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302 可憐的女人

陳天明本想禮貌地看一下女服務員的可誰知道他這一看竟然呆了原來面前的這個女服務員竟然是和自己有過關系被蔡東風玩弄的那個可憐女人梁詩曼!
  “是你?”陳天明驚訝地叫了起來那天梁詩曼偷偷地走了自己以為再也見不到她想不到竟然在這里見到她。
  “是你!”梁詩曼也發現了陳天明她也呆了本來想離開j縣到m市里不會再遇到以前的熟人可是現在她竟然遇到陳天明這個和自己才見過一次面卻和自己有過非常深關系的人。
  “你怎么在這里?”陳天明奇怪地問梁詩曼。
  眼前的梁詩曼還是和以前那樣漂亮蘋果臉面如桃花般紅潤秀美的鼻子為她的臉蛋增色不少。而那豐滿的高峰并沒有因為曾經受過蹂躪而變形反而更加堅挺讓陳天明不由地想起他們之間三個小時的親密接觸。
  “我離開j縣后就到了m市可因為我的大學畢業證和身份證都在葉大偉那里我又不想惹上他不敢找他要。只有重新再申辦證件現在我的身份證補回來了但畢業證還在申辦中。所以沒有畢業證的我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這家酒我也是昨天才來上班的。”梁詩曼苦笑了一下說道。
  陳天明聽了心里無由地一疼他對梁詩曼說道“這樣我幫你找份別的工作另外我給你一點錢你先花著遲點我再給你。”陳天明邊說邊拿出自己的錢包掏出了一沓錢。
  “陳老師謝謝你的好意我有手有腳不要你的施舍工作我自己再找。我對自己說過了我要忘記以前的事情所以也請你別在我面前再說以前的事情。”梁詩曼搖了搖頭拒絕了陳天明的好意。
  “我也不是施舍你我我是你的朋友我想幫你一下而已。”陳天明看著這個可憐的女人心疼地說道。一個大學生沒有畢業證肯定是找不到好的工作所以她只有在這里當服務員。再說當時如果不是她梁詩曼救自己的話自己可能也因為吃了軟骨奪魂散而成了植物人。不行要盡量幫她才行。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我說了我不用別人幫◇陳老師如果你想喝酒請進如果不是那我就要離開招呼別的客人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我不想失去它。”梁詩曼對陳天明說道。
  “我是來喝酒的對了婷姐在不在?”陳天明問梁詩曼。
  “嬸姐不在你認識我們老板?”梁詩曼奇怪地問陳天明。
  “是的我們是朋友。”陳天明本想跟范文婷說一下讓她照顧一下梁詩曼的可現在她不在只有到時再和她說了。“我坐那個位置行嗎?”陳天明指著上次自己坐的位置說道。
  “可以請你跟我來。”梁詩曼對陳天明點點頭然后帶著陳天明向那個位置走去。“你要點什么呢?陳老師。”梁詩曼拿著酒牌問道。
  “我叫陳天明你叫我天明就行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還是叫陳老師好一點。”梁詩曼搖了搖頭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還是點了上次的那種紅酒然后叫點小吃。反正他知道梁詩曼在這里工作到時再慢慢地幫她就行了。“你稍等。”梁詩曼記下陳天明要點的東西便向他微微躬身然后走了。
  唉想不到這個可憐的女人挺有骨氣的不接受自己的幫助。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可惜是遇人不淑遇到葉大偉和蔡東風這樣的混蛋。陳天明越想越恨現在他又在葉大偉和蔡東風的頭上記下了一筆帳。
  “陳老師你的酒和小吃全上齊了你慢用。”梁詩曼對陳天明說道。看著她好像挺專業似的可見她在這方面下了一點功夫。其實以前梁詩曼在葉大偉的夜總會里干過所以她在這方面有點經驗。
  “你有空坐下來陪我聊聊嗎?”陳天明看著梁詩曼說道。
  梁詩曼聽陳天明這樣說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我要干活你慢用。”說完便去招呼別的客人了。
  陳天明見梁詩曼在干活自己也不好說什么只有拿著自己的紅酒倒在杯里慢慢地喝了起來。剛才自己來之前的心情是挺好的想著小寧對自己的態改變本想好好地喝上一杯好好地慶祝一下可是現在見了梁詩曼他的心情卻好不起來。
  唉自己曾經和她有過關系現在自己如何對待她呢?陳天明在心里問著自己他也不知道如何對梁詩曼反正他現在想的就是要幫梁詩曼過上好的生活。唉這個可憐的女人不能再讓她受苦了。
  “天明你來了?”一陣香風向陳天明撲鼻而來陳天明聽著這聲音就知道是范文婷來了。
  “婷姐你好忙啊我本想找你喝酒的可你卻不見我正在傷心的時候你又出現了。”陳天明見范文婷來了高興地說道。畢竟倆個人喝酒好過一個人喝。
  “你會這么好記著婷姐得了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范文婷用手指損了陳天明的額頭嬌笑著。
  “真的婷姐你不信我給你看看我的心我都快想死你了。”陳天明邊說邊摸著自己的胸口說道。
  “那好啊你挖出來給我看看”范文婷看著陳天明一臉的不相信。
  “我我這不是忘記帶刀來了嗎?”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怎么她范文婷這么不識趣啊?自己只是說說而已她何必這么認真呢?
  “沒事我的柜臺有刀你要不要我現在給你拿啊?”范文婷一本正經地說道。她看到陳天明的糗樣就覺得好笑這個風流的家伙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他還會到處哄女孩子。
  “婷姐你也不要這么認真人家真的是好想你要不我也不會來看你啊。”陳天明訕訕地說道。
  “我聽一個員工說有人找我我過來一看原來是你你是不是今天沒有美女陪才來找我這個老太婆啊?”范文婷白了陳天明一眼故意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
  “哪會啊我今天可是推了個美女的約會來找你的你可想想我是對你多么她好啊!”陳天明也繼續在胡扯反正說大話是不用本的再說現在自己的臉皮也厚了很多說大話絕對不臉紅。
  “得了你你這張嘴樹上的鳥都會給你哄下來的。”范文婷笑著說道。“我今晚還有事可不能和上次那樣和你喝醉了我只能陪你喝一會的酒。”
  陳天明一聽范文婷不能喝醉心里有點失望但想著梁詩曼的事情他又故意問范文婷“婷姐你現在酒工作的人挺多的這段時間又招了一些人嗎?”
  “天明你是不是看上我酒哪個女孩子了?我警告你你可不要有什么別的心思影響我的生意我可饒不了你。”范文婷瞪了陳天明一眼警告著他。
  “婷姐我哪是那樣的人?”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看你就是那樣的人。”范文婷說道。
  “我只是見到你酒里的一個服務員是我以前認識的朋友上次我來的時候都沒有看到她。”陳天明說道。
  范文婷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地說道“你的朋友是誰啊?”
  “是梁詩曼她說她是昨天才來的。”陳天明說道。
  “噢你說的是小曼啊對她是昨天才來的她是你朋友嗎?”范文婷想了想說道。剛才就是梁詩曼告訴她陳天明找她。
  “是的你以后多關照她一下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陳天明看著范文婷說道如果范文婷在旁邊幫自己照看一下梁詩曼的話那效果會更好一點。
  “我會的我對我酒的員工都很好我會關照小曼特別不讓一些色狼欺負她。”范文婷邊說邊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見范文婷邊說邊看著自己好像當自己是色狼的樣子似的沒好氣地對范文婷說道“婷姐我又不是色狼你看著我干什么啊?”
  “你是不是自己心里有數?”范文婷好像一語雙關。
  聽范文婷這樣一說陳天明的心里格登了一下難道范文婷說以前自己偷看她上廁所的事情?想到這里陳天明的臉紅了她范文婷怎么這樣啊幾百年前的事情她怎么還記得呢?真是的!
  范文婷看著陳天明的樣子撲哧一笑“天明你就放心我這里員工的待遇很不錯比一般公司的工資還高。酒這段時間的生意很好我這幾天一直在招人收銀、服務員、保安等職位都還要人。”
  陳天明聽范文婷說到收銀的職位要人心里不由一動小寧不是說過要找工作嗎?并且她還學過會計應該沒問題。“婷姐我有一個朋友她現在是大學快畢業出來實習她學過會計不知道收銀這職位適合她嗎?”
  “實習多少個月?”范文婷想了想問陳天明。
  “聽說是半年”陳天明回答道。
  “可以反正到時她想繼續做下去就做下去不想的話半年左右我也招到人了。天明我也不瞞你說收銀這位置要求不高懂點會計常識就行我主要是找信得過的人既然是你的朋友應該可以信得過。人家大學生想來這里干嗎?你要問清楚不過我這里的待遇挺高的特別是收銀每個月的工資有兩、三千如果你朋友到這來干的話最好這兩天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