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260 還欠兩百萬

鐘向亮繼續說道“其次就是你們的身份雖然我們在公開的場合不公開但是你們的檔案會在我們的機密檔案里如果因你們是在執行任務時做出正當的自衛行為如為了任務而殺人等國家都會為你們在背后埋單所以你們不要怕。”
  “師傅那么說以后我們殺人都不怕的了?”張彥青興奮地說道。
  “彥青你要理解是為任務而殺人國家才會為你們埋單你們是不能隨便殺人的如果你們隨便濫殺無辜我們一定會追究你們的責任。”鐘向亮正色她說道。
  “不會的師兄相信我們。”陳天明堅定地搖搖頭說道。
  “我就是相信你們才把這種特殊的任務交給你們。明天我會向上級申請一筆經費給你們開公司用不過我們的經費緊張昨天我跟上級溝通了一下他們最多給我們兩百萬。唉作為啟用資金還是少了一點我本來想申請多一點讓你們的裝備好一點特別是每人配一件防彈衣這樣你們的安全就保障了一點。”鐘向亮可惜地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說道。
  陳天明聽鐘向亮這樣說突然靈機一動他問鐘向亮“師兄還欠多少?”
  鐘向亮想了想說道“如果再有兩百萬的話就好了要租一幢樓作為公司的地地還要買幾輛車另外招一些可靠的人還有一些武器的裝備等等。”
  陳天明對鐘向亮笑了笑高興地說道“師兄你那兩百萬就交給我三天后我給你兩百萬另外我們本來還有兩輛車的現在也可以作為保全公司的辦公車。”陳天明想著自己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賭過錢了手里又癢癢的了。
  “你去哪里弄這么多錢?”鐘向亮疑惑地看著陳天明不解地說道。
  “師傅你不知道老大是賭神只要是他賭的便能贏。”林國小聲地對鐘向亮說道。
  “噢天明你已經學到了師傅的絕招賭術看來師傅是對你非常她喜歡要不也不會把一向不傳人的賭術傳給你。”鐘向亮說完哈哈地大笑起來。
  “我我也是學來玩玩的。”陳天明摸著自己的腦袋不好意思地說道。
  “天明你要記得千萬不要貪心賭這東西并不是一件什么好的東西你如果贏到兩百萬就趕快走要不會惹事的。”鐘向亮告誡著陳天明。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你想去哪個賭場?”鐘向亮想了想問陳天明。
  “m市的常樂賭場”陳天明脫口而出像常樂那樣的大賭場贏它兩、三百萬是沒有問題的。
  “行常樂賭場是m市最大的賭場每天流動的資金大你贏它兩、三百萬是沒有問題的。”鐘向亮點點頭對陳天明說道。“不過天明你也要小心常樂賭場是m市最大的幫派華黑幫所開的你們千萬不要在那里惹事。”
  “不會的師兄我們只是去贏錢不是惹事。”陳天明說道。
  “你們要車嗎?”鐘向亮問陳天明。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們自己還有兩輛車到時開我們的面包車去就行。”
  “那好我會在這兩天內幫你們租到房子和辦好有關公司的手續到時你們過去接手就行了。”鐘向亮說道。
  “師兄那我要不要辭掉九中的老師職務?”陳天明問鐘向亮。
  “現在暫時不用你能用自己老師的職務來幫你掩護自己的身份這是不錯的再說平時出面的是林國你只要在暗中策劃就行。這樣為你們以后的行動帶來很大的方便的。”鐘向亮搖了搖頭說道。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還有你如果要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在學校我會幫你請假的這樣的事情我們出面會好點。”鐘向亮說道。
  “恩。”
  “可惜如果不是怕身份泄露我也想和你去一次常樂賭場看看你的那厲害賭術。”鐘向亮笑著說道。
  大家跟著鐘向亮一起笑了起來。“彥青你出去叫小夏回來我們一起吃飯今天我是為你們上次洗塵大家來喝上一杯。”鐘向亮豪爽地大叫。
  “對了師兄以前阿國是當偵察兵的他對一些偵察、竊聽什么的有一手你看你們那里有沒有一些他要的裝備。”陳天明想起了上次為燕姐的事林國還說裝備太差要不會做得更漂亮。
  “那太好了這樣你們的保全公司就更專業了。”鐘向亮高興地笑著。
  ————————————
  第二天的晚上陳天明就和林國、張彥青、小蘇他們出發了。因為是輕車路熟所以陳天明他們不用多久就進去賭場里面。這次他們帶來了0萬現金就四個人過來。
  按照他們說好的林國帶小蘇去賭他們每人拿兩萬而陳天明和張彥青拿了萬塊就走到另一個賭攤上看了起來。
  這是一個押方位的賭法莊家在桌子上畫了一個很大的正方形分別在四條邊上標上了234開2的話如果押在2、3角或者、2角的話就賠二買了萬就可以得到兩萬如果買2堂莊家就賠三。買其它的莊家通吃。
  陳天明看了一會后笑了笑對旁邊的張彥青小聲地說道“彥青買一堂一萬。”張彥青一聽陳天明讓他用一萬買一堂忙高興地在提袋里拿出一萬塊放在一堂。他相信陳天明的賭術他今天就是來贏錢的。
  “開是二”莊家亮開手里的碗對大家說道。
  “什么?開二?”張彥青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怎么可能呢?老大剛才明明是叫自己買一的不是買二啊自己沒有聽錯。
  “彥青是開二啊。”陳天明看著張彥青現在的表情笑了笑對他說道。“老大怎么可能呢?我們輸了。”張彥青苦著臉說道。
  “沒事賭錢嘛肯定是有輸贏的。”陳天明拍了拍張彥青的肩膀安慰著他。
  “可是……”張彥青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提袋他的意思是很明顯的他想告訴陳天明他們帶來的錢不多。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莊家又在對著眾人叫了起來。
  上一次陳天明是有意輸的現在他的功力越來越高聽得就越來越清晰。他覺得自己一上來就贏錢還贏很多的話那會引起別人的懷疑于是他就干脆輸上第一回第二回就贏回來。
  “彥青押五萬在一堂。”陳天明笑著對張彥青說道。
  張彥青看著陳天明那自信的笑容他的心里也鎮定了不少。他把提袋里的五萬塊全壓在一堂然后緊張地盯著莊家前面的蓋碗。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還有誰買的嗎?沒的話我就要開了。”莊家對眾人吆喝著。像他們這樣的大賭場一天進出資金是上千萬的所以他們對面前的幾萬、十幾萬沒有什么歡喜的樣子。
  “莊家沒有人買了你就開。”張彥青在旁邊著急地說道。
  “好開是一。”莊家大聲地叫了起來。他看了看張彥青押在一堂的5萬便面不改色地吩咐他的助手賠錢。
  張彥青拿著5萬眉開眼笑地對著陳天明點了點頭。這里的賭場有一個這樣的規矩不管是誰贏誰輸都不能打水你贏多少是你的你輸多少也是你的。
  陳天明不理睬張彥青對他的笑容他看著莊家手中的蓋碗然后運功仔細地聽著和看著因為他發現這次莊家在弄蓋碗的時候弄得非常快好像怕別人看到似的。但是現在陳天明的武功已經非常高強他已經把莊家的伎倆看得一清二楚。
  “彥青把5萬還是押在一堂。”陳天明對身邊的張彥青說道。這個莊家也是一個賭場的高手能把這一次的子控制是一看來常樂賭場也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地方。
  “是是”張彥青已經對陳天明堅信無疑他把剛剛贏回來的※萬全押在了一堂上然后又緊緊地看著那蓋碗。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莊家看了一眼張彥青押在一堂的了5萬后不動聲色地繼續叫著。
  雖然莊家掩飾得很好但是陳天明還是看出了他的神情有點不自然。哼就憑你的那點本事也敢和我斗?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高興著。
  “開是一。”莊家說完似是有意又似無意地看了一眼陳天明然后45萬全交給了張彥青。
  “走到別的攤位看看”陳天明已經看出那莊家對自己起疑心于是他想到別的賭攤位上再贏上幾把這樣就夠兩百萬了。張彥青點點頭跟著陳天明走了。
  那莊家見陳天明到別的攤位上神情也為之一松他又開始吆喝起來“大家快點買定離手買定離手。”
  于是陳天明就和張彥青在每一個攤位上打了幾槍贏了幾十萬后然后又換一個位又贏幾十萬。
  陳天明看著一臉高興的張彥青對他笑著說道“怎樣夠了嗎?”
  “老大已經夠了。”張彥青點著頭小聲地說道。
  “那好我們去找林國他們大家回去時間也不早了。”陳天明對張彥青說道。然后他們在角落旁發現了林國和小蘇。
  “阿國怎么樣?我們要回去了。”陳天明對林國說道。
  “我們倆今天晚上的手氣不錯。”林國聽陳天明要說回去急忙向小蘇使了一個眼色準備回去。
  “帥哥是你啊?我好久沒有見到你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在陳天明的耳朵邊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