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284 我帶的錢不夠

吳青裝模作樣地拿過菜單仔細地端詳了一下然后大聲地叫了起來“哎呀天明你怎么點得這么少啊請美女吃飯就要點多一點嘛!”說完他還一付非常生氣的樣子。
  “點得少?都已經是四菜一湯了”陳天明一聽吳青說他點得少也生氣地反駁道。m的自己出錢不是他吳青出錢他當然說得這么大方。剛才自己就是為了顯示大方點了四菜一湯這樣的菜量已經夠四個人吃的了。
  “再點一個再點一個。”吳青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他翻了翻菜譜然后自言自語地說道“這里的清水雞是招牌菜小姐就再來一只清水**!”
  “一只清水雞?”陳天明蒙了如果他吳青再點這只消水雞的話那再叫三個人來也吃不完這里的菜。
  “是啊再來一只清水雞何桃你應該沒有吃過這里的清水**?”吳青問何桃。
  何桃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就是了天明就再點一只清水雞讓何桃嘗嘗。”吳青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見吳青拿何桃出來當擋箭牌只好點點頭讓服務員再點多一只清水雞。
  不一會兒他們點的菜都上齊了陳天明看著桌上的五菜一湯特別是那只清水雞心想就他們三個人如何把這些菜吃掉。
  “何桃快吃不要客氣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吳青高興地招呼著何桃好像這一頓飯是他請吃似的。
  陳天明看了看那只清水雞上的兩只雞腿心里一動他戴上一次性塑料手套準備把這兩只雞腿撕下來何桃一只他一只好好地吃一下反正這頓是自己請的不吃白不吃。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準備下手了。
  但是吳青好像比他還快他兩手一伸就把一個雞腿撕了下來接著放在自己面前的碗里然后又撕了最后一個大雞腿放到何桃面前的碗里說道“何桃你吃雞腿不要客氣好好地嘗一下這里的清水雞。”
  陳天明呆了m的自己出的錢他吳青竟然把自己的雞腿拿來向何桃做人情做人情就算了他還把自己的那只雞腿撕了這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吳青看了陳天明一眼發現他非常生氣于是吳青故意地對臉色難看的陳天明說道“天明難道你不想讓何桃吃雞腿嗎?”
  “不不哪會呢?”陳天明急忙向何桃擺著手以表自己的心跡。“何桃你快吃涼了就不好吃了。”說完還對著何桃拼命地笑著。
  “對對涼了就不好吃了何桃快吃。”吳青一邊拿著自己碗里的雞腿咬著一邊對何桃說道。
  大家吃飽了陳天明看了看桌上剩下的菜苦笑著今天晚上他們都還可以再吃一頓。
  “小姐把剩下的菜打包”吳青對外面的服務員說道。然后他繼續一邊用牙簽剔著牙一邊對著何桃說話“何桃今天的菜好不好吃啊?不好吃的話我下次再請你吃。”
  “很好吃我吃得很飽了。”何桃笑了笑說道。
  “反正一會我們也不知道去哪不如就在這里坐著聊天聊到快上課的時候再走?”吳青興奮地說道。剛才他看了時間只是一點鐘而已如果在這里和何桃聊到兩點鐘那就爽了。
  在旁邊聽著的陳天明可是生氣了m的吳青吃自己的還泡自己的妞怎么這天下有這樣的人啊?早知道剛才自己在沒有來的時候就拒絕不讓他來了。他看了看在旁邊拿著賬單的服務員突然靈機一動。
  陳天明笑著對服務員說道“小姐買單多少錢啊?”說完就掏出了自己的錢包。“先生一共是兩百五十塊”那服務員也對陳天明微微一笑說道。
  “好的”陳天明邊說邊打開自己的錢包他看了一看不好意思地對吳青說道“吳青我的錢不夠你看是不是你借……”
  吳青好像沒有聽到陳天明說話似的他馬上站起來對何桃說道“何桃我剛剛想起來我還有點事情要辦我先走了。”說完他看了看桌上已經打好包的菜拿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就急忙走了。
  “天明我來給!”何桃一聽陳天明的錢不夠笑了笑從自己的手袋里拿出了自己的錢包。
  “不用我剛才是和吳青開玩笑的可誰知道他跑得比兔子還快。”陳天明笑著從自己的錢包里拿出錢付了飯錢。
  “你啊你剛才嚇壞他了他還想在這里和我聊天呢!”何桃想起剛才吳青的樣子也覺得好笑。
  “還說像一個電燈泡一樣在阻礙我們的倆人世界吃了飯還不走還想繼續當燈泡”陳天明越說越生氣現在的他恨不得扒了吳青的皮。
  “誰誰和你倆人世界啊?”何桃一聽陳天明這樣說臉蛋一紅低下頭嬌叱地說道。
  “何桃你知道嗎?你這些天生我的氣害得我吃不香睡不好今天中午吃飯是我這些天吃得最香的一頓了。”陳天明見自己單獨和何桃在一起了著急地哄著何桃。現在他就是要花言巧語地把何桃哄不生氣。
  “這這都是你自己找來的。”何桃好像有點生氣地說道。想著那天陳天明的腳被李欣怡摸著她的氣又來了。
  “我說了那真的是誤會如果不是我的腳傷她幫我擦藥水我把腳給她干什么?我不如把我腳給你摸著呢?”陳天明涎著臉對何桃說道。
  “誰誰要摸你的臭腳啊?”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嬌叱地說道。
  “我這只是比喻嘛”陳天明哭著說道。“對了何桃這里太吵不如我們回我的團委辦公室那里坐一下大家聊聊天反正欣怡不在就我一個人好嗎?”陳天明還是覺得在自己的辦公室坐好一點那里清靜。
  何桃想了想對陳天明點點頭。陳天明見何桃同意了高興得一蹦三厘米高。他急忙帶著何桃回到了他的團委辦公室。
  “你先坐一下我把空調開了。”陳天明急忙把辦公室的空調開了然后再把門鎖上這樣就是他和何桃的倆人世界了。想到這里他的心就開始心花怒放了。
  “你和李欣怡幽會的地方不錯嘛!這么大的地方就你們兩個人。”何桃故意地對陳天明說道。
  “是是地方挺大的。喂你說什么啊什么幽會?我和欣怡可是清白的這只是我們辦公的地方。”
  陳天明一臉冤枉她說道“噢這是你們辦公的地方那你們幽會的地方是在哪啊?”何桃還是故作生氣地試探著陳天明。女人就是如此有時會生一些無中生有的醋讓男人招架不住。但是陳天明的武功高強這些小招他當然是招架得了的了。
  “我們是清白的但是……”陳天明頓了頓突然停止不說了。
  “但是什么啊?”何桃一聽陳天明這樣說急忙地問陳天明她想知道下面陳天明要說什么。
  “但是現在這里是我們幽會的地方了。”陳天明嘻皮笑臉地說道。他已經想好了如果李欣怡中午不在這里的話那他就去找何桃來這里幽會這樣自己的中午就不會太寂寞了。
  “誰和你幽會了?”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生氣地說道。
  “何桃這些天我好想你啊。”陳天明知道何桃的臉皮薄所以他也不拆穿她要不一會她的臉又紅了。
  何桃一聽陳天明這樣說紅著臉低下了頭不敢看陳天明。
  “你不相信嗎?要不你摸模我的心就知道我的心是多么地想著你了。”陳天明見何桃這樣知道剛才自己的話已經有效應了忙走到何桃的面前抓起她柔軟的小手然后放在他的胸口處含情脈脈地說道。
  “你你放開我的手。”何桃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但是她這么小的聲音陳天明就算是聽到了也當沒有聽到的了。
  “唉我天天想著和你在一起抓著你柔軟的小手和你聊天。現在我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老天怎么對我這么好啊讓我的美夢成真。”陳天明一邊說一邊用自己另一手輕輕地掐著自己的大腿。
  “哎喲!好疼啊!”陳天明捂著自己的大腿慘叫著。
  “你在干什么啊?自己捏自己的大腿你傻了?”何桃見陳天明這樣不由心里一疼埋怨著他。
  “我我剛才是在想試一試我到底是不是在作夢這樣的情景一直都是在我的夢境里發生的。所以我高興得有點不敢相信。”陳天明還是在故意地摸著自己其實根本不疼的大腿慘叫著。
  “你你真的這么想我?”何桃抬頭看了陳天明一眼發現他一直在看著自己又急忙紅著臉低下頭小聲地說道。
  “是啊我沒有騙你要不我找把刀來給你割開我的胸口看看看看我的心到底有沒有騙你?”陳天明邊說邊故意地站了起來好像要找把刀的樣子似的。
  其實陳天明才不擔心因為在他的記憶里團委辦公室里是沒有刀的就算是一把小鉛筆刀也沒有。上一次他就是要找把小刀來削鉛筆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所以他是非常非常放心的。
  “誰誰要看你的心啊?臟死了!”何桃見陳天明要在辦公室里找刀急忙拉住他的手埋怨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