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943

啪”,擺放在先生面前的實木餐桌被先生一掌給擊碎,旁邊的大嚇了一大跳,他從來沒有見過先生這么大的火。“媽的,氣死我了,居然被龍定找到傳國玉璽。”先生生氣地罵道。
  “要不我們去搶回來,”大聽先生這樣說,他知道先生氣的是什么了。傳國玉璽是皇帝王權的象征,如果讓龍定得到傳國玉璽,那龍定就是名副其實的“皇帝”,這是先生最不想看到的。先生要當“皇帝”,如果傳國玉璽讓他得到,他更是可以有理由地把龍定推下臺。
  先生搖搖頭說道:“現在不行,還不是時候。龍定非常緊張這傳國玉璽,在西部的時候就派了很多高手護著回來。而現在又放在國家秘室里,要搶走談何容易。”
  “唉,可惜我們搶不了傳國玉璽。”大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先生非常在乎傳國玉璽,所以拍著先生的馬p。
  “嘿嘿,一定會有機會的。”先生陰笑著。“Z國得到了這么一個寶貝,一定會放在博物館里展覽,到時我們就有機會了。”
  “對,我們一定會有機會。”大聽先生這樣說,知道先生非常想得到傳國玉璽,他當然是要搶回來。先生一定是得到什么信息,估計不要多久傳國玉璽就要放在博物館展覽了。
  先生擺擺手,“你不要著急,到時我會讓你負責的。紫葉山莊那些人現在怎么樣了?”
  “他們現在個個像大爺一樣被我們養著,舒服得要命。對了,和真人讓我問你,什么時候去控制那個人,他等不及了。”大說道。這些紫葉山莊的人現在別墅里好吃好喝,還有美女相陪,神仙也不過是如此。
  “你讓和真人過來一下,現在也是時候動手了。”先生的臉色好轉一些。這三個反璞歸真高手此時不用,其待何時呢?媽的,這次想不到陳天明這么命好,居然可以破解六大家族的秘密。..傳國玉璽,幾十箱珠寶,還有石油,這都是讓人興奮的事情。對了,可以叫另外幾個家族去找國家的麻煩,畢竟他們家族也有份。
  大出去不久,便帶著和真人過來了。“先生,你找我嗎?”和真人高興地說道。他一直想著快點幫先生把事情辦好,然后得到千年朱果可以把自己的武功提高到反璞歸真中期。
  “恩,和真人,你請坐,不要客氣啊!我們之間的關系是不需要客氣的。”先生指著右邊的沙。“我這次過來是想問你的金盅是不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當然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和真人肯定地點頭。他也看到地面上的碎木屑,他不知道先生為什么那么大的火,把桌子也給打掉。他走到那邊的沙旁邊坐了下來。“我可以肯定地說,在Z國,沒有誰弄盅比我更厲害。只要是我放下的金盅,誰也解不了。而且被施放的人絕對被我控制,我想讓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不過,他又對以前的事情記得很清楚,完全被我們所用。”和真人拍著胸膛打包票。
  “好,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我的人會帶你去找這個人,你幫我把他給控制起來,到時聽我的命令。”先生邊說邊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一張相片遞給和真人。
  和真人拿過相片看了一眼,問道:“先生,這個人的武功如何,有達到反璞歸真了嗎?”
  先生搖搖頭,“沒有,他的武功離反璞歸真還差得遠呢!你隨時可以拿下他,不過,他身邊有一些高手,我的人會配合你。而且他的位置很高,是一個省的國安廳長。”先生看著和真人手上的相片陰森森地說道。相片中的人是鐘向亮,這是先生想了很久才想到的人選。
  要控制陳天明,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能抓住陳天明,還不如直接把他給殺掉。..像許柏雖然是虎堂的堂主,但沒有控制鐘向亮有用得多。雖然鐘向亮沒有許柏管得那么多,但鐘向亮也歹也是c省的國安廳長,管得人也比較多。另外重要的一點,他是陳天明的師兄。他要向陳天明下手是比較容易,而且鐘向亮也是玄門的前輩,要控制陳天明的玄門弟子也是容易。
  如果鐘向亮成功就最好,把陳天明殺掉,而且把陳天明的人給控制起來歸他所用。現在陳天明的人不少,如果全歸他所用的話,那可是非常可觀。他又有紫葉山莊那三個反璞歸真高手的幫忙,要殺龍定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如果鐘向亮不成功,那他就會利用鐘向亮做一些損害國家的事情,然后再逃向陳天明的別墅。嘿嘿,到時看看陳天明是大義滅親,還是跟國家作對。就算陳天明大義滅親,鐘向亮的事情也跟陳天明有關,到時陳天明就算不死也會脫一層皮。另外到時自己再興風作浪一下,陳天明絕對威風不起來。
  反而控制許柏是沒有那么大的好處,先生也是知道,現在他最大的敵人就是陳天明,把陳天明搞定了什么都可以搞定。鐘向亮是陳天明的師兄,又是c省國安的廳長,這樣利用起來就更好了。
  “我什么時候動身?”和真人好象迫不及待了。
  “明天一早就去c省,我的人會跟你一起去。”先生陰笑著。他為自己這個主意而高興,控制鐘向亮,有點化腐朽為神奇的做法。誰會想到陳天明的師兄被自己控制呢?“和真人,你一定要成功,這個鐘向亮也不簡單,他是c省的國安廳長,手下有一批高手。把他控制住了,他的那些手下就是我們的了。”
  和真人不以為然地說道:“先生,你放心,不就是一個沒有達到反璞歸真的人嗎?我一定可以成功的。”在和真人的眼里,反璞歸真的高手才能入他的眼了。
  __
  小紅跟著陳天明回m市,反正他有專機又是星期六,她正好回來輕松一下。回到m市后,小紅在別墅里陪著小思琴玩,而陳天明出去辦事。小紅正逗著思琴的時候,黃凌也來了。
  “小紅,老師不在嗎?”黃凌一看到小紅也在,不由愣了一下。不過她想著自己跟陳天明有那種關系,而小紅還沒有,她的底氣就足了很多。昨天她給陳天明打電話,聽陳天明回m市,所以她趕過來找陳天明玩,但沒有想到見到小紅了。
  “老師有事出去了,”小紅沒有看黃凌,只是在逗著小思琴。她想到黃凌也跟了陳天明,心里有點酸酸的。這可能都是女孩子的通病,如果陳天明跟其它女人,小紅沒有覺得什么。但黃凌是自己的同學,而且當時還跟自己爭陳天明,這讓她心里有點不舒服。
  “他說什么時候回來嗎?”黃凌有點氣小紅,她不就是成績有點好嘛,有什么好牛的?而且自己都成了陳天明的女人,而她卻不是。說句不好聽的,自己比她進門早呢!
  這時,小紅見小思琴扁嘴想要哭的樣子,她急忙把小思琴抱起來。可黃凌卻不知道,她以為小紅不理她,她不由生氣了。“小紅,我問你話呢?你聽到沒有?”黃凌大聲地罵道。
  “你問我話,我就一定要回答你嗎?我現在忙。”小紅抱著小思琴輕輕地晃了起來。小紅聽到黃凌這么大聲跟她說話,她也火了。
  “鄭小紅,你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看在老師的面子上,我一定要你好看。”黃凌揮著拳頭。
  “誰怕誰啊?”小紅輕蔑地白了黃凌一眼。她不再是以前的窮女孩,她已經是研究所的研究員,可以自己賺錢養自己,而且還是一個月兩萬塊的那種。“黃凌,你不要以為自己很厲害。”
  黃凌瞪了小紅一眼,“小紅,你有什么了不起?”
  小紅見黃凌這么大聲地說話,她怕吵著小思琴,急忙叫保姆過來把小思琴抱走。“黃凌,這里不是你的家,你不要太放肆。”
  “誰說不是我的家,老師的家就是我的家。”黃凌氣憤地說道。
  “不要臉,老師的家就是你的家?”小紅不屑地看著黃凌。
  黃凌被小紅這樣一說,她氣得也顧不上以前陳天明交待過她的話了。“鄭小紅,你才不要臉呢!我已經是老師的人了,可你呢?你還沒有跟老師有關系。所以,這是我的家,而你還不能說是你的家,除非你是老師的人。嘻嘻,我想問一下,你是老師的人嗎?”黃凌知道小紅跟陳天明還沒有那種關系,所以她故意氣小紅。小紅敢氣她,那她就要狠狠地奚落小紅。
  “你,你是老師的人?”小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怎么可能呢?老師當時跟自己保證過的,不能先跟黃凌有關系,除非是他先跟她有關系。“黃凌,你不要胡說,你以為胡說就可以騙得了我嗎?”
  “我沒有胡說,我一早就跟老師有關系了,你不信可以打電話問他,我們在一起很久了。”黃凌火了,這種事哪能胡說啊?而且她剛才看著小紅那輕蔑的眼神,更是氣不打一處出,她一早就把陳天明的交待給拋到九霄云外了。
  小紅聽黃凌這樣說得有板有眼,她也半信半疑。她馬上拿出自己的手機給陳天明打電話,“老師。”小紅的情緒非常激動。
  “小紅,你怎么了?”陳天明也聽出小紅的不對勁。
  “你是不是已經跟黃凌那個了?”說到這里,小紅的眼淚流了出來。
  “我,我……”陳天明感覺有點不妥。“小紅,你問這個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