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6-03)      第1943章(06-03)      第1944章(06-03)     

流氓老師1980

許勝利發現敵人太強,他不敢戀戰,正想從窗戶里跳下去的時候,可窗戶被另外一個殺手給擋住。書房并不是很大,這三個殺手把許勝利給圍了起來。
  “許松,你到底搞什么鬼?他們是什么人?你是不是想造反啊?”許勝利看著許松站在后面默默地看著,不由火冒三丈。如果許松幫他兩面夾擊的話,還是可以對付這三個敵人,另外這里是司令部,外面還有巡邏隊伍什么的。只要拉響警報,就會有增援,到時這些人想逃也是逃不了。可許勝利看出許松的異樣,可以說,不要說外面的戒嚴,就是別人想進他的別墅沒有聲響也是不可能的。這些人的出現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許松帶進來的。
  “爸,你不要作無謂的反抗了,這三個人任何一個的武功都強過你,”許松正色地說道。
  “好啊你,你居然敢這樣?”許勝利氣得身體直顫抖。各大軍區的總司令接到龍定的秘令后,都紛紛對下面下達一系列的命令,為的就是怕有人借機弄出別的事端。龍定已經說得很清楚,先生有可能在兵權上打主意,所以任何軍隊沒有軍區總司令的命令,是不能大規模調到兵力。另外,各大軍區司令也給下面下達命令,這段時間如果沒有什么新的情況,其它軍隊一律在家待命,不得出外進行其它演習。
  因此,許勝利在第一軍區里也是做了不少防備工作,就算他的手下想奪兵權也是不可能的。但許勝利千算萬算,竟然把自己的兒子給算漏了。由于許松是他的兒子,完全可以靠近他從而控制要挾他。
  三個殺手不再遲疑,他們向著許勝利靠近,那強大的真氣把許勝利給籠罩。許勝利想沖出那真氣的襲擊,可是哪可能呢?“啪啪啪”,三個殺手先后地拍中許勝利,許勝利軟倒在地上。幸好殺手們不想殺許勝利,要不然許勝利哪有命在。
  “你們殺了我吧!我不會答應你們任何的要求。”許勝利怒瞪著這三個殺手,自從這三個殺手出現,還有以前龍定的預言,許勝利已經猜到事情的七八分。
  “爸,你不要固執了,只要我們配合一下,你可以當軍委主席,而我可以成為軍區的總司令。”許松勸著許勝利。
  “許松,你怎么這么糊涂?你怎么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許勝利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抽掉似的。他的兩個兒子一直是他的驕傲,但沒有想到現在卻出現大兒子反叛他,而且還是叛國的那種。“你這樣做,會讓世人所取笑。”
  許松搖搖頭,“爸,我不糊涂,而且我也沒有辦法這樣走下去。只要龍定一死,你們這些司令聽誰的話呢?所以,到時你們一定要聽新領導的話,你也不犯什么原因?”
  “你,你們要殺龍主席?”許司令著急了,“來人啊,快來人!”
  “爸,你不要叫了,你的房間是隔音的,而且這別墅里已經被我們控制,你是要聽我們的話,這樣別人也不會對你怎樣。”許松有點得意地說道。開始他還是有點害怕,現在按著計劃做下去,并沒有什么問題。看來高明他們還是非常厲害,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
  “許松,你認識先生?你為先生辦事?”許勝利問許松。
  許松說道:“爸,你不要問了,你到時聽我們的話就行。”其實許松也不知道什么先生不先生,他一切都是聽高明他們的指揮。把許勝利解決后,這些殺手馬上分工合作,有人向上頭匯報,有人把守著別墅。一時間,許勝利的別墅好象趕集似的,人來人往,許勝利的工作人員和警衛員全被扔在一個房間里,他們全被點住道動彈不得。
  而許松悠閑地坐在客廳里,在客廳里有臺電話和手機,手機是許勝利的,如果有人打電話給許勝利,許松就會說老頭子喝醉了在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轉告他或者明天再給他電話。這也是其中一個拖延時間的辦法,今天晚上把許勝利控制,明天別人成功殺掉龍定后,軍區所有的布局就會改變。就算許勝利不聽命令,新的軍委領導出來說話,就算以前的總司令不聽命令,新的任命書就會下達。所以,這也是先生的高明之處,有這樣的計劃,那些想當總司令的人哪會不同意做呢?
  正當許松看著電視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許軍長,你的弟弟回來了,車里還有兩個警衛員。”手機里響起在外面警備殺手的聲音,為了對付許勝利一家,這些殺手已經把許勝利一家所有的關系給背熟,他們看到外面的車,就知道是虎堂的許柏回來。
  “許柏回來?”許松愣了一下,許柏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他不是在京城查案子回不來嗎?許松奇怪了,不過許柏只是帶著兩個人回來,他也不在乎。“你們在外面解決那兩個警衛員,里面由我們對付。”許松不以為然地說道。許柏才來三個人,他們有二十幾個高手,絕對可以把許柏他們拿下。于是,許松開始布置人手,那些殺手馬上隱藏在暗處,只有兩個穿著軍裝的殺手站在一邊。
  不一會兒,許柏走進大廳,他看到許松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由奇怪地問道:“大哥,你怎么在這里?老頭子呢?”
  “爸剛才喝酒睡覺了,”許松看到許柏并沒有帶警衛員只是一個人進來,不由在心里暗暗高興,估計外面的殺手已經把許柏的警衛員搞掂了。
  “喝酒?”許柏愣了一下,這是很少見過的事情。他明白老頭子的性格,除非有什么高興的事情才會多喝酒,要不然他是不會多喝這么早睡覺。還有剛才外面的警衛員,他好象沒有見過,以前跟在老頭子身邊的警衛員不見了。想到這里,許柏暗暗打量著四周,按照以前的情況,他回來是有勤務兵幫他拿文件包什么的,可現在沒有人出來,而且許松旁邊坐著兩個兵,看那兩個兵的眼神有點不善。這是許柏在虎堂里面鍛煉出來的直覺,他往后一退,正想準備退出外面找自己的手下時,許柏后面突然出現了兩個殺手。
  “你們是什么人?”許柏警惕地看著他們。這種能悄然無聲地出現在他的背后,可見他們的武功很高,跟他們虎堂那些精英不相上下。就在許柏說這話時,在許松旁邊的兩個殺手也飛躍上前,把許柏給緊緊圍起來。
  “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則我們會殺了你。”其中一個殺手冷冷地說道,那冷森森的殺氣讓許柏心里吃驚不已,一個人能出現這樣的殺氣,可見這人平時殺人不少,他們有可能是殺手。
  許柏想到這些殺手出現在自己的家里,又沒有看到老頭子他們,他在心里暗叫不妙,一定是出事了。想到這里,他馬上向著外面飛。
  “啪啪”,后面的兩個殺手見許柏想逃走,他們哪里會讓許柏得逞呢?他們兩手一揮,兩道勁風把許柏給*回來。同時,前面的兩個殺手也出手,四個人一起合擊,只是兩招,就把許柏給點倒在地上。
  “許松,這是怎么回事?”許柏生氣地叫著。他沒有想到自己回家看看,就遇到這樣的情況,這是怎么了?
  “許柏,你不要問這么多,你乖乖地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坐著,如果你敢亂動,他們會殺了你,我也救不了你。”許松說道。
  許柏問道:“爸爸去哪里了?”
  “他在上面的書房里呆著,沒有什么事。”許松笑道。
  “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瘋了?”許柏罵道。他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我只是想當總司令。許柏,一直以為,我都是你大哥,但為什么總是別人夸獎你而沒有人夸獎我?這次,你升為中將,可我還是少將,我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升上去了。但是,你的能力哪點比我強?你全是運氣好,還有老頭子偏心照顧你而已。如果讓我當虎堂堂主,我絕對比你做得還好,一早就是中將了。”
  許松越說越生氣,當時他是少將的時候,許柏還是大校,可現在許柏升為中將比他還高了一級,這叫什么事?難道說許柏比自己厲害嗎?不可能,從小到大,他什么都比許柏厲害,但別人卻說許柏比他還聰明。這是他一直不能容忍的,這么多年了,他一直努力,他當上少將時,許柏還是大校。他以為這可以證明自己比許柏厲害,可沒有想到現在許柏又厲害過他。也因為這樣,他才著了高明他們的道,把自己賣給他們。
  “許松,爸一直是看重你,”許柏說道。“我到虎堂當堂主,也是上級的安排。”
  “什么上級的安排,我看是老頭子的安排,他對你偏心,讓你當堂主而不讓我來當。”
  “是不是因為這樣,你把老頭子抓了起來?”許柏問道。
  許松得意地說道:“當然不止這個原因了,許柏,到這個時候了,我也告訴你吧!Z國就要變天了,龍定很快就要完蛋。我到時因為立了大功,而成為開國功臣,我當總司令,你如果乖乖聽我的話,我可能還會讓你當個軍長什么的?”
  “大哥,你是不是也中了金盅?”許柏小心翼翼地問道。他想到了鐘向亮的事情,以前鐘向亮也不是那樣的人,可說變就變,還要殺龍定。現在許松也說龍定快要完蛋了,難道是另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