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958

突然,陳天明練的招式跟飛劍使出來的招式是一樣的,緊接著飛劍出的白光越來越大,慢慢掩蓋住陳天明的身體,在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陳天明,而且也看不到飛劍了。那白光把陳天明與飛劍全籠罩起來,那情景讓人覺得有點詭異。
  天真人他們已經快攻到陳天明的身邊,他們看到陳天明那里出現這樣的情景,不由暗暗奇怪和吃驚。可現在也由不得他們收手,箭在弦上不得不。“不管了,殺掉他。”天真人喊道。在這個時候,他們還遲疑的話,可能陳天明一會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他們那強大的真氣擊到陳天明的身上,說時遲,那時快,那團白光突然躍起,向著天真人他們射去。天真人只覺眼睛一花,那白光向著他們飛來。“啪啪啪”,他們的真氣打在那團白光上。可白光并沒有被他們打退,而且繼續向他們射過去。
  “不好,快躲。”天真人拼命地叫著。按照他們三個聯合起來的內力,完全可以把陳天明的白光,也就是飛劍擊退的。但是現在怎么不可以呢?咦?陳天明去哪了?他怎么不見了?天真人現在也不敢多想,還是先避開飛劍重要。
  天真人三師兄弟狼狽地避開白光后,馬上準備迎接白光的襲擊。剛才的飛劍只是那么小,現在這么大,讓他們有點防不勝防。“大師兄,陳天明哪里去了?”和真人奇怪地問道。他們看不到陳天明,只是看到那團白光,白光很亮,亮到他們看不清里面。
  “不好,白光又來了,”地真人著急地叫道。天真人回頭一看,果然那團白光向著他們飛過來。于是,他們又馬上運起內力向著白光擊去。
  “啪”,白光好象像一個人似的,面對著天真人他們的真氣攻擊,它突然往上一飛,避開天真人他們的襲擊,然后再從上面射下來。
  “媽呀,這是什么鬼東西啊?”和真人急忙把攻出去的真氣收回來,然后向著旁邊躍去以此避開白光的攻擊。天真人他們都非常驚訝,這到底是什么飛劍啊?這么可怕啊?
  當白光落到地上的時候,光芒慢慢地弱了不少,然后天真人他們看清楚了,陳天明就在白光中,而那飛劍就在他的面前。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陳天明跟飛劍二合為一了?天真人摸不著頭腦。
  現在的陳天明有點清醒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當他把九式劍招全運起來后,他就感覺自己跟這九式劍招全融合起來,然后他自己就不由自主地使著那九式劍招,越使越快,快到他感覺是一氣呵成,根本不用多想,只要隨意施展出來就行了。
  “陳天明,你,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真人好奇地問道。他現在也忘了要殺陳天明,他被眼前的情景弄不明白,像他們這種武癡,只要跟武功有關的事情,他們都想問一下。而且現在以他們的實力跟陳天明這種奇怪的白光相打,他們一時間也是占不了多大的便宜。
  陳天明也不清楚這是為什么,剛才他怎么跟飛劍動了起來,好象他隨著飛劍向天真人他們攻擊。不是他控制飛劍嗎?怎么好象飛劍控制他跟他一起攻擊他們了?想到這里陳天明不明白了,這里面一定有乾坤,是人劍合一嗎?
  “轟轟轟”,上面傳來了直升飛機的聲音。天真人一看臉色一變,他知道陳天明的增援過來了。他馬上大聲叫道:“他們的增援來了,我們快走。”說完,他們這些黑衣人馬上向著黑幕中飛去。這些黑衣人的武功也是厲害,在逃走時飛得很快。
  陳天明看到敵人逃走,他回頭看6宇鵬他們,個個東倒西歪,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他著急地飛過去查探那些兄弟的生死。張彥青他們也從飛機上飛下來,看到眼前的情況不由呆了,他們很少見過這樣的慘狀。陳天明衣服零亂,好象受了不輕的傷。而6宇鵬他們更慘。
  經過一番查探,陳天明現死了三個兄弟,其它的兄弟也是重傷。如果那些黑衣人再繼續打下去的話,6宇鵬他們全得完蛋。陳天明扶起6宇鵬問道:“宇鵬,你怎么了?”
  “我,我沒有事,”6宇鵬有氣無力地說道。被人像打沙包一樣打,他哪能沒有事啊?突然,他的眼一閉暈了過去。
  “快,送他們去醫院。”陳天明沉痛地說道。這次的事情太突然,對方武功又這么高,如果不是后來他把飛劍弄大,還和飛劍一起襲擊那三個黑衣人,可能他們全得完蛋在這里。
  陳天明在去醫院的路上給鐘向亮打電話,“師兄,我們在路上遇到伏擊,我的人死傷不少,我現在沒有空去見你了。”
  “天明,你們去哪個醫院,我去看你們。”鐘向亮著急地說道。
  “在軍區醫院。”陳天明說道。陳天明哪里會想到鐘向亮會有問題,他以為半路被伏擊只是一個意外。
  到了醫院,陳天明馬上安排醫生護士對6宇鵬他們搶救,而他也讓張彥青安排一下那死去三個兄弟的后事。許柏接到消息后馬上趕過來,因為他聽陳天明說來的這群黑衣人武功很高,比先生組織的那些殺手還要高。另外還有三個反璞歸真的高手,這真是讓人震驚。
  “天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許柏看到陳天明坐在醫院的長椅上,不由焦急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本來是想去跟我師兄見一面,但在路上就遇到歹徒,這些歹徒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的武功好高。從他們的說話來看,師兄師弟地的叫,估計是某個門派。”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你覺得哪個門派會有反璞歸真的高手,而且還有三個?”許柏問陳天明。
  陳天明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可以說,三大門派玄門、道門和魔門中,魔門是沒有的。玄門也是自己才有,而且是機緣所遇才能達到反璞歸真。道門是一個非常神秘的門派,好象歡喜是達到反璞歸真,至于道門其它人達不達到反璞歸真就不知道,這個要問歡喜才行。就像婷姐是道門的,她也對上面的情況不是很清楚。
  “我也不知道有哪個門派,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有可能一些秘密的門派隱藏著我們不知道。”陳天明搖搖頭。
  “這次有點麻煩,一下子蹦出這么多高手,而且還是三個反璞歸真的高手,我要向上級匯報才行。”許柏擔心地說道。
  這時,鐘向亮從外面帶著一個手下走進來,他看到陳天明,便故意著急地問道:“天明,你沒事?”鐘向亮看了一眼許柏。
  “我沒事,不過我們有三個人被殺,其它的在里面搶救。”陳天明痛心地說道。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叫你出來說話的話,你們也不會有事。”鐘向亮傷心地說道。“這位領導是許堂主嗎?”鐘向亮雖然沒有跟許柏真正打過交道,但是他們都是國家的特殊部門,對于領導的一些資料還是清楚。
  許柏點點頭,“我是許柏,鐘廳長,我還有事,改天我們再聊了。天明,你們先聊,我走了。”許柏也是打量了鐘向亮一眼,然后帶著自己的人離去。
  “師兄,這也不怪你,敵人一直在盯著我們,現我們落空或者有機可乘,他們就會襲擊我們。”陳天明搖搖頭。“對了,師兄,聽說上次你們也被別人襲擊,小夏也被殺死了嗎?”當時陳天明跟小夏也聯系得比較多,想到敵人的兇狠,陳天明恨不得把他們給找出來全干掉他們。
  “恩,小夏被他們殺了,當時我們在路上遇到歹徒,雖然我們的人正在趕過來,但敵人的實力比我們的強,我受了傷,小夏為了救我身亡。”鐘向亮說道。“我們現在也在尋找兇手,這次來的人武功不是很高,雖然我們有懷疑是先生的人,但又有點不像。像我們在國安工作,也有不少仇家。”
  陳天明也知道國安的事情自己不便cha手,“師兄,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話,你盡管給我打電話,我們師兄弟不要客氣。”
  鐘向亮點點頭,“這個我知道,你也知道,國安跟虎堂的工作一向是分開,是公事我是不能找你的,除非是私事。對了,小瑩天天吵著要回m市讀書,我這個做父親的也沒有辦法管她。我現在也頭疼,才剛把她調回省里,她現在又要回m市九中。”
  “鐘瑩要回九中讀書?”陳天明感覺頭疼了,那個小魔女天不怕地不怕,如果讓她在m市的話,那m市豈不是翻天了嗎?以前小魔女的媽媽在m市還好說,現在只有她一個人在m市,一定會在自己的別墅里,天啊,別墅還有安寧的日子嗎?
  鐘向亮不好意思地看著陳天明,“是啊,那個小鬼頭整天就知道玩,我也沒有辦法。特別現在我的事情多,一會在這一會在那,根本是管不了她。她媽媽現在局里也當個小領導,也是經常出差,我想著讓她去你們那里,到時你們可以看著她。”
  陳天明聽鐘向亮都提出這樣的要求,自己還能拒絕嗎?可以說,鐘向亮對自己是恩重如山,不就是看看鐘瑩嘛,反正自己也不經常在m市,自己的媽媽也很喜歡鐘瑩在別墅里,就當她多一個伴!“那好,我讓人安排一下,鐘瑩什么時候回來讀書?”
  “她說越快越好,這樣,下個星期我派人送她下去。”鐘向亮說道。
  “行,”陳天明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