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5-31)      第1943章(05-31)      第1944章(05-31)     

流氓老師239 太監的誕生

蔡東風笑完后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一把鋒利的小刀奸笑著向葉大偉走去。
  葉大偉看到蔡東風手中閃閃發光的小刀心里一慌想著自己的寶貝就要不見害怕得暈了過去。
  “暈了更好免得你以后心里有陰影。”蔡東風笑著說道。他說完便開始解葉大偉的褲頭幫葉大偉凈身。
  過了半晌蔡東風笑著對魔王說道“師傅已經搞掂了我已經點了他的穴位和給他敷上金創藥一會他就會醒過來。”
  “他身體沒有事?”魔王問蔡東風。
  “沒事都沒有流多少血我干得干凈利落一會就搞掂并且給他敷上我們魔門最好的金創藥只要休息他明天就會沒有事的了。”蔡東風笑著說道。葉大偉你想和我玩你還嫩了一點嘿嘿!
  “那好你先走!剩下的事情我處理。”魔王向蔡東風擺擺手讓他離開。蔡東風點點頭與魔王道了別后便離開了。
  葉大偉慢悠悠地醒過來看到自己倒在地上下面傳來鉆心的痛他知道自己已經被蔡東風切掉自己的寶貝了。想到這里他就更恨了。蔡東風你媽的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受到絕子絕孫的痛苦只要我學到神功我會慢慢地折磨你。現在葉大偉在陳天明的基礎上又加多了一個仇人那就是蔡東風。
  “大偉你現在感覺怎么樣?”魔王對葉大偉笑著說道。
  “我我感覺下面好疼啊!”葉大偉哭著說道。現在事情已經至此自己又不是魔王和蔡東風的對手如果自己再說一些罵人的話一把魔王激怒那死的肯定是自己。所以現在不如不說了反正自己已經被他們割掉了小了了這仇只能是以后慢慢地再報了。想到這里葉大偉也沒有剛才那樣傷心了。
  “沒事我一會就幫你打通經脈再輸入一些真氣你明天就能生龍活虎了。”魔王笑了笑說道。
  “謝謝師傅師傅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你一定要幫我啊。”葉大偉苦笑著。自己的下面都沒有了自己再擁有更多的東西也沒有什么意思了。不過他現在要學好武功為自己報仇。
  “沒問題你只要好好始聽我的話金錢美女你要什么有什么。”不過魔王想了想以后還是不要再提美女了像現在葉大偉這樣子有再多的美女也是沒有什么用的了以后還是不要刺激他。想到這里魔王在心里陰陰地笑著。
  “師傅我我會聽你的話的。”葉大偉點點頭說道。現在在魔王這樣的高手下自己能不聽話嗎?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答應蔡東風來找魔王也不跟他學什么神功了。現在害到自己的頭上。這一切都是陳天明和蔡東風害的。葉大偉咬著牙在心里恨恨地想道。
  魔王走到葉大偉的身旁舉起手貼在他的命門上然后輕輕地往葉大偉的身上吐著真氣。接著他開始在葉大偉的身上拍打著“啊”葉大偉叫了一聲暈倒過去。
  魔王好像在看著自己的杰作似的滿意地看了一眼葉大偉接著對在門口站著的魔門弟子叫道“來人啊把他抬到客房去讓他好好地睡上一覺明天他就生龍活虎可以練功了。”說完哈哈地大笑起來。
  那站在門口的魔門弟子聽魔王這樣說急忙走過來抬著葉大偉送到了客房。
  第二天魔王就開始教葉大偉葵花神功一直悶悶不樂的葉大偉逼于無奈只好認真地跟著魔王學葵花神功。
  ————————————
  “小師叔起床起床。”李鈞在陳天明的旁邊叫著陳天明。
  陳天明揉了揉自己睡惺惺的眼睛睜開眼睛對李鈞說道“李鈞幾點了這么早叫我。”他忘了今天早上李鈞帶他去玄關里禁閉。
  “現在是六點師傅說叫我現在就叫你起床然后帶你過去的。”李鈞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
  “好既然你師傅讓你來的我也不為難你你帶我去各位兄弟們中午吃飯的時候再見啊!”陳天明瀟灑地對還在睡覺的林國他們說道。
  “小師叔你錯了你是一個星期后才能和他們見面了。”李鈞糾正陳天明的說法。
  “什么意思?難道禁閉不能出來吃飯?”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尹鈞一眼如果一個星期不給自己吃飯干脆現在就弄死自己算了。
  李鈞見陳天明生氣了急忙向他擺著手解釋道“不是的小師叔你誤會了禁閉是有飯吃的只是不能出來一個星期都在玄關里面。”
  “你是說我一個星期吃喝都在那里不能出來?”陳天明呆了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和坐牢有什么區別啊?
  “是的。”李鈞點點頭說道。
  “那怎么行呢?你看電視沒有人家坐牢每天還有一定的時間出來溜這溜這呢?你這個就那樣關在房子里不能出來。”陳天明嚴重地抗議著。
  “小師叔不好意思我們這里沒有電視我沒有看過別人坐牢。”李鈞想了想搖搖頭老實地說道。
  “唉不說了跟你說是沒有用的我找掌門師兄去。”陳天明跳下床急忙找鞋子他要找智海抗議去。
  “剛才師傅還說小師叔找他也沒有用因為小師叔已經在這么多人面前答應了就要言而有信不能做一個言而無信的人。”李鈞小心翼翼地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竟然智海都這樣說了自己還能說什么呢?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點點頭說道“罷了罷了既然掌門師兄都這樣說了我算是認栽了算我倒霉不就一個星期嘛我在那里睡睡就過去了。”
  李鈞見陳天明答應了笑著帶陳天明去玄關。他們走進旁邊的小樹林然后再往前走了五十步然后就停下來了。李鈞指著前面的石室對陳天明說道“小師叔這就是玄關那門已經開了你進去之后我就鎖上。”
  “什么?你還要鎖上?不用你們相信我我是絕對不會跑出去的。”陳天明笑著對李鈞說道。
  “不是不相信你而這是玄門的門規禁閉期間如果沒有什么特殊的情況是不能開門的。就連你的飯菜都是從門邊的那個小洞遞進去而且里面有方便的地方。”李鈞說道。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走進石室他一進去李鈞就在外面關上門了。陳天明看了看石室這石室有三間房一個大廳一間裝著一些書和一張床一間好像是方便的地方一間空著沒有什么。
  不知道這石室是如何設計的上面有一些小孔那孔可以透出一些光線就現在的光線來看挺亮的應該可以看書做別的東西了。而墻角下有煤油燈應該這是晚上給他用的。自己一個人又有什么用早知道這樣叫林國他們也一起來禁閉這樣就剛好四個人打升級什么的了。
  現在說什么也沒有用了門已經被鎖上這四周都是堅固的石頭自己是出不了的。自己還是先練一會兒香波功再吃早餐!陳天明看了一眼在門外的那小洞不知什么時候送進來一份早餐。
  陳天明想到這里開始練功了。他練了三十六個周天后慢慢地睜開自己的眼睛現在不知道是練功的原因還是時間已經是早上石室里的光線比以前亮了很多。
  他走到門邊拿起早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一大清早地就起來然后又練了這么長時間的香波功他怎么能不餓呢?
  吃完早餐后他把餐具放在那個小洞邊然后走到那個放書的房間想看看那里有什么好看的書沒有?如果那里有幾本網發布的或者有點**的話那就好了這樣自己這一個星期就不會覺得悶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翻著那幾本書讓他失望了那幾本都是武功的書什么脈位什么用武功療傷還有一些玄門的武學。“真沒勁”陳天明無奈地坐在床邊嘆著氣。
  咦上次自己不是被人打傷了掌門師兄幫自己療傷嗎?現在自己為什么不自己學點以后有用?想到這里陳天明就拿起那本關于療傷的看起來。他翻了幾翻覺得前面那些怎樣用藥怎樣開刀的不適合他反正是后面的氣功療傷吸引了他。
  自己不是會香波功嗎?如果以后誰病了自己就幫他療傷呵呵那以后自己就可以當醫生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就想起以前自己幫水風假裝看病的情景那時自己真笨如果自己那時大膽一點直接把手伸上一點不就可以摸到水風飄的**了嗎?或者自己再大膽一點讓水風飄把衣服脫了讓自己做一個全身的檢查那就爽了。
  嘿嘿現在也不遲只要現在自己努力地看熟這書如果用氣功幫人療傷那自己以后就可以專門去找美女看病專門對著美女的那對**發功。對了不知道**那里有沒有穴位發功在那里有沒有用呢?想到這里陳天明就認真地看起那本療傷的書了。
  看著他那認真的勁頭好像從來都沒有過似的他以前高考考大學的時候都沒有這么認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