在他為了保命什么都肯說了。
  “阿國我現在出去一會一會你就拿著封海涯的口供來和我核對一下看看封海涯說得詳細還是別人說得詳細然后再決定干掉誰。”陳天明邊說邊搖著頭走了出去。看來事情快要有結果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陳天明在二樓邊看電視邊和小蘇他們聊天的時候林國就興高采烈地拿著幾張紙跑了下來“老大封海涯全招了你的計策太棒了這樣一逼他他什么都說了連蔡東風和他做過很小的壞事也說。”
  “那好別的事先不說現在你說一下毒品在哪里有什么人把守?”陳天明對林國說道。
  “那50公斤毒品放在海界路70號的一間倉庫里里面有十幾個人把守蔡東風今天不在他到j縣去了。不過聽封海涯說里面有一個武功高強的人把守叫雷魔是蔡東風的師叔。”林國把剛才封海涯所說的情況復述了一下。
  “雷魔?”陳天明想了一下突然他想起了以前自己曾經和電魔和狼王打過一場架按“風云雷電”的排列來看這個雷魔已經是電魔的師兄就不知道他的功力如何有沒有比電魔高?不過陳天明想著就算是比電魔的武功高他也是可以對付的了。
  “是的雷魔就他一個人武功厲害其它的那十幾個人不足為懼我們應該可以解決得了。”雖然封海涯說有幾個人是魔門里的人但是林國還是有信心對付的這段時間他們的武功又有了進步。
  陳天明想了一下然后馬上對林國說道“你先叫人看好封海涯我給向亮師兄打個電話先。”陳天明說完便掏出手機給鐘向亮打電話。
  “師兄那個封海涯招了毒品在海界路70號的一間倉庫里面有十幾個人把守其中武功最厲害的人是魔門的雷魔。”陳天明說道。
  “太好了天明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動手?”鐘向亮問陳天明看。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事不宜遲我想今天晚上動手因為如果他們發現封海涯失蹤了的話我怕他們把那批毒品轉移了。”
  “是的越早動手越好不過雷魔是魔門掌門魔王的師弟魔門的幾大高手之一你能應付得了嗎?要不要我今天晚上過去幫你?”鐘向亮擔心地說道雷魔的功力他是知道的和他不相上下所以他怕陳天明他們應付不來。
  “我應該可以應付我以前和電魔打過一場架也不過如此再說師兄如果你出手的話你不怕違背了你自己的原則?”陳天明說道。就是因為鐘向亮想著自己是安全人員什么事情都要講證據所以他以前才不出手。
  “你以前和電魔打過架嗎?你能打贏電魔的話那就應該不會有事。”鐘向亮一時心急當他聽到雷魔的時候忘記陳天明的武功比自己還厲害了。“不過你們要小心雖然你們是為正義而戰但是我們是不會給你幫助的因為沒有證據而且我們也不想別人知道我們的關系。”
  “我知道師兄我們不要你們的幫助我們可以應付那就這樣了你等我的好消息!”陳天明笑著說道。今天晚上又是他出手的時候了。
  “等等天明找到那批毒品后你們就把它燒掉。”鐘向亮怕陳天明掛機、急忙地說道。
  “燒掉?”陳天明呆了。
  鐘向亮頓了頓說道“是的如果你再把這些毒品放回公安局的話魔王一定又會叫人來搶那時事情就會更復雜了所以不如你們把毒品燒掉這樣就能一了百了不會再有什么人對這些毒品有別的念頭反正我們知道這毒品沒有了就行這樣這批毒品就不能為害社會了。另外這些參加搶毒品和看守毒品的人按法律來說都應該判死刑了因此你們就不要手下留情就讓你們這些黑暗的正義使者來判他們的死刑!”鐘向亮說得非常莊嚴好像授權了陳天明他們什么似的。
  “我知道了師兄那封海涯呢?”陳天明問鐘向亮。
  “他也是和他們一樣”鐘向亮說道。
  “可我已經答應封海涯不殺他了。”陳天明為難地說道。畢竟他們答應了封海涯只要他說出所有的事情就不殺他。
  “那這樣廢了他等事情過后再讓他走估計他也不敢再回去找魔門的人。”鐘向亮想了想說道。
  “好另外封海涯還說了一些情況等明天之后我再叫阿國送過去給你。”陳天明說完便掛了手機。
  陳天明打完電話便把林國叫了過來“阿國你準備一下叫兄弟看好封海涯然后你、彥青、小蘇再帶幾個兄弟我們今晚就去海界路70號把那些毒品燒了。”
  “好老大剛才我已經叫彥青他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另外這是我剛才根據封海涯所說的口供畫的圖這是倉庫他們分為三個點蔡東風的幾個手下在這里魔門的幾個人在這里而這里有間房間雷魔就在這里住50公斤毒品就放在房里的里間。”林國指著自己畫的圖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看了一會贊賞地對林國說道“不錯畫得很好很詳細阿國到時我負責對付雷魔你和彥青、小蘇就對付這幾個魔門的高不了的話你們就用三合之術拖著他們等我對付完雷魔再回來幫你們而其他幾個兄弟就對付蔡東風的幾個手下。”陳天明開始安排今天晚上的行動。
  “行我知道了一會我把圖給他們看的時候再告訴他們。”林國點點頭說道。
  “師兄剛才說了讓我們不要手下留情反正這些垃圾能干掉就干掉。”陳天明正色地說道。“今晚十一點出發讓大家準備好了。”
  十一點的時候陳天明他們就悄悄地開著一輛面包車出發了。這次他們總共去了十一個人陳天明、林國、張彥青、小蘇還有六個平時練功練得不錯的兄弟和一個兄弟開車。因為這次是做一些不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他們沒有帶槍去。
  到了附近陳天明就讓車停了下來大家步行過去。這次除了六個兄弟各帶了一把砍刀之外陳天明和林國他們沒有帶什么武器因為像現在林國他們的武功有武器和沒有武器都是一樣的。
  到了倉庫的門口陳天明運功一聽聽到里面有人在看電視有人在打牌什么的不是很吵如果沒有運功是根本聽不到的。于是陳天明向林國暗暗地使了一個眼色。
  林國看到陳天明的眼色后點點頭然后走到倉庫旁邊的一個小門處從懷里掏出什么東西出來。這個倉庫有兩個門一個是大門是給車進去運貨的而這個小門就和平時房間的門一樣給人進出而已。
  林國拿了一條長長尖尖的東西往小門的鎖洞里慢慢地損了進去然后輕輕她扭著。大概扭了一會后那門鎖就被林國扭開了。曾經有一次陳天明就開玩笑地對林國說道問他這開鎖的技術是從哪里學的?是在部隊里學的還是回來做混混后學的?但林國只是笑了笑搖著頭不肯說。
  小門輕輕地打開了陳天明先讓那六個兄弟進去接著到林國他們然后再到自己。根據封海涯所說要進到雷魔的房間必須要經過前面的兩個點那就是蔡東風的手下和魔門的手下那兩個點。
  因為這兩點和雷魔的那里呈三角形的姿勢蔡東風的手下和魔門的手下是并排的隔離不遠所以不管是誰進來都是會先經過他們這里讓這些人發現他們一示警里面的雷魔就會知道做好準備的了。
  第三卷第34章雷拳
  陳天明他們全部偷偷地進去后他一把手一揮林國三個人就向左邊撲過去而另外六個兄弟就向右邊撲過去陳天明直接往中間的那房間飛去。
  “有人大家注意。”在陳天明他們剛沖過去的時候魔門的弟子首先發現了陳天明的潛入于是他們驚惶失措地叫了起來。
  “大家按計劃行事小心。”陳天明邊小聲地叫著邊繼續向雷魔所住的房間沖去他想最好等雷魔沒有發現之前把他掌斃在房間里面。
  但是讓陳天明失望了在他快沖到房間的時候一個老頭也飛快地沖了出來陳天明看著這老頭敏捷的身手知道這人大概就是雷魔。
  “你是誰?你來這里干什么?”雷魔厲聲地對戴著面罩的陳天明說道。他本來在里面休息突然聽到外面說有人接著又是一陣大吵的聲音他就知道出事了當他急忙沖出來的時候就發現陳天明正往他這邊沖過來。
  雷魔再轉眼看看前面大概有十個個和陳天明穿著一樣黑衣服的面罩人他們正在與自己的手下和蔡東風的手下進行交鋒。
  “你是雷魔?”陳天明低幽地問著。
  “你你怎么認識我?你是誰?”雷魔奇怪地說道。開始他本來以為是一般的小賊現在聽陳天明這樣說看來人家是有備而來看來自己是要小心行事。
  陳天明聽雷魔這樣說知道封海涯所給的情報準確于是他繼續地說道“那毒品是不是在你房間里面?”
  “你到底是誰?”雷魔緊張地說道他已經把自己的功力運在右掌上準備如果陳天明沒有說清楚的話就想一掌把他打死。
  “我是閻羅王派過來的黑暗使者我們是替天行道專門殺你們這些做盡天下壞事的人。”陳天明幽深地說道現在他的語氣就好像是閻羅王派過來的小鬼要索雷魔他們的命似的。
  “你不要在裝神弄鬼我知道你是人既然你都知道毒品在這里那你和你一起來的人都得死。”雷魔惡狠狠地說道。
  “哈哈這話應該是我跟你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是時辰未到現在你們的報應時辰到了。”陳天明哈哈地笑著。雖然他估計雷魔的功力不會比電魔強到多少但是他還是要謹慎行事今天晚上的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那我先打死你再說!”雷魔聽陳天明的語氣年齡不大所以他估計陳天明的功力是不會強到多少因此他只是運起五成功力然后一掌向陳天明打了過去。頓時一道勁風就從雷魔的拳頭里發了出來直打陳天明的面門。
  陳天明一看雷魔打過來的功力知道他比他師弟電魔的功力還強上兩三分所以他也就不那么緊張了。他右腳一扭向上一飄輕輕地躲過了雷魔的一拳。
  “唉雷魔我見你這么老了我就讓你三招不要到時你到下面了跟閻羅王說我以小欺老不過像你這樣的老頭也應該去閻羅王那里報道了。”陳天明取笑著雷魔只要雷魔越氣他的心神就會越亂功力就會發揮得越不好。
  “媽的你這個小兔息子敢笑我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叫雷魔。”雷魔說完也不再敢輕視陳天明了。因為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他這一出手看陳天明這么輕松地躲過自己的攻擊就知道陳天明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了所以他要用上絕招了。
  突然雷魔的兩手一個交叉大吼一聲右掌在半空揮了一個半圓然后再向陳天明打去。這一拳比剛才的攻勢強了一倍如雷霆之勢并且雷魔的這一拳好像有點雷光似的看來雷魔的這一拳是有點名堂了。
  其實雷魔就是靠這拳成名這拳招叫雷拳所打出的拳就如雷霆火炮似的威力無比雷魔就是靠這雷拳擊敗了不少的成名高手。今天他見陳天明的武功高強又摸不著他的底細心里有點害怕于是他就用出了自己的絕招。
  因為一個過來偷襲的人在沒有進來之前都知道自己叫雷魔一定是模清了自己的底細在知道自己的底細還敢來的人肯定自己有什么把握才敢過來于是雷魔不得不小心了。
  看著如雷擊般的攻勢向自己這邊攻過來陳天明也不敢像剛才那樣開玩笑了因為雷魔這拳攻過來的勢頭非常猛于是陳天明要開始防護了。
  “以柔克剛”陳天明在心里默默地想著像雷魔這樣的強的攻勢如果自己也以很強的攻勢相對的話那一定會產生更大的氣流把這倉庫擊垮的。如果倉庫倒下來大家就會一起死翹翹所以陳天明才不會這么笨呢?自己有大把美女在等著自己如果自己死了的話那太對不起那些美女了。
  陳天明把手輕輕一揮自己的身邊就揮起了一層薄薄的氣流把自己整個人罩住。大家別看他的這層薄薄氣流其實里面已經有他非常多的柔氣這種柔氣是他的真氣所構成看似薄和柔其實已經能擋千軍萬馬的攻勢了。
  當雷魔那強勁的拳風打到陳天明的身上時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好像雷魔剛剛好打到陳天明的身邊不想傷害陳天明似的。
  奇怪的雷魔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再看看陳天明奇怪了我的拳風哪去了?雷魔自言自語地對自己說道。其實雷魔的拳風已經被陳天明的防護柔氣化解得煙消云散這就是以柔克剛了。
  “雷魔這是第二招你還有一招三招過后就到我出手了。不過我告訴你我出手一般也是那么一兩招如果你能逃得過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說的是事實到他還手的時候他會用上自己成或者十成的功力如果他雷魔都沒有事的話那就說明他的武功比自己強了。
  “你還在取笑我那你就再接我一招雷霆之火!”雷魔生氣地大叫著剛才的那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的拳風不見了他就不信這個邪他準備再用一招絕招對陳天明進行攻擊。
  雷魔還是雙手交叉不過這次不是揮半圓而是右拳先是半曲頓時雷魔的拳頭還沒有攻擊出去就在拳頭的旁邊產生一股氣流這氣流不是白色或者無色的而是紅色的紅得像火這可能就是雷霆之火所得名。
  咦不知道這紅色的氣流會不會像火一樣把人燒成燒豬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但是也沒有讓他想多久雷魔的那雷霆之火就向他直擊了過來。
  現在向陳天明直擊過來的那團紅氣流越來越大就如一團大火似的向陳天明撲了過來如果陳天明躲閃不及時的話可能會被燒成燒豬。
  不過陳天明也不怕雖然他說過這招還是讓雷魔不反擊但是他已經知道怎么相擋。他暗運真氣把自己的前面形成一堵強烈的反彈墻他要把雷魔擊過來的紅氣流反彈回去。m的想把我燒成燒豬那我就先燒了你。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當紅氣流到陳天明的面前時就被他的真氣所擋住并且反彈了回去那股紅氣流好像歸宗認主似的馬上調轉頭向雷魔撲了回去。
  雷魔見自己發出的拳風竟然被陳天明反彈了回來并且向他的身上撲了過來他著急地馬上一個飛躍想躲過這氣流。因為他知道這招叫雷霆之火就如真火一樣如果被碰到一到會燒著的。
  雖然雷魔已經向上飛躍但是他還是飛得太遲了那氣流還是燒到了他的腳把他下面的褲子燒了起來。
  看到自己的褲子被燒著了雷魔急忙跳回地下然后運起真氣對著自己的腳下輕輕地揮了一下掌頓時他下面褲子的火被他所揮出的掌風所撲滅了。但是雷魔小腳下的褲子全被燒掉了連他那雙新買的名牌皮鞋也燒得特別難看。
  “雷魔你這樣是不是覺得特別涼快了這么熱的天你穿短褲就成了還穿什么長褲啊?你要謝謝我啊你這褲子是我幫你改的。”陳天明看著雷魔那已經被燒掉三分之一的褲子不由自主地笑著說道。現在雷魔的樣子太滑稽了十足一個街邊的乞丐。
  “媽的你再接我一招試試”雷魔看著陳天明在取笑自己氣得兩眼怒瞪牙齒緊咬著嘴唇。
  “喂你講不講理啊?你都打了三招該我出手了。”天明白了雷魔一眼埋怨地說道。這人怎么一點公德心也不講自己都讓了他三招他還想打第四招看來他雷魔的素質是非常非常的低了。
  但是雷魔哪會聽陳天明的說話他現在只想的是要把陳天明打敗要不他后面那50公斤的毒品就麻煩了并且自己也可能是兇多吉少。
  想到這里雷魔運起了自己全身的功力接著大叫一聲“雷霆之怒!”只見他那垂直的雙拳慢慢地往自己的胸部位置提起來那雙拳在提起的時候好像有一種絲絲的響聲似的。
  在雷魔的雙拳提到他的胸部時突然猛地雙拳相交這時雷魔整個人好像被拳風所籠罩似的有點看不清楚雷魔的嘴臉。“怒龍出海!”雷魔又是叫了一聲只見他雙拳快速地向陳天明所站的方位打了出去。
  第三卷第35章完成任務
  雷魔用自己的雙拳向陳天明打了出去頓時兩道拳風所形成的氣流如兩條發怒的龍并且好像發出絲絲的怒聲飛快地向陳天明上下兩處發起強烈的攻擊。
  你m的真的是太沒有道德了男人有兩個地方“臉和下面”是絕對不能打的但你雷魔竟然敢打我的這兩處地方。陳天明越想越生氣他運起自己成的功力準備給雷魔一個下馬威。
  剛才他已經試過雷魔的功力自己用成功力絕對能把他打得呱呱叫。因為如果自己用十成功力的話怕把這倉庫打倒了。這雷魔都幾十歲快沒有命的人死了不可惜但他可是前途光明年輕有為的三好青年啊怎么能與他同歸于盡呢?
  于是陳天明把手一揮運起自己身體的四道真氣現在他已經琢磨出一點門路了自己本身的真氣是非常寶貴的所以一般是不打出去的留著保護自己作為防護之用就行了。
  而一般與人交戰的時候就用天氣和地氣反正這氣不是自己的不用白不用打了之后回家再修煉又有了所以平時與人交戰的時候陳天明一般是不吝一當這兩種真氣的。而血黃蟻血液化為的真氣那就是作為排名第二的攻擊真氣自己的真氣排名第三那是一般不用的。
  因此現在陳天明準備用上天氣、地氣和血氣來對付雷魔他雷魔不是用兩股拳風對付自己嗎?那他就用天氣和地氣來擋住雷魔的那兩股什么怒龍出海的拳風然后自己再用血氣攻擊他。
  現在陳天明這樣的打法就如與別人的雙架一樣本來是大家雙手對雙手突然他陳天明多出一只手讓別人沒有手招架從而打到了別人。
  “來了那就試試我的厲害!”陳天明邊說邊用自己的天氣和地氣快速地擋住了雷魔的兩道拳風。”嘭”的一聲四道真氣相撞在一起溢出的真氣向旁邊沖去打在遠處的貨物上那些貨物就東歪西倒地全散開了。
  “嘿嘿好戲還在后頭呢!”陳天明在心里陰陰地笑著。因為在他的真氣與雷魔的拳風相撞時他的血氣也跟后向雷魔打去。
  在自己的拳風與陳天明的真氣相撞在一起時雷魔就感到非常吃力了。因為這是他全身打出的功力也就是說他的這招如果不能占上風的話那他和陳天明繼續打下去也是不能贏的。
  現在雷魔感覺到自己的拳風與陳天明真氣相撞自己的拳風就全被擋住了一點也不能再往前進攻。他驚愕了這個人好像年齡不大他這樣的功力是怎么修煉出來的?就算他在娘胎里開始練功也不可能練到這樣的地步啊?
  就在雷魔想不通的時候陳天明的血氣也攻擊過來了。當雷魔發現血氣攻擊過來的時候他也沒有辦法躲得開了因為剛剛打出的拳風已經用了他很多真氣并且陳天明這血氣來得也太快太猛了。“完了”雷魔在心里慘叫著!
  ”嘭”的一聲陳天明的血氣打在了雷魔的胸膛直把雷魔打得一直往后退退到墻壁上沒有路可退才停了下來。
  “撲”的一聲緊靠在墻壁的雷魔緊捂住剛才被陳天明打中的胸膛吐出一大口的鮮血。現在的他臉色慘白兩眼無神已經不像剛才那個神采飛揚的雷魔了反而是一個真正的老頭了。
  “雷魔本來你是一個老頭我不想殺你但是上次你們在搶毒品的時候殘殺了十幾個官兵還販賣這么多的毒品你罪已該死你就納命來!”陳天明舉起自己的右掌陰陰地笑著。
  就在陳天明舉起手準備干掉雷魔的時候雷魔突然伸手往自己的懷里一掏不知道掏出什么東西來只見他拿著那東西就往陳天明那邊一扔。
  陳天明以為雷魔扔來的是什么急忙用右掌發出真氣一擋。那東西突然散開發出一股煙霧這煙霧越來越大越來越濃竟然讓陳天明看不見前面的雷魔了。
  怕雷魔會再暗算自己的陳天明急忙運氣全身只要外界有人對他攻擊的話那他就馬上回攻。可過了一會前面還是沒有動靜。
  這時剛才還挺濃的煙霧慢慢地散開了讓陳天明看見前面的情景。咦雷魔呢?陳天明著急地看著。
  他急忙往房間里沖過去沒有人再跑進里面一看還是沒有人只是有一堆東西在那里這堆東西陳天明以前見過就是當時他在天星幫里繳獲的毒品想不到現在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沒有見雷魔的陳天明又急忙跑出房間現在煙霧已經全散了陳天明運功仔細地看了四周竟然在倉庫里沒有發現雷魔。m的雷魔去哪了?陳天明生氣地想著。
  其實雷魔被陳天明打成重傷后他一聽陳天明要干掉他怕得忙掏出自己的保命煙霧就向陳天明扔去。他這保命煙霧是他自己研制出來的里面放著一些化學成品只要打開蓋子扔出去后就會產生一股濃烈的煙霧能堅持幾十秒。
  這幾十秒已經夠他逃命的了所以煙霧出現后受重傷的雷魔運起自己最后的真氣施展起輕功繞過陳天明的方位拼命地逃出倉庫他知道只要幾十秒一過陳天明發現自己不在的話一定會找自己。
  因此他現在也不管什么毒品和自己的手下了因為自己是魔王的師弟最多是被魔王罵一頓懲罰一下都好過被陳天明打死他要快點離開這里逃回魔王那里讓魔王幫自己治傷然后再讓魔王為自己報仇。
  找不到雷魔的陳天明只好看著林國他們那邊的打斗。那六個兄弟已經把蔡東風的手下全都干掉了而林國他們三個人正在和魔門的五個弟子打得正激烈。
  因為他們那邊人多林國他們只有三個人雖然這樣但林國他們還是用三合之術占了上風特別是林國越打越猛越打越高興似的。
  “阿國你們快點要不要我來幫你們。”陳天明大聲地叫著剛才他和雷魔的打斗一定發出挺大的聲響不知道有沒有影響到隔壁不過剛才來的時候發現旁邊的也都是一些倉庫應該是沒有人的。
  “不用了老大我們很快就行了”林國笑著說道。“彥青小蘇老大在催我們了我們速戰速決。彥青你攻東位小蘇你攻南位用我們混。里的那招混元歸一把他們全打倒。”
  “好我們知道了國哥”張彥青大聲地回應著。現在他們呈三角的位置把五個人包圍住那五個人想沖出去但都被林國他們打得又退了回來現在林國讓張彥青他們用上混m的一招厲害殺招就是想讓他們各自把旁邊的一個人干掉先干掉三個人然后再對付剩下的兩個人。
  其實如果一開始林國他們用上這招的話是對付不了那五個魔門弟子的因為他們本身的功力不弱但林國他們用三合之術困住了這五個人一邊和他們打斗一邊消耗他們的功力打到現在的時候那五個人的體力已經消耗了很多有點筋疲力盡的感覺。
  “混元歸一”林國突然大叫了一聲同時他也使同這招“混元歸一”以掌化刀向最近自己的那個魔門弟子砍去。張彥青和小蘇馬上也使出了這招絕招頓時里面就發起了三道掌風。“啪啪啪”的三聲魔門的三個弟子被林國他們打中了那三人頭一垂就倒在了地上。
  林國他們見五人已經倒了三個更是不客氣了林國又對旁邊的一個魔門弟子施展殺招而張彥青和小蘇同時向另一個魔門弟子殺去。不一會兒林國他們就把這些人全解決掉了。
  “你們六個人去那房間里的里間把毒品抬出來”陳天明指著那間房間說道其實大家在沒有來之前已經看過林國所畫的圖對里面的環境已經一清二楚還有毒品的存放。“阿國和彥青你們檢查一下倒在地上的人是不是全死了不要留下活口小蘇你打電話叫車開到倉庫的門口。”陳天明想起鐘向亮的話這些人都是無惡不作的人留在社會一天就為害社會一天所以他也不想手軟了。
  在陳天明的暗示下那幾個兄弟把毒品搬到倉庫的外面張彥青就馬上跑上車然后提了一箱汽油下來全灑在那些毒品上。
  “我們走這里不能再久留了讓雷魔逃了出去不知道他們的人什么時候過來?”陳天明說完但招呼大家上了面包車然后他掏出打火機點燃了那堆毒品。因為毒品全被灑上了汽油火一著就燒得特別厲害。
  見毒品已經燒著了的陳天明便上了車叫快點開車像現在的毒品燒成這樣就是現在救火也沒有什么用的了。
  在車上的陳天明掏出手機給一直在等消息的鐘向亮打電話了。
  “師兄那些毒品已經被我們燒了。”陳天明說道。
  “太好了這樣我就放心了。”鐘向亮一聽到陳天明這消息高興地說道。
  “不過讓雷魔逃了我把他打成重傷可沒有想到他扔出煙霧擋住我的視線后就逃走了。”陳天明可惜地說道。
  “逃就逃他不是關鍵關鍵是毒品現在你們燒了毒品就是出色地完成任務了我會給你們記上一功的。”鐘向亮說道。
  第三卷第3章美女做飯
  雷魔捂著劇痛的胸口氣急敗壞地跑回魔王住的地方因為已經是三更半夜他叫了好一會兒的門才有人開門。他一進一樓的◇廳就拼命地大叫“出事了出事了魔王師兄你快點出來。”
  沒一會兒就有人通知魔王下來了。魔王來到一樓看到雷魔腳上的褲子沒有了并且嘴角還有血跡他就知道雷魔出事了那批毒品出事了。
  雷魔一見魔王下來著急地說道“魔王師兄有一群人偷襲了倉庫特別是有一個人武功高強把我打成重傷后來如果不是我用上保命煙霧就逃不出來向你報信了。”雷魔說完還吐出了一口鮮血看來他被陳天明打得不輕。
  “那毒品怎么樣了?”魔王關心地問道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至于那些留守倉庫的人是死是活他是不關心的。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沒有了我都被打成重傷那些人更是不要說了媽的那人的武功真的很高。”雷魔恨恨地說道。
  魔王沒有說話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風魔你和云魔帶一批手下現在馬上趕到倉庫去看能不能把那些毒品截回來?”說完他把手機掛了對雷魔說道“我已經叫風魔和云魔去了有他們倆人一起去應該可以對付你現在把當時的事情告訴我。”
  于是雷魔就把當時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魔王。
  “一群戴面罩的人?”魔王暗暗地思考著“想不到m市現在有這么多高手!”因為魔王知道能把雷魔打成這樣的人武功不簡單在m市也找不出幾個來但是今天晚上卻出現一個還戴著面罩不知道是誰?
  “看他的年齡不大并且我與他交手的時候也不知道他使的武功是什么武功感覺怪怪的我沒有見過。”雷魔說道。“師兄我沒有用看不住那批毒品。”雷魔一直都在叫著魔王師兄他的口的是喚起魔王對他的師兄師弟情這樣魔王就不會怎么重罰他了。
  魔王想了一會然后又看了一下雷魔受重傷的樣子嘆了一口氣說道“這事也不能全怪你來的人武功高強你都被打成重傷了。”魔王想著雷魔是自己的師弟再說現在也是自己要用人的時候還是算了。
  “師兄等我傷好后我會找出那個人報仇的。”雷魔恨恨地說道想著自己都人打成這么慘還不知道打人的是誰。“別說了讓我看看你的傷。”魔王走到雷魔的面前搭起他的脈。過了一會魔王驚嘆道“好強的內力就算是風魔和云魔倆人遇到他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對手。”
  “什么這人這么厲害?”雷魔一驚大叫了起來聽魔王這樣說那自己能揀條命回來已經是萬幸的了。
  “是的我從你受傷的程來看這人的內力很強。其它的不說了我先幫你療傷。”魔王說完用手掌按在雷魔的命門上幫他療起傷來。
  過了不久魔王輕輕地把自己的手掌收了回來“雷魔我把你的傷治了一下不過你還是要繼續運功調息一個月才能痊愈。”
  因為魔王不想把自己的功力花得太多在雷魔的身上他只是幫雷魔調整了一下零亂的經脈然后讓他自己療傷。
  “謝謝師兄”雷魔感激地說道。魔王不但不責罵他還幫他療傷這讓他非常感動。
  “好了你上去休息”魔王向雷魔擺了擺手說道。
  “那我上去了”雷魔向魔王打了一個招呼后便上樓了。
  “鈴鈴鈴”魔王的手機響了。
  w。“喂風魔嗎?事情怎樣了?”魔王看是風魔的電話于是直接問了起來。“魔王倉庫里面的人全被殺了并且毒品也被燒了。”風魔說道。
  “什么?毒品被燒了?”魔王大驚失色這消息太讓他意外了如果是官方的人不可能把毒品燒了如果不是官方的人那為什么他們會燒掉毒品呢?他們這次深夜襲擊倉庫是有什么口的呢?既不是要毒品又不是為了名利這讓魔王摸著腦袋想不通了。難道真有這么一群傻子替天行道做正義的黑暗使者?
  “是的全燒了他們就在倉庫的門口燒的一點也不留”風魔說道。
  “那你們回來另外叫人查一下這群面罩人到底是什么來頭找到他們后我要干掉他們。”魔王痛心地說道。如果這批毒品被官方繳獲了他還能想辦法如何再搶回來可現在全被燒了那就相當于一筆非常大的錢款被燒了。
  “我知道了。”風魔掛了電話。
  魔王看著窗外心里非常氣憤可是這氣卻不知道往誰身上發蔡東風被自己叫到j縣去了再說以蔡東風現在的功力根本也不是那人的對手。而雷魔一是自己的師弟二他也盡了力還被那人打成重傷。要發就發在今晚襲擊的那些人身上。想到這里魔王恨恨地咬了一下牙暗下決心要找今晚的面罩人報仇。
  ————————
  今天是星期六是陳天明非常高興的日子因為蔡東風不在m市林國他們的跟蹤也撤了回來所以陳天明也不用去公司了反jl林國他們都在。他現在就等蔡東風回m市然后就找蔡東風報仇。
  但是這不是高興的主要原因讓陳天明高興的主要原因是昨天小寧說今天要給他做頓飯所以一大早他就開著車去接小寧了。接了小寧他又開車去菜市場準備買多一點菜讓小寧做多一點。
  “天明你買太多菜了我怕我今天中午做不了這么多。”在車上的小寧埋怨著陳天明剛才自己在市場里都說菜已經夠多了但他還是在繼續買好像不用錢似的。
  “沒事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又不是要你一定做完這些菜。”陳天明笑著說道畢竟今天吃的可是鴛鴦飯啊不多吃一點怎么能對得起自己呢?
  “我可是先說了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并且做得不好吃你可不能怪我啊!”小寧正色地對陳天明說道。
  “不怪不怪我怎么敢怪你呢?你就算是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怪你。”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向小寧說道。
  到了樓下陳天明把車停好就和小寧上樓了在他們剛上二樓的時候梁詩曼就剛好從自己的房間里出來。“詩曼姐是你啊!”小寧看到是梁詩曼高興地叫了起來。
  “小寧你怎么在這里啊?”梁詩曼見了小寧也奇怪她說道。
  “我我來朋友家坐坐。”小寧看了一眼陳天明紅著臉說道。因為現在她和陳天明提著幾袋的菜這樣的情景人家一看就知道她和陳天明的關系不是一般的朋友了。
  “噢”梁詩曼看了一下陳天明又看了一下紅著臉的小寧點點頭說道。
  “你們認識嗎?”陳天明奇怪地說道。
  “是啊詩曼姐是我酒的同事。”小寧笑著說道。
  陳天明一聽直叫自己糊涂自己怎么忘了呢?小寧現在和梁詩曼是同一個酒工作的一定認識的了。“你好我叫陳天明。”陳天明故意地把手伸了出來裝作現在才認識梁詩曼似的。
  “你好我叫梁詩曼”梁詩曼見陳天明這樣她也只好伸出自己的手她剛和陳天明一握手就急忙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詩曼姐今天我親自下廚房你一會過來吃飯好不好?反正他買的菜太多了我正發愁怎么才吃得完呢?”小寧邊說邊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對梁詩曼說道。
  “不了小寧你們吃。”梁詩曼看了陳天明一眼不好意思地說道。在酒上班也是晚上才去白天她也很有空但是這是人家的二人世界自己加進去算什么呢?
  “詩曼姐你不要和我們客氣嘛你在酒對我這么好我都不知道怎樣報答你呢?正好我做一頓飯給你吃反正吃飯的時候你過來吃就行了天明你說對不對啊?”小寧故意要陳天明表態。
  “對對詩曼你就過來和小寧一起吃嘛。”陳天明見小寧這樣說了只好說道。只是可惜他今天的二人世界、鴛鴦飯看來要泡湯了。唉真的是天算不如人算啊!
  “那那好!”梁詩曼見小寧和陳天明都這樣說了只好點點頭。
  “詩曼姐你先去忙到可以吃飯的時候我再讓天明叫你。”小寧聽梁詩曼答應;高興地說道。
  “那好”梁詩曼點點頭便下樓去了。
  陳天明和小寧進了廚房把手里的菜放下小寧就開始看了一下陳天明廚房里的炊具和一些用具高興地說道“天明想不到你這廚房里的用具挺多的。”
  “呵呵這是我姐買的她有時在這里做飯。”陳天明笑著說道。
  “看來你的命挺好的嘛有人做飯給你吃。”小寧向陳天明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當然了如果你經常給我做飯吃的話那我的命會更好。”陳天明一邊笑著一邊討好著小寧。
  “去你的誰會經常給你做飯啊?”小寧故意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其實她現在的心里有點甜滋滋的。
  “唉看來我的命還是不好啊。”陳天明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說道。“小寧你要我幫你做什么嗎?”陳天明偷偷地看著小寧那豐滿的胸部說道。
  第三卷第37章忘記過去
  今天的小寧穿了一件格子緊身上衣把她的**襯托得非常突出下面是一條綠色長裙子露出白皙的小腿引得陳天明在旁邊看得直想流口水。
  “我不用你幫忙你去客廳看電視!”小寧現在已經把一些菜、肉什么的全放在一邊她先把米袋打開量出三個人的米然后放在電飯鍋里放進水洗了起來。
  “真的不要嗎?”陳天明失望地說道。能和小寧一起在這個小廚房里揩油的機會一定會不少的。
  “是啊你快出去都說是我自己做了你幫我就不是我自己做的了。”小寧嬌艷地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陳天明只好無奈地說道“那你自己忙我就在客廳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的就叫我。”說完他便走出廚房。
  陳天明走到客廳便坐在沙發上看起電視來“鈴鈴鈴”門鈴響了。陳天明起身走到門邊把門打開一看是梁詩曼。“詩曼不好意思那飯還沒有做好呢!”陳天明以為梁詩曼過來吃飯的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知道飯還沒有做好我是想過來看看小寧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梁詩曼邊說邊走進來然后直接走進了廚房。
  我都不要難道會要你幫忙?陳天明邊想邊關上了門。
  果然不一會兒梁詩曼走了出來對陳天明苦笑著“小寧說她要自己做不需要別人的幫忙。”
  “那你坐在這里看一會電視估計也不用多久了”陳天明想了想剛才他在這里看電視也快有一個小時了估計小寧做得也快差不多了。
  梁詩曼聽陳天明這樣說只好坐在沙發的那一邊離陳天明遠遠的好像她現在有點不想和陳天明靠得太近似的。
  陳天明拿起沙發桌子前的蘋果這是剛才他們在買菜的時候買的準備想先飯后果的但梁詩曼來了不可能把蘋果放在一邊不給別人吃的于是陳天明把蘋果遞了過去對梁詩曼說道“詩曼你吃個蘋果!”
  “噢謝謝。”梁詩曼邊看著電視邊伸了手過來但是因為她的精神全放在電視上沒有多大看蘋果竟然把蘋果碰丟了。看到蘋果丟了梁詩曼和陳天明急忙湊過去撿由于兩人都著急地俯過身子低下頭去撿蘋果所以倆人的頭撞在了一起。
  “哎呀!”梁詩曼捂著自己被陳天明撞的地方痛苦地叫著他們都俯得這么快撞得當然是重了陳天明倒還好但是梁詩曼的頭撞得可不輕。“不好意思你的頭現在怎樣了?”陳天明急忙走到梁詩曼的身邊邊看著她的腦袋邊問道。
  “不不礙事。”梁詩曼模著自己還很疼的腦袋輕輕地搖著頭說道。雖然不是撞得非常厲害但剛才這一撞她還是感覺到疼的。
  “讓我看看”陳天明看得出梁詩曼在硬撐著她雖然說沒有什么事但是看她表情好像痛得不輕。于是他輕輕地拉開了梁詩尹的手一看“天啊還說沒有事你看你腦袋那里已經腫了。
  “沒沒事的你看你不是一樣沒有事嗎?”梁詩曼還是輕輕地搖著頭。
  “你怎么能跟我一樣啊我是銅頭鐵臂你可是金枝玉葉啊!”陳天明夸張地說道。說完他便跑回自己的房間里拿出一瓶活絡油“你坐好我幫你擦擦。”
  “不不用。”梁詩曼害羞地說道。因為陳天明已經輕輕地按著她的腦袋如果這樣的情景讓廚房里的小寧看到了那就會誤會的她和陳天明可是清白的。可是她哪還和陳天明清白的她都曾經和陳天明做過三個小時了。
  “你別說話坐好一會就行。”陳天明邊說邊把活絡油倒在自己的兩個手指上然后暗暗地運起內力輕輕地幫梁詩曼擦了起來。
  梁詩曼只覺得陳天明的手指按著自己被撞的地方好像有一種熱熱的感覺特別舒服自己剛才感覺到疼痛的地方現在好像不那么疼了。而且現在這種熱熱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個在郊外的夜晚她和陳天明在一起三個小時的事情。想到這里梁詩曼的臉紅了起來。
  按了不久陳天明放開自己的手問梁詩曼“詩曼你好點了沒有?”
  “嗯好像不疼了”梁詩曼感覺了一下高興地說道經過那天晚上的事情她知道陳天明會武功。“你你好厲害噢!”說完她好像又想到什么事情似的臉馬上又紅了。
  “呵呵一般般這樣的事情只是舉手之勞”站著的陳天明邊說邊笑著。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口水差點流了出來。因為他現在站的地方低頭下來的時候剛好看到梁詩曼的前胸。
  現在他看到了梁詩曼的胸罩還有她那深深的乳溝。陳天明一看到這里馬上就想起了那天晚上梁詩曼在自己身上一直地坐著而自己曾經也拼命地用力抓著她豐滿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只覺下面有一勝火升了上來唉下面硬了!
  梁詩曼奇怪了因為她發現陳天明在自己的背后既不出聲又不走動于是便奇怪地抬起頭她看到陳天明正虎視眈就地看著自己的胸部那種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的眼神又羞又氣的她急忙把自己胸部的領口處緊緊按住不讓陳天明再看。
  陳天明一見梁詩曼把自己的那里按住知道自己剛才的不雅行為已經露餡了于是他急忙走回剛才坐的地方坐下來。
  梁詩曼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沒有再說什么。
  陳天明見梁詩曼這樣的表情急忙向她解釋著“我我剛才不是故意看的我幫你擦活絡油的時候是不小心看到的我向你保證我也只是看了一眼才剛剛看到就被你發現了。”
  “希望你好好對小寧她是一個好女孩。”梁詩曼一語雙關她是告訴陳天明千萬不要做對不起小寧的事情。
  “我知道小寧是一個好女孩我一直都好好地對她。而且你也是一個好女孩。”陳天明笑著說道。
  梁詩曼一聽陳天明這樣說臉色馬上變了她搖搖頭說道“我不是好女孩我已經是一個殘花敗柳這都是被他們害的。”梁詩曼越說越生氣她說到這里情緒有點激動。一個本來對生活充滿希望的女大學生因為遇到葉大偉和蔡東風那些壞人從此走上了厄運。
  “以前的都過去了我會給你補償的。”陳天明感激地對梁詩曼說道因為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經把他和梁詩曼綁在了一起。
  梁詩曼搖了搖頭說道“我說過了我不要你的補償我現在只想過上我自己平淡安穩的生活就行請你不要打擾我的生活。就這樣我先過我那邊一會吃飯的時候再叫我!”說完她站了起來想走了。
  “你別走”陳天明見梁詩曼想走急忙走到她的身邊拉住她的小手急忙地說道。“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我只是想作為朋友一樣的幫你而已難道你過你平淡安穩的生活就不需要朋友嗎?例如小寧婷姐、我。我不是想揭開你以前的事情我以前是不認識你的我也是今天才認識你你是小寧的同事這就是你的新生活不會再有人說起你以前的事情。”
  “你你放開你的手。”梁詩曼見自己的手被陳天明抓住紅著臉想掙脫陳天明的手。
  陳天明沒有放開梁詩曼的手他看著梁詩曼繼續說道。“我看你是不想忘記過去因為你一直在逃避。”
  “我想忘記過去。”梁詩曼說道。
  “如果你想忘記過去的話為什么看到我就拉倒地想躲因為你的心里還在想著以前的事情。你如果真的想忘記過去的話就坦然面對一切不要刻意地去做什么。”陳天明看著這個曾經被人傷害過很多次的女人說道。
  梁詩曼想了想點點頭說道“我我會試著去做但你現在可以放開我的手嗎?”說完她害羞地低下了頭。
  “那你可不要走了。”陳天明怕梁詩曼又走了。
  “不會了我會試著坦然面對。”梁詩曼搖著頭說道。
  陳天明聽梁詩曼這樣說便輕輕地放開了梁詩曼的手“詩曼你要記住以前的不幸并不代表你以后還是不幸只要自己堅強你一定能走出自己的陰影。”
  “謝謝你今天對我說的這些話其實我也一直不知道我應該如何去做。”梁詩曼苦笑了一下感激地對陳天明說道。
  唉!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嘆了一口氣。一個受過這么多打擊的女孩身體和心里上的痛苦都是讓她不能接受的她能堅強地活著下來想著忘記以前的事情已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如果需要我幫助的話你就找我。”陳天明試探地說道。
  “嗯如果我解決不了的話我會找你這個朋友。”梁詩曼笑著說道。看來她已經在心里上想通了不少對啊要忘記以前太刻意地逃避是不行的這樣只會讓自己還記著以前的事情。
  “行了我已經做好了天明你去叫……咦詩曼姐已經來了那就好開明你收拾一下客廳的桌子準備把菜端上來。”小寧本以為梁詩曼回去了現在看到梁詩曼在她就叫陳天明擺桌子了。
  第三卷第38章非常好吃
  陳天明聽小寧這樣說高興地說道“好啊終于可以嘗到小寧大廚師的手藝了我的口水都快流干了。”
  “看你這饞樣都不怕丟人。”小寧見陳天明這樣喜歡自己做的飯菜也白了陳天明一眼高興地笑了。而梁詩曼在旁邊看得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陳天明急忙擺桌子梁詩曼也過來幫忙接著陳天明就到廚房和小寧一起端菜端飯了。不一會兒桌子上就擺滿了飯菜陳天明點了一下四菜一湯夠豐富的了。
  “小寧你辛苦了。”陳天明含情脈脈地對小寧說道。
  “不辛苦。”小寧搖了搖頭說道。
  梁詩曼看著陳天明和小寧這樣不由自主地笑道“喂你們就這樣說來說去就行了不要吃飯了。”
  小寧小臉一紅不依地對梁詩曼說道“詩曼姐你取笑人家人家不來了。”說完搖著梁詩曼的手臂。
  “你看看你這樣有人會取笑你的。”梁詩曼邊說邊看了一下陳天明她能看到小寧和陳天明在一起心里也是有點高興的。小寧漂亮大方純潔是一個好女孩很配陳天明。
  “哼他敢取笑我我能就跟他沒完。”小寧紅著臉瞪了陳天明一眼。
  “別你別跟我沒完你就算給我一千個膽子我也不敢取笑你。”陳天明急忙拍著小寧的屁股“小寧你把碗給我我幫你裝飯。”陳天明邊說邊打開了電飯鍋他看;里面的飯不由地呆了。
  “怎么不幫我裝飯啊?”小寧看到陳天明站在那里奇怪地說道。
  “小小寧你煮的是飯還是粥啊?”陳天明小聲地問小寧。
  “是飯啊!怎么了?”小寧奇怪地問陳天明。
  “沒沒什么。”陳天明不敢說了他現在看著電飯鍋里的也不知道是飯還是粥應該介于飯粥之間水不干但水也不多陳天明也不知道如何定義這個是飯還是粥干脆就叫它粥飯!
  小寧不相信地站起來一看電飯鍋驚訝地說道“慘了可能我放的水多了這怎么辦啊?”
  “沒事這挺好的我不喜歡吃粥但又覺飯比較干還是這個好。”陳天明急忙討好著小寧千萬不要讓小寧的自信心沒有了要不的話他就吃不了小寧煮的飯菜了。
  梁詩曼也走過來看了一下笑著說道“小寧可能你放的水不對以后煮慣了就行的。這樣可以吃的沒事。”梁詩曼見小寧的神色好像有點黯然忙安慰著小寧。
  陳天明裝了三碗粥飯后便心急地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高興地說道“我要第一個嘗嘗小寧做的菜。”說完迫不及待地挾了一塊炒雞肉放進自己的嘴里咬了起來。突然陳天明的眉頭皺了一下。
  “天明好不好吃?”小寧緊張地問陳天明。剛才的飯她做得不好現在她把希望放在了菜上。“好好吃非常好吃。”陳天明拼命地點著自己的腦袋。他哪里敢說不好吃啊畢竟這是小寧為自己做的。只是這雞肉好像放的鹽特別多感覺咸得好苦似的。
  “那你多吃點。”小寧聽陳天明說好吃心里的石頭終于放下來了她高興地對陳天明說道。“詩曼姐你也多吃一點。”
  梁詩曼也挾了一塊雞肉放在嘴里“嘩”她急忙把嘴里的雞肉吐了出來大叫了一聲。
  “怎么了?”小寧見梁詩曼這個表情忙挾起了雞肉試了一下“嘩”小寧急忙把雞肉吐了出來說道“好咸啊咸得都苦。“只是有點咸而已并不是很難吃”陳天明見小寧有點傷心的樣子急忙地安慰著她。
  “天明你不要吃了快吐出來咸死你啊。”小寧見陳天明還在吃著雞肉知道他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心疼地說道。
  “噢沒事”陳天明閉上眼睛猛地把那塊雞肉吃了下去突然他覺得自己特別的口渴好想喝上兩瓶礦泉水。
  “詩曼姐你幫我試試別的菜。”小寧對梁詩曼說道。
  梁詩曼挾了其它三樣菜試了之后都吐了出來她指著其中兩樣說道“這兩樣菜和剛才的那雞肉一樣咸這一樣菜不咸。”
  “不咸?”小寧奇怪了不咸怎么梁詩曼吐了出來。
  “它太甜了。”梁詩曼說道。
  “噢可能我做菜時手忙腳亂把糖當成鹽了。”小寧不好意思地對大家說道。“那怎么辦沒有菜吃了里面還有一些菜沒有做完要不我再去做?”
  梁詩曼笑了笑對小寧說道“這樣小寧你已經忙了一個上午就讓我來做。”
  “那好不好意思了詩曼姐本來想請你吃飯的可現在還要你幫忙。”小寧不好意思地說道。
  “沒事你坐坐我看看里面還有什么菜做個簡單的菜來吃。”梁詩曼說完便向廚房走去。
  小寧看著在旁邊老是摸著喉嚨的陳天明心疼地說道“我給你倒杯水好嗎?”
  “好好”陳天明喜出望外地說道。其實他太渴了但是小寧在旁邊他不敢去喝水而已。
  小寧走到飲水機旁幫陳天明倒了一杯水送了過去。陳天明一拿到水便馬上喝進肚子里。
  “還要嗎?要不要我再給你倒一杯?”小寧說道。
  “要”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就這樣陳天明已經喝了五杯。“還要嗎?”小寧看著陳天明那渴得要命的樣子不由地又問道。
  “那那再來一杯”陳天明說道已經喝了五杯水的他感覺舒服多了天啊可見那塊雞肉不是一般的咸而是非常非常地咸啊!而且他還把它吃了下去不咸死他才怪呢?
  “你看你叫你不要逞能你偏要吃那塊雞肉不咸死你算你命大了。”小寧白了陳天明一眼埋怨地說道。
  陳天明笑著說道“這是你第一次做菜給我吃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吃下去啊!”陳天明特別在那“第一次”上咬重了語音。
  “看你說的那給你水。”小寧把第六杯水送到了陳天明的手上。
  “唉還是我的小寧對我好幫我做菜又倒水給我喝。”陳天明接過小寧手上的杯子一付幸福得快要死掉了的樣子。
  “去你的誰是你的小寧啊我是我爸媽的。”小寧羞著臉啐了陳天明一口。
  “現在你是你爸媽的但遲早你是我的嘛”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好像怕小寧聽到似的。
  但是陳天明的話還是讓小寧聽到了她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什么遲早?你不要胡思亂想你你再胡思亂想我就生氣了0了◇“是是小寧你不要生氣我以后不胡思亂想了。”陳天明見小寧好像有點生氣了急忙地說道。反正他胡思亂想小寧也不會知道的了。
  “天明你你怎么這么傻啊剛才那塊雞肉這么咸你還吃下去”小寧突然小聲地說道。
  “我喜歡你做的菜嘛就算你做得再難吃我也會照吃下去的就算吃一輩子我也愿意。”陳天明馬上又開始占小寧的便宜了。如果小寧玲他做一輩子的話那她就是自己的人陪自己一輩子了。
  小寧還沒有聽出來她感動地對陳天明說道“你真的這么喜歡吃我的菜嗎?你真能吃一輩子?”突然小寧說到“一輩子”時才發現陳天明話里的意思她的小臉馬上紅了起來。
  “是啊小寧我真的喜歡你喜歡你陪我一輩子我知道我長得丑與潘安宋玉差不多;我也沒有什么錢只是有一間公司幾輛小車一千幾百萬而已所以不是很配得上你但是我真的喜歡你啊!我會努力的!”陳天明故意地向小寧表明自己的心跡和情況。
  “我我知道你對我好但但我們接觸的時間太短你你讓我再考慮一段時間行嗎?”小寧想了想紅著臉說道。
  “行沒有問題你就算是考慮十年年我也會在你身邊等你的。”陳天明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反正自己身邊有別的女人她小寧就算考慮長一點時間又何妨呢?
  “你想我成老太婆也嫁不出去啊?”小寧向陳天明翻了一個眼球。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成了老太婆后我這個老太公一樣在你身邊等著你陪著你一直到永遠。”陳天明邊說邊不忘時機地拉起了小寧的手向小寧表明著自己的心跡。
  “你你放手一會詩曼姐看到就不好了。”小寧見自己的手被陳天明抓住緊張地說道。她以前和蔡東風在一起的時候都沒有被蔡東風抓過手現在卻被陳天明抓住了這讓她又羞又急。
  “不會的我用我的人格向你保證絕對不會讓詩曼看到我拉著你的手我一定會在她從廚房里出來的之前放開你的手你放心。”陳天明用那只沒有抓著小寧的手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
  “你說什么啊天明快放開我的手。”小寧紅著臉說道。其實她也是因為少女的矜持才象征性地用手掙扎了幾下如果她大力地拉的話一早就拉出來了。
  “我再抓一下嘛小寧你的手好滑啊剛才你做飯的時候有沒有傷到你漂亮柔滑的小手啊?”陳天明故作心疼地問小寧。現在他能抓到小寧的手了那么以后他還能抓到更多的地方。陳天明邊看著小寧那高聳的胸部邊淫蕩地想著。
  第三卷第39章你不要騙我了
  “快放手詩曼姐要出來了”小寧邊緊張地看著廚房邊對陳天明說道。
  現在的陳天明正摸著小寧那柔軟的小手哪會放開呢他不以為然地說道“要出來但是沒有出來嘛別急等詩曼出來的時候我再放開嘛。”
  “放手詩曼姐出來了。”小寧小聲地吆喝著陳天明。
  陳天明一聽小寧這樣說只好依依不舍地放開小寧的手他邊回過頭邊說道“詩曼你的手藝也不錯嘛做得挺快的。咦?詩曼去哪了?”陳天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都不見梁詩曼在的?難道……
  他回過頭看了小寧一眼發現小寧得意地笑著“好啊小寧你竟敢騙我啊?”
  小寧狡黠地一笑“我如果不騙你你會放開我的手嗎?誰叫你笨啊讓我騙了。”說完她還向陳天明做了一個鬼臉。
  “那我還要抓你的手。”陳天明故意坐近小寧準備再抓小寧的手。
  但是小寧哪會讓他得逞啊?她急忙把自己的手放在背后搖著頭得意地說道“不我才不讓你抓呢!”
  陳天明見小寧的手藏在背后還得意地挺著她的胸部他就看得呆眼了。如果小寧不給手讓自己抓那么自己能抓她那高聳的胸部的話那就太好了。但是自己能抓嗎?如果自己抓了的話小寧會不會與自己翻臉呢?
  在陳天明左思右想的時候小寧發現陳天明一直在看著自己挺拔的**她又羞又氣地急忙把手橫架在自己的胸部上想擋住陳天明的視線“色狼”小寧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我只是想抓一下你的手你怎么這樣罵我?”陳天明裝著一臉的無辜反正她小寧又沒有什么證據。
  “你……”小寧本來想說陳天明看自己胸部的但想了一想這話自己怎么能說得出口啊?
  “讓我抓一下嘛小寧”陳天明又故意地坐近了小寧一點現在的他都是靠著小寧的柔軟身體了聞著小寧身上特有的香氣他心里一陣舒服。
  “不行。”小寧搖著說道。
  “給我嘛”陳天明邊說邊把自己的手放在小寧的手背上其實他是有居心的如果小寧故意把他的手一甩甩到別的地方去例如她手邊的**上的話那自己就是賺大了。
  “不”可讓陳天明失望了小寧只是搖頭并沒有動手所以他的手也不可能自己飛到那**上去。
  “乖小寧給我。”陳天明又故意靠近了一點現在他的身體已經算是半靠著小寧了。“不要你你快坐開一點詩曼姐出來了”小寧看著廚房的方向著急地推著陳天明。
  “得了我還會這么笨嗎?剛才都被你騙了現在你還用這一招是不是有點老土啊?”陳天明笑著說道他又不是傻瓜剛才都被小寧騙了哪還會上當啊?
  “咳!”陳天明的后邊響起了梁詩曼故意的咳嗽聲。
  陳天明一聽急忙坐回剛才那離小寧挺遠的位置。“詩曼你做好了嗎?”他笑著對梁詩曼說道。
  “是的簡單地做了一點我們先吃!”梁詩曼邊說邊端出了兩碟菜放在桌子上。
  “那我們快點吃。”小寧招呼著大家想著剛才自己做的菜她就覺得不好意思了。“詩曼姐你做的菜很好吃。”小寧吃了一口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聽小寧這樣說也急忙吃了一口贊賞地說道“嗯不錯跟小寧的差不多很好吃。”
  “陳天明你這是贊我還是在損我?”小寧生氣地用筷子指著陳天明罵道。
  陳天明見小寧生氣了急忙說道“當然是贊你了我哪敢損你啊!”天啊這次自己拍小寧的屁股拍到腳上了。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
  “哼!”小寧瞪了陳天明一眼吃自己的飯。
  “你們這對冤家別吵了快吃飯!”梁詩曼笑著說道。
  “詩曼姐我以后跟你學做菜好嗎?”小寧哀求著梁詩曼。
  m梁詩曼笑了笑說道“我也只是以前自己做給自己吃做多了而已的。”
  “詩曼姐你就教教我嘛我家里開小飯館但是我媽從來不讓我做我只是在旁邊幫小忙而已。”小寧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好我也沒有什么好教你我只是把我會的告訴你。”梁詩曼說道。
  “太好了詩曼姐你多吃點。”小寧邊說邊幫詩曼挾菜。
  陳天明見了心里那個酸勁真的是無法形容怎么小寧幫梁詩曼挾菜不幫自己呢?于是他故意地咳嗽了幾下“咳咳咳咳”然后還敲了一下飯碗他想引起小寧對自己的注意。
  “敲什么敲自己有手有腳不會自己挾啊?”小寧白了陳天明一眼看來她還是生氣陳天明剛才對自己做的事情被梁詩曼發現。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自己挾菜吃飯了。大家吃完飯梁詩曼和小寧收拾了一下后梁詩曼就回自己的房間小寧也說要回去休息了。
  唉其實自己是無所謂的小寧你就睡我的床就行了我的床比較大就算睡多兩三個女人應該都是可以的。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雖然他這樣想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不敢說出來現在他和小寧還是不穩定階段還是送小寧回家!
  ——————————————
  不知道是張麗玲心血來潮還是什么原因她說要來陳天明租的地方看看于是這個星期的星期六下午陳天明就帶著張麗玲上他租住的地方。
  “天明你這房子還是可以的一房一廳住得挺舒服好過公司那邊住在那邊都是男人我有時覺得不大方便。”張麗玲打量著陳天明的房間說道。
  “我都說了我明天就給你去租房這樣就方便多了。”陳天明對張麗玲說道。
  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有必要這么浪費嗎?你幫我配一條這房間的鑰匙我過你這里住不就行了嗎?”她邊說邊用手指標了一下陳天明的額頭。
  “你在這里住?”陳天明呆了這這怎么行啊?如果張麗玲在這里住那燕姐來了怎么辦?小寧來了怎么辦?那不是火星撞地球了?
  “是啊你怕了?是不是怕給你別的女人看見啊?”張麗玲看到陳天明這樣的表情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的腦瓜在快速地轉了幾圈后終于作出了決定反正紙是包不住火的自己和張麗玲什么事情都干了自己也沒有必要瞞著她了。
  于是陳天明咬了咬牙說道“是啊麗玲我是有幾個女人的。”說完他好像在等待死亡判決書似的。
  張麗玲看著陳天明那好像一付風雨來臨的表情撲哧一笑“怕沒有那色膽也敢學別人泡幾個女人?”“我我這不是不想騙你嘛”陳天明急著為自己解釋著。
  “不想騙我?但你已經騙我了把我什么了。”張麗玲說到這里臉蛋馬上紅了起來都怪自己明明知道陳天明有別的女人自己還插上一腳與他有關系這這如何是好啊?
  “我也沒有辦法啊誰叫你漂亮誰叫我喜歡你啊!”陳天明苦笑著。這個小辣椒如果鬧起來都不知道會是怎樣子。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心里有點怕怕的了。
  “所以我都被你騙了沒有辦法我只好跟上你了你這輩子別想把我甩了。”張麗玲故意惡狠狠地對陳天明說道。
  “我又沒有說不要你只是你可能是多幾個姐妹在一起而已不過這樣也好啊麗玲你想想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孤單有人陪你了。”陳天明向張麗玲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是你以后不會孤單有人陪你!”張麗玲生氣地輕輕踢了陳天明一腳說道。這些都是男人的花花腸子她是知道的。“一樣都是一樣的。”陳天明訕訕地笑著。
  “我到時看看如果那幾個姐妹是我看得順眼的那就留下如果我看不順眼的我就趕她們走。所以陳天明我是要經常住在這里了我倒要好好地看看你有多少個女人是誰?”張麗玲一付大姐大的樣子。
  “你有空就來住由你。”事情已經到這樣的地步陳天明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到時就算打了起來自己再做庭外和解!到時自己要勇立潮頭扛大旗做好滅火器的主要功能。
  “當然由我難道由你啊?”張麗玲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走到沙發旁邊坐了下來打開電話看了起來。
  “怎么了?生氣了?”陳天明走到張麗玲的旁邊坐下陪著笑“哼那我也有幾個男人看你生不生氣?”張麗玲說道。
  “那是不一樣的”陳天明急忙說道她張麗玲怎么能這樣比喻呢?那會要了他的命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有這樣的道理嗎?”張麗玲生氣地說道。陳天明見張麗玲生氣了忙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說道“乖別生氣了我的好麗玲我抱著你看電視我這可是真皮的比那沙發好坐多了。”說完他的手就輕輕地摸上了張麗玲豐滿的**慢慢地撫摸著。
  剛開始張麗玲還在推搪著但被陳天明摸了幾下**后她就放開手讓陳天明在自己的身上胡作非為了……突然“咔”的一聲門鎖響了一下接著門就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