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25 常樂賭場

“給這是五萬你拿去賭。我只用這兩、三萬就行了。”坐在車上的陳天明把五萬塊扔給了一頭霧水的林國。
  “老大你給我?我都不會賭錢你給我不到半個小時就會全輸掉的。”林國想不到陳天明竟然讓一個從來沒有贏過錢的他也去賭那不是虧大了嗎?
  “你輸怕什么?不就是五萬嗎?我贏就行了。我們現在可是兩兄弟去賭錢當然有贏有輸的了你輸掉五萬塊我贏了百萬。這叫有來有往。”陳天明笑了笑林國是一個老實人。不錯。
  “小蘇和小三跟著你其它的兄弟跟著我馮豪袋子準備好了沒有?”陳天明回過頭問正在檢查準備用來裝錢的袋子。“
  “明哥沒有問題肯定不會有洞的錢它如果進來了我就不會讓它跑掉。”馮豪在這緊張的時刻也幽默了一句。
  “哈哈”大家笑了起來。
  “走下去!”陳天明看著大家都蠻有精神信心又大了一截。
  常樂賭場其實是在野外的一個大庭院進去時要進行全身檢查有一個腰間鼓鼓的家伙拿著金屬探測器在每個人身上掃來掃去不過陳天明他們的鐵棍等家伙都在車上。聽林國說剛才進這賭場的唯一出路上有很多監視器那就是說在幾公里外都看到是誰來如果發現不對勁賭場的人都**了。
  不過賭場的人都與有關人員打好交道一有什么風吹草動他們早就知道消息了。這也是常樂賭場吸引賭徒的一個地方誰都不想賭錢時有人打擾特別是警察的打擾。進了大庭院就可以看到有一幢樓這樓在中間顯得格外顯眼。剛才陳天明運功看了一下發現四周有許多暗哨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枝短東西估計是槍。
  進了大樓陳天明發現這與大牛的賭場完全是不一樣大牛的賭場鬧哄哄的而這里不那么吵鬧。但安靜并不是說沒有人里面的人比大牛的賭場還多一倍。不過這些人都是沒有大聲喧嘩有時只是說上兩句平時都是在埋頭賭錢。賭錢的人沒有看賭的人多那些在旁邊看賭的人都恭恭敬敬地在看著不說話只是來回地看著四周的情況估計是來賭錢帶來的保鏢。
  陳天明現在賭錢可是輕車熟路了不一會兒他就贏了一百多萬不過他不敢張狂回來地跑到別的攤位去賭。不過賭別的就沒有他聽骰子這么有能耐了不一會贏來的一百多萬也就快輸了一半。
  旁邊的馮豪急了說道“明哥剛贏的一百多萬你這么一轉就不見了五十萬我看你賭這些運氣不好你還是回那買大小的攤位!”
  “不急再玩玩。”陳天明看著身邊的跟著他來的幾個人都著急了笑了笑說道。
  “還玩玩啊?”馮豪小聲地嘀咕著就這么一會不見了五十萬這是他一輩子也賺不回來的。
  陳天明回過頭對馮豪小聲說“只贏不輸那還叫賭錢嗎?那叫贏錢。如果給賭場的人發現的話我們是回不了了他們都有槍。贏得多輸得少是我這次來常樂賭場的目的做什么事都要給自己留條后路。懂嗎?”
  馮豪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這么難理解的東西他哪能一個子就懂如果是說讓他上去把一個人打倒如何打倒這個他多少懂一點。
  陳天明在邊走邊賭時看到了林國在打天九攤位上。“怎么樣?兄弟手氣如何?”陳天明問道。
  “我贏了兩萬。”林國高興地說道。想不到今天他的手氣這么好一上臺摸上的都是好牌差不多都是天九地的還打了一回吃酒牌真是他媽的爽。“你的手氣怎樣啊?老大。”
  “他開始贏了一百多萬可剛才又輸了五十萬。”馮豪搶先地說了出來就這么五十萬把他急得熱汗直流。
  “你懂什么?老大做事你也懂你在旁邊看著就行了不要出聲。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林國敲了馮豪的腦袋說道。林國看陳天明一付不在乎的樣子知道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他也不著急。
  “哈你繼續玩我也接著玩。”陳天明拍了一下林國的肩膀回頭往骰子攤位走去。輸了這么多也應該可以贏幾百萬了。陳天明心想。
  “50萬買大。”陳天明對小蘇說這一次他想買中三倍這樣就可以進一百五十萬。
  “明哥是開大”馮豪一看四五六開大高興了。剛才的那緊張的心才放了下來。唉衣服全濕了。
  “好把這一百五十萬放進袋子里。然后再用50萬買大。”陳天明想用這50萬贏錢沒有必要一下子買得太大把事情做絕引起別人的注意。
  這時最高興的是馮豪了。往他手里裝進錢的數目至少已經有百多萬了。雖然明哥不是每次都贏可是贏兩、三次才輸掉一次這不錢就裝得越來越多了。百多萬我的老天這么多錢。國哥今天早上叫他們兄弟說一起來陪明哥到常樂賭場賭錢本來以為是拿著十萬萬的要么就輸要么也就贏著這十萬萬。可是現在袋子里已經裝了百多萬讓他覺得好象是在做夢好想狠狠地抽一下自己的臉。明哥就是厲害怪不得國哥讓大家都不干以前的活跟著明哥干了。
  “小帥哥你的運氣很好啊贏了很多錢了!”一陣香風撲鼻而來。一位性感嫵媚的**出現在陳天明的眼前。
  陳天明打量著**一條黑色真絲薄紗上衣把里面的胸罩映得隱隱約約白色的短裙讓下面的一大半截細滑白嫩的大腿顯露出來。好一個性感**不過她可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她身后站著三個孔武有力的保鏢。
  看那美女身后的三個保鏢應該不是一般的保鏢那眼神和站立的架式應該是練過什么或者會武功的。
  “沒有只是今晚的運氣好上一點點。”陳天明可不想惹上這帶刺的玫瑰就算她那龐大的胸球和圓圓的臀部讓陳天明恨不得沖上去狠狠地抓上一把解決**。可是命畢竟是比解決**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