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234 我沒事了

“我們沒有違反規定我們就算是抓到野味都是在外面吃。”林國見智深這樣說他們急忙解釋著。這些事情陳天明早就交待過他們了。
  智海聽林國這樣說點點頭說道“如果他們不在玄門里吃的話不算犯規。”
  “掌門師兄他們以前不是在玄門里面吃嗎?現在抓到他們他們當然會這樣說如果我們不知道他們肯定又是偷偷地回來吃。”智深不相信林國的話。
  “阿國我問你你們是抓野味嗎?”智海問林國。
  “是的我們幾個人一起去的。”林國點點頭說道。
  “那你們當時有人和天明在一起嗎?”智海繼續問道。
  “沒有我們為了更方便抓大家分了三組我和小瑩一組彥青和小蘇一組明哥一組。”林國搖搖頭說道。
  于是智海讓艾小妮把她當時的情形說了一次。
  “小妮我問你你選擇的那個地方是不是隨時決定的?”
  智海本來不想問得太什么的畢竟小妮是個女孩子但是為了陳天明的清白和要把事情弄清楚所以智海還是要問小妮。
  “是的我當時急就隨便找一個地方。”艾小妮說道。
  “那這樣說來天明開始是不知道你在那里的你在進去草叢前也沒有看到他對嗎?”智海說道。“可能我當時看了看旁邊沒有看到人才進去的。”艾小妮紅著臉說道。“當時陳天明有說話嗎?”智海說道。
  艾小妮想了想突然說道“有當時他說我終于找到你了這不是說明他在偷看我嗎?”現在的艾小妮已經沒有剛才那么害羞。
  “那換個位置來想想這個你可不可以算是天明找到兔子呢?”智海微微一笑說道。
  “這這……”艾小妮想了想不知道如何說好。
  “掌門師兄你現在好像是說小妮錯似的在審問她。”智靜聽智海一而再三地問艾小妮心里就氣了。
  “智靜我不是在審問小妮我是想問清楚情況現在天明還在運功而知情的人就是小妮了。”智海說道。“小妮我知道委屈你了你一個女孩子遇到這樣的情況。但如果這是一個誤會的話天明他真的是以為是兔子而闖進草叢你說天明受到這樣的懲罰可以了嗎?”智海邊說邊看了一眼還在運功的陳天明對艾小妮說道。
  “我我……”艾小妮看了一眼陳天明發現他前面的衣服都是血如果他不是故意看自己誤闖進草叢的話那這樣的懲罰也是有點重了。想到這里艾小妮對智海點了點頭代表可以。
  “唉……”陳天明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慢慢地睜開眼睛。剛才智海幫他輸了一點的真氣然后給了一粒練功補丹而且他又練了香波功感覺身體已經復原了。剛才那種巨痛的感覺已經沒有了好像剛才一點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似的。
  其實陳天明哪里知道真正讓他復原的是血黃蟻的血液。當他被打傷的時候因為他當時不會運功調傷所以血黃蟻的血液就沒有很好地起到保護和恢復身體的作用。但是當他被智海輸了一點真氣然后又練香波功那就刺激了血黃蟻的血液運轉。所以當他練完香波功后他的身體也就復原了。
  但是他看到智靜和智深他們對自己虎視眈眈的樣子不敢說自己的身體好了要不智靜又對自己進行毒打的話那就慘了。因此他對著大家長嘆了一聲然后裝著自己非常痛苦的樣子。
  “天明哥哥你怎么樣了?”站在陳天明身邊的鐘瑩見陳天明醒了忙蹲下身子關心地問道。
  “我我好點了不過全身還是很疼。”陳天明看著鐘瑩這么關心自己的樣子但沒有辦法只好紅著臉說道。因為他受傷這樣的紅臉大家也就見怪不怪。
  “天明你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說一下。”智海雖然也關心陳天明的傷情但是這么多人看著他也不能過分只能把事情處理完了再說。
  陳天明見智海在這里心也放下一點于是他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看到艾小妮的屁股那一環節他就省略了。
  “這么說你是不知道的?誤闖進去?”智海問陳天明。
  “是啊我根本不知道我知道哪敢去啊我以為是兔子的。”陳天明冤枉地說道。早知道這么虧自己就不吃野味了看著自己身上的血都不知道要吃多少野味才能補得回來啊?
  “智靜你看呢?”智海轉頭看著智靜問道。
  “他的話能相信嗎?有可能是他借抓兔子的機會而進行偷看呢?”智靜現在想了想覺得有可能是誤會了陳天明但是她還是不想承認。
  “對啊掌門師兄知人知面不知心你還是要好好地查一下千萬不要放過壞人啊!”智深也在旁邊附和著智靜。
  “按情理來說如果天明偷看的話他會邊看邊叫終天找到了嗎?”智海反問道。
  “但這……”智靜和智深不知道怎樣說了。
  “好這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也不知道誰是誰非但天明碰見小妮這是事實智靜已經打了天明一頓我再罰天明在玄關禁閉一個星期智靜你說這樣可以嗎?”智海問智靜。
  智靜想了想也沒有什么異議于是她說道“我聽掌門師兄的決定。”
  “小妮天明你們倆個人的意見呢?”智海又問艾小妮和陳天明。
  “我也聽掌門師伯的決定。”艾小妮低下頭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覺得禁閉也就是關在房間里嘛也就是一個星期好過被智靜打他也點點頭說道“我同意。”
  “好了大家沒有什么事情就出去我幫天明看看傷。”智海對大家揮揮手然后走到陳天明的身旁。
  智靜和智深聽智海這樣說也就出去了。
  “天明你現在覺得身體怎樣?”智海關心地又抓住陳天明的脈門小心地查看著。
  “我沒沒有什么事了。”陳天明看著智海那關心自己的表情心里不忍覺得自己這樣欺騙智海是不應該的。
  “咦你真的是沒有什么事了奇怪剛才好像你的傷還是挺重的。”智海放下抓著陳天明的手臉色凝重奇怪地說道。
  “是的我剛才沒有運功調傷后來我運功后就沒有事了。”陳天明邊說邊站了起來然后拍拍自己的身上的泥土笑著說道
  “你你怎么會好得這么快呢?不可能的啊?”智海越想越覺得奇怪。被智靜那越女功所傷不死則重傷但是陳天明就是剛才好像重傷似的但是一轉眼功夫他就好像沒事人似的。這事真是邪門。
  其實智海哪會想到血黃蟻的作用啊。這可是傳說中的寶物連他師叔也只是知道得不多并且他也不知道陳天明被血黃蟻咬過。而且香波功的妙用智海也沒有聽誰說過他是掌門人知道這香波功怎樣練但是他沒有見過別人練過所以不知道也不奇怪。
  “我聽大伯也就是你的空無師叔說說我以前曾經吃過一種寶物所以身體特別好。”陳天明不想騙智海但也不想告訴他太多。
  “噢原來如此天明你有天陰脈是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所以我這次讓你在玄關禁閉其實是想你真正把武功學好。希望你不要怪我。”智海嚴肅地對陳天明說道。
  “在玄關禁閉可以把武功學好?”陳天明呆了會有這樣的好事情?那自己這禁閉算是表揚了。
  “是的其實玄關也是一間靜室是玄門弟子閉關修煉的地方。你平時一直都沒有學好武功是因為你的心靜不下來沒有好好地去領悟武功的奧妙。一個學武的人主要不是武功高強而是武德。一個只有武德高的人才能學好武功的。”智海說道。
  智海頓了頓繼續說道“就拿你上次來說你的武功比阿國他們高所以你就用水桶來向他們炫耀自我驕傲。”
  陳天明一聽呆了“掌門師兄你你那天也看到了啊?”
  “是的我看到了。一個練武的人就是要做到勝不驕敗不餒這才行。來你試試我的武功。”智海說完突然飛快始抱住了陳天明的手。“不管你用多少功力你能在我手中掙脫出來你就是贏了。”
  陳天明聽智海這樣說急忙想拉出手但是雖然智海的手沒有抓得陳天明的手很緊可陳天明又是拉不出手來。見是如此陳天明又繼續加大了自己的功力。
  然而陳天明的功力運得越多智海手上的功力也跟著增強好像就是比陳天明的功力多一點點把他的手抓住。
  “天明人弱我弱人強我也強這是武功的一個境界。對付什么樣的敵人就用多少功力這樣自己的功力就不會浪費就能留著對付更多的敵人。”智海看著陳天明慢慢地說道。
  陳天明不信邪咬緊牙運起全身的功力在手上然后想把自己的手撥出來但是他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現在不管他用了多少的功力發出多少真氣但在智海的手里就如入大海自己的功力竟然無影無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