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938

益西嘎瑪微微一笑,“天明,你們也不要這么著急,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你剛才不是說不會解這個陣法嗎?”陳天明問道。
  “我是不會,但可以試著解一下嘛,而且我還有玄鐵的幫助。”益西嘎瑪說道。
  聽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才想起了那**一的玄鐵,他從背包里拿出玄鐵給益西嘎瑪。“益西,你看看這陣法的破解會不會在這玄鐵里面?”
  益西嘎瑪再仔細地看著那塊玄鐵,過了好一會兒,益西嘎瑪才搖搖頭說道:“天明,玄鐵里面并沒有標上什么暗記了,看來這次的陣法要靠我自己來解了。”
  “那你注意一點,我陪在你身后。”陳天明擔心地說道。陳天明讓任候濤他們走過來,這陣法有點奇怪,只是在他
  們這邊的空地上走是沒有事,但就是不能過湖和回洞口。現在他們的情況就是仿佛被人困在這塊空地上,進不了退不了,如果出不去就是被活活困死。
  當任候濤他們過來后,陳天明把玄鐵交給他們,他陪著益西嘎瑪去破陣。由于昨天晚上出現大蛇,益西嘎瑪也不敢托大,她需要陳天明的保護。這里透著奇怪,如果再從哪里跳出什么可怕的東西,她也是不能自保。
  “老師,這槍給你。”任候濤拿出自己的槍。
  “好,”陳天明點點頭,雖然他有飛劍,但是在特殊的情況下,子彈可以快地打,不用計較再收回來。陳天明與益西嘎瑪開始走動了。益西嘎瑪走得很慢,她邊走邊停,半個小時才走了十幾米。陳天明沒有出聲,他一直站在益西嘎瑪的后面小心地保護著她,不讓任何東西傷害她。
  益西嘎瑪微微皺著眉頭,她走了這十幾米,居然沒有現任何陣法的痕跡,可從剛才陳天明他們亂撞的情況來看,他們所在的位置一定有陣法,要不然陳天明都走到
  她的身邊,還是一直往前走。
  可這個陣法是怎么回事?明明有陣法,我卻是看不到呢?益西嘎瑪感到頭疼了。她一直對陣法很有研究,上次先生派過來的高手都不是她的對手,可來到這里卻被陣法給難住了。當益西嘎瑪走到大約一半的路程時,她也就現前面沒有路可走。面對這樣的陣法,她居然是束手無策。沒有辦法的她,只有一邊走著一邊研究。而陳天明一直緊跟著她寸步不離,走著走著,他們又走到了原位。
  “益西,有找到破解的方法了嗎?”陳天明問益西嘎瑪。
  益西嘎瑪搖搖頭說道:“還沒有找到破解的方法,這陣法太厲害了,表面看似平凡無比,其實卻如深淵大海,我居然無處下手。”
  “那我們先吃點東西!”陳天明也不想益西嘎瑪這么累,他讓大家從背包里拿出食物先吃一些。
  益西嘎瑪也不堅持,她拿過陳天明遞過來的肉干,一邊吃著一邊看著周圍的情況,
  好象想從里面找到破解的方法。“天明,這陣法很奇怪,我可能破不了。”益西嘎瑪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
  “沒事的,一會我們再去試試,你剛才不是跟我說,只有努力堅持就行了嗎?你一定要堅持,這里只有你懂陣法,如果你都救不了我們,我們必死無疑。”開始陳天明是想打信號彈,但又怕這里是陣法,打也打不出去。另外,就算胡明他們看到他們的信號彈上來,可外面的陣法已經啟動,他們一樣會被困在那里活活餓死的。因此,陳天明還是想著靠他們來完成。
  “嗯,我們一定行,我們一定不會餓死在這里。”益西嘎瑪也堅定地說道。益西嘎瑪吃完肉干后,喝了幾口水,繼續在空地上走著。走著走著,她又走回來了。但益西嘎瑪并沒有灰心,又繼續走著。就這樣,益西嘎瑪從早上一直走到中午,還是沒有找到破解的方法。
  陳天明看到滿臉是汗的益西嘎瑪心里很心疼,他幫她抹著汗。“益西,都中午了,我們吃點東西再找!”
  “好
  !”益西嘎瑪嘆了一口氣,一個上午她是白忙活了,沒有找到陣法的陣眼。找不到陣眼,那就找不到破解陣法的方法。這到底是什么陣法啊?益西嘎瑪現在對古代人民的智慧暗暗稱贊,聽陳天明說,這玄鐵起碼有幾百年的歷史,那這些陣法也是幾百年前布下的。
  陳天明打開自己的食物袋,里面并沒有很多食物了,為了不讓益西嘎瑪背得太多,他和益西嘎瑪的食物都是在他這里。他們的食物裝備是三天,今天第四天會有人送來食物,可沒有想到他們卻被困在這里了。
  大家的食物也沒有帶多,如果多的是在裝的時候,多抓了一把。現在陳天明和益西嘎瑪的食物都不夠兩個人吃,陳天明把食物遞給益西嘎瑪,“益西,你吃,多吃一點,一會還要繼續破解陣法呢?”
  “你為什么不吃?”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說道。
  “我,我剛才吃了。”陳天明睜著眼睛說瞎話。他是舍不得再吃這食物了,這樣就可以讓益西嘎瑪多吃兩頓,也讓大家有生還的機會。如果
  益西嘎瑪沒有吃的餓得走不動,她是無法去破解陣法。
  “你不要騙我,我一直沒有現你吃,就是早上你也是吃了一塊肉干而已。”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訕訕地說道:“我一點也不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練武的可以幾天不吃東西。我曾經有一次閉關,是十天不吃東西也沒有事。”
  “可你現在不是閉關,天明,你也吃點東西!”益西嘎瑪心里有點疼,她是知道陳天明想把食物留給自己。不要說他們,就算是其它人的食物也不多,今天要補給食物,可大家卻困在這里。“如果你不吃,我也不吃。”
  “益西,你不能這樣。你要知道,你現在是大家的希望,如果你有什么事,大家全得死在這里。所以,我們就算餓兩、三天都死不了,但你餓得破解不了陣法,大家全得死在這里。”陳天明義正辭嚴地說道。
  益西嘎瑪沒有再說話,她紅著臉拿起旁邊一塊干糧吃了起來
  ,雖然難以下咽,可她還是舍不得多喝一口水。昨天晚上大家都以為有水了,只是想著洗澡而沒有把自己的水袋打滿,現在大家的水袋里剩下一點水而已。
  “益西,喝點水,沒有水這干糧吃不下。”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非常難受的樣子,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益西嘎瑪的喉嚨里全是干糧,根本說不出話來,她只是搖搖頭表示自己沒有事,然后繼續咽著嘴里的食物。最后,益西嘎瑪把嘴里的干糧咽下去,她才拿起水袋慢慢地喝了一小口。
  “益西,你不要這樣,你多喝一點水,到時我們再想辦法。”陳天明心疼地說道。
  “我喝一些就行了,天明,你都不吃東西,我還能吃東西喝水,你就不要說我了。”益西嘎瑪的眼睛一紅,她感覺到自己的責任非常重大。她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一定要找到破解的方法。
  陳天明趁著這個時候,走到一半的路程看到前面沒有路的時候,他用內力對著那
  邊的湖水打去,他想把湖水的水給打起來,再用內力把水吸過來。雖然水有點臟,但好過沒有。可是,當他的內力打過去的時候,真氣好象消失了,并不能打到對面的湖水里。
  m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陳天明不信邪,他繼續用十成內力打過去,但內力還是消聲匿跡不見了。
  “天明,你不用浪費自己的內力,陣法可以把你的內力給消除掉的。”益西嘎瑪叫住陳天明。“你就算用再多的內力也是沒有用。”
  陳天明回到益西嘎瑪的身邊,現在他才知道陣法的真正厲害。有了這種陣法,防守得住千軍萬馬。“那我先調息一下。”陳天明也不說話,盤腳而坐在地上練起香波功,練功可以讓他減少饑餓感。
  益西嘎瑪再拿起一塊干糧吃了起來,她也知道自己現在肩負著大家的希望,雖然她不吃飽,可她卻不能餓著,不能因為自己而破解不了陣法。益西嘎瑪把手上的干糧吃掉后,她又喝了一小口的水,接著她站起來。
  在旁邊練功的陳天明聽到益西嘎瑪站起來,他也停止練功站了起來。“益西,你要不要休息一下。”陳天明問道。
  “不用了,我不累。”益西嘎瑪咬咬牙說道。她哪會不累呢?不過,為了能救大家,她不能喊累喊勞。
  “我給你一些真氣。”陳天明抓過益西嘎瑪的手,雖然益西嘎瑪沒有武功,可他給她真氣,還是可以讓她保持一點體力。不過由于她不會武功,他給的真氣不能多,只是一點點而已。
  益西嘎瑪只覺一股熱流涌進自己的身體,剛才還有點累的她感覺精神百倍了。“天明,我現在好多了,謝謝你。”益西嘎瑪感激地說道。
  “你是我的女人,你還用跟我客氣嗎?”陳天明摟著益西嘎瑪。
  “天明,你把那個玄鐵拿來,”益西嘎瑪想了想說道。竟然是玄鐵帶他們來到這里,可能玄鐵會對他們有幫助。陳天明拿過玄鐵,益西嘎瑪又小心謹慎地看
  了起來。過了一會,益西嘎瑪還是搖搖頭,玄鐵的圖案只是落峰山的圖,那些暗記是外面陣法的陣眼,而玄鐵沒有再提示里面的陣法。“唉,我還是看不出什么來。”益西嘎瑪搖搖頭。她又帶著陳天明開始尋找陣法的陣眼。
  請砸花