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233 越女功

怒氣的智靜不聽陳天明的解釋突然手一抬對著陳天明的胸前就是一掌。這一掌可不比艾小妮的一掌那強大的勁道是艾小妮的兩倍并且這勁道又快又猛如果陳天明被打中不死則傷。
  陳天明見了此情景急忙飛身向右一躍躲過智靜的這一擊。好險再走遲點就被打中了。陳天明抹了抹自己額頭上的冷汗。想不到智靜師姐的武功這么好雖然自己是師弟但他與她相差太遠有空是要好好地加緊練功才行。
  智靜見沒有打到陳天明又是幾掌掌掌向著陳天明的致命之處打去。本來她是想教訓一下陳天明剛才說廢他武功只是嚇嚇他。但是一擊沒有擊中羞怒的她已經忘了自己的武功比陳天明高了很多她已經用上了自己的絕招。
  如果是以前陳天明肯定是躲不過但是來了玄門快半個月時間的他在武功上已經算是突飛猛進所以拼了全力的他還是躲過了智靜的這幾掌但是他也躲得有點狼狽衣服也沾了泥土拼命地喘著氣。
  還有因為這是自己的錯他不敢還手一直在躲所以節節后退已經退到后面的樹木旁邊。陳天明知道如果智靜再向他攻擊的話他將是無路可逃了。
  見幾次的攻擊都沒有打到陳天明智靜更是生氣了。同時她的心里也一驚陳天明的武功并不是自己想象得那么不堪一擊而且讓自己模不透。像剛才自己這樣的攻擊自己的徒弟小妮也是逃不了的。
  但是陳天明不但躲過了還沒有受傷只是最后一招在地上滾了幾滾一點事也沒有。看著自己在徒弟的面前丟了面子智靜已經火氣沖腦她神情凝重把手放在胸前大拇指一屈然后在前面快速地劃一個圈。
  “越女功”艾小妮在旁邊看到智靜使出她最厲害的絕招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聲。因為她也是剛剛學的這越女功師傅在開始教她的時候曾經一再告誡她說這越女功招式狠毒招招都是殺招容易要人性命被打中者重則死輕則重傷。如果不是遇到厲害的對手千萬不要使出來。
  可是現在師傅用越女功來對付陳天明這讓她情不自禁地叫了出聲武功高強的師傅用這些狠招來對付陳天明看來今天陳天明是兇多吉少了。想到這里艾小妮的心里又有點過意不去雖然陳天明干這樣的壞事但還不至于要殺死他。
  已經生氣的智靜沒有聽到艾小妮在旁邊的叫喊她用起全身功力再向陳天明飛快地打了過去。
  陳天明聽到艾小妮驚叫一聲“越女功”的時候心里就是一驚他在心想這越女功到底是什么武功艾小妮看到了叫得這么可怕。不過現在也不由他多想了因為智靜的越女功已經向他打了過來并且來勢兇猛好像讓自己逃不了似的。
  他見自己躲不了只好運起全身的功力也打出一掌硬硬地與智靜接上一掌。那強大的掌風把周圍的氣流都帶動了起來。
  其實陳天明這一次是錯了。按照功力他是及不上智靜所以剛才他沒有硬接智靜的掌這是正確的能躲就躲。這樣硬對硬的打法只有他吃虧。但是這一次智靜用的越女功出手得太快讓他來不及躲了只好硬接。
  “嘭”的一聲巨響因為智靜的功力深厚余下的掌風打在了陳天明的胸膛上。陳天明只覺胸膛一陣巨痛一股強大的沖勁把他往后推。又是“嘭”的一聲被強大的掌風推得飛起來的陳天明撞在了后面的一棵大樹上然后又倒在地上。“撲”的一聲陳天明從嘴里吐出了一口鮮血。現在的他覺胸口處巨痛疼得他快要暈過去似的。
  “老大天明哥哥。”在那邊找野味的林國和鐘瑩他們聽到陳天明這邊有打斗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急忙跑過來看的時候就看到陳天明被智靜一掌打中他飛了出去撞在樹上然后吐了一口的血。
  陳天明本來想對著林國他們笑一笑的但是胸前的巨痛讓他一直倒吸著冷氣動也動不了怎么還能強裝笑容呢?
  “智靜師伯你怎么打天明哥哥了?”鐘瑩邊扶著陳天明邊埋怨地對智靜說道。艾小妮見鐘瑩埋怨智靜知道這事情一定要說理由要不別人會怪自己的師傅。所以她不怕害羞了指著陳天明對鐘瑩說道“他他偷看我方便。”
  “什么?”鐘瑩聽艾小妮這樣說好像不相信似的看著陳天明但是看到陳天明低下頭知道事情九不離十了。
  “老大啊老大你抓野味的怎么跑去偷看人家美女方便了?”張彥青在旁邊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
  “那那是誤會我我以為那是兔子在里面不不知道那是小妮。”陳天明小聲地說道。現在的他身體越來越難受。哪還有力氣再說這么多話來解釋了。
  “哼還在狡辯你們走開我要好好地教訓他。”智靜見自己的那一招已經把陳天明打成重傷心頭的頭也消了一點。
  “別師傅我們找掌門師伯說理去你這樣會打死他的。”艾小妮害怕地說道。剛才智靜的那一掌她都怕把陳天明打死現在智靜還說要打陳天明她急忙拉住智靜不讓智靜過去。
  智靜見陳天明已經被自己打成這樣也找了一個臺階下去“好我們找掌門師兄說理去看掌門師兄怎么罰他。”說完便帶著艾小妮走了。
  “國哥現在怎么辦啊?”張彥青在問著林國。
  “我們趕快背老大去找掌門師伯。”林國想了想著急地說道。
  “那那怎么行啊智靜師伯不是去找掌門師伯告狀嗎?我們帶著老大去不是羊入虎口嗎?”張彥青搖了搖頭說道。
  “不去也得去懲罰重要還是性命重要。你想想現在老大被打成重傷只有掌門師伯才能救得了老大了。”林國說道。
  “是是我們馬上就去。”張彥青說完就和林國他們七手腳地把陳天明抬上然后往玄門總壇里跑去。
  到了玄門總壇智海住的地方林國他們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在那里了。看著那些人怒視他們的眼神林國已經知道他們獲知陳天明偷看艾小妮方便的事情了。但是現在也不是解決別的事情的時候現在最要緊的是把陳天明救過來。
  他們把陳天明抬到智海的面前突然跪下對智海說道“掌門師伯請你救救我們的明哥他被打成重傷你不救他他就活不了了。”
  本來在和一些同門師兄弟聊天的智海就被沖進來的智靜打斷了。然后聽著智靜邊罵陳天明淫賊邊說他偷看艾小妮方便的事智海的眉頭就緊鎖了。現在他又看到林國他們抬著陳天明進來于是他急忙走下臺階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搭起陳天明的手脈看了起來。
  “智靜是你用越女功把他打成這樣的嗎?”智海回過頭問智靜。
  “這這是的。”智靜低下頭不敢看智海。
  “你好糊涂啊越女功的招式殺氣太重一般都不用來對付自己的敵人而你卻用來對付自己的師弟。”智海說完便又轉過頭來扶起陳天明急忙用上右掌在他后背的靈臺穴上慢慢地輸入真氣。
  “唔”本來一直在昏迷的陳天明突然呻吟了一聲好像是快醒了。
  智海見狀撤下自己的手接著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一個小瓶子打開蓋子倒出一粒丹丸喂進陳天明的口中。
  過了一會智海看到陳天明醒了他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趕快自己運功調息不要說話。”陳天明聽到智海這樣說急忙坐好認真地運起了香波功趕快調息起來。
  智海見陳天明開始運功調息便站了起來走到智靜的面前對她說道“還好天明現在的性命沒有大礙如果出事了我看你怎么向師叔交待你也知道他的脾氣發起火來六親不認。”
  智靜見掌門師兄責怪她想了想只好低下頭說道“我我當時也是急聽到他看了小妮我就氣火攻心他的武功也好我用別的武功都讓他躲過于是我一急就用上了越女功不過我只是用了一些功力沒有用多。”智靜不敢說自己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功力要不的話智海更會罵她。
  “是啊還好你使上一點的功力如果全使了天明哪會有命在。唉”智海說完搖了搖頭對林國說道“阿國你把剛才的事情告訴我一下。”
  “我我們今天早上相約去那大樹林里打野味不過我們準備在外面吃不在玄門里面的。”林國見事情已經至此沒有必要隱瞞什么于是他就實話實說了。“我們分開去找野味之后后來就聽到打斗聲聽到智靜師伯說明哥偷看就是這樣了。”
  “你們在樹林里打野味?”智海聽了皺起了眉頭。
  “掌門師兄看來他們還是死心不改上次已經警告過他們不要再在玄門里吃肉但是他們不聽還想打野味吃肉。這次你一定要重重罰他們。”在智海旁邊的智深生氣地對智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