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974

第1974章(有內奸)
  陳天明接到別墅被襲擊的消息,馬上坐著直升飛機趕回m市。當他回到別墅后,聽著死去這么多兄弟,心里也是氣憤和傷痛。他把家人安頓好,自己親自留守在別墅里坐鎮,小蘇也調來了一些保鏢補充實力。
  陳天明想著外面的陣法被敵人破掉,自己是要給益西嘎瑪打個電話跟她說一下。于是,在樓頂坐著的他等到凌晨六點的時候,他便給益西嘎瑪打電話。“益西,吵醒你了嗎?”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也沒有,我快起來了,這么早給我打電話,不會是想著我?”益西嘎瑪調侃著。她自從跟陳天明生活在一起,性格也是變了一些。
  “是想你,不過也有一件事情跟你說一下。”陳天明把昨天晚上生的事情告訴益西嘎瑪。“敵人很厲害,把你的陣法給破了,你看看怎么辦呢?”
  “天明,你趕快派飛機過來接我,我要回m市。”益西嘎瑪緊張地說道。“而且派的人是要你信得過的人,不能隨便派人。”
  陳天明沒有想到益西嘎瑪這么緊張,他只好點頭說道:“好,我派小五、小杰他們過去接你。”反正他現在m市,也不怕有人來搞亂。
  在下午的時候,接益西嘎瑪的直升飛機直接降落在別墅的空地上。陳天明看到益西嘎瑪來了,馬上飛下去迎接。其它姐妹們聽到益西嘎瑪來了,也是紛紛跑下去歡迎。畢竟昨天晚上沒有益西嘎瑪設在樓房里面的陣法,大家全得遭殃了。
  “益西,辛苦你了。”陳天明看著風塵仆仆的樣子,不由一陣心疼,為了家里的事情,害得益西嘎瑪從這么遠跑過來。雖然是坐直升飛機,但她不會武功也是很辛苦的,看來今天晚上要好好“犒勞”她,讓她飄飄欲仙才行。
  “天明,各位姐妹,我們上去再!”益西嘎瑪看了看四周,好象欲言又止。于是,大家上到樓上,益西嘎瑪跟大家聊了一會后,她讓傭人們都回避,就剩下陳天明和女人們。“天明,你知道我為什么這么急趕過來嗎?”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
  “你是擔心昨天晚上別墅被襲的事情。”陳天明想也沒有想便回答了。
  益西嘎瑪點點頭,神情凝重地說道:“是的,主要就是這個,但其中內有乾坤,我懷疑我們這里有內奸。”
  陳天明大吃一驚,“什么?益西,你不會開玩笑?我們這里哪會有內奸?”
  “你不要激動,你聽我說。我知道在你的心里認為你的兄弟們都是可靠,寧愿死也不會出賣你,但事實是如此,你不得不承認。我老實跟你,當時我就是怕有內奸,所以才偷偷在樓房里布下這些機關。就算你和爸媽他們也不知道,只有我們這些姐妹才知道。我當時鄭重告訴她們,不得再告訴任何人,除非那個女人跟你有了關系,真正是你的女人。”益西嘎瑪正色說道。
  “那也不能證明我的兄弟是內奸啊?有可能是先生派來的高手非常厲害,他們破了你布下的陣法。”陳天明不相信。
  益西嘎瑪搖搖頭,“當時我問了你當時的情況,而且剛才我又問了姐妹們當時的情形,我更加證實了我的猜測。我在外面布下的九九**陣是一個高級陣法,可以說,如果先生請來的人可以破解我外面的陣法,那也是可以破解里面樓房的陣法。我當時設下的這個陣法,一是防止內奸,二是拖延一些時間等你的人過來救援。可奇怪的是外面的陣法可以破解,而里面的陣法卻是破不了。小妮說那些黑衣人根本沒有辦法破得了樓房的陣法,他們在外面瞎轉。后來增援的人過來,他們才跑掉。”
  陳天明聽明白了,益西嘎瑪在樓房里設下的陣法并不是比九九**陣還要厲害的陣法,那么敵人能破掉外面的陣法,可卻破不了樓房的陣法,這就說明了不是敵人厲害,而是有人泄密了。“益西,你告訴我這個消息非常重要,你說會是誰泄密呢?”
  “這個我不知道,你自己去查!一定是我們里面的人泄密,要不然敵人不可能破掉我的陣法。天明,我準備這樣,我一會再把外面的陣法重新布一次,把陣法的路線重新改變一次,這樣敵人再想進來也是不行。而且,我也要把樓房里面的陣法也變一下,從現在開始,天明你要好好排查一下是誰泄的密,另外樓房里陣法的路線不要告訴別人,只能是我們姐妹知道,就算你認為完全可靠的人也不能告訴。”益西嘎瑪正色地說道。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出現這樣的事情,是要好好查一下,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有益西嘎瑪暗暗布下的陣法,她們一定會出事。“我會查一下內奸的事情,不過在沒有證據之前,你們不要公開,以免引起大家的恐慌。”
  益西嘎瑪點點頭,“嗯,你還是小心一點查比較好,反正我把外面的陣法換了一下,里面樓房還有陣法,就算敵人來了,也是抓不到姐妹們。”
  “唉,這次死了不少兄弟,如果讓我知道誰是內奸,我一定不會放過他。”陳天明握著拳頭生氣地說道。
  “好了,我現在下去改一下陣法。”益西嘎瑪站了起來。
  “益西,你還是休息一下,你也累了。”陳天明擔心地看著益西嘎瑪。
  益西嘎瑪笑了笑,“沒事的,我先把這里的陣法布完再休息,反正我也不累。”陳天明見益西嘎瑪忙完了,他也給小蘇打電話,把益西嘎瑪的懷疑告訴小蘇,讓小蘇再重新選出一批人過來,而且要注意內奸的事情。
  陳天明想著身邊有內奸,心里就是著急,這如一個定時炸彈隨時在身邊爆炸。他覺得一定要盡快把內奸找出來才行,要不然問題就大了。
  __
  當大跟天真人他們回到京城后,先生正在拿著一張報紙聚精會神地看著。“先生,我們失敗了。”大垂頭喪氣地不敢看先生,本來帶著這么多人去m市,以為會成功的,但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鐘向亮那里出了問題?”先生嘆了一口氣,經常的失敗讓他好像生不起氣來,難道真要自己動手才行嗎?他也知道,自己要動手的話,就是自己身份暴露的時候。如果自己動手不成功的話,那自己就永遠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這也是他猶豫一直不敢親自動手的原因,陳天明啊陳天明,早知道當時我殺了你不留下后患。先生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鐘向亮并沒有騙我們,我們已經破掉九九**陣,也把陳天明的手下殺得所剩不多。可最后當我們沖進樓房里后,沒有想到樓房里會有陣法。我們全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掉下樓,然后想進樓也是進不了。”大想到當時的情形就沮喪,眼看要得手卻是得不到手,真是可惜。
  “樓房里面還有陣法?”先生愣了一下,益西嘎瑪果然是一個奇女子,能在樓房這么窄小的地方弄上陣法,而且還這么保密,真是小看了她。陳天明身邊不但有不少高手,而且連他的女人也這么厲害,陳天明不除真是不行啊!
  大點點頭,“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進不了,后來增援過來我們只能是逃回來。”
  先生看了天真人他們一眼,“好,你們都辛苦了,先去休息!大,你留下來,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天真人他們出去休息,大忐忑不安地走到先生的身邊,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先生,我沒有用,你懲罰我!”
  “這事也不怪你,我們也沒有多大損失,而且這次我們還賺了,殺了陳天明不少手下。”先生笑著說道。“這次的事情生,有可能陳天明他們會懷疑有內奸,我們可以破掉外面的陣法,而破不了里面的陣法,遲早會被他們想到內奸這方面來。”
  “那鐘向亮會不會露餡?”大有點擔心,鐘向亮太有用了,可以幫他們弄到這么有價值的東西,而且以后還可以很好地利用他。
  “唉,鐘向亮暴露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我決定放棄鐘向亮。”先生頓了頓說道。
  大愣了一下,“放棄鐘向亮?先生,這好象不大好啊!鐘向亮現在還有價值,我們不好好利用一下怎么行呢?”
  “我沒有說不好好利用啊?”先生奸笑著。“我準備最后一次利用鐘向亮,然后就讓他暴露,而陳天明也有煩惱了。”
  “那是如何?”大不解地問先生。
  先生把手上的報紙放在一邊,陰森森地說道:“我準備讓鐘向亮帶人去殺龍定。”
  “殺,殺龍定?”大驚訝得嘴張得老大,似乎可以放得進一個拳頭。“先生,你不會弄錯了?你應該叫天真人他們去,而不是鐘向亮,以鐘向亮的武功,哪可以殺得了龍定啊?”
  “呵呵,這個我知道,鐘向亮是殺不了龍定,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陳天明的師兄殺國家主席,不知道別人會如何想,還重不重用陳天明呢?到時一定會有好戲看,我很想看看龍定和陳天明會是如何?”
  “高,這招真是高。”大拍著先生的馬屁。用鐘向亮去殺龍定,不管成功與否,陳天明多少會受影響,如果龍定跟陳天明生內訌,那絕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到時要槍斃鐘向亮的話,不知道陳天明會不會去救自己的師兄?或者陳天明自身也是難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