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954

在華清酒店里,曹健良和汪俊巖被兩個同學請吃飯。如果湯家義和小紅在這里的話,一定會看到這兩個同學就是在飯堂里的那兩個男生。“曹少,汪少,你們倆人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高大男生哭著臉說道。“我們昨天在飯堂里被別人欺負了。”高大男生把今天生的事情告訴曹健良和汪俊巖。
  汪俊巖問道:“你查清楚那兩個人的名字沒有?還有他們的背影?”
  “我們查了,只是那個湯家義有點背景,鄭小紅是沒有背景的,只是從鄉下來而已。”高大男生說道。他們就是查到湯家義有背景,覺得自己動不了,所以才過來找這兩位少爺。“曹少,汪少,我們是你們的人,你們一定要幫我們啊,要不然別人會笑你們,說你們不管自己人的死活。”
  “湯家義?鄭小紅?”曹健良皺了一下眉頭。湯家義雖然不是很厲害,但他們家里也算是有錢,而且他的爺爺也算是京城的高官。如果是平時,他們還不怎么怕,但現在虎堂的人剛剛撤掉監控,他們又搞事的話,一定會被虎堂重新監控。被虎堂盯著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他們上段時間已經煩死了。至于鄭小紅他們更不敢動,她是陳天明的人,如果動到她,陳天明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不過說真的,鄭小紅在學校里也是小有名氣,她非常漂亮,陳天明Tmd真是性福啊。
  “對,就是他們啊!”高大男生拼命地點著頭。“曹少,我們看上那個小紅了,想動不紅可動不了,都是那個該死的湯家義在旁邊作梗,你幫我們想想辦法!”這兩個男生家里很有錢,家里在某省有幾個礦場。
  曹健良陰笑著,“不是我們說你,那個湯家義有保鏢的,你們就不要去惹他了。而鄭小紅好象也有人保護,你們要動鄭小紅也是要小心一點。”
  高大男生說道:“我們也知道湯家義惹不起,所以我們的目的不是他,我只是想著玩鄭小紅而已。只要曹少幫我拖著湯家義,那我就可以對鄭小紅動手了。”
  “不是我說你,你只是在外面認識一些小混混,有什么用呢?”曹健良沒好氣地白了高大男生一眼,“有時你要用一點腦,我估計湯家義也是叫一些保鏢保護鄭小紅的,你只憑那些小混混是抓不了鄭小紅。”曹健良當然是不會說安安保全公司的人在保護小紅,像高大男生這種愣頭青,知道得越少,就越敢對鄭小紅動手。
  “是啊是啊,我們不懂,所以才找曹少汪少指點一下。”高大男生好象聽出曹健良話里有幫助的意思。
  “其實你們可以去找個什么雇傭組織幫忙的,只要你們有錢,叫他們干什么都行。而且他們會武功,要幫你們辦這些小事是完全沒有問題。”曹健良陰笑著。他想著暗暗介紹一個雇傭組織,到時他再偷偷地加錢安排。反正雇傭組織是不會泄露顧主是誰,只要你給錢他們就辦事。如果被人查出來,就是這兩個傻冒頂罪了。“不過你們不要說是我說的,我只是幫你們,你們不能害我。”
  高大男生擺著手,“我們哪能害曹少和汪少呢!不知道那種雇傭組織要多少錢?”
  曹健良故意想想說道:“應該不多,好象是要二十萬左右,我一會給你一個電話,你問問就行了。你們要想清楚,雖然這種雇傭組織認錢不認人,一般是不會泄露顧主的消息,但世事難料啊!”
  現在這兩個高大男生已經被昨天的事情而激怒了,而且他們非常想上了鄭小紅,現在有這樣的機會,他們還怕什么。只要出錢叫那些人把鄭小紅抓到某個地方,他們再上了她,到時她也不知道是誰上了她。不就是二十萬嘛,對他們來說算不了什么。想到這里,高大男生咬咬牙說道:“曹少汪少,這是我們的事情,不會牽連到你們的,只要你們給那個電話我們自己聯系就行。”如果是在他們所在的省,他們還可以叫一百幾十個礦場民工幫他們打架,但這里是京城,只能是另請高手。昨天他們被湯家義打了,可見湯家義也會武功。
  “好,我晚上會讓人給你送過去,你不要告訴他們你們的名字什么,只要把錢給了他們,再說你們要干什么就行了。對了,你們另外再買張手機卡聯系他們,這樣就萬無一失。”曹健良準備自己先安排一下,然后再讓高大男生找那些殺手。
  高大男生點著頭,是啊,還是曹少對自己好,幫自己想得這么多。等自己上了鄭小紅之后,再好好感謝他。媽的,還有那個湯家義,如果以后跟這些殺手混熟之后,再叫殺手殺死他。敢跟自己搶女人,也不掂掂斤兩。
  “來,我們喝酒!這事情就不要提了。”曹健良笑著說道。像這種礦場主的兒子,自以為家里有幾個錢就可以無法無天,那就讓他們碰壁!不過如果事情成功的話,估計陳天明是非常心痛了。媽的,敢那樣對我們,陳天明,你就走著瞧!雖然先生讓他們這段時間不要輕舉妄動,但是人家妄動關他們什么事呢?他們只是暗暗地指人家一條路,另外他們本來就想動鄭小紅了。
  “好,喝酒,”高大男生高興地說道。“今天我請客,兩位大哥想喝什么就點。”
  __
  陳天明接到龍月心的電話,說有點事情找他,于是,他約她在京城的輝煌酒店吃晚飯。自從上次在南中海被許勝利他們*了一下后,他就頭疼得要命。唉,這是他真正頭疼的問題。他有這么多女人,雖然說那些女人沒有*宮,但最終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娶誰,她們的家長會有什么看法?
  唉,做人難,做男人更難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嘆著氣。自己喜歡龍月心是肯定的,但那天看到龍定那殺人的眼光,他現在都有點不寒而栗。天啊,如果我跟龍月心有關系,估計龍定會要我的小命啊!
  但是,龍月心又那么漂亮,又那么吸引他,他不動心是不可能的。因此,龍月心一說有事情找他,他馬上就在輝煌酒店里開了一個包間,好讓他們xxoo了。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最后肯定是有解決的辦法。反正他在歐洲有自己的小島,大不了帶著那些女人去歐洲,然后舉行整體婚禮。只是有些人可能不會讓他們的女兒、孫女去歐洲,還是到時再!
  到了輝煌酒店,陳天明看看時間,還差五分鐘才到七點,他跟龍月心約了七點見面。他坐下來,讓服務員倒了一杯茶。那個湯家義現在經常纏著小紅,這個陳天明也是知道。他也讓人查過湯家義的情況,現湯家義這人身家清白,人長得帥,又沒有什么不良嗜好,只是比小紅大兩歲,跟小紅很般配。
  其實小紅跟湯家義很配,只要她高興就行。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看到湯家義的相片,和聽到湯家義纏著小紅,他的心里就不舒服了。原來小紅在我的心里也是那么重要。陳天明明白自己這不舒服就是喝醋。但憑心自問,這個湯家義也是非常合適小紅,如果小紅跟他在一起的話,起碼會比跟自己幸福。想到這里,陳天明也釋然。
  還有一年多,估計不用到那個時候,小紅也找到自己喜歡的男孩,她哪會再喜歡我這個老頭子呢!陳天明自嘲地笑了笑。他比小紅大近十歲,這就是一個代溝。不管如何,陳天明還是讓人在遠處盯著小紅,他不會讓小紅出事。
  “咔”,門開了,龍月心被一個服務員帶了進來。“天明,你來很久了嗎?”龍月心看到陳天明,小臉好象紅了紅。不過陳天明正在想著小紅的事情,沒有多大注意。
  “沒有,只是剛來一會。”陳天明急忙站起來為龍月心拉開椅子,“小姐,我們開始點菜。月心,你想吃什么?”
  龍月心笑了笑,“我隨便,這里是你的地盤,你就自己點!”
  “那好,我自己點。”陳天明點了三個菜,一個湯。龍月心見陳天明點的三個菜都是自己平時喜歡吃的,心里暗暗開心,看來陳天明是對自己非常留意,要不然也不會知道自己喜歡吃什么。
  龍月心看到服務員出來后,她便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是不是跟我爺爺說了什么,我現我爺爺這段時間有點怪怪的,老是拉著我問這問那。”
  “你爺爺?”陳天明心里一跳,龍定不愧是一國之主,雖然自己說沒有什么,但是他卻懷疑自己跟龍月心有關系。其實自己哪里跟龍月心有什么關系啊?只是那次自己不小心看了一下她的身體,好象還偷偷地摸了一下,那都是有罩罩擋著的。
  “是啊,你,是不是你跟我爺爺說了什么,你坦白地說。”龍月心向陳天明瞪著眼睛,不過她的小臉還是紅紅的。哼,如果不是陳天明跟爺爺說那些話,爺爺也不會跟自己說陳天明的什么什么,讓自己不要滲和進去,否則苦的只是自己。
  “我沒有跟你爺爺說什么,只是那天,唉,我老實跟你!”陳天明把那天在孔浩旗的事情告訴了龍月心。“月心,我當時否認跟你有關系啊!你不信可以問你爺爺。”
  聽陳天明這樣說,龍月心無由地覺得有點失落,陳天明跟爺爺擺明關系,這也是好的。不過,他真的跟自己沒有關系嗎?他不是看了自己的身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