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308 交換對象

陳天明一聽張麗玲問自己,忙頓了一頓,然后向她解釋道:“第一處不能打的地方,那就是我的臉,你知道嗎?你如果把我的臉打丑了,那以后怎么讓我在外面混啊?”陳天明說完,還在心里暗暗地說道,我以后怎么再能泡美女了啊!當然,這話他是不敢在張麗玲的面前說的。
  “那還有一處呢?”張麗玲沒有聲張,忍著氣問陳天明。
  “還有一處就是我的那里。”陳天明邊說邊看了看自己的那一直讓他驕傲的地方,繼續說道:“那可是我的驕傲,但也是我的脆弱地方,如果你一個不小心把它打壞了,或者打不行了,那怎么辦啊?”
  “你這個流氓,我就是要打你的臉,讓你變成豬頭,看你以后還在不在外面拈花惹草,殘害女人。”張麗玲邊說邊舉起小粉拳向陳天明的臉上打去。
  眼疾手快的陳天明急忙抓住張麗玲的手,松了一口氣,還好,自己練過,要不真的被他打成豬頭的話,那自己這個帥哥就不帥了,自己想對別的女人流氓也流氓不了了。
  張麗玲見自己的右手被陳天明抓住,急忙又舉起自己的另一只手,向陳天明的臉上打過來。可惜的是,她的左手還是不幸地被陳天明又抓住了。
  “你,你放開我的手。”張麗玲見自己的手被陳天明抓到了,想掙脫開,可是沒有辦法掙開。
  “你讓我放手我就放手,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陳天明笑著對張麗玲說道。有時男人的面子也是很重要的,所以,現在的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放手的。
  張麗玲見陳天明不放手,自己又大力地扯。陳天明被她一扯,不知道是他真的被扯收不住身體,還是他的故意,他整個身子都壓在了張麗玲的身上。
  “你起來,你壓到我了。”張麗玲現在可是又羞又急,想推開陳天明,但是哪里推得開,不推吧,他的身體整個壓在自己的身上,特別是他抓著自己的手好像還有意無意地在自己的胸部上。
  “小姐,你講理好不好,是你把我拉下來的,你不會把我推開啊?”陳天明裝著自己比她還虧的樣子,這軟綿綿的身體壓著就是舒服,特別是自己的手還在張麗玲帶有彈性的**上,真的是爽得不得了,這么舒服的感覺,他肯定是不會讓它消失的。
  “你流氓,你,你的手在我,我那里動。”現在的張麗玲如果能掙開自己的手的話,一定會去找把菜刀把陳天明殺了。他陳天明不但壓著自己不起來,在自己胸部上的手還在亂動,動得自己的**有點癢癢的感覺,好像越來越癢,快要癢遍全身了。
  “喂,你又不講理了,我的手沒有動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的手動了。”陳天明微微一笑,好像要為自己拿回清白似的。自己的手在張麗玲的**上,并且自己的身體還壓著,它是怎樣動,張麗玲是不可能看得到的。
  “你,你……”張麗玲也不知道是羞還是氣,反正是說不出話來了。
  “我什么啊?麗玲。”陳天明邊說邊又用手動了好幾下,這樣的油不揩白不揩,揩了不算白揩。
  “啊!你的手還在動!”張麗玲又是叫了一聲。
  陳天明聽著張麗玲的叫聲,自己的下面已經不由自主地進入警備狀況了。要命的是,他的下面剛好頂住了張麗玲的下面,雖然大家都是隔著衣服,但那種感覺讓陳天明越來越興奮,他不由地用自己的下面輕輕地頂了一下張麗玲的下面。
  “唔……”張麗玲閉上了眼睛,輕輕地哼出了聲音。因為,她已經感覺到陳天明下面的堅硬和沖動了。
  陳天明聽到張麗玲的這聲音,更加興奮了。他故意地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其實,他是把自己的下面又輕輕地頂了幾下張麗玲,而張麗玲這次好像沒有什么似的不出聲。陳天明見是如此,更是慢慢地用自己的下面磨著,似是有意,又是無意。而那壓在張麗玲胸部的手,也像是聽話似的配合著下面的進攻動作,輕輕地動了起來……
  “你再不起來,我生氣了。你,你怎么能對我這樣?”張麗玲突然睜開了眼睛,看著陳天明,咬著牙,說道。
  “我,我……”被張麗玲的一罵,陳天明也一下子清醒過來,他馬上立起身子,松開張麗玲的手。“我,我是和你開玩笑的。”
  “有,有你這樣開玩笑的嗎?”想到陳天明剛才用他的下面頂著自己的下面,雖然隔著衣服,但她還是能感覺得出來他的灼熱,還有他的那手在自己的**上動著。這個小冤家,真是讓自己又羞又氣。想到這里,張麗玲的羞得不敢看陳天明。
  “我也沒有辦法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誰讓你這么美,讓我情不自禁啊!”
  “你看你這么油嘴滑舌的,都不知道哄了多少個女孩?”
  “你過獎了,我哪有這么厲害。”陳天明笑著說道。
  “好了,你過那張床睡,我在這里睡,”張麗玲指著對面的床說道。
  “什么?我過那張床睡?”陳天明看著對面的那張床,一臉的可憐樣。他好恨啊,怎么自己就沒有想到把那張床拆了呢?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和張麗玲睡一張床了。
  “是啊,不是你說的嗎?大家各睡一張床,聊天聊累了就睡覺。”張麗玲看著陳天明那可憐的樣子,她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我有說過嗎?怎么我沒有印象的?”陳天明不相信地說道。
  “哼,說話不算話的人。”
  陳天明見張麗玲生氣了,只好慢吞吞地往那張床走去。
  “麗玲,你怕老鼠嗎?”在另一張床坐著的陳天明問對面床的張麗玲。
  “怕。”張麗玲肯定地說道。
  “我這房間好像有老鼠,如果你怕的話,我馬上過去為你壯膽。”陳天明對張麗玲淫笑著。他色迷迷地看著張麗玲胸前的睡衣好象有點亂了,把她一小邊的胸罩露了出來,直讓他看得心里直癢癢的。
  那可能是剛才自己動的原因,那豐滿的**好像現在有點生氣了,一起一伏,真是讓他的心里也跟著那波濤洶涌了。可惜的是,自己一直都沒有真正把手放到張麗玲的**上好好地抓上一抓,她對自己欲迎欲拒的,自己想不理她的時候,她好像在挑逗著自己,就像剛才那樣。而把自己惹上了火,她又馬上用冰水把自己的火澆滅了,真是讓自己有火也發不出來。
  “陳天明,你這鬼把戲就別想騙我了,你以為我是三歲的小孩嗎?什么老鼠,色狼就有一個。”張麗玲邊笑著邊指著陳天明說道。
  看著聰明的張麗玲,陳天明沒招了,他只好躺在床上,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喂,你剛才不是說聊天嗎?”張麗玲問陳天明。
  “不聊了,你這么累了,睡吧。”陳天明無精打采地說道。像這樣的美女在三更半夜地了眼自己聊天,那會更讓自己難受。
  “你過來吧。”張麗玲說得很小聲,好像蚊子的嗡鳴似的。
  “你,你剛才在說什么?”陳天明心里一樂,他怕是自己聽錯了,一會被人踢下床,于是,想再問清楚一點,畢竟被人踢下床是一件非常難堪的事情。
  張麗玲見陳天明這么笨蛋,氣得把被子拉上,蓋住自己的臉,不理陳天明。
  陳天明知道自己沒有聽錯,忙高興地跑到張麗玲的床上,然后輕輕躺在她的身邊,接著慢慢地拉開蓋著她的被子。
  “你要干什么?”張麗玲看著陳天明說道。
  “沒干什么,只是陪你聊聊天而已。”陳天明說道。
  “哼,”張麗玲把頭扭向一邊,不理陳天明。
  陳天明見張麗玲生氣了,說道:“麗玲,怎么了?生氣了嗎?”陳天明邊說邊把手輕輕地搖著張麗玲的肩膀,而眼睛就看著張麗玲豐滿的胸部,不,準確地來說,是一部分的胸罩。
  “你不是說要睡覺嗎?睡覺吧!”
  “你別生氣了,我錯了不行嗎?”陳天明說完,突然親了一下張麗玲的臉。
  “唔……”張麗玲被陳天明這一親,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陳天明見張麗玲沒有反抗,好像是默認了自己的動作,高興地再把嘴往張麗玲的臉上親去,同時,那手也抓上了她高聳的玉峰。
  “唔……”張麗玲又是小聲地叫了一聲。
  興奮的陳天明忙繼續抓著張麗玲胸前的柔軟,現在張麗玲沒有反抗,讓自己胡作非為,這樣的好時機自己不好好地把握的話,那自己就是太不懂事了。
  “天,天明,”張麗玲見陳天明親到自己的嘴上,睜開眼睛對陳天明說道。
  “恩,“陳天明忙里偷閑地回應了一下,現在的他,哪里有空說別的廢話。
  “你,你不要這樣……”張麗玲的聲音太小了,小得陳天明差點就聽不到了。
  “我,我喜歡你,控制不了自己。”陳天明性急地說道。
  “可是,你不能給我名分,你說,你會和我結婚嗎?”張麗玲看著陳天明,輕輕地說道。
  陳天明聽到張麗玲這樣說,手不由地停了下來。是的,他是不能給張麗玲名分,雖然自己不知道以后會是怎樣,但是,現在自己至少有兩個女人了,自己是不可能不要燕姐和劉美琴而跟張麗玲結婚的。
  所以,他不想欺騙張麗玲,君子好女,取之有道,他不會為了得到張麗玲的身體,而是先騙她,等得到她之后,再告訴她實情。 (步云小說網http: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