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229 是誰告的密

一大清早陳天明他們就袱玄門的弟子叫醒了說是掌門師傅有事請他們去議事廳。
  聽到智海有事找他們陳天明他們急忙起床刷牙洗臉看來掌門師兄是要教一些高深的武功給他們。
  隨著那弟子走到了議事廳陳天明發現李鈞也在那并且還跪在那里。陳天明不由地心里一跳他感覺到可能是出事了。不過昨晚他們不是把那些證據全扔了嗎?而且他們從吃到扔都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覺的。
  “天明你過來我問你一件事。”智海向陳天明招了招手說道。
  “什么事啊?掌門師兄。”陳天明強裝笑臉地對智海說道。當他看到鐘瑩也剛剛被一個玄門弟子帶了進來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天明你們昨天晚上是不是在自己的房間里偷吃了肉?”智海盯著陳天明慢慢地說道。
  “沒沒有的事。”陳天明看了林國他們一眼后搖搖頭心虛地說道。
  “你還不承認嗎?這個孽徒都承認了。”智海有點生氣地指著李鈞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一聽李鈞都承認了自己也沒有什么好說的。唉這個李鈞老實人就是老實人被自己的師傅一嚇什么都招了。“呵呵掌門師兄是我們是吃肉了。”
  “你們不知道玄門的門規是不能在里面吃肉的嗎?”智海又恢復了自己的臉色平靜地對陳天明說道。
  “我是知道但是我剛剛來一下子就忘了。再說掌門師兄這里的素菜太難吃了你可不可以換個什么花樣的啊最好是來點肉要不我們真的是受不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不行這里是絕對不能吃肉這已經是幾百年的規定。要吃肉是不能在這里。”智海說道。
  “那我知道錯了我以后不這樣。”陳天明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早知道這樣昨晚他們摸黑拿到外面吃大不了走走山路而已。
  “念你們是新來不大知道規矩這次我就饒了你們如果下次再這樣我一定嚴罰你們。還有天明你身為師叔一定要有師叔的樣。”智海嚴肅地對陳天明說道。
  “是的是的以后絕對不會再犯。”陳天明急忙點點頭還是智海師兄人好沒有罰他們。“不過李鈞就不一樣身為你們的大師兄還在玄門里這么多年知道你們要在房間里吃肉不但不制止還和你們一起吃肉。所以我決定罰他挑三天的水把玄門里所有的水缸都挑滿水。并且今天不能吃飯。”智海對李鈞說道。
  “謝謝師傅對徒兒的教導。”一直跪在地上的李鈞聽智海這樣罰他忙低著頭說道。
  “你認罰嗎?”智海問李鈞。
  “認罰。”李鈞點著頭說道。
  “掌門師兄這事不關李鈞的事都是我拉著他的你要罰就罰我!”陳天明看著智海要罰李鈞他的心里過意不去。
  “我剛才說了這事情雖然是由你們引起但是李鈞不應該犯那樣的錯。并且如果你們下次再犯我一定不會饒了你們的。”智海說道。
  “那這次的罰讓我承擔一半!”陳天明說道。
  “不要說了我的主意已經定了你說什么都沒有用你們出去。天明我再和你說一次你們來這里只是一個月的時間好好地練功不要把心思花在別的事情上。”智海嚴肅地對陳天明說道。
  “知道了掌門師兄。’“陳天明見事已經至此只好紅著臉與大家出去了。
  “老大這事情怎么讓掌門知道了?”林國在旁邊小聲地問陳天明。
  “我也不知道我們先去練功接著吃早餐然后再去找李鈞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搖了搖頭說道。這事情有點奇怪怎么消息會跑到掌門師兄那里去了?算了還是先別想先去練功。
  吃完早餐陳天明他們就去山的那邊找李鈞了。因為大家挑水都是去那里挑的李鈞今天要挑水的話一定是在那里。
  果然在那邊的水潭邊找到了李鈞他正在那里用兩個水桶打水。
  “李鈞你真的沒有吃早餐嗎?”陳天明對李鈞說道。
  “是師傅說過的話我不能不聽。”李鈞點點頭說道。
  “那你現在吃。彥青小蘇拿出來。”陳天明對張彥青和小蘇使了一個眼色。只見張彥青和小蘇各自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饅頭。
  “你你們這是從哪里拿來的?李鈞吃驚地看著他們說道。
  “這饅頭是我們自己的我們一人沒吃一個就有了。”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對李鈞說道“大家一起吃肉讓你一個人受罰真是不好意思。”
  “沒什么”李鈞搖了搖頭“這饅頭你們吃我已經錯過一次了不能再錯一次我還是明天再吃。”
  “什么?你明天再吃會餓死你的。”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小師叔謝謝你的關心。我不會有事的我喝點水就行我們練武的一兩天沒有吃飯是沒有問題的。”李鈞笑了笑說道。
  “可你要挑滿所有的水缸啊?到時你肯定會很累的。”陳天明擔心地說道。
  “沒事的。”李鈞還是搖了搖頭。
  “對了李鈞這事情你師傅是怎么知道的?”陳天明說出了自己的疑惑昨晚的事情他們可是做得這么隱秘不可能讓人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今天一早師傅就找我過去然后問我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最怕的就是師傅他一問我我什么都招了。”李鈞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他們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啊!’“陳天明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現在他知道和老實人做壞事的壞處了給別人抓住時別人問他一他就把十都說出來了。
  “那是誰告訴你師傅的呢?”林國奇怪地問李鈞。
  “我不知道。”李鈞說道。
  “我知道了”張彥青突然叫了起來。
  “是誰?你告訴我m的我不整死他我就不叫陳天明。”陳天明一聽張彥青知道是誰告的密忙叫道。
  “老大我怕你舍不得。”張彥青小聲地說道。
  “怎么會呢?你老大我是那樣的人嗎?”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說道。“好像有點是。”張彥青小聲地嘀咕著。
  “你在說什么啊?到底是誰告的密?”陳天明著急地問張彥青。
  “老大你想想知道我們要吃肉的有誰?”張彥青說道。
  “我們這幾個還有小瑩。你說小瑩?不會是她的她如果告密那她不一樣也要受罰嗎?”陳天明想了想覺得鐘瑩的可能性不大。
  “你還忘了一個人還有一個人知道我們吃肉但沒有去的。”張彥青慢慢地說道。
  “你你是說小妮?”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是啊幾個人知道的除了小妮外別的都是吃了肉的。吃過肉的是不會再去告密的了哪還有這么笨的人?
  “是就是她”張彥青點點頭說道“幾個知道的人當中就只有她沒有去吃肉如果她去掌門師伯那里告密的話不但不會受罰還有獎勵呢!”張彥青說得頭頭是道好像蠻有道理的。
  “不會是小妮的她不可能是那樣的人。”李鈞聽到張彥青說那個人就是小妮他搖搖頭說出自己的見解。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沒有什么不可能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自己以前不是相信蔡東風嗎?還當他是兄弟但是給他害了。
  再說艾小妮不是對自己一直成見很深嗎?先是說自己騷擾她叫自己淫賊然后自己又幫她打紅蜘蛛碰了m的**。她一定是對自己懷恨在心然后找機會報復自己。當她聽到自己要在房間里吃肉時說自己不吃肉不去。然后等自己吃了就找掌門師兄告密打小報告。陳天明越推測就越覺得艾小妮的可能性大。
  “對老大說得對現在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是不能看外表混有什么不可能的。當然我們也不能一口咬定是小妮師姐告的密我們慢慢找證據找出那個告密者伸向我們的黑手。”林國邊說邊擺著自己的腦袋好像挺有學問的。
  “老大如果找到告密者我們應該怎樣?”小蘇一付摩拳擦掌的樣子。
  “我我找她算帳去。”當陳天明想到可能是艾小妮后他就不敢把話說得太絕了要不到時下不了臺。
  “小師叔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看算了這件事情都是我們的錯。”李鈞對陳天明說道。
  “再說。”陳天明知道老實的李鈞不想再惹事可他們卻怎◇能咽得下這口氣特別是看到李鈞受罰他的心里就更過意不去。
  “你們練功去我挑水了。”李鈞說完便挑著兩桶水走了。
  “老大我們是不是應該幫幫李鈞師兄啊?”林國問陳天明。
  “是應該的特別是他今天沒有吃飯還干這么多活。再說這事情是由我們引起的我們是要幫他。但是他是一個老實的人我們幫他他會接受嗎?剛才你都看到了就是一個小饅頭他都說不能再錯不能再對不起師傅了要我們自己吃了那兩個饅頭。”陳天明對林國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
  “那怎么辦啊?老大。”林國看著陳天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