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298 意亂情迷

“你的手怎樣?給我看看。”小寧終于想起了陳天明手上的傷關心地問著陳天明這都是為了自己而傷她的心里過意不去。
  “沒事那只是小傷流了一點血。”陳天明故意裝作輕松地笑著。其實也是沒有事的只不過他就想這樣讓小寧關心自己。
  “你幫我到那個抽屜里拿瓶紅藥水我幫你擦擦。”小寧看著陳天明的那表情知道他是裝著沒有事的這讓她的心里更是過意不去了。
  陳天明聽小寧這樣說只好去抽屜里拿出紅藥水和藥棉無奈地遞給小寧其實他心里的高興是不敢放在臉上的了。
  “疼嗎?”小寧溫柔地問陳天明。
  “不不疼。”陳天明齜著牙故作輕松地說道。
  “你還說不疼都流血了。”小寧見陳天明在逞強埋怨著他而且心里對陳天明的看法好像又有點不一樣了。于是她輕輕地幫陳天明擦著手擦到最后還用小嘴輕輕地吹著陳天明手上的紅藥水。
  這時陳天明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服現在太爽了他感覺到小寧那溫香的口氣吹在自己的手上還有她那柔軟的小手抓著自己的小手陳天明現在感覺自己好像在夢中一切都不真實似的。
  陳天明從小寧那里出來回到自己租的地方時已經是晚上點了。還是洗一個澡練一下香波功再看看電視!其實他的手沒有事了他運上香波功后還有血黃蟻幫他恢復他的手一早就沒有事了不過為了能多接觸一下小寧他故意這樣而已。
  “咚咚咚”一陣敲門的聲音響起。咦?現在都十一點了誰還來找自己啊?燕姐?應該不是她不是說今天晚上值夜班嗎?再說燕姐不是有自己房間的鑰匙嗎?陳天明越想越奇怪地走到門邊輕輕地開了門。
  陳天明開門一看發現站在門外的竟然是小冰。她三更半夜地敲自己的門干什么?難道為昨天的事情?
  “我我想借個衛生間用一用”小冰還沒有說完便自己沖了進去然后向陳天明的衛生間沖去”嘭”的一聲門被閂上了。
  她喝酒了!陳天明在心里對自己說道。剛才小冰在經過自己身邊的時候他就聞到了一股非常濃烈的酒味還有小冰那紅潮的臉頰估計她喝得不少。她的房間不是在旁邊嗎?怎么來借自己的衛生間呢?
  過了一會小冰從衛生間走了出來。她紅著臉對陳天明說道“我我的鑰匙掉在房間里沒有拿出來房東現在應該睡覺了我不敢叫她的門。”
  “噢原來這樣。”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怪不得呢原來她沒有帶鑰匙看她那忍不住的樣子估計是太急了想要上廁所。呵呵!
  小冰走到沙發上然后坐下來看電視并且她看的時候不是抬著頭看的而是躺在沙發上看。
  “喂我要睡覺了。”陳天明看著小冰在自己的沙發上躺著于是指了指門口對小冰說道。難道她不知道一個喝醉了酒的女人在一個非常健康能力非常好的男人房間里是非常危險的嗎?。
  我我今晚……就在這沙發上看電視了。”小冰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對陳天明說道。現在的她酒精已經沖到大腦頭腦一陣糊涂當她想回家的時候發現沒有帶鑰匙內急的她只好敲陳天明的門。
  從衛生間出來后她發現自己醉得都不想動了再想著自己沒有地方好去只好賴在陳天明的沙發上看電視了。
  “這這好像不那么好我們孤男寡女的在這里這如何是好啊?”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
  “呵呵你還怕?得得了你們這些男人不都是一樣嗎?自己有了女朋友還想上別的女人。”小冰可能是有點觸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男朋友她越說越生氣突然站起來指著陳天明的鼻子罵道。
  “你你不能說我啊你要說就說你的男朋友。”陳天明白了小冰一眼說道。
  “是嗎?那你現在想不想要我啊?”已經有半醉的小冰把手放在自己的**上一邊看著陳天明一邊在輕輕地摸著她的**。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這樣。”陳天明蒙了他想不到小冰喝醉了竟然會挑逗自己她難道不知道自己是一個非常正常能力非常好的男人嗎?他看著小冰的**下面不由地反應了。
  “呵呵難道你不想干點什么嗎?你不是說你非常厲害嗎?比十五分鐘還厲害能一個多小時嗎?那你就試給我看看。”小冰想著自己的男朋友阿華這樣對她她的心里就氣了所以她現在心里有點潛意識地報復阿華。
  “我是厲害但是不是和你試你快找個地方睡覺去。”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他是喜歡美女但不是來者不拒他喜歡的是自己喜歡的美女。
  “怎么了?是你沒有膽量還是我的身材不夠好啊?”小冰見陳天明拒絕她于是她有點賭氣地把自己的上衣脫掉然后露出了自己紅色的胸罩。小冰一邊模著自己的胸部一邊說道“怎么樣?我的波還可以?你想不想摸?”
  “你你……”陳天明看著小冰這樣的誘惑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她小冰怎么這樣啊自己本來就**極強看不得那些東西現在被小冰這樣刺激那下面就把自己的短褲頂了起來。
  小冰見陳天明還是站在那里沒有動她向陳天明拋了一下眼神然后伸手到自己的長褲上解開鈕扣接著慢慢地脫了下來。那是一條黑色的小蕾絲底褲它不是全黑中間的花紋是紅色的。好象和上面的胸罩一套但有點不像一套。
  小冰見陳天明盯著自己的下面看她知道自己這樣已經引起陳天明的注意她高興地把自己的長褲扔在一邊一手模著**一手摸著下面。如果是平時小冰絕對是不敢這樣做的但是她現在喝了酒腦袋里亂烘烘的特別是剛才被陳天明拒絕她的心里更是不甘她要陳天明為自己他還拒絕不拒絕自己。
  “你……你想不想來摸一下啊?”小冰得意地浪笑著酒精已經讓她顧不上形象她現在只想好好地放縱一下。
  “你你不要這樣……”陳天明發現自己說話有點吃力了特別是意識到有點想那個。m的一個算是美女的女人在你面前特別是在你自己的房間里又是三更半夜的脫掉她的外衣露出她的胸罩和底褲然后叫你想不想模?特別是自己下面的兄弟已經表態了這叫自己如何是好啊?
  “你不想嗎?”小冰見陳天明還沒有向自己沖過來她有點生氣了。于是她把手伸到自己的背后解開胸罩的扣子再脫下胸罩扔在一邊。頓時小冰的那對**就馬上跳在陳天明的眼前。
  雖然這對**不算是很豐滿的那種但也可以看得上去應該差不多這到b3的水準了。那尖尖的小櫻桃還有潔白的**都是陳天明所興奮的。陳天明輕輕地按了一下自己那堅硬的下面它頂得太離譜了不按一下它怕它一會把自己的短褲頂穿了那可就糗大了。
  “你來嘛來摸一下嘛……嗯……”小冰咪著眼睛嬌聲嬌氣
  地對陳天明說道。她已經看到陳天明的反應了她自己摸了一下自己的小櫻桃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那種酥酥癢癢的感覺馬上傳遍了她的全身。
  “你你不要這樣……”陳天明艱難地說道。小冰這樣做太不應該了這不是在考驗自己男人的意志嗎?
  小冰見陳天明還是沒有向自己撲過來她咬了咬牙把自己最后的遮衣物蕾絲小底褲脫掉然后躺在沙發上張開自己的白腿對陳天明說道“來你是男人的就過來……”說完她輕輕地呻吟了起來。
  陳天明見小冰這樣只好把自己房間的門關上然后慢慢地走到小冰的面前。只見小冰現在已經是春情蕩漾了她那微微張開的嘴低聲地呻吟著。那艷紅的兩頰還有微紅的小櫻桃都深深地吸引著陳天明。
  陳天明現在有點想了小冰那烏黑的芳草地好像已經濕潤而且她一個腿放在沙發頂上露出自己更大的空間好像想讓陳天明更容易進入似的。
  上還是不上呢?陳天明矛盾了。自己和一個沒有感憤的女人上床的話那那對得起自己嗎?再說小冰現在又是喝醉了神智也有點不消如果自己這樣的話那不是有點乘人之危嗎?
  可是如果自己不上那自己的……陳天明又按了一下自己的下面現在他的下面已經非常堅硬了好像要直接沖進小冰那濕潤的芳草地似的。
  “啊……”小冰的小手又模上了自己的**她一邊呻吟一邊摸著就如一個正在等待安慰的女人似的那深深的呻吟那裸露的**那張開的雙腿都彌漫在整個沙發上把陳天明身上的火勾了出來并且好像要把他燃燒了似的。
  陳天明用力地搖了幾下頭他發現自己的大腦有點混亂了。他。想了一會然后看了小冰一眼咬咬牙向小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