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230 挑水的收獲

陳天明看到林國他們著急的樣子于是他對他們笑了一笑說道“看把你們急的沒事我已經想到辦法了。”
  “老大你想到了什么辦法?”林國急忙問陳天明。
  “掌門師兄不是說罰李鈞挑滿玄門水缸里面的水嗎?”陳天明說道。
  “是啊”林國點點頭說道。
  “但是掌門師兄沒有規定要挑多少缸水所以我們自己把玄門里的一些水缸挑滿水這樣不就減輕了李鈞的負擔嗎?而且這樣李鈞也不會說什么我們只是挑我們的水并沒有幫他什么。”陳天明笑著說道。
  “高高老大的想法就是高。”林國聽陳天明這樣說想想也有道理高興地說道。
  “走我們找水桶挑水去。”陳天明把手一揮帶著他們往玄門的總壇走去。他們每個人挑了兩個桶然后浩浩蕩蕩地走了出來。
  “老大也去李鈞師兄那邊挑嗎?”張彥青問陳天明。
  “當然不是了這樣就會讓他知道的我們去那邊那里也有水挑只不過是遠了一點。”陳天明上次在那邊閑逛發現那邊也有一個水潭一樣可以挑水。
  “那好我們去那邊遠一點就遠一點。”林國說道。
  “天明哥哥你們去哪啊?”鐘瑩突然從那邊跑了過來對陳天明說道。
  “沒有去哪去玩。”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
  “你們是挑水嗎?幫李鈞師兄?”鐘瑩看著他們手中的水桶小聲地說道。
  “我們沒有幫他我們只是玩玩。”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對了小瑩昨晚的事情是你告訴掌門師兄的嗎?”
  “不是我啊我也在納悶這到底是誰告密的?”鐘瑩撰著頭說道。
  “那算了你去玩我們忙去了。”陳天明擺擺手讓鐘瑩去別處玩。
  “我不我也要和你們一起去挑水昨晚的事情我也有份我也要為李鈞師兄分擔一點。”鐘瑩堅定地對大家說道。
  陳天明贊賞地看了鐘瑩一眼想不到平時瘋瘋玩玩的小魔女在關鍵時刻還是不錯的能勇于承擔責任。“可是小瑩你太小了這桶你挑不了。”
  鐘瑩想了想說道“那我去找小水桶你們挑大的我挑小的。”說完便一溜煙地跑開了。
  陳天明幾個一挑起兩個水桶就發現不對勁了。那兩個水桶好象蕩秋千似的拼命地在搖蕩弄得陳天明他們也跟著搖擺起來差點站不穩腳了。
  最慘的是小蘇因為他想走快點那左右兩個水桶一個猛晃把水都濺了出來濺得臉上和衣服都是。他苦笑著說道“怎么這水這么難挑啊?”
  而林國卻不一樣挑得挺穩當的還有模有樣水一點都沒有濺出來。
  “林國你是怎么學會挑水的?”陳天明奇怪地看著林國說道。
  “我以前小時候就經常挑水在部隊出外訓練的時候我們也經常挑水所以會一點。”林國得意地說道。
  “那如何能挑好水?快告訴大家。”陳天明高興地對林國說道。
  林國馬上就把自己挑水的經驗告訴了大家大家試著注意平衡果然比剛才好挑了走起路來也不那么艱難。小瑩也找來了兩個小水桶雖然挑得水不多但有她在旁邊和大家有說有笑陳天明也不覺得悶了。
  “小妮姐你在練功啊!”眼尖的鐘瑩發現那邊正在練功的艾小妮。
  “是啊我在練功。小瑩你們在挑水啊?”艾小妮發現陳天明他們幾個特別是她看到陳天明的時候表情好像有點不自然。
  張彥青看在眼里以為艾小妮是做賊心虛于是他生氣地說道“是啊昨晚不知道是誰告的密害得我們今天早上被人罵。
  “對不知道是誰告的密害得我們被掌門師伯大罵了一頓。
  ”小蘇也在旁邊附和著張彥青的話。
  “老大你說會是誰呢?”張彥青邊說邊看著艾小妮。
  在一邊的鐘瑩也看出了張彥青的所指她搖搖頭說道“彥青哥哥小妮姐不是這樣的人你不要懷疑她好不好。”
  “小瑩你還小不知道人心險惡啊你想想昨天除了小妮師姐外知道吃肉的人都吃肉了除了她還能有誰去找掌門師兄告密啊?”張彥青冷笑著。剛才他們看到李鈞受罰心里就非常過意不去現在看到小妮在這里自然就會生氣的了。
  “你們說是我?”艾小妮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
  “是不是說你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不為。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張彥青說道。
  “我沒有和誰說真的你們要相信我。”艾小妮委屈地對大家說道。
  “老大你來說兩句。”張彥青輕輕地推了一下陳天明說道。
  “我我覺得小妮你如果對我有意見你可以找我報復千萬不要連累別人這樣做是不好的。你看現在李鈞正在為我們受罰一天不能吃飯挑三天的水你說這樣做好嗎?”陳天明看著艾小妮那委屈的樣子好像心里又有點心疼但是當著這么多兄弟的面前不說一說也難平民憤。
  “我告訴你們我沒有跟誰說你們不要冤枉我!”艾小妮說完好像是哭著跑開了。
  “老大我們是不是冤枉小妮師姐了?”林國在旁邊看著見艾小妮走了對陳天明說道。
  “是不是冤枉我也不知道這事情到現在也不知道誰是誰非彥青你以后也不要含沙射影等我們找到證據再說你現在說是小妮的話如果以后不是我們就冤枉別人了。”陳天明對張彥青說道。
  “知道了”張彥青點點頭說道。
  “好不說了現在我們挑水去。”陳天明大聲地對大家叫著。
  “老大好累啊想不到才走了這么兩三回就這么累了。”小蘇拍著自己的肩膀唉聲嘆氣地說道。
  “我們現在就累了的話那李鈞呢他可是要挑三天的水啊!”陳天明白了小蘇一眼一付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我我是說說而已不不累。”小蘇咬咬牙對陳天明說道。
  “那就好我知道大家辛苦但是李鈞比我們更辛苦我們要咬著牙頂住。”陳天明大聲地對林國他們說道。
  “知道了老大我們會頂住。”林國他們堅定地大聲說道。
  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陳天明揮了揮酸麻的胳膊暗暗地想道“想不到挑水也這么累才挑了幾次就這樣了。”其實這挑水的路程遠路又不好走他們以前又沒有挑過當然會累的了。
  陳天明看了看身邊的林國他們一個個汗流浹背滿面通紅看來他們都累了。而鐘瑩更是辛苦這小丫頭頭發全濕了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吃不消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喊大家休息一會。
  林國他們一聽陳天明叫他們休息一會就馬上全倒在地上喘著大氣了。陳天明看著他們這樣心想再這樣下去他們肯定挑不了多久怎么辦呢?陳天明暗暗地在問自己。上一次他們上山的時候也是這么累的。
  突然陳天明靈機一動馬上盤腳而坐快速地練起了香波功。當他練完一個周天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剛才自己覺得酸麻的手臂又有力氣了并且全身的體力已恢復了不少。
  他跳起來對大家說道“我怎么忘了我們可以一邊運氣一邊挑水的。上次我們上山的時候不是這樣子嗎?李鈞為什么挑了這么長的時間還在堅持一定是因為運氣而覺得不這么累的。你們現在也趕快運氣試試是不是覺得好一點?”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看來挑水砍柴什么的活都是玄門弟子的另一種練功方式。天啊智海師兄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啊?
  林國他們聽陳天明這樣說忙坐下調息了一會自己的氣然后和陳天明又繼續挑水去了。
  陳天明一邊運氣一邊挑水發現真的輕松多了。剛才身體累的地方現在也感覺不那么累并且還越走越快把林國他們扔在后面了。
  “老大你等等我們啊!”林國看到陳天明走遠了忙大聲地叫著。
  “你們自己不會追過來啊!”陳天明哈哈大笑著他發現這了這個方法正在高興地實踐著呢!
  “國哥我們追老大去。”已經運了氣的張彥青發現真的管用現在已經沒有剛才那么累了所以他也興奮地對林國說道。
  “你有本事你去追啊我可是沒有本事追老大他練的武功比我們強功力也比我們深厚我們哪追得上?”林國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那也是不過我們也不能太落后。”張彥青說道。
  “那也對走我們追老大去。”林國點點頭與張彥青他們向陳天明走遠的方向追過去。
  這時從樹林里走出了倆個人竟然是智海和智靜。
  “掌門師兄他們在幫李鈞受罰你為什么不去阻止?”智靜對智海說道。
  “非也非也他們其實也在為自己受罰他們不是也有錯嘛。一個人做錯了事并沒有逃避而勇于承擔這可見他們的本質是好的。再說沒有經過別人的指點能在干活中練功這說明那陳天明是很有練武的天分啊!”智海笑了笑慢慢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