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1978

第1978章先生要出手了晚上,方翠玉坐著專機來到京城的虎堂總部。焦急不安的陳天明一看到方翠玉來了,急忙拉著方翠玉要給鐘向亮查探。許柏一看陳天明這么緊張,他今天一天都在虎堂里呆著并沒有去哪里?不由暗暗為陳天明對鐘向亮的關心而折服,看來陳天明是一個重情義的人,這樣的人怎么會造反害龍定呢?許柏想著中央有不少質疑陳天明的聲音,不由頭也大了。可以說,現在以陳天明的實力和財力,是會讓別人認為陳天明有威脅的可能。
  方翠玉見陳天明這么著急,她也跟著陳天明來到關押鐘向亮的地方。鐘向亮現在又躺在床上,他看到有人來馬上坐起來。陳天明不由分說立即點住鐘向亮的道,不讓他說話和行動。
  “小玉,你看看我師兄的身體。”陳天明對方翠玉說道。
  方翠玉點點頭,從自己的背袋拿出兩個黑色的小球,也不知道這小球是什么東西做成,方翠玉把小球放在鐘向亮臉頰兩邊,然后靜靜地看著小球。大約過了幾分鐘,方翠玉說道:“天明,黑球有變化,你師兄是被盅毒所控制。”
  “那你快點幫我師兄解掉盅毒。”陳天明高興地說道。“我就說了,師兄不會是那種人,他一定是被別人控制住的。”聽到鐘向亮是被別人控制,陳天明也暗暗放心,這說明鐘向亮并不是想造反。
  “我試一下。”方翠玉的臉色凝重。“天明,盅毒是一種非常難解的東西,一般來說只有施盅之人才可以解掉。當然,如果被施的盅毒并不厲害的話,別人還是可以解掉。這就要看誰的盅術高了。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師兄身上的是什么盅毒,根本是不可以破解。”
  旁邊的益西嘎瑪說道:“小玉,你先查探一下看看是什么盅毒,到時你再跟我說一下,看看我能不能幫助你。”
  “好,”方翠玉從鐘向亮的臉上拿下一個小黑球,然后用針在他的手指上扎了一下,弄出幾滴血滴在小球上,小球好象變了一點顏色。方翠玉運起內力按在鐘向亮左手的脈門上,然后默不作聲。
  陳天明也知道方翠玉在查探鐘向亮身上的盅毒,他看著他們不聲張。大約過了十幾分鐘,方翠玉的臉色一變,她好象不服氣地喃喃自語。又過了幾分鐘,方翠玉才臉色慘白地把兩個小黑球給收了起來。“天明,我無能為力,對方下的盅毒太厲害,我沒有辦法化解。”
  “小玉,到底是什么盅毒,你跟我們說說。”陳天明焦急地看著方翠玉。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是盅術里面最厲害的金盅,這種金盅厲害到完全可以控制一個人的神智。也就是說,幫你師兄洗腦,完全聽施盅人的話。但是你師兄對以前的事情又是一清二楚。所以,如果要利用中盅人干壞事,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方翠玉說道。
  “我師兄可能是中這種盅毒,他不但什么都知道,而且還利用鐘瑩套出我別墅里九九**陣的破法。”陳天明把查到的信息告訴許柏他們。
  益西嘎瑪說道:“小玉,真的沒有辦法解除嗎?”
  “解除盅毒無外乎兩種方法,一種是把鐘向亮體內的盅毒殺死,另一種是殺死施盅之人,這樣他體內的盅毒就可以破解。可我的能力有限,我沒有辦法殺死他腦里的金盅。”方翠玉搖搖頭。金盅可不是一般的盅毒,她是解除不了。
  “小玉,你把盅毒一些原理告訴我,我們一起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破解。”益西嘎瑪在醫術上非常厲害,她這次破解不了鐘向亮的盅毒,主要原因就是對盅毒不了解。
  聽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也是眼睛一亮,益西嘎瑪的醫術可以說獨步天下,有她協助方翠玉的話,可能是很有幫助。“對,小玉,你跟益西好好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破解我師兄體內的金盅。”
  方翠玉也是很想試一下,畢竟金盅是一種厲害的盅毒,她以前也沒有遇過。如果她跟益西嘎瑪能把這種金盅殺死,對她以后在盅術的研究也是很有用。“好,益西,我們好好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破除鐘師兄身上的金盅。”
  陳天明轉身對許柏說道:“二舅,現在事情已經明了,我師兄是被盅毒所控制,你可以跟上面反映一下,最好國家里面也有盅術高手,幫我師兄解一下盅毒。”
  “天明,我也是想快點把事情弄明白,可有一些事情不是我所能作主。”許柏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會跟上級說一下,鐘向亮還是要在這里扣押不能出去,至于翠玉她們可以隨時來虎堂研究鐘向亮身上的盅毒。”許柏也想快點解開鐘向亮身上的盅毒。
  “好,”陳天明點點頭,他決定這段時間讓方翠玉和益西嘎瑪留在京城,他也在這里陪著她們,看能不能把鐘向亮的盅毒解掉。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又接到許柏的電話。“天明,上面有消息了。”
  “上面怎么說?”陳天明著急地問道。他最想知道上面對鐘向亮的處置,鐘向亮所犯下的罪已經是死罪,如果事出有因的話,還可能免于一死從輕發落。
  “我們沒有專家對盅術熟悉,不過,由于現在有新的情況,上面希望你們能盡快把鐘向亮的盅毒解除,找出幕后的黑手先生。”許柏說道。“這次的事情,上面估計是幕后的先生干的。估計解除鐘向亮體內的盅毒,就可以查出一些線索。”
  “噢,那好,我會讓小玉她們盡快破解我師兄身上的金盅。”陳天明說道。“如果揪出先生,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天明,上面還有一個決定。”說到這里,許柏好象有點猶豫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堂主,是什么你就說吧!我知道這次我師兄所做的事情是很大,不過他也是被別人控制,只要不殺我師兄,我都可以接受。”
  許柏清了清喉嚨,“上面說了,由于這件事情跟你有聯系,而且事情還沒有查個水落石出的情況下,你在虎堂的職位要先暫停,而且不能出國。”
  “行,這個沒有問題,我接受。”陳天明點點頭,無官一身輕,他還想著要好好休息一下。“你告訴上面,我會讓我們玄門所有弟子都辭退原來的職位回到M市,對于這次的事情,我們深表抱歉,你幫我向主席說一下。”
  “你能這樣想就最好,你不要灰心,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時候,龍主席并沒有怪你們什么。特別是聽到鐘向亮是被別人所控制,他更加理解了。”許柏說道,“你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吧!”
  于是,陳天明通過掌門令,讓所有在Z國特殊部門任職的玄門弟子回到M市。鐘向亮暗殺龍定,他們也是聽到這個消息。所以,陳天明這個命令一出,他們也是不敢在原來的單位呆下去。
  而把這些弄好后,陳天明便在京城陪著益西嘎瑪她們,看能不能把鐘向亮的盅毒給解出來,可是,那金盅并不是說解就解的,她們一直沒有什么進展,不能解除鐘向亮身上的盅毒。
  __
  在先生的別墅里,先生正笑瞇瞇地看著地真人和大他們。鐘向亮這一次的事情干得非常漂亮,陳天明他們現在可是夾著尾巴做人。特別是陳天明不但被停職,而且還把安安保全公司什么的全停業。“和真人,還是你的金盅厲害啊!我收到消息,鐘向亮一看到陳天明進去,就對著陳天明嚷說這事情是陳天明叫他干的,讓陳天明不要不理他。呵呵呵,陳天明應該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呵呵,那當然了,金盅可是我養了這么多年的盅蟲,如果這次不是因為先生你,我是不會拿出來用。現在鐘向亮可以說理智得不得了,什么醫學專家也是查不出問題。”和真人得意地說道。只有拍先生的馬屁,他才可以拿到千年朱果。而且他也決定了,等把龍定殺死后,他留下來幫先生的忙,他要享盡天下的美女。
  “只是可惜一件事情,就是陳天明身邊的那個女人方翠玉,她居然也會盅術,她看出鐘向亮身上中了金盅。”先生嘆了一口氣。
  “什么?有這樣的事情?那個方翠玉是什么人?她可以破解我的金盅?”和真人有點意外了,這怎么可能呢?金盅是他多年研究出來的成果,沒有人能破解的。
  先生搖搖頭,“她沒有破解出你的金盅,只是看出是金盅而已。呵呵,幸好方翠玉是陳天明的女人,現在中央里面一樣是有兩種意見,有人說可能是陳天明故意弄的玄虛。叫自己的女人說是鐘向亮被盅術所控制。”
  “唉,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陳天明一定有事了。”大笑著說道。鐘向亮一直說是陳天明指使讓他殺龍定,這樣的事情真是叫人好笑。
  “沒事,現在陳天明可以說也是落泊了,而且安安保全公司也不再管Z國的事情,是我們動手的時候了。”先生站起來看著外面,窗外的一棵老樹已經朽掉大半,而從老樹里面又長出了一些新芽,看來是要推陣出新。
  這次鐘向亮的事情,可以說讓陳天明的人不敢再逞能,而且國家里面也不敢用陳天明的人。鐘向亮殺龍定,誰還敢包下次會不會有其它人殺其它國家領導呢?這次在他的努力下,陳天明是被停職,安安保全公司停業,陳天明和陳天明的人估計也是有其它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