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955

女人其實就是一個非常矛盾的結合體,像龍月心這樣,她以為陳天明跟爺爺龍定說了什么話,所以爺爺才這樣,她有點氣陳天明。但當聽到陳天明說沒有的時候,她自己又有點不甘,覺得陳天明有點不負責。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爺爺那樣說我,他懷疑我跟你有關系。”龍月心看著桌上的茶杯說道。“你厲害了,連佩嫻姐也泡上了。”龍月心想著孔浩旗跟許勝利倆人的爭吵,就覺得好笑。
  “唉,你就不要嘲諷我了,我現在頭大呢!”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對了,你不要胡說啊,我跟孔佩嫻是沒有關系的,雖然她向我表明過那種意思,但是我拒絕了,我哪敢惹她啊?”
  “噢,想不到你蠻正人君子的嘛!”龍月心調侃著陳天明。陳天明并不是看見美女就上,這讓她覺得暗暗舒心。如果是別人,看到孔佩嫻這么漂亮,還是總理的女兒,一早就想入非非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那是,那是,我一向很正人君子的。”
  “你看你,夸夸你,你就喘上了。”龍月心嬌柔地嗔了陳天明一眼。“別人不知道你流氓,我還不知道你流氓嗎?上次在房間里的事情,我還沒有跟你算呢?”
  “上次?”陳天明苦著臉。她不是說過不要再記著那件事情嗎?怎么她今天又說起了?“月心,上次是誤會來的,我只是見你身體臟,才幫你換衣服。”
  “陳天明,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我?”龍月心突然問道。
  陳天明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龍月心會問自己這樣的問題,這也太直接了!不管了,死就死,喜歡她又怎么樣呢?反正龍定又不在這里。“是,我喜歡你,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天明,其實你這個挺不錯的,但是,你有其它女人,我是無法接受。而且就算我肯接受,爺爺也不接受。所以,我們只能是朋友,這輩子無法成為別的關系了。”龍月心看著陳天明幽幽地說道。這段時間她自己也是苦惱,想著跟陳天明的關系如何?她現自己對陳天明越來越有好感,她害怕了,害怕也像孔佩嫻那樣陷進去。
  “唉,我是沒有辦法放棄其它女人,我要對她們負責。”陳天明輕嘆一口氣。雖然他喜歡龍月心,但他不能欺騙她。
  龍月心心里更是佩服陳天明的磊落,如果他想騙自己,可以騙自己說跟其它女人分手,等得到自己之后再又說另外的話。當時自己喝醉了,他也是可以得到自己的,但他卻沒有那樣做,可見他的人品。“天明,我們做知己好嗎?”
  “知己?”陳天明呆了呆,知己就是聊聊天,不能xxoo的男女關系,那真是有點柏拉圖啊!
  “怎么了,你不愿意?看不起我嗎?”龍月心見陳天明沒有答應,她的心一涼。
  “不是,不是,”陳天明擺著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其實,我們還可以成為別的關系。”陳天明邊說邊看著龍月心,苗條窈窕優美曲線,纖潤柔美的肩部,高高隆起的酥峰之間若隱若現的深溝,纖細的腰身,微翹臀部,如果能擁有她真是人間樂事。其實她可以當自己的情人,偷偷跟自己幽會也行嘛!
  龍月心見陳天明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身體上下看,她哪里不知道陳天明想什么呢?“流氓,我不能跟你有什么關系,不要說我,就是我爺爺那關也過不了,他一定饒不了你。”龍月心嬌嗔地說道。
  “那是,當時他問我的時候,那眼神就好象要把我殺了似的。”陳天明苦著臉,“不過,只要能得到你,就算你爺爺要把我殺掉我也認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我只是問你,我們可以成為知己嗎?不行就算了,當我沒有說過。”龍月心臉色一板。
  “行,行,我沒有說不行啊!”陳天明見龍月心這樣說,自己哪能強求啊!
  這時,服務員把菜送上來,龍月心說道:“天明,我今天晚上想喝酒,可以嗎?”
  “可以,怎么不可以啊?”陳天明急忙點頭,“你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我也想辦法為你摘下來。小姐,來兩瓶花中之王紅酒。”
  “你啊你,就會哄女孩子,怪不得佩嫻姐也被你迷得暈頭轉向。”龍月心白了陳天明一眼。“佩嫻姐不比別人,你想到怎么處理沒有?孔總理可是非常疼愛她的,你可不要到時吃不了兜著走。”
  陳天明說道:“我也沒有辦法,我已經跟她說得清清楚楚,如果她硬要纏著我,我也苦惱。”
  服務員拿酒過來,她幫陳天明和龍月心各倒了一杯酒便退出去。“來,天明,我們喝一杯,為我們成為知己而干杯。”龍月心舉著酒杯。
  “好,為我們成為知己而干杯。”陳天明也舉著酒杯跟龍月心喝了下去。“月心,你先吃一點東西,不要到時又喝醉了。”
  “你是不是想等我喝醉了占我便宜啊?”龍月心嬌媚地瞥了陳天明一眼。
  “呵呵,我也想啊!但你卻不給我機會。”陳天明故意調戲著龍月心。
  龍月心舉起柔軟的小手捶打陳天明,“好啊,你敢取笑我,我跟你拼了。”龍月心現在哪是真正打陳天明,她的小手打在他的身上只當是為他按摩。
  陳天明一把抓住龍月心的小手,不依地說道:“你怎么可以打我,想不到當你的知己是被你打的嗎?”
  “是啊,不可以嗎?”龍月心蠻不講理地說道。“你放開你的手,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當然可以,不要說打我,你想殺了我也可以。”陳天明邊說邊放開龍月心的小手,然后閉上自己的眼睛。
  龍月心也不知道為什么,如果是以前,陳天明這油嘴滑舌的作風她是非常討厭的。但現在聽著他說這樣的話,心里卻是怦怦心動。“切,我殺你干什么,來,我們喝酒。”龍月心紅著臉說道。“可惜上次我喝醉了你沒有占我什么便宜,要不然,那可能就是命,我不得不跟著你。可現在你是沒有這樣的機會,我不會在你面前喝醉了。”
  “我,我沒有機會了?”陳天明暗叫可惜,早知道當時自己就把龍月心xxoo掉,那她就是跟著自己了。唉,算了,這可能就是命啊!自己當什么君子呢?“唉,不說了,來,我們一邊吃菜一邊喝酒。”
  就這樣,陳天明與龍月心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來。他們吃飽后,也把兩瓶酒喝完了。“月心,我們還喝嗎?”陳天明還是想著龍月心剛才的那句話,如果把她灌醉后,自己就能跟她xxoo了。
  “嘻嘻,你不要胡思亂想了,”龍月心嬌笑著。“我都說了,你以后沒有機會,我不會在你面前喝醉了。天明,我要回去了,保鏢還在下面等著我呢!”
  “好,我送你下去。”陳天明有點默然,看來自己是跟龍月心沒有機會了。知己就知己,人家是天之嬌女,沒有必要委屈人家。
  龍月心站起來搖搖頭,“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會下去。”她轉身往外面走去,突然,龍月心回過頭向著陳天明撲過來,陳天明一下子沒有反應,龍月心就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接著龍月心轉身跑出去,她一邊跑一邊說道:“再見了,知己。”
  當龍月心跑到外面時,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不過她堅強地抹掉眼淚,繼續向著樓梯跑去。
  “再見,知己。”陳天明一邊摸著臉龐,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原來當她的知己還可以被親一下,這也虧不了多少。陳天明知道龍月心心里矛盾,想跟自己在一起,但又因為自己身邊有其它女人,不能跟自己在一起。算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不能拋棄我其它的女人。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也不對啊,她當自己知己,為什么要親自己呢?難道我還有機會?想到這里,陳天明心里又是欣喜若狂。看來自己以后還要約龍月心出來喝酒,到時她意亂情迷后,再親自己幾下就爽了。
  __
  鐘向亮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他默默地想著如何完成任務。剛才他接到大的電話,讓他到京城約見陳天明,到時先生的人會在半路殺陳天明。自從他中了金盅后,已經完全聽和真人和大的話。他利用國安的權力,幫先生做了不少“好事”。除了m市還沒有滲透力量后,其它的市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鐘廳長,我們現在要去京城嗎?”旁邊的男人問鐘向亮。自從小夏死后,他就代替了小夏的位置。而這個男人是先生的人,以前埋藏國安里跟著賈道才,后來賈道才出事后他也出不了頭,“是,我們秘密去京城,就說去京城辦事。”鐘向亮點點頭說道。他現在根本沒有其它自主的思維,他腦里的思維全被金盅給控制住了。除了他被金盅控制外,其它的一切沒有變,連他的妻女也是感覺不出來有其它很大的變化。
  “那我現在就去訂票。”男人陰著臉走了出去。雖然鐘向亮是廳長自己的領導,但他也知道被自己的人控制住了,所以他也不當鐘向亮為領導,好象是自己的手下似的。這次如果殺掉陳天明,先生一定會好好地獎賞自己。想到這里,男人更是高興。
  鐘向亮轉身看著窗外,他在心里暗暗地想著,陳天明,我一定要殺了你。此時的鐘向亮兩眼冒著金光,有點讓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