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223 智靜師姐

然后鐘向亮又把陳天明、林國他們向玄門的人介紹于是大家按著輩分熱情地打著招呼。
  “阿國、彥青他們三個人先跟李鈞學一些本門的基本功算是代小亮傳一下武功到時我再給他們輔導一下。而天明因為是空無師叔的不記名弟子那就由我來傳授一些本門的武功。”智海對陳天明他們說道。
  “空無師叔?”陳天明一下子沒有想到是大伯。
  “那是你口里常說的大伯”鐘向亮在陳天明耳邊小聲地說道。“噢”陳天明懂了。
  “大家走了這么長時間的路可能餓了你們先去吃飯一會由李鈞帶你們去你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再開始練功了。”智海說完便讓大家散開了。
  于是經過這么長時間的路程已經累了的大家急忙在李鈞的帶領下吃飯去了。
  “老大我覺得這里的素菜做得也挺不錯挺好吃的。”張彥青拍著自己脹鼓鼓的肚皮高興地說道。
  “是不錯但是我們是因為太餓了才覺得好吃如果天天吃這些東西我們一定會吃厭的。”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小師叔你們吃習慣了就好。”在一邊的李鈞笑了笑對陳天明說道。
  “老大你可威風了有這么多人叫你師叔我們比你短了一輩。”林國羨慕地說道。
  “這個就別管了你們叫你們的他們叫他們的。反正我們又不是玄門的出家弟子只是掛掛名而已。”陳天明說道。
  “那好那好。”林國高興地說道。如果讓他們改口叫陳天明作師叔的話那是非常的不習慣。
  “是了李鈞你是什么時候到玄門的?”陳天明突然問李鈞。
  “我志勇和小妮這三個人都從小在玄門了。”李鈞說道。
  “什么?你們從小就在玄門了?那你們的父母也太那個了這么小就送你們來。”陳天明聽李鈞這樣說不高興地說道。
  “我們三個人都是孤兒是玄門的前輩在外面撿我們回來的。”李鈞說著說著臉色有點暗了。
  “噢原來是這樣”陳天明見自己問到了李鈞的傷心處不好意思再問了。
  “李鈞師兄這么說你們的武功很厲害了?”張彥青興奮地問著看來自己這一次一定能學到很多武功。
  “我師傅和幾位師叔才厲害呢!天明小師叔你什么時候也教我兩手行嗎?”李鈞不知道陳天明的底細以為陳天明有他那幾個師傅師叔這么厲害。
  “呵呵讓你見笑了雖然大伯教我武功但是我學的時間短還學不到一年的時間玄門的武功也沒有學到什么所以向亮師兄才讓我過來玄門這里鍍鍍金”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噢”李鈞看陳天明的表情好像小師叔不是騙自己于是他有點相信了。“你們吃飽了我帶你們去睡覺!”
  “老大這里怎么是點油燈的沒有電嗎?”林國問陳天明。
  “天啊阿國你用腦子想想在這深山野嶺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電呢?有油燈算是不錯的了。我怕把煤油燒完后我們一到晚上就蓋著被子睡覺了。”陳天明埋怨著林國。
  “這樣的環境也是太落后了如果是我我一定不會在這里呆太久的。”張彥青說道。
  “你還想呆久?你如果能好好地在這里呆上一個月我就說你有能耐。”陳天明不屑地說道。
  “不說了我困了我睡覺了。”張彥青說完和林國他們一起倒下睡覺了。這個房間的房是把幾張床合起來的所以他們四個人其實是睡在一起。
  陳天明見他們睡覺了而他現在又不是很累于是便走了出去想找個地方方便然后四處看看。
  走出門他就看到前面的樹林邊站著兩個人在小聲地說話有一個人好像是鐘向亮。于是他悄悄地繞了過去想聽聽他們在說什么。
  走近陳天明發現另一個人是智靜師姐。原來是向亮師兄和智靜師姐在聊天。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看向亮師兄和智靜師姐的年齡相仿難道他們倆人以前有什么關系?想到這里陳天明好奇了忙運起香波功偷聽他們的談話。
  “師姐你找我有事嗎?”鐘向亮問智靜。
  “沒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嗎?小亮看來你是不喜歡和我說話了。”智靜不悅地說道。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以為你有什么事情呢。”鐘向亮連忙擺著自己的手。
  “她她對你好嗎?”智靜頓了頓支支吾吾地問鐘向亮。
  “好小娟對我很好謝謝師姐關心。”鐘向亮點點頭說道。他知道智靜以前一直喜歡他并且是因為后來自己拒絕了她的示愛她才一氣之下出家的。以前他、智海、智深、智靜這四個人都是俗家弟子自己由師傅推薦去了到了安全局而他們由于各自的原因最后紛紛出家。
  “對你好就行你女兒小瑩像她嗎?”智靜問道。
  “是挺像。”鐘向亮點點頭說道。
  “小瑩挺乖的我也很喜歡她。”智靜說道。
  “麻煩你有空多教小瑩武功畢竟我學的不適合女孩學。”
  鐘向亮不好意思地對智靜說道。
  “嗯我會沒你這次另外帶了四個人上來都是你的人一個是你師弟三個是你徒弟可能智深師兄有點不高興。你知道了他的性格一向是如此什么事情都要計較。”智靜說道。
  “我知道二師兄的性格所以這次我都不敢叫小夏帶他們上來我親自帶他們上來。這一次他們四個人上來是我師傅的意思他老人家還給大師兄寫了一封信。”鐘向亮說道。
  “這樣就好點畢竟大師兄現在是玄門的掌門他說了算。而且師叔又是老一輩現在他在玄門的輩分最高。”智靜聽鐘向亮這樣說點點頭說道。“對了那陳天明是什么來頭?武功怎樣?怎么讓發誓不收徒弟的師叔收了他?”智靜奇怪地說道。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不過是師傅發現了天明的體格可以練香波功所以才破格收了他。”香波功到底有什么妙用其實鐘向亮也不知道他們只知道香波功是玄門一種特別的武功不是誰都可以練的。
  “噢那我什么時候找他試試看看他的武功如何?”智靜說道。
  “師姐你別亂來天明學武功的時間還不到一年功力不深才到我一半的功力。”鐘向亮對智靜說道。
  “什么?學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有你一半的功力?”智靜呆了他們可是都學了二三十年的武功陳天明才學了一年就有他們一半的功力。這太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是啊所以師傅才對他寄于厚望想讓他真正發揚光大我們玄門的武功。”鐘向亮高興地說道。
  “我看小妮他們和陳天明的武功差不多。”智靜說道。
  “是的應該差不多天明的功力好點而小妮他們在對敵經驗等方面比天明好點。對了師姐他們三個人里面我看小妮的武功好點看來你平時對小妮是挺用心的。”鐘向亮說道。
  智靜聽鐘向亮這樣說點點頭高興地說道“我也是這樣認為從他們幾個人的平時對練中我也看出來。我可是在小妮的身上花了很多的心血說真的我當小妮是我親身女兒看待的。”
  “師姐讓小妮出去幫我好嗎?”鐘向亮對智靜說道。
  “不行現在外面的壞男人太多而小妮從來沒有出過玄門沒有出過大山我不想讓她出去被人傷害。”智靜搖搖頭說道。
  “那算了。時間不早了我也回去睡了明天一早我還要下山呢!”鐘向亮說道。
  “嗯我先走了。”智靜點點頭自己飄然而去。
  鐘向亮往陳天明這邊走了過來突然他對著陳天明隱身的地方小聲說道“是誰在那里?”
  “師兄是我。”陳天明邊說邊站了出來師兄真是高手自己躲在那里他都能知道。
  “天明是你啊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去睡覺啊?”鐘向亮見是陳天明警惕的心才放了下來。
  “我睡不著出來走走。”陳天明訕訕她說道。自己偷聽鐘向亮和智釋的說話不知道他曉得不曉得?
  “天明我明天一早就要下山了你在這里的一個月要好好地學武功一個月后我會讓小夏開車來接你們。記住玄門不比別的地方這里大家都會武功所以你有什么事能忍就忍忍不了你就找智海大師兄商量一下千萬不要意氣用事知道嗎?”鐘向亮對陳天明說道。
  “我知道了我不會惹事的。”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剛才他聽了鐘向亮和智靜的談話知道這里面就是智深二師兄的性格有點不好其它人都沒事所以他才不怕呢!自己畢竟在玄門的輩分挺高只要自己不去惹幾個師兄師姐其它的晚輩估計是不敢對自己不恭敬的。想到這里他就高興了。
  “你多跟智海師兄學點武功他是玄門的掌門會的武功最多。我們玄門有一些武功是只傳掌門人別的是不能學的。”鐘向亮說道。
  “師兄你的武功厲害還是智海師兄的武功厲害?”陳天明想了一想突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