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240 提升自己

陳天明也不知道看了多長時間他邊看邊用手比劃著。書里關于對用氣功療傷講得非常詳細有些地方還加上了注解不過看著這注解地方的字跡和寫的不一樣應該是不同的人寫。
  注解的是后來的前輩看了之后為后輩加上的。有了這樣的注解陳天明看著就覺得清晰了很多并且自己也懂了許多。而且療傷的原理懂了那保護自我的原理也一樣根據穴位再用真氣對人體有什么幫助這樣對陳天明以后練功的時候也有了很大的幫助。
  他抬起頭看看門邊的小洞那小洞旁又有一份新的飯菜看來現在已經是吃午飯的時候了。陳天明摸模自己的肚子覺得有點餓了于是他又拿起那份飯菜吃了起來。現在他的心思都在那療傷的事情上哪還多大注意這飯菜香不香是不是肉的了?
  吃完飯陳天明又拿起那本療傷的書看了起來。現在他邊運氣邊模擬著如何為別人療傷用真氣輸入哪個穴位在他的手掌帶動下那旁邊竟然有氣流在流動而且他拍出的手掌都帶有勁風。
  陳天明對著墻壁拍了幾掌”嘭”幾聲雖然他用的真氣不大但也能拍得墻壁大響。看來自己的武功又進步了。陳天明心里大喜在這里禁閉也是挺有好處的。當自己沒有什么好想的時候就會專心地練功了。
  其實智海讓陳天明在玄關里禁閉是有他的意思他就是見陳天明平時吊兒當沒有認真地學武功所以他才用這個機會讓陳天明好好地靜下心來鉆研一下武功把其武功提高。沒事可干的陳天明又開始練香波功了自從看了療傷那本書后他對自己的身體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丹田氣的走動也能隨著他的意思他一會讓真氣跑到這里一會讓真氣跟到那里最后又走勢兇猛地在身體各個部位游走。
  現在陳天明覺得自己的身體里充滿了真氣就算是有人襲擊自己如果功力不強的話都會被他身上的真氣所擋。而這種真氣練武的人叫護體真氣陳天明不知道而已。在玄門里也只是智字輩以上的人才練到這種護體真氣那都是他們練了幾十年武功才練到的護體真氣。可是陳天明現在也有了這與他身體的特殊情況有關。
  陳天明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是真氣一種非常強大的感覺油然而jt他看了看旁邊的椅子左手一揮那椅子就升在半空不動了。
  然后陳天明右手又是一揮椅子向右移動左手又是一揮椅子又向左移動。椅子在陳天明強大的真氣支持下就好像有生命似的在空中一會飛在這一會飛在那。“好玩現在沒有人跟我玩就讓椅子跟我玩。”陳天明說完又開始擺弄著椅子。
  玩膩椅子的陳天明又拿起另一本脈門的書看了起來。這本書是介紹脈門穴位的陳天明又認真地看了起來。
  “噢原來是這樣的原理。”陳天明邊看邊笑著說道。他看了脈門穴位之后終于知道以前自己幫林國他們打通經脈是多么的好笑。還好當時亂打一通沒有打出什么事情來像現在書里面所說人體的經脈和穴位都是有一定的作用有時碰到一些地方會有壞的作用但是如果碰到一些地方就能改造人的身體。
  打通經脈就是這樣的意思。如果把經脈打通后練武功的人的真氣就能運轉得更快更好。這對以后的練功是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就如大伯所說事半功倍的作用。當然這打通經脈也不是一般的人就能打通這要武功高強的人才行。
  因為打通經脈要打得適到好處剛剛打通經脈但又沒有傷害到經脈這就需要高超的技術和功力才行。所以一般沒有把握的練武者是不敢幫自己的徒弟打通經脈寧愿讓他自己用自己的功力沖破。
  看著這樣的書陳天明又好好地鉆研了起來。現在他的功力已經非常強有這樣的功力幫別人打通經脈是沒有問題的他欠的是技術。所以他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不想放下書來。
  到了晚上陳天明點著了煤油燈又開始看著那本經脈的書。當他翻到最后的一頁覺得又沒有什么事情好干了。
  “算了還是練功練得越多功力就會越強。”陳天明自言自語地說道。于是他用掌對著煤油燈輕輕一揮那掌風把火撲滅了。想起以前自己對著樹打了一掌那樹一點反應也沒有現在應該是有反應了。可惜的是這里沒有樹要不他現在就立刻試一下看能不能把樹打斷。
  陳天明又和開始學練香波功一樣不分晝夜地練著了。以前大伯讓他拼命地練不讓他休息現在他覺得在這里七天沒有什么事情好干不如多練一下。這一練就不可收拾了。他練醒了又繼續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練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丹田的氣好像比剛進石室的時候又強了。現在的他覺得自己就好像一個發功廠似的。
  陳天明站了起來走到大廳發現現在還是晚上只不過以前要用煤油燈才能看到的他好像也能在黑夜里看到東西。
  突然他發現那石門旁的小洞竟然還有一份飯菜在那里。“咦奇怪了怎么還有一份飯菜我不是晚上已經吃過了嗎?難道誰又給我送上一份?”陳天明摸著腦袋想不懂了。
  “咕咕咕”陳天明的肚子響了起來現在的他竟然發現自己已經餓了。“噢我明白了原來這已經是第二天的晚上了我不知不覺地練了一天的香波功難怪我這么餓呢!”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地跑到門邊拿起飯菜吃了起來。
  陳天明又去翻著那幾本書其中有一本名叫《玄學》的書吸引了他。他打開一看這本書既有點像是武功的書又像是一本禪理的書。他一邊看一邊琢磨著特別是有幾句話吸引了他“堅可不摧柔可克剛高而不驕隱而不露學無止境。”
  后面的那幾句陳天明是看得懂的意思大概是說千萬不要驕傲也不要過于顯露自己的本事學是沒有止境的。這些話以前他也對學生說過都是勸學之類的內容。但是前面的“堅可不摧柔可克剛”又是什么意思呢?怎么有點像智海師兄說的話?
  “智海師兄說的話?”陳天明心里猛地驚喜上次智海師兄不是告訴了自己一些話前面自己能理解的就可以從他手里掙脫出來。后面的自己就沒有辦法理解了。
  難道這里是一些武功的口訣?想到這里陳天明又默默地念著這幾句話“堅可不摧?”陳天明看了看旁邊的石壁靈機一動這些都是石頭做的應該算是堅可不摧但是怎樣才能柔可克剛呢?
  突然陳天明看到下面有一行小的注解“能力借力柔可克剛。”陳天明舉起自己的右手狠狠地向自己的左手打去。而左手輕輕地接住右手的力道再輕輕地一卸右手的發來強大的勁道竟然沒有了。
  “我懂了原來是這樣。雖然強大的攻勢很厲害但是只要你能把強大的攻勢卸掉以自己的柔來制住強大的攻勢。”陳天明現在可是豁然開朗。陳天明又很有興趣地拿著那本《玄學》書看了起來。在那本書里陳天明學到了很多關于臨戰對敵的方法還有一些練功的竅門這一下他可高興了。看來這幾天真的是非常好玩了。
  在他的努力練功下他感覺自己的精力越來越充沛好像到現在他都沒有睡過覺至于是多少天了他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越練越有興趣越練自己的武功就越強。
  現在他身體里那血黃蟻的血液滾動的熱流好像不用像以前那樣要刺激下面才能出來現在只要他練功的時候那熱流就出現了然后與他的香波功真氣一直攜手奔跑他們就像一對戀人似的擁抱著一直不放然后大家一起在陳天明的身體里跑著跳著。
  陳天明發現這種情況欣喜若狂。那血黃蟻的熱流是一種非常強大的熱流好像永遠也用不完似的。就如現在他坐在地上練著香波功的時候那熱流就跑著出來與香波功賽跑好像它永遠都比香波功的真氣跑快一點。
  陳天明知道這種的情況對他的功力是非常有益的。只要他好好地把握著這熱流那他的真氣就能不少好像也跟著熱流用不完似的。像現在這樣的情況就算有十幾二十個美女他都能把她們的濕衣服全部烘光并且絕對不會超過三分鐘。
  于是狂喜的陳天明又繼續練著他的香波功反正他現在也不覺得餓也不覺得困他只覺得自己全身是力量一種可以讓他想把地球撬起來的力量。這應該就是智海師兄所說的“以物借物以氣借氣”!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道。
  突然陳天明一呆。因為他感覺到自己所坐的地上好像有一種力量又好像是一種氣體想往他的身體竄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